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又见江神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灯光映衬中  无名受伤的部位已经变成黑色  而且还不断发出阵阵恶臭  伤口竟然已经开始溃烂  显然这根银针含有巨毒  而无名在被陆游抬出他那间屋子时也已经昏迷过去

    陆游虽不通医术  却也知道若不能给他及时解毒  无名很可能像那个姓胡的一样死在这根小小的银针之下

    叫來随行的医官  可这医官治一些普通的头疼脑还可以  对这种巨毒却也毫无办法

    陆游知道不能再拖了  一面派人去请城中最好的郎中  一面做好给无名动手术的准备  而这种事也沒人敢來  只有他亲自动手了

    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水  金疮药和一把小钳子后  陆游先用水净了净手  而后拿起小刀  看着已经处于昏迷中无名  沉声道:“无兄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眼下无人能救你  在下姑且一试  若是仍不能救你  还望无兄不要怪我”说完狠了狠心  先用钳子夹住银针用力拔了出來  无名虽在昏迷之中  眉头却也疼的皱了起來  可见这根银针刺的有多深  然后用小刀割开无名的伤口  将已经溃烂的全部割下來  最后才用药把伤口敷上

    忙活完这些  陆游已经是满头大汗  而一旁给陆游打下手的医官却差点沒昏过去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给人治病的  心中忍不住在想“这人沒有被毒死  恐怕也得被疼死  那可是上的啊  一刀一刀被割下去  怎么受得了  也只有这位陆大人敢下手吧  ”

    这时已经是深夜  到那去找郎中啊  听完侍卫们的回报  陆游的心又提起來  自己虽仗着胆子给无名來个刮骨疗毒  可这并不代表无名已经沒事  万一有个感染什么的  后果也同样严重

    正犯愁呢  扭头却见贞贤郡主走了进來  这些子两人虽沒有单独呆在一起  可谁也不是傻瓜  谁都能看出这位高丽郡主为何甘愿放下郡主架子陪着陆游一家人出入于贫苦百姓间  只是不明白这位陆大人还在等什么  这样的美人为何不早点收入房中

    “这么晚了怎么不去休息  哦  忘了告诉你  这几天我们就会上路”陆游心不在焉地道

    贞贤郡主幽怨地看了陆游一眼  然后把头转过去  轻声道:“陆大人就那么希望贞贤走吗  ”

    人非草木  孰能无  只是陆游那种一夫多妻的观念始终还沒有转变过來  自己已经有两个老婆  这样做似乎总有些对不住她们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贞贤郡主  唯有先转开话題了  扭头看了看躺在上的无名  叹了口气道:“这位无兄于我有大恩  可现在对他的伤我却一点办法都沒有  我真是无能啊  ”

    贞贤郡主知道陆游不愿回答她  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幽幽一叹  缓步來到无名边  伸出纤嫩的手指轻轻搭在无名的手腕上

    陆游又惊又喜  认识这么长时间了  还真不知道她竟然懂医术  当下不敢打扰她  静静站在一旁等着她说出诊断的结果

    过了一小会  就见贞贤郡主把手收回來  然后由怀中掏出一个小瓶递给陆游  轻声道:“你这位朋友伤势太重  而且刚刚又失血过多  现在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  但能不能完全康复还很难说  这些药丸可助他回复些元气  贞贤医术有限  只能做这么些  告辞了”说着转向外走去

    陆游知道她是故意來找自己的  忍不住心中感动  轻声道:“郡主…谢谢你”肚子里似乎也有很多话想对她说  却又一时无从开口

    贞贤郡主顿了顿  随即大步走了出去

    陆游愣了一下  忍不住摇头苦笑  从前总觉得对女人自己很有一  可现在看來自己根本就是面瓜一个  心中明明也喜欢人家  却始终不敢说出來

    夜  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溜走了  陆游却是一夜未睡  无名虽还有呼吸  可却发起烧來  嘴里不时还说着陆游听不明白的胡话

    这可如何是好  陆游记忆中的救人方法都用过了  却始终不见无名好转  不由急的在屋内转起圈來

    元侃见此景  也跟着着急起來  过了一会忍不住道:“要不我派人去京城去请太医  ”

    陆游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怎么來得及…”话音未落  于东泽大步走了进來

    “禀大人  门外有位郎中要见您  他说他姓江”

    只要有郎中就行  陆游那还管他姓什么  忙道:“快请他进來呀  ”

    于东泽却摇头道:“大人  这个郎中有些怪  一定要让您去迎接”

    “要我去迎接  ”陆游愣了一下  随即想起一个人來  心中暗想“难道是他  ”无暇再想  大步向门外跑去

    门外站着一个青衫中年人  后背着一个大箱子  却不是曾经给絮儿诊过病的江郎中还有谁

    见到真是他  陆游大喜过望  知道无名有救了  抢步上前  躬道:“真是江神医  陆游给您见礼了  快里面请  我的朋友已经快不行了…”说了半天却见江郎中始终面无表地站在那里

    “江先生  您怎么了  可是在怪陆游慢怠了先生吗  ”

    江郎中冷冷地道:“在下怎敢责怪大名鼎鼎的陆阎王  在下今天來也不过是想來警告你一声  坏事不要做多  否则必遭天谴”

    陆游一呆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外号  忙抢拦住要走的江郎中  急切地道:“江先生  我不知道您都听说了什么  但希望您能给我解释的机会  现在我一个朋友命在旦夕  您可否先把他救活  然后我们再谈”

    江郎中行踪飘忽  猜想此处需要救治的人一定很多  就赶了过來  不过他是昨夜刚到的  所以还不知道假神仙的事  但对陆游的事却听说不少  原本他也不相信陆游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不过听的多了  心中难免起疑  在听说陆游满世界找郎中后  就主动找上门來

    看了看拦在面前  神急迫的陆游  冷哼一声道:“你还想同我动武不成  ”

    陆游连忙摆手道:“陆游决不敢同先生动武  但请先生先救活我的朋友  而后先生若能说出陆某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陆某甘愿听凭先生发落  决不食言”

    江郎中对郎中还是有些了解的  眼看陆游神坦然  心中倒也相信陆游很可能是被人误解了  点点头道:“好吧  若是你敢骗我  我定不饶你”

    陆游大喜  在不耽搁  立刻请江郎中來到里面  指着躺在上的无名道:“这位朋友曾从契丹人手中救过我的夫人  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救活他  还请江先生成全”

    江郎中不再说什么  把其他人都赶出去  这才为无名诊治起來  在给无名的伤口换过药后  转头对陆游道:“这人是怎么受伤的  伤他的暗器呢  ”

    陆游心中暗赞  不愧是神医  只看了伤口就知道他是伤在暗器之下  忙小心地把那枚银针取出來递给江郎中

    江郎中接过暗器凝神看了一会  忍不住道:“好霸道的暗器  就我所知  江湖上最近突然冒起一个神秘的暗杀组织  其中有个极厉害的杀手用的就是这种暗器”

    听他说完  陆游不由想起那个死在无名房中的黑衣人  心说  难道他就是那个杀手  看來同行是冤家这个词用在他们上最合适不过  他的银针虽快  可也沒快过无名的刀  最终还是让无名割断了喉咙

    江郎中此时看陆游的眼光已经缓和许多  温声道:“你是不是又得罪了什么人  若我沒猜错的话  这个人是为了救你才受的伤吧  ”

    陆游早已经想明白此点  无名若不是为了保护自己  何苦要跟在自己边  点头道:“我在契丹的时候曾救过他一次  却为曾想到他竟如此重义气”顿了一下又道:“我不知道先生都听到关于我的什么流言  陆游也知道做事难免激烈些  但却从未做过一件有昧良心的事”接着把假神仙的事  以及心中的想法和分析源源本本地对江神医说了一遍

    最后道:“这件事我做的虽有些过分  可当时的景却也由不得我  先生若还认为陆游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  就请先生动手为民除害吧  ”

    江神医听完陆游的话  久久沒有吭声  好一会才道:“看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你做的很对  不过也要小心了  今后扑向你的人也许会更多”说着从怀中掏出两个瓷瓶  又道:“这两个瓶子里的药  一是个他用的  另一个你留下  以备不时之需”

    陆游被他说糊涂了  顺手接过瓶子  皱着眉头道:“先生可否把话说的再明确些  在下沒有听明白”

    江郎中淡然一笑道:“以后你会明白的  毕竟像你这样为百姓着想的官员不多  我可不希望你出什么事”说着站起來转就向外走

    陆游刚想问他干什么去  却见江神医又停下來  转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给陆游道:“你那个刮骨疗伤的法子很管用  这本书你沒事的时候可以看看  对你会有帮助的”说完再不理陆游  大步走了出去

    对这样的侠客  陆游只能用神龙见首不见尾來形容  同时也知道留也留不住他  还不如随他去  低头看了看他给自己的书  只见上面写着“百方记要”不由愣住了  心说“他给我这个干什么  也要我学医吗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