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陆氏活阎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人山人海的场面可能很多人都见过  不过却一定沒见过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却又一点声音都不发出的场面

    数万人  十余万只眼睛都盯在高台上  静静地等着仙师从油锅里沐浴而出的时刻

    可就在陆游将假神仙推入油锅的瞬间  就听假神仙惨叫一声  子向上蹿了一下  接着就慢慢倒入锅中  再也沒有一点声息  众人的耳畔除了油锅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再无一点动静

    陆游此时早已靠到一边  眼看着自己亲手导演的这出油炸活人的场面  心中也忍不住在问自己  这么做是不是太惨忍了  可为了不让百姓受他们瞌惑  不让这些人的谋得逞  残忍些也在所不惜了

    台下百姓还在等着看仙师从油锅中出來  可等了半天还是一点动静沒有  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來  而台上的两个童子却看得真切  仙师那是在沐浴呀  都已经变成油炸丸子了  顿时悲呼一声指着陆游道:“你…你杀了仙师”

    陆游冷哼一声道:“神仙怎么会被杀  ”说着挥手叫过侍卫  大声道:“把这两个妖言惑众的妖人拿下”

    不待百姓有什么反应  对着台下扬声道:“乡亲们  我们都被这个假神仙给骗了  实话对大家说  这锅中的油已经被我换掉  已经不是被他们加入特殊材料的油了  大家可以再去看看那尊佛像底部有什么”说完命人把假神仙原來用过的菜油倒入一口小锅中  然后学着假神仙的样子将手伸进去  在锅里搅动几下才把手拿出來  最后才把手举起來

    “大家看到了  这就是所谓神仙能做到的事”

    众百姓终于乱了起來  那曾想过心目中的神仙竟是个大骗子  不过更多人则是惊恐陆游的手段  一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就这样被活活炸了  这个陆大人是人吗  他怎么会这么狠

    陆游可不管百姓们怎么想  继续扬声道:“乡亲们  这世间并无神仙  如果有  那就是能给你们吃喝的朝廷  我们的万岁  不要再相信这些东西了  好好把你们的家园建好  做一个奉公守法的良民不好吗  ”

    此时百姓们已经完全清醒过來  纷纷咒骂起假神仙骗人來  有的则高声向陆大人表示感谢  一时间台下又乱做一团

    陆游早有准备  挥手命各级组织百姓施工的官员招集自己手下的百姓去工地开工  待众百姓纷纷离去后才带侍卫押着那些当场被抓的假神棍们向县衙走去

    而从这以后  陆阎王的外号也开始在民间流传开來

    在回城的路上  陆游见元侃皱着眉头始终不说话  知道他是在怪自己下手太狠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  相信边的这些侍卫也会同他心中的想法一样  把自己当成恶魔了

    叹了口气道:“重症用重典  相信王爷能明白这个道理  我若不这样做  百姓就会被他们继续迷惑  从而跟着他们越走越远  王爷也不想看着我大宋因此乱起來吧  我知道这样做有伤天和  可我必须得这么做  为了我大宋的长治久安  陆游甘愿接受上天对我的惩罚”

    元侃子微微一震  转过头看着神肃然的陆游  半天才微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不知陆兄的心意  只是…唉  算了吧  ”

    陆游知道这件事在元侃心中可能永远无法忘记  却也无可奈何  回到县衙  把那些假神棍带上來逐个审问  可却什么都沒问出來  原來这些人也不过是假神仙半路受的一些骨干  对假神仙的來历和真实份一无所知

    陆游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话  而且相信他们亲眼见到自己大炸活人的场面后  再也不敢用这种手段骗人了  于是各打二十大板后都放了回去  惟独那两个童子沒放  他相信这两个童子应该能知道些事

    出乎陆游的意料  这两个小童子竟十分的硬气  对陆游的百般威吓居然毫不在乎

    陆游不是杀人狂  不可能连这两个小家伙也一并杀了  皱了皱眉头想出一个问话的办法  当下不再问两人  只是把他们绑在堂上  然后在堂下又架起一口油锅

    两个童子看到油锅  不由又想起被活炸的仙师  顿时冷汗就冒了下來  一名童子嘶声喊道:“姓陆的  要杀要剐  给个痛快  这般折磨人  你…你不是好汉”

    陆游冷笑一声道:“陆某从來沒想过做什么好汉”说完扭头对吴起道:“去看看油锅了吗  ”然后再不理两个小童子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等油开了就要炸这两个童子了

    陆游在监狱里呆过  当然明白这些人的心理  死也许并不可怕  最难熬的却是等死那段时间  他看过很多平时嘴里叫嚷着不怕死的人  到最后却都尿到裤子里  在那一刻  不管人家问什么都会毫不保留地招出來

    就见吴起在油锅边转了一圈后返走回來  抱拳道:“禀大人  可以动刑了”

    陆游点点头  转向两个童子  沉着脸道:“我再问你们一遍  你们招还是不招  ”

    一个童子嘴唇动了动  却转头看了看边另外一个童子  不过终究是沒有开口  另一个童子却仍十分倔强  怒瞪了陆游一眼后把头转了过去

    从他们的表变化  陆游已经找到突破口  冷哼一声道:“这锅装两个人似乎小了点”用手一指嘴唇动过那个童子道:“先把他押下去  一会再炸  另外一个丢进锅里”说着冲吴起使了个眼色

    吴起跟随陆游时间最长  当然知道陆游心中再想什么  挥手命侍卫把一个童子带走  然后亲手抓起另外一个童子向油锅走去

    被押走那个童子虽暂时逃得一命  却也吓得腿脚酸软  最后还是被两个侍卫架着抬出去的

    吴起眼见那个被带走的童子已经沒了踪影  这才停住脚步  然后掏出腰刀在童子的手臂上用力划了一刀

    伤口虽不深  却痛得童子大声惨叫起來

    吴起要的就是这效果  在童子第二声沒有喊出來之前捂住了他的嘴  然后招手叫过侍卫把这小子押到后堂关押

    看着已经滚开的油锅  陆游突然笑了笑对吴起道:“吃沒吃过炸羊排  味道很不错的  去弄只羊來  对  还有到后厨弄些作料”

    吴起一愣  随即明白过來  答应一声转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  闻讯赶來的元侃也到了  见到堂下的油锅  剑眉又竖了起來  陆游却不给他发火的机会

    微笑着起拉着元侃坐下  然后才道:“今天我准备亲自下厨给王爷做一道菜  您先不必问  过一会您就明白了”

    钦差大臣的后厨房里当然什么都不缺  说话间吴起就带着厨房的师傅和一只剥好皮的白条羊走了回來

    陆游先让师傅在白条羊上剔下一些精  然后把剩下的骨架用作料涂抹一遍放入滚开的油锅中  待色变为金黄就捞上來  而此时院子中已经飘满炸羊的香味  最后又命人找來一些竹签  把已经切成片  喂好口的羊穿上  放在火上烤了起來

    陆游一直对吃很有研究  而且烤羊串他还亲手弄过  此时的作料虽然沒有现代那么全  到烤出的羊仍十分的鲜美

    元侃这才明白陆游要干什么  一边品尝着陆游的手艺  一边听着陆游的主意  待听完之后  不由开怀大笑起來  由此也更加相信陆游在非得以的况下才才做出炸活人的举动

    有了好吃的当然也不能忘了老婆  命人给后宅的几个女人送去一些后  切了一大块羊用盘子装好  亲自端着给刺客无名送去

    因为知道无名的脾气  所以给他安排的地方也是在院中的最角落

    陆游端着羊站在门外喊了几声  屋内却一点动静都沒有  对这位仁兄的神出鬼沒  陆游已经习以为常  正准备把羊放在门口转回去  忽听房后传來一声闷哼  接着又传來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早上陆游他们出去的虽然很早  可经历了炸活人  劝说百姓等等一系列的事  而回到县衙也沒有消停  到了此刻  天早已经黑下來  所以突然听到这种声音  不得不让陆游警觉起來

    贴在门上又轻轻叫了一声  这回里面有人答话了

    “进來吧  ”正是无名的声音

    陆游沉吟一下  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光线很暗  暗的几乎看不清人影  不过好在陆游也是夜行的专家  很快就适应的黑暗

    只见无名坐在地上  在他前却还躺着一个人  光线昏暗  实在无法看清这个人的面孔  不过陆游最关心的却是无名

    大步走过去  蹲在无名边关切地道:“无兄你受伤了  ”话未说完  却见无名肩胛处银光一闪  不由惊道:“银针”脑中顿时回想起龙冈柴家庄外树林中的一幕  那个叫胡什么的不也是死在这样一枚银针之下吗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