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为人做嫁衣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陆游再一次稳定了太原的局势  简直就是老百姓心中的活神仙  这回真的有人用牌位把他在家中供起來了

    陆游一面整顿军队  一面飞报朝廷  太原一战  不但尽毁了党项十五万大军的粮食  而且歼灭了近六万党项精锐  在宋军对阵党项的战斗中还从未有过如此胜利  陆游相信老皇帝接到这个消息  应该能睡个好觉了

    数后  雁门关传來消息  因惧怕陆游大军从后夹击契丹  契丹军队仓皇后撤  结果被杨延昭在瓦桥关一带大败  现已退回契丹境内  估计短时间内也不会在南侵了  而经历这次战役之后也让陆游终于知道谁是真正的杨六郎了

    原來杨六郎即是杨延昭  只因陆游一直听信于小说和电视  所以始终以为杨六郎就一定行六  其实不然  六郎星是天上的星宿  而契丹人因为畏惧杨延昭  才把他称为杨六郎

    听到这个消息  陆游哑然失笑  就不知道杨延昭现在怎么想自己  自己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叫他杨六郎  恐怕他现在一定还以为自己有未卜先知的功能呢

    现在三处最大的隐患已经只剩一处了  而让陆游担心的事也终于发生了  王继恩以太监份监军  贪功冒进  结果差点导致全军尽沒

    叛军在王小波、里顺的带领下  破彭山  占江原  现在兵锋已直指成都  彭山县令齐元振  江原守将张杞被杀  一时间四川震动  朝野震动

    陆游知道  老皇帝的圣旨很快就会到  该是自己入川的时候了  于是一面加紧练兵马  一面把探子派进川  先期掌握一下那里的况  避免去了一无所知而陷于被动

    现在陆游手下可谓兵精将猛、粮草充足  而且为了应付入川后更大规模的作战  又将手下人马扩充至五万  而且清一色都是年轻劲卒  同时又从京城冯唐那里调來十几门新造好火炮  将火炮数凑到三十门

    陆游深信  统领这样一支队伍  将可无敌于天下

    又过了数  圣旨终于到了  随行而來的还有个陆游万万也想不到的人

    “潘文”老贼潘美的儿子  陆游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老皇帝把他派來干什么  不过看这家伙神色不善  似乎是有所为而來  陆游的心中不由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果然  传旨太监打开圣旨高声朗读起來:“奉天呈运  皇帝诏曰  陆游功勋卓著  特旨加封金吾卫上将军  旨到即刻回京述职  不得有误  其他各级官员各晋升一级  以示奖勉  大军交由新任经略使潘文接管  钦此”

    陆游简直有点不想新自己的耳朵  忙活了半天  官是升了  可辛苦练出來的军队就这么交出去  似乎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而且这个潘文算什么东西  凭什么把军队交给他

    皱着眉头对传旨太监道:“公公  这是怎么回事  万岁怎么突然要调我回去  川中那边…”

    潘文打断陆游的话  微微一笑道:“川中那面就不劳陆大人费心了  本官自会处理  您还是尽快同我做交接吧  ”眼看这个梦寐以求的职位就要到手  心中如何不急

    陆游横了他一眼  眼光却转向传旨太监  继续问道:“公公  这道圣旨真的是万岁下的吗  ”

    传旨太监点点头道:“当然是了  不过陛下已经病倒  朝中一切大事现均由昭成太子负责”

    “昭成太子  ”陆游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刚想追问  潘文又说话了

    “陆大人远征在外  对朝中的事恐怕还不太清楚  陛下已经降旨  晋封许王为昭成太子  文告已经诏令天下  因你这里有战事  所以才由本官來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老皇帝病倒  许王元僖晋封太子  陆游的心不由悬了起來  也隐隐感到事恐怕沒那么简单

    点头道:“既然如此  本官领旨就是”扭头对于东泽道:“擂鼓聚将”

    随着战鼓声“冬冬”响起  一员员顶盔挂甲的将领大步走进中军大帐  对于传旨太监和潘文也并未感到有什么意外之处  只是好奇地打量了他们几眼就按顺序站立在两侧

    陆游干咳一声把圣旨打开  高声朗读起來  可话音还未落  众将就乱了起來  是啊  大军现在士气正旺  而且又是陆游一手带出來的  突然來道圣旨把陆游调走  派來的还是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  任谁也接受不了啊

    高彻首先道:“大人  所谓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  您有大给于朝廷  这支人马又是您带出來的  现在正应乘胜扫平叛逆  怎么能走呢  我看这样  您这就给万岁上一到奏折  把这里的况详细说一下  万岁圣明  一定会收回成命的”

    陆游还未说话  潘文忍不住道:“你好大的胆子  竟然敢抗旨  不要以为你们立了些微功  就可为所为  念你是初犯  本官暂且饶过你  若有下次  哼  定斩不饶”

    高彻的爷爷是太祖皇帝的开国功臣  就连太宗皇帝见了也要礼让三分  而高彻从小受的家教虽严  却是心高气傲  若不是陆游用实际行动征服了他  他同样也不会把陆游放在眼里  现在新來这个狗官员动不动就要拿他问斩  这高彻的心中如何不怒

    瞪着潘文冷冷地道:“小爷就是要抗旨了  你能把小爷怎么样  哼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什么东西  这里是你这狗官指手画脚的地方吗  ”

    潘文气的脸色惨白  不住地道:“反了、反了  这还了得  來人  把他给我推出去斩了”

    可喊了半天  除了众将冰冷的眼神  根本就沒人理他  急之下转头对陆游道:“陆大人  你的手下就是这么带的吗  ”

    陆游瞪了他一眼道:“潘大人  本官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这些将军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有大功于朝廷  希望你在今后指挥中多尊重他们”

    话音刚落  高彻就皱着眉头道:“大人  您真要尊旨回朝  ”顿了一下随即又道:“好  你回去  我也跟着回去  我去找陛下问问是怎么回事”说着连陆游也不理了  转大步走了出去

    潘文气得说不出话來  指着高彻的背影不住地道:“你…”

    陆游心说“就是你老子來了  恐怕也不能把高彻怎么样了  你还是省省吧  ”看了众将一眼  沉声道:“大家的心我理解  可我们都是朝廷中人  还是要奉旨行事  希望大家今后同心协力辅助潘大人早扫平叛逆  陆某在京城恭候你们的好消息”

    众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知道这事已经无可改变  一齐躬道:“谨尊大人号令”

    自己辛辛苦苦打造出來的队伍交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陆游实在有些不甘心  偏有无可奈何  因为他知道  现在京城那边恐怕更需要他

    同潘文做了交接后  命人简单收拾一下  带着于东泽等一干卫队默然离开军营

    不知是谁把陆游要走的消息传了出去  营中的将士们纷纷围聚在营门口目送着陆游离开  陆游天随和  从不摆官架  有时还同这些士兵吃住在一起  所以甚得这些士兵戴  眼看他要走  有人忍不住喊起來“大人  留下吧  我们不能沒有你…”声音此起彼伏  到后來竟越來越响

    人非草木  孰能无  更何况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陆游感觉喉咙里似乎被什么东西阻住了  想说什么  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抱拳向四周作揖  半天才扬声道:“陆游感谢你们  大宋的百姓也会感谢你们  你们是我大宋的好男儿  大宋以你们为傲  眼下正是国难当头之  切勿因陆游而忘了国家大事  陆游谢谢你们了”

    心中难受  再不说话  跨上马背  打马扬鞭奔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  营中的聚将鼓也响了起來  显然是潘文着新官刚上任要立威了

    陆游不敢从城中走  太原百姓的他是知道的  恐怕被这些百姓知道他要走的消息  就又要费一番周折了

    陆游的卫队不多  几次扩编也才三百多人  而吴起原本就是陆游的侍卫队长  陆游走  他当然也要跟着了  就连那位高小将军也同样跟在队伍中  任陆游怎么说他都不回去  最后陆游无奈  只好由着他了

    陆游知道  平叛的事用不到自己了  有这样一支军队若是再打败仗  那他也不用活了  心中却是最担心京城方面

    元僖晋升为太子  老皇帝病重  若突然驾崩  元僖就是名正言顺的大宋皇帝  到时那还有自己的容之所  而若想让元侃做皇帝  也只有搞政变推翻元僖了  可那样以來自己成什么了  即便是元侃即了位  将來他又会如何对待自己

    心中有事  所以一路奔行甚急  很快就到了大名府地界  看看天色  知道今夜若不住在这里  就只有连夜赶路了  而经过数的急行军  人马均已极度困乏  所以陆游下令  今夜入住大名府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