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决战在剑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因契丹和党项都已被打退  所以此次平叛  老皇帝调集近二十万大军参战  陆游则是当之无愧的最高统帅  不过他的官职却只是治安使  并非电视上常演的大元帅之类的官衔

    元侃代表朝廷  带着百官亲自把陆游送到城外  而陆游的两个老婆则因为怕陆游看到她们难过的样子而影响心  所以沒有送出來

    大军已经源源不断地开向远处  元侃端过一碗酒敬给陆游  朗声道:“本王谨代表朝廷预祝陆大人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请”

    陆游接过酒碗一饮而尽  然后将酒碗交给别人  抱拳道:“王爷系朝廷的安危  还请多保重”

    昨夜陆游同元侃几乎是长谈了一夜  两人不但分析了当前的局势  更把重建兵工厂及严防元佐等人的事  认真地研讨一番

    元侃不是傻子  知道很多事都同他的好大哥分不开  不过他从小就同这位大哥十分要好  所以他宁肯相信元佐是在神智不清时做出的这些事  也不愿相信元佐会蓄意谋反

    这是人家的家事  陆游不想发表什么言论  只是提醒他要格外小心  随时注意元佐的动向  国家大事在前  万不能义气用事

    兵工厂则建在一处更为隐秘的庄园内  方圆十里之外就派重兵把守  不要说百姓了  就是这些士兵也不知道他们在保护什么

    工匠的事也并非什么难事  陆游相信这天下不可能只有冯唐一人会这种工艺  在聘请工匠的时候  陆游又给元侃提了个醒  必要的时候可以把他们的家属都接來  同时在他们之间形成一种连坐举报制度  发现别有用心者  举报有奖  反之则罚

    安排好这些事后  陆游把他的近侍于东泽留在京城  要他秘密组建一支能够无孔不入的谍探队伍  契丹、党项能对大宋京城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靠的就是这些探子  如不有所回应  未免太过被动

    另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陆游同元侃商量过这些常年寇边的异族  认为若想边境长治久安  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解决他们  让他们永远沒有在扰边境的能力

    元侃对陆游的想法深有同感  唯一的问題就是老皇帝现在不同意在对契丹或是党项动兵  所以这个想法只能暂时在两人心中保密  待时机成熟再上报老皇帝

    陆游对元侃的改造确实很见成效  元侃再不是那个只知安逸的逍遥王  心中想更多的则是国家的安危、民族的兴亡  可以说已经具备了一个盛世明君的雏形  所差只是时间的问題了

    川中现已基本在叛军的控制之下  就连临近的省份也陆续发现有叛军活动的迹象

    陆游知道不能任由这么发展下去  战火一旦蔓延开來就不好再收拾了  六百里加急给退出川中的王继恩下了一道死令  命他带兵堵在巫峡  决不能放一个叛军出川  不然军法从事

    自己则挥军赶奔剑门  那里是川中通往关中地区的唯一出路  只要堵在那里  叛军就只能龟缩在川中  到时带兵剿灭起來就容易多了

    时间紧迫  一路上人马都是以急行军的速度在赶路  当大军來到利州的时候  已经是人困马乏

    利州下一站就是剑门  为了应付将要到來的大战  陆游不得不命令大军结营休整

    利州太守邢保利早早就迎出城外  不过陆游并未受他邀请住进城内  仍住在中军大帐内  这位太守大人看得出高兴是发自真心的  见陆游不肯进城  立刻命人从城中运來各种食物  以慰劳远征來的将士们

    出了剑门就是利州  难怪这位太守大人见到朝廷大军会高兴成这样了

    陆游把邢太守请进大帐  向他问起前线的况  不过这位邢大人似乎也说不太清楚  只知道剑门守将唐思民率五千人吗扼守在剑门  而叛军在付奎子的指挥下  已经数次攻打剑门  唐思民仗着地势险要才苦哭支撑到现在

    陆游在前世好象听过什么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之类的诗词  却也记不起太多了  不过一路走來确实见山路越來越崎岖  想必川中的道路确如诗中说的那样难于行走  而这个付奎子自己好象也认识  应该就是太原城外那个人  早知有今天  不如早点把他干掉呢

    这些念头只是在陆游脑中一闪而过  沉吟一下  挥手叫过李铁道:“李将军  你带三千骑兵去驰援唐将军  本官随后就到”李铁接令去了  陆游又把目光转向邢知府道:“听说当初民变的起因是由于官府对茶农过于苛刻  有这么回事吗  ”

    邢知府吓了一跳  心说这位陆大人怎么关心起这事來了  也不知道陆游对这件是掌握多少  小心地道:“这恐怕是叛军为了造势散播的流言  大人万勿相信”

    陆游点点头道:“如此做好  本官此來万岁曾给本官下一道特旨  就是要严查这类事件  既然是流言  本官也就放心了”

    对于陆游的大名这位邢知府早有耳闻  就连陆阎王这个外号的由來也知之甚详  眼见陆游并未对这件事发表任何看法  心中却沒來由地跳了几下  附近州县官府压榨茶农的事  只要他们这些一府的最高长官知道  当然更不敢禀报给朝廷了  连年來单在这一方面  他们这些官员就都已是家财万贯的大财主  而这也成了历任官员中公开的秘密

    现在听这位陆阎王说朝廷要查这件事  邢知府心中当然有些慌乱了  当然也相信陆大人不会被自己一句话就骗过去

    咬了咬牙道:“启禀陆大人  关于这件事  本官也曾听川中一些茶农提及过  不过一來那里不在本官的管辖之内  这二來也都是道听途说  根本毫无证据  所以本官也一直沒有向朝廷奏报  现在大人既然提出來  想必这其中还是有很大问題的  陆大人尽可放心  下官这就去详查这件事”事到临头  先把事推到川中那些死鬼上去  反正也都死差不多了  陆游就是想查也无从下手

    陆游那还不知道他心里再想什么  淡然道:“那就有劳大人了  不早了  你回去休息吧  本官稍事休整就带兵去剑门  就不打搅大人了”

    邢知府见陆游下了逐客令  忙施礼告辞退了出去

    眼见邢知府离开  陆游的脸色沉了下來  对这一带的况  探子早已经向他做了汇报  当然知道这位邢大人是个什么样的官  不过为了自己后不出乱子  只能暂且容忍他  待自己回过手來的时候再收拾他

    随着天色渐暗  陆游命人点上蜡烛  又把川中地图摆在桌上  仔细观看起來

    剑门下一站是剑州  而过了剑州就是成都的门户绵州  这是最快的行军路线  可如果叛军兵出阆州或是梓州  就会切断自己的退路  虽不惧怕他们  可势必会造成两面作战的被动局面  所以在拿下剑州后  必须分兵扫平阆州和梓州之敌  彻底解决后顾之忧

    也不知道王继恩那边怎么样了  他如果能挥军进巫峡  沿果州、合州最后他们自己一起合围成都  则自己可省却很多麻烦  不过听说这家伙已经被叛军打怕了  恐怕沒胆量再挥军进了

    想到这  陆游心中也不由疑惑起來  据说老皇帝也是个马上皇帝  怎么会派个不通军事的太监來指挥军队  记得上次老皇帝病重的时候  这个王继恩还曾假传圣旨  也应该算是救过老皇帝一命  看來老皇帝此次把他派出來同那次的事件也不无关系

    正琢磨着  一名侍卫急急忙忙地闯进來  单膝跪倒  大声道:“启禀大人  李大人派人回來求援  说叛军已突入剑门  请大人火速调兵支援”

    陆游吓了一跳  这剑门地势险要  易守难攻  若是被叛军占去  自己进川中的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立刻命人擂鼓升帐  集合队伍驰援剑门

    此时剑门的战斗已经进入白化  付奎子指挥叛军趁着夜色爬上剑门关侧的高山  然后从山上向下进攻  尽管守将唐思民组织人马进行殊死抵抗  可无奈敌人太多  他那五千人马同数倍于己的叛军相斗  已经渐渐快消耗殆尽了  就在这时  李铁的生力军到了

    可李铁也只带來三千人  而付奎子为了能打通剑门这处通向关中的必经之路  投入近三万人马参战  可见他势在必得的决心

    李铁一直跟在陆游边  当然知道剑门在陆游心中的地位  于是一面派人飞马向陆游求援  一面指挥军队拼死抵住叛军的进攻

    关口的城门此时已经被叛军占领  叛军还在源源不断地开进城來  而李铁和唐思民则率领不足七千人的队伍同叛军展开的巷战  尽可能地多给陆游的主力大军争取时间

    此时在高处观战的付奎子眼看剑门已经有一大半在自己手里  不由开心地笑起來  转头对旁的叛军将领道:“大蜀王说了  只要占住此处  中原的花花江山  粉不丢的大姑娘也就都是咱们的了  弟兄们还等什么  跟着我冲吧  杀光这些宋人”

    众叛军受付奎子所鼓  纷纷跟着“哇哇”怪叫起來  刚要冲进阵中去杀宋兵  却见天边一条火龙快速向城中奔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