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风雨飘摇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出东方要起  早早起就精神

    上学的时候老师就曾这么告诉过陆游  可出于职业习惯  陆游很少遵守这句格言  现在则不一样了  每天都会早早起來做一些运动  尤其是有武功之后  竟一改从前懒惰的习惯  坚持起來做运动  及练习一下杨延昭传授的马上功夫  不为别的  起码有起事來自保还是不成问題的

    两个老婆就沒那么精神了  一夜的疯狂让她们根本无力起  直到上三竿还在抱被高卧

    皇帝有特旨让陆游在家里休息  不然以他现在三品大员的份  也是要参加早朝的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  正要回屋叫起两个老婆  忽见梁再超紧锁着浓眉坐在花园中的石椅上  阿珠则站在一旁轻声说着什么

    陆游微一凝神就知道梁再超为什么发愁了  其实对于怎么处理梁再超份的问題  陆游也很头疼  当他可以说是谋刺杀皇帝的主犯之一  虽说是受杨守一胁迫  可谁又能为他作证呢  自己一时义气救了他  却也再不能说不管他  沉吟一下迈步向梁再超二人走去

    听到脚步声  梁再超回过头见是陆游  忙站起來  躬道:“大人早”

    陆游摆了摆手道:“自家兄弟  不要总是那么见外”说着在梁再超对面坐下  并让梁再超也坐下

    “梁兄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想同你商量一下  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刚才走过來的时候  陆游心中已经想好了安置梁再超的办法

    梁再超慌忙站起來道:“我的命是您给的  又是您的属下  有什么事吩咐就是了  千万当不得您如此相待”

    陆游挥手命他坐下  摇头道:“不是说了吗  这是在家中  你我兄弟相称即可”摆手不让梁再超说话  继续道:“刚才我想过  你在京中毕竟也曾是个有头脸的人物  时间长了难保不被人认出來  若现在被人认出來被人抓到的话  我也保不住你  所以我想让你出京  不知你可愿意  ”

    梁再超的脸一下变得苍白起來  颤抖着道:“大…大人要赶我走  ”

    陆游抬手在梁再超的肩膀上打了一拳笑道:“你想到那去了  我们兄弟从契丹到高丽  不远万里的闯过來  多少次出生入死都在一起  我怎么可能要赶你走呢  我只不过是要重新给你个份  让你能正大光明地站在众人面前”

    梁再超的眼圈红了起來  起纳头便拜  哽咽着道:“是再超错怪大人了  请大人责罚”

    陆游忙伸手扶起他  摇头叹息道:“怎么说你都改不了  是不是要我跪地给你磕头  你才肯改口  ”

    梁再超忙摆手称不敢  陆游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已经想好  打算向陛下请旨组建一支舰队  暂时的任务就是保卫我大宋的海疆  同时保护那些同大宋通商的船只不受海盗袭扰  我思來想去只有你最适合这个任务  不过你得把名字改了  这样我就好向陛下请旨了”

    梁再超虽不是水将  却是久带兵之人  由他來组建大宋水师  未尝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而且他远在海边  也不用再担心被人认出來了  待自己把这里的事铺垫好  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变回自己了

    梁再超是带过兵的人  当然明白陆游给他的这个机会无疑于天上掉馅饼一般  转头面向陆游  抱拳道:“大人天恩  再超不再说了  再超定不负大人所望”

    陆游点头道:“下午我就去见万岁  如果一切顺利  很快就会有旨意”说到这扭头看了看阿珠  笑道:“想沒想过什么时候迎阿珠嫂子过门  我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

    阿珠粉脸一红  看了梁再超一眼  故意道:“谁要嫁给他  ”

    梁再超三十好几的人  却对男女之事不甚明了  闻言急道:“你不是答应了吗  待我同大人说过后就…”

    阿珠见梁再超说破自己的心事  气得一跺脚  恨声道:“真是木头”继尔“扑哧”一笑  转跑了

    梁再超尤自挠着脑袋  喃喃道:“她答应过的  怎么又变了呢  ”

    陆游摇头苦笑  推了梁再超一把道:“打铁要趁  还不快去追  ”

    梁再超有些似懂非懂  不过还是很快追了上去

    组建大宋水师并非陆游心血來潮  早在同海盗交过手后他心中就有了这想法  有时陆游自己都在奇怪  一个原本好吃懒做的自己  现在却越來越关心国家大事  是时间改变了他还是时代改变了他  恐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心中想的只是凭自己脑中的东西多为这个时代的人做些事

    两个老婆终于起來了  受陆游的滋润  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看上去更显可人  举手抬足间充满成熟女人的韵味  看得陆游神思意动  同时也知道自己越來越离不开这两个女人了

    夫妻三人吃过早饭  围在桌边正嬉笑间  下人來报  高丽国郡主求见

    昨下朝后陆游就再沒见过她  而心中在想着两个老婆的时候竟把她忘了  吩咐把贞贤郡主请到花厅  扭头对两个老婆道:“來的是女客  你们也陪我去吧  ”

    吕寒烟突然诡秘地一笑道:“相公可是对人家郡主做过什么  我怎么觉得她看你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陆游佯怒道:“胡说什么  我看你是越來越不懂规矩了  回头定家法侍侯”要是心中沒鬼也就不这么说了

    吕寒烟见陆游这么说不由一愣  原本只是一句开玩笑话  却沒想到陆游会生气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  絮儿突然俯在她耳边轻声嘀咕起來

    吕寒烟粉來脸先是一红  继而吃吃地笑了起來  她还沒有被陆游执行过家法  当然不知道陆家的家法是什么了

    陆游站起一手搂着一个  叹了口气道:“看來我们陆家的家规要改改了  听到家法也不怕  这岂不要坏了规矩  今后必须要加大处罚力度…”说话间搂着面红耳赤的两个老婆向花厅走去

    贞贤郡主已经被下人请到花厅  见陆游偕同两个老婆走出來  忙紧走几步迎过來  俯施礼道:“贞贤见过二位夫人”

    人家毕竟是郡主  絮儿及吕寒烟忙抢步上前扶住贞贤  吕寒烟声道:“郡主万不可如此  应该是我们给您见礼才是”

    贞贤郡主刻意同二女交好  一手拉着一个笑道:“入乡随俗  今后就按你们中原的称呼  让我们以姐妹相称  不知二位姐姐可愿意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现在这三个女人就同唱戏沒什么区别  轻言欢笑间竟把陆游抛在一边  好象他倒成了多余的似的

    陆游心中苦笑  若真有三个老婆  自己在家中可有事做了  恐怕一夜就不是赶两个场了  想到入洞房  心中不由又了起來  看了看两个老婆  忙把目光转过去  不然被贞贤郡主看到自己这副色眯眯的样子可就糗大了

    几个女人嘻嘻哈哈地聊了一会这样把话題转了回來

    “陆大人  您对陛下说的话我已经听说了  感谢您为我们高丽做的努力  不论事成败与否  高丽百姓都会感谢您的”贞贤郡主说着起向陆游施了个礼

    陆游忙摆手道:“你先不要高兴太早  我可以实话告诉你  出兵是不可能的  能做的只是造一些声势  使契丹在进攻的时候多一些顾虑”

    贞贤郡主嫣然一笑道:“我知道这已经是大人能为我们争取到的最大帮助  我回国后定会把大人的恩德广为传颂  而我高丽军民在知道有大人相助后定会全力反击  契丹的败局只是时间问題  我说的对吗  ”

    陆游心中暗赞她聪明  点头道:“郡主有此信心  我就放心了”正在这时  下人來报  吕大人到了  听说來了客人已经去书房等候

    陆游沒想到老丈人会亲自來  转头刚要吩咐下人告诉老丈人等自己一会  却听贞贤郡主道:“陆大人有事尽管去忙吧  我來主要就是來拜会两位夫人的”

    陆游微微一愣  随即笑道:“既然如此  我就不陪郡主了  寒烟你们陪好郡主”说着向贞贤郡主拱了拱手转走了出去  心中当然知道贞贤郡主不会简单的來拜会两个老婆  不过他做为男主人  当然不好什么都问了  想起她在船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心中怪怪的

    快步來到书房  却见老丈人正负手站在窗边不知想着什么  忙躬道:“岳父大人有事派人來叫一声就是了  怎么还亲自來了”

    吕老头转过來  神却有些严肃  沉声道:“陛下病了”

    陆游吃了一惊  失声道:“陛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一下就病倒了  ”

    “陛下的腿上原本就有暗疾  听太医说是暗疾复发  因而才高烧不退  现在已经昏迷过去”吕老头说着  神越发凝重起來

    陆游这才着急起來  老皇帝对自己可说深义重  信任有加  心中有时甚至觉得老皇帝不单是个皇帝  更有点像自己的父亲  现在老皇帝病重不起  心中如何不急

    正要说话  却见老丈人在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心中顿时明白过來  沉声道:“岳父大人是担心陛下一旦就此不醒  他的后事该如何处理  ”

    吕老头点点头沉声道:“如果万岁能醒过來就什么都好说  但什么事都不能不有个万一的准备”

    陆游有点明白老丈人的心思了  沉吟一下道:“我想去探望一下万岁可以吗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