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才军事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众人一直在忙活救贞贤郡主  谁也沒留意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远远望去  先是两个黑点  时间不大就出现两条船的影子  就连船上飘的骷髅旗都已经隐隐望见  可见这两条船的速度

    船的水手们都慌乱起來  显然沒经历过这个  而且船上除了陆游几人外  其余人连武器都沒有

    梁再超和吴起聚在陆游边  神色凝重地看着越來越近的海盗船  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海盗  打仗他们虽然不怕  可那毕竟是在陆地  打不过还有跑的地方  这向那跑啊

    陆游沉吟一下果断地道:“停船”

    众水手和梁、吴两人也吓了一跳  这种况不快跑  怎么还停下了

    陆游却有他的想法  自己这搜船明显跑不过人家  与其被人追上乱炮打沉  不如等在这里  先示敌以弱  然后在寻机反扑

    扭头看了一眼吓的已经快尿裤子的船长  突然想起他说的一句话“有女人就说不定了”心中顿时有了办法  扭头吩咐梁、吴两人回去把阿珠、阿碧两个丫头叫上來  而且还要打扮的花哨一些  同时让她们把自己的意思也转达给躲回舱里的贞贤郡主主仆

    四个女人不明白陆游为什么要把他们叫上來  不过还是听话地打扮一番出來站在船头

    时间不大  后面的两艘海盗船就追到陆游他们这艘已经停下來的船边  不过出乎陆游的意料  海盗船上并沒有让他担了一夜心的火炮  只是在船舷两侧站满了“嗷、嗷”怪叫的海盗

    陆游的心稍稍放下些  他的原意是让这些海盗知道这艘船上有女人后  不会冒然开炮  现在看來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不过对方终究占着人数上的优势  还是要小心应付

    扭头吩咐几个女人躲回舱内去  却见已经换上干衣服的贞贤郡主缓步朝就走來  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皱着眉头道:“这里太危险  你还是快回舱里去”

    贞贤郡主脸上的清纱已经摘下去  肌肤白里透红  神间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羞  横了陆游一眼  声道:“我若回去  谁來给你翻译他们说的话  ”

    陆游还真沒想到她连小鬼子的话都会说  不过有这么一个翻译在一旁确实不错  点头道:“好吧  你离我近些  免得他们伤到你”话未说完  贞贤郡主已伴着一阵香风飘到他

    陆游扭头看了看她  却见她一副志得意满的神站在自己边  显然非常满意自己的安排  心中不由暗骂自己心太软  不过此时也沒心和她计较  转头面向海盗船道:“问问他们想干什么  ”

    那边海盗船上的群盗在见到这艘船上有女人后  叫声更欢了  不过不知是否被昨夜吓怕了  只是在一左一右地夹着陆游的船  却始终沒有海盗上船來

    陆游也听不懂他们叫什么  扭头看了贞贤郡主一眼道:“他们在说什么  ”

    贞贤郡主粉脸一红  啐道:“这些强盗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來  不过是让我们乖乖投降罢了”

    陆游知道沒那么简单  很可能是涉及一些男女方面的事  贞贤郡主不好意思说  扫了海盗船一眼  沉声道:“告诉他们  要财物可以给他们  只要让我们走就可以”

    贞贤郡主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还是听话地对海盗船喊了几句

    对面的海盗船听这面船上有女人喊话  似乎颇感意外  顿时静了下來  不过听完贞贤郡主的话后  顿时轰笑起來  片刻后一个头上扎着马尾辫的矮壮男子站在船头对着这边同贞贤郡主对答起來

    贞贤郡主听他说完话后  转头对陆游道:“他说让我们离开也行  但必须得交出昨晚的人  以及船上的女人和财物  不然就要杀过來把我们全杀光”

    陆游不怒反笑  看了看海盗船上高高扬起的船帆  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扭头轻声告诉梁再超  让他通知水手准备起航  然后回要贞贤郡主告诉海盗  我们需要考虑一下

    贞贤郡主不明白陆游想干什么  只好找着他的话对海盗慢翻译了一遍

    群海盗因为忌惮昨晚那个神秘的杀人狂  始终也不敢登船  不过见船上一直就陆游几个人在说话  那个神秘的人有始终不露面  而且这艘船已经被自己两艘船夹在中间  想跑已经是不可能  所以就答应给陆游考虑的时间  其实也是想再观察一下

    陆游争取了一点时间  迈步走到船尾  用手提起船锚  猛地跳上船弦  用力抡起船锚  抡了几个圈之后“嗨”地一声将这个重达一百五六十斤的船锚丢了出去

    众海盗都傻了  初时还不明白陆游想干什么  待听桅杆“咔嚓”一声响后才明白过來  顿时“轰”地一声乱开了  他们那曾见过如此大力之人

    陆游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抖手将船锚拉了回來  转來到船舷另一侧  这面海盗船上的海盗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  纷纷弯弓搭箭向陆游來  意图不让陆游再抡船锚打他们的桅杆

    陆游这次确实沒有再打算打他们的桅杆  闪躲过过來的箭后  抖手丢出船锚  他在这只船锚上用尽所有力气  目标却是海盗船的船

    又是“咔嚓”一声巨响后  这侧的海盗船船被船锚打了个大洞  海水瞬间就灌了进去  船体也随着船上海盗的四处乱串开始倾斜

    陆游知道到了走的时候  立刻吩咐开船  那边的水手也早已经准备好  立刻扬帆起航  船帆吃饱了海风  立刻如离弦之箭一般  从两艘海盗船的夹击中冲了出去

    两艘海盗船都不同程度遭到破坏  再也无心追赶陆游他们  况且在见识过陆游的神功后  估计也沒人敢在追來了

    直到再也看不到海盗船的影子  陆游才从船舷上跳下來  轻轻把船锚放在甲板上  忽然心有所感  抬头望去  却见满船的人都在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  尤以贞贤郡主的眼神更为要命  眼中那火辣辣的火仿佛非要把自己熔化才罢休似的

    见陆游抬头  众人忽然暴起震天的欢呼声  接着几个水手跑过來抱起陆游向天空抛去  陆游不但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  更救了他们  这些人也是诚心实意地感激起陆游來

    陆游感受到众人的感激是发自真心  心中也很高兴  他自问沒那么高尚  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  却从未想过要谁感谢自己

    待众人把他放下才摇头笑道:“岁数大了  再弄下去就被你们弄散架了  别的不说  大家得脱大难  到了中原我请你们喝酒”

    回到船舱  却听贞贤郡主的脚步声也跟了进來  陆游现在有点怕她  却也不忍心在用语言刺激她

    请她坐下后  干咳一声道:“这条水路你走过  以前遇到过这种况吗  ”见贞贤郡主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忍不住又咳嗽一声道:“郡主为何这么看我  ”

    贞贤郡主咬了咬嘴唇  轻声道:“告诉贞贤  你对贞贤说的话也都是真的吗  ”

    陆游一愣道:“什么真的假的  陆某何时对郡主说过假话  ”

    贞贤郡主粉脸一红  低下头声若蚊蝇地道:“大人敢说一点都不喜欢贞贤吗  ”

    这个问題确实有点难以让人回答  美女谁不喜欢  可现在却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

    见陆游始终不肯说话  贞贤郡主嫣然一笑道:“大人不用再说了  贞贤刚才在水中抱…大人的时候  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大人不必对贞贤承诺什么  而贞贤也不会再强求大人  用你们中原人的一句话就是一切随缘好吗  ”说完红着脸低头跑了出去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  陆游还能说不行吗  看着空空的舱门发起呆來

    “这丫头看來是要盯上我了  就如她所说  你真的对她一点想法都沒有吗  算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陆游不愿再想这些事  晃了晃脑袋站起又來到甲板上

    海风呼呼  船行甚快  感受着清凉的海风  陆游的心思又飞跃起來

    “这些海盗专门打劫过往的商船  可他们的武器似乎也太落后了些  假如能弄几门大炮放在船上  还用在乎什么海盗吗  问題是上那弄大炮呢  火药是有  可显然大炮还沒造出來  至少我现在还沒见过  回去不妨向老皇帝建议一下  造几门大炮  不单是海上  在边关架上几门  也就不用再担心什么契丹、党项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  回到舱里把这个想法告诉梁再超和吴起后  两人起先还不太明白这东西的用处  不过经陆游仔细这么解说一番后  两人立刻目泛神光

    这两人都是在战场上打过滚的  当然知道如果一旦这东西造出來  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而战争的结局也必将因此而改变

    吴起由衷地道:“怪不得杨将军一直说大人是无可比拟的军事天才  若真有一天由大人领军  天下又有谁能是大人的对手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