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翻手是为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  冰凉的雨滴落在房檐上  不断发出“噼啪”的声音  让人不自觉地缩紧脖子  似乎凉气已经吹进來似的

    京城  吕端府内  吕老头已经连续好几夜沒有睡个囫囵觉了  事发生的实在太突然  在他毫不知况下  圣旨就当朝宣读出來

    许王晋升为太子  这太有点不可思议了  老皇帝近來已经越不满元僖的作为  怎么还可能让他做太子  可圣旨上明明说的清楚  许王是为昭成太子  根本不会有错

    那就只有一种况  万岁是被胁迫着下的这道圣旨  可万岁并无什么特别的表现啊

    吕老头感觉脑袋都大了好几圈  他同寇准等几个老臣早就有意立秉淳厚的襄王元侃为太子  也沒少为这件事努力  眼看事就要成了  老皇帝突然下了道这样的圣旨  他心中如何不急  也不由想起远在前线的女婿陆游  不知道他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感想

    就在老头坐立不安的时候  门突然响了一下  老头心正烦  头也不回地道:“我不是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搅我吗  ”

    “陆游见过岳父大人”说话的竟是老头一直苦盼的姑爷

    吕老头霍然转  见书房门口站着的不是陆游还有谁  忍不住道:“真…真的是你  你…你怎么回來了  ”

    陆游越发觉得事不简单  招自己回朝述职这么大的事  老丈人怎么会不知道  从怀中把圣旨拿出來交给老丈人  沉声道:“因为觉得事不对  所以我才偷偷潜入城中來见您的  您看这圣旨不会是假的吧  ”

    吕老头接过圣旨仔细看看  点头道:“是真的  可群臣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  元僖想干什么  ”

    陆游苦笑一下把大名府外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道:“他最想干的恐怕就是除掉我这个眼中钉  中刺  对了  襄王怎么样了”

    “襄王无事  只是绪有些低落”吕老头说到这  忍不住叹了口气又道:“难道上天有意要将这万里河山交到许王这样人的手中吗  ”

    电影、电视  陆游看多了  知道沒到最后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沉吟一下道:“岳父大人见过万岁吗  ”

    老头摇摇头道:“我去过  可许王以太子的份不让我见  不过我觉得万岁目前应该还沒事  如果我所料不错  许王唯一担心的人就是你  而你又手握重兵  一旦知道他登基为帝  很有可能会率军打回來  所以他的当务之急就是夺去你的兵权  现在这点他已经做到  万幸的是你不但躲过他的暗杀  还偷偷潜了回來  这说明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陆游早在路上的时候已经盘算好这件事  只是想來征求一下老丈人的意见  沉声道:“我手中有万岁御赐的金牌  而军中的韩无垢又是我的老部下  所以我打算出其不意夺下京城的兵权  然后请出万岁  只要见到万岁就什么都清楚了”

    吕老头点点头道:“眼下也只有这么做了  不过不知什么原因  韩无垢突然撤去一切差事  现已经闲赋在家  马军司的人也已经被调回马军司大营  宫中的宿卫仍由前司的人负责”

    这却是陆游沒想到的  沉吟一下道:“无妨  只要我有金牌在手  一样能再起用韩无垢  您只要告诉我怎样才能找到他就行”为了迷惑元僖等人  众侍卫还在路上大摇大摆地走着  所以他现在急需找人帮自己

    陆游和杨延昭打败党项和契丹的消息早已传了回來  所以京城百姓的脸上再不见那种大难临头的样子  茶余饭后谈的最多的就是两人如何大破党项和契丹时的神威

    说者固然口沫横飞有如亲见  听者也是趋之若骛  恨不能自己也冲到前线插那些入侵者几刀

    十字街  大宋京都最繁华的几条街道之一  此时正是晌午十分  街上的人流不是很大  但街两旁的各家酒馆却是人满为患  闲逛了一上午的人们纷纷开始给下午的节目补充能量

    就在这时  街道另一端突然出现几匹骏马  初时还沒人注意这几个骑者  不过不知是谁喊了声“那不是陆大人吗  陆大人回來了  陆大人得胜回朝了…”

    声音像波浪一样迅速传遍了整条街道  人们纷纷从店铺中涌出來  路过的行人也都停住脚步向马上人望去

    來的正是陆游  他找到韩无垢后  由韩无垢带他成功将马军司的兵权接管过來  马军司大部都是韩无垢的老部下  现在又有陆游的御赐金牌  谁还有异议

    不过陆游沒有立刻就下令封锁全城  毕竟事还沒到那一步  所以他只带着几个侍卫向皇宫赶去  同时与韩无垢约定好  要他派人跟在自己不远处  一旦有事  立刻提兵出营  包围皇宫

    韩无垢一向唯陆游的命令是从  同时也知道  这次若不能翻  那他永远都不要想着再踏进官场半步

    看着马上神淡定的陆游  百姓们不知是谁带的头  纷纷鼓起掌來  以这种方式來欢迎这位凯旋的英雄

    看着这些为自己欢呼的人群  陆游的心中可谓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  好象也是这条街道  自己还是个人人喊打的江洋大盗  转眼就成了民族英雄  总觉得这一切都像在做梦似的

    含笑向四周的百姓拱手作揖  算是打招呼了  也不说话  打马继续向前奔去  时间不大就來到皇宫门口

    守卫皇宫的不论士兵还是军官都是生面孔  见到陆游径直向宫门走來  有人就忍不住喊道:“什么人  皇宫重地  不得擅闯”

    陆游高举着圣旨道:“请向陛下禀报  陆游奉旨回宫  现有急事要面陈陛下”

    这些士兵虽不认识陆游  可陆游的名字实在太响亮了  尤其是听说他刚在前线击退十五万党项大军  怎么也沒想到这么快就返回來了

    立刻有军官躬施礼道:“陆大人稍待  末将这就去禀报”说着跑了进去

    陆游也不说话  只是静静地等在宫门口  他相信不会这么容易就见到老皇帝的

    果然  不大一会就见无数个带甲武士由宫内奔了出來  并迅速把陆游几个人围在中间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分开众军士  來到陆游面前  上下打量陆游几眼道:“本将奉太子口谕  任何人不得进宫面圣  陆大人也不例外  况且本将听说陆大人现在应该前线  未奉旨就回京  陆大人可知罪吗  ”

    陆游不认识这个将官  不过相信他一定是得了元僖的指派  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  缓缓收起圣旨从怀中拿出金牌  沉声道:“你可认识这东西  ”

    将官当然认识这是什么  微愣了一下  还是俯跪了下去

    陆游高举着金牌  大声道:“金牌在此  如朕亲临  尔等还要拦在本官面前吗  ”

    将官踌躇着道:“实不相瞒  这是太子的命令  陆大人若要进宫面圣  最好先请示太子  否则末将也很难做的”

    “你好大的胆子  我來问你  是陛下做主还是太子做主  本官又万岁亲赐的先斩后奏之权  你若再不让开  休怪本官无了”

    就在这时  街道上突然乱了起來  大队马军司的官兵在韩无垢的带领下向皇宫奔來  原來是他在接到陆游被堵在宫门的消息后  立刻率军赶了过來

    这名军官是认识韩无垢的  见此景顾不上陆游  指着马上的韩无垢道:“韩无垢  你想干什么  造反不成  ”

    韩无垢也不理他  把手一挥  迅速命人包围皇宫  然后带人冲到陆游

    这样一來  就成了前司和马军司两伙人对峙在一起  陆游也知道  两军私下一直都不是很和睦  现在有机会  说不定真会火拼一场

    就在这时  队伍后面又有人高喊起來“太子驾到”

    陆游就等他呢  吩咐韩无垢把人马让开  转面向怒目走过來的元僖

    元僖已经接到陆游进城的消息  可除了暗骂刺杀的人饭桶外  也别无他法  尤其听说陆游已经到了皇宫门口  心中更惊  让他见到皇上就什么都完了  无暇多想  立刻就带人赶了过來

    见到陆游  元僖不免有些心虚  可还是佯装意外地道:“陆大人  你何时回來的  接到父皇的旨意了吗  ”

    陆游点点头道:“听说王爷进爵为太子  本官尚未道喜  待一会见过陛下  下官一定登门向太子道贺”

    元僖摇摇头道:“无妨、无妨”扭头看了一眼四周的军兵  皱着眉头道:“陆大人  你这是何意  须知父皇正在静养  最怕被人惊扰  若是惊了圣驾  恐怕陆大人也担不起吧  ”

    陆游沉着脸道:“本官接到可靠消息  有人谋谋害万岁  所以本官才出此下策  若万岁见怪  本官愿一力承担  现在请您下令  让这些人让开  不然就休怪本官无了”

    元僖也很为难  他知道以陆游的脾气  一定是拦不住的  可要是让他见到老皇帝  自己辛苦计划的事不是又全泡汤了吗

    就在这时  忽听人群外有人高喊道:“襄王下到”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