第一百七十八章 XXXXX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夜色深沉  大营中的灯火有如天上的繁星一般  一眼望不到尽头

    站在高处  俯望着脚下的连营  陆游心中忍不住涌起一股成就感  自己从一个人人喊打的小偷  一步一步走到统领几十万大军的主帅  这其中的种种辛酸苦辣岂是外人所能领悟的

    举目望去  古老的成都犹如一只沉睡的猛兽  静静地俯卧在那里  让人不由生出几分敬畏感

    整整一天中  无论是别人献计还是陆游自己琢磨  已经想过无数个破城的办法  可仔细想來  又沒有一个是可行的  正如唐思民所言  这么耗下去  沒等叛军被打败  官军就会被拖挎  该怎么办

    “大人  夜深了  回去休息吧  ”侍卫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打断了陆游的沉思

    陆游此时丝毫沒有困倦的意思  不过再这么站下去也同样想不出办法  点点头走下土坡向自己的大帐中走去

    还沒有进帐  一名侍卫快步迎过來躬道:“大人  营外有人求见”

    小七一直都沒有消息  所以陆游一下就联想到他上  立刻下令把來人带进來  自己则进入帐中等候

    时间不大  一个穿黑色披风的人跟着侍卫走进來  当摘掉头上的帽子时  陆游赫然发现  竟是小七口中被李顺扣为人质的老刀

    心激动下  转过帅案大步來到老刀面前  拉着老刀的手臂仔细端详了他一会才道:“老刀  你瘦了”多不见  老刀越发显得黑瘦  却更见精明干练

    老刀显然也很激动  嘴唇动了动  半天才道:“少爷  你好吗  老刀一直都在惦着您”眼中泪光流动  眼泪似乎都要掉下來了

    陆游拉着老刀坐下  只感觉眼睛有点湿润  点头道:“我也很惦记你们  快告诉我  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小七呢  ”

    老刀笑了一下道:“我早知道李顺不能容我  所以已经事先做了安排  就是小七不來救我  我也能逃出去  只因掂着小七和那些兄弟  所以才一时隐忍着  现在好了  我们再不用看李顺的脸色的行事  老刀特此來感谢少爷”从前的称呼都习惯了  所以一直还是叫陆游少爷

    陆游心中一动  李顺派人软老刀  他同样能逃出來  他应该有办法再进去  想归想  却沒有立即问这个问題  命人端上茶水  然后挥退下人  神凝重地道:“我同小七已经说过  让他率众归降朝廷  我会在万岁面前为你们开脱  可他说下面的弟兄不同意  你有什么想法  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

    老刀点头道:“我來同您说的也是这件事  弟兄们同朝廷仇怨甚深  不是三言两语能化解的  您看可否这样  给兄弟们一条生路  放兄弟们离开  我的想法是把弟兄们带到党项去  少爷不要误会  我并不是要投降党项  我的想法是去党项那里捣乱  然后趁乱找一安之所”

    这个想法简直就是陆游脑中主意的翻版  只不过老刀的意思似乎并不想受制于朝廷

    沉吟一下道:“党项一族袭扰边境以久  我早想带兵扫平他们  只是万岁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同意对党项用兵  但我相信这一天早晚会來的  所以你即便是到了党项  也难免会走上同朝廷作对的道路  不若这样  我们來做个假象  让弟兄们以为无路可走才进入党项的  然后我在暗中资助你们  只要把党项弄得越乱  对朝廷的功劳也就越大  到时你再找机会向弟兄们说明况  我相信随这时间的推移  弟兄们会放下心中的仇恨的”

    老刀也沉默下去  他当然知道若不是陆游领军  他们那一万多人恐怕都已做的刀下之鬼  别人都知道他这位军师无所不能  却不知道他在知道陆游领军之后  这脑子就如上锈一般  什么都想不出來了  潜意识里似乎觉得只有顺着陆游说的去做才是对的

    但老刀终究在外历练已久  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思维  低头想了一下道:“我明白少爷都是在为兄弟们着想  可这恐怕需要点时间  让我慢慢对他们说吧  ”

    陆游知道说动老刀  事就算成功了一半  微微一笑道:“你和小七心中想的都是兄弟们  这番苦心相信兄弟们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的  对了  对我说说你是怎么从防守这么严密的城池里逃出來的  ”

    老刀也笑了“我就您正在为这件事犯愁”随即脸色一正道:“若想硬攻  您带來这二十万人马恐怕也未必能拿下这座坚城  所以我建议您一面围困成都的同时  一面分兵扫平成都外围  使之成为一座孤城  在心理上先给他们制造一种压力  让他们不要再妄图有援兵來救他们”

    陆游插口道:“成都不是叛军的总部吗  外围还有什么力量能形成对官军的威胁  他们还能组织起力量來救援成都吗  ”

    老刀摇头道:“少爷您错了  须知叛军的根据地并不在这里  他们的发起地在江原、青城一带  在那里他们有很深的影响力  根基也最为牢固  只有先扫平那里  才可从根本上动摇叛军的意志”

    “有道理  接着说下去”

    “成都这两条护城河的水源均來自中江  循环往复  城中除了有地下水之外  他们的饮用水也來自中江  所以只要截断城中的水源  不出数  城中必然大乱  到那时  少爷就可不费什么力气拿下这座坚城了”

    陆游也曾想过要引开护城河的水  却沒想到这里的水竟是活水  引恐怕不行  唯有象老刀说的  堵住上游的源头才行

    想了一下又道:“你还沒告诉我  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有暗道吗  ”

    老刀笑了一下道:“第一  当时城上守卫还沒这么严密  第二  我们只有几个人  目标相对小些  所以逃起來也就容易多了”

    陆游明白了  他们很可能是象自己潜入契丹上京那样  从城墙上溜下來的

    沉吟一下道:“最后一个问題  听说你当初在叛军中很有威望  而且把官军打的望风而逃  怎么一下就转变过來了  是因为我吗  ”

    老刀沉默下去  半天才道:“刚才在來的路上  我还在想  我是不是变得太快了  或许是忘不了我们从前的义、或许是知道一定会被你打败  又或许是为了这万余条兄弟的命  谁知道呢  ”语音低沉  更有点象是在自言自语

    陆游心中涌起一股歉意  拍了一下老刀的肩膀道:“是我不好  不该怀疑你  你尽可放心  在我心中  小七和你一样  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  相信终有一天  我们会光明正大地相聚在一起的”

    老刀抬起头凝视着陆游  眼中再一次有亮光闪过  却久久沒有说话

    老刀最终拒绝了陆游的挽留  连夜离开了军营去找小七他们了  陆游告诉他  会把他们的况通知太原的胡不归  胡不归会在暗中资助他们的  必要的时候也可躲到黄河这边來  同时为了避免老刀这支万人队伍扰百姓  秘密派吴起为他们送去一些粮草  以备他们在路上食用  毕竟从川中去党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送走老刀  陆游连夜把唐思民叫來  命他火速带人去把中江上游的水源堵住

    唐思民明白陆游的意思  却也不无担心地道:“城中还有地下水源  堵住中江恐怕作用不大吧  ”

    陆游微微一笑道:“护城河只要沒有水  我们就可以把它填平  快去吧  办成了就是大功一件”

    打发走唐思民  陆游又叫來李铁  给他三万人马  直扑叛军的老巢青城和江原  同时给李铁下了一道死令  对以白莲社名义妖言惑众的叛军一律处决  决不姑息

    黎明时分  大军动了起來  城上的叛军还以为官兵要攻城  纷纷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却见官兵虽在频繁调动  却无丝毫要进攻的意思

    就在陆游分派任务的时候  王继恩找上门來  进了大帐就一脸不满地道:“陆大人  你有何指令怎么连咱家都不知道  须知咱家可也是万岁亲封的招讨使”

    陆游最讨厌就是这类什么都不懂  却又喜欢指手画脚的太监  却也知道他是老皇帝的近臣  不好过分得罪

    微笑道:“王公公勿怪  本官是怕您老人家体过分劳累  这才把任务都派给别人  不过您放心  待平定了叛军  这报功折上  本官一定把您的名字写在最前面”

    王继恩的脸色好看了些  强笑一下道:“咱家可不敢  论功劳还得是您最大  对了  陆大人  近來可听说京中有什么消息吗  ”

    陆游微微一愣  心说“朝廷能有什么消息  老子几乎三两天就会给老皇帝奏报这里的况  老皇帝和元侃也曾分别來信  却沒听说京中有什么消息啊  ”

    摇摇头道:“本官的心思都扑在这里  并未听说京中有什么消息  王公公可是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本官吗  ”

    王继恩点点头道:“咱家听京里來的人说了一件大秘密  是关于前太子元僖的  陆大人有沒有兴趣听听  ”

    陆游再一次愣住了  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元僖跑那去了  心中虽不关心他  却也很想知道他跑到那去了

    忍不住道:“愿闻其详”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