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郡主心中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就在陆游疑惑不解的时候  甲板上又传來几声轻响  接着竟有轻微的说话声传了过來  而且说的话即不是汉语也不是高丽语  听着倒有点象

    陆游心中猛然冒出一个词來“海盗”这茫茫大海上  若不是他们还会有谁  据说这些人比强盗还要凶残  听说他们手下几乎从來不留活口的

    陆游再无暇细想  转冲出房门  先推开梁再超和吴起的房间  叫起二人准备迎敌及照顾好两个丫头  这才返來到贞贤郡主的门口  轻轻敲了两下  他也不敢大声说话  怕外面的海盗发现  只有以不变应万变  出奇不意先发制人才有翻的机会

    谁知房内的人却并不领  先是油灯亮起來  接着那个侍女大声道:“干什么  深更半夜还让不让人睡了  ”随着她的说话声  外面的海盗一下静了下來  显然他们的人手还不够  不然恐怕就冲进來了

    门一开  陆游闪跳进去  刚要说话  却见贞贤郡主“啊”了一声后  手忙脚乱地穿起衣服來  后背一片白花花的肌肤却仍落在陆游的眼内

    不敢在看  反手捂着侍女的嘴低声道:“不要声张  船上有海盗  一会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去  听见了吗  ”说完不理这主仆二人有什么反应  抬腿又跳了出去

    船舱通往甲板还有道门  陆游抽刀在手  悄悄來到门后  侧耳倾听  却发现门外也传來一阵轻微的喘息声  知道对方也在象自己一样观察着动静  或是埋伏在门后等着里面的人出去好一刀砍倒

    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那些水手如果被他们找到杀掉  无人驾船  自己就不用再想回家了  仔细辨别一下门外海盗的位置  然后用刀隔门对准海盗的位置  猛地用力推出  刀无声无息地刺穿木门  刺在门后那名海盗的口上  那名海盗哼都沒哼一声就翻倒在甲板上

    陆游听的真切  知道自己一刀得手  立刻打开门闪跳了出去  一出舱门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甲板上已经陆续跳上数十名海盗  黑压压的  而且已经开始逐个角落搜索  不过见到有人提刀从船舱跳出來之后  立刻就有人怪叫着挥刀冲了上來  显然是知道他们实力已够  可以明目张胆地抢劫了

    陆游知道现在不是手软的时候  抢步上前  挥刀将一个舞刀砍向他的海盗的手臂带着胳膊砍了下來  在那名海盗的惨叫声中  第二名海盗的脑袋已经飞上半空

    陆游更不做丝毫停留  纵跳入海盗群中  指东打西的狂杀起來  让他如此痛下杀手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就是他听出这些海盗说的是本话  前世在做梦的时候都在杀鬼子  现在终于有机会杀几个小本  他还能放过这机会吗  片刻间爬上船來的海盗就被他放倒一大片

    众海盗平时打劫过往商船  都是只有他们砍杀别人的份  那有遇到过什么有力的抵抗  而且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抵抗  简直就象他们主动送上门让这个人杀一样  再又被陆游砍倒两人之后  终于有人忍不住怪叫一声  反跳下船  而下面也早有等着接应他们的小船  在有人跳下去之后  小船立刻划走  转眼就消失在黑漆漆的海面上

    这通砍杀过后  陆游的刀都卷刃了  俯拾起一把东洋刀  找到刀鞘后插入自己腰间

    这时船上的水手早已经惊醒  只是从未见到如此疯狂的杀戮  都吓的躲在舱里不敢出來

    陆游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返回舱叫出梁再超和吴起  要他们检查一下还有沒有活口  然后把水手叫出來  让他们清理甲板  海盗的尸体一概丢入大海  让他们也尝尝喂鱼的滋味

    回到船舱正准备换衣服休息  贞贤郡主推门走了进來  船上灯光昏暗  不过还是能看出贞贤郡主脸上的表有些复杂  除了高兴、羞涩之外  竟还有一丝淡淡的隐忧

    因为在无意中听到她的话  陆游心中对她的好感已经淡了很多  心说“你若有事对我说  我一定会全力帮你的  现在意图用感美色來利用我  那就另当别论了”

    扭头看了她一眼后  淡淡地道:“海盗已经被我赶跑了  天也不早了  郡主还是早点休息吧  ”

    贞贤郡主明显感觉到陆游语气中的冷淡和距离  微微怔了一下  眼泪瞬间涌入眼眶  不过还是强忍了下來  转就要出去

    陆游看到她的眼泪  心中冷笑  还在和我装  开口叫住她  冷冷地道:“贞贤郡主  有句话希望你记住  陆某最不喜欢被人利用  有什么话还是说在当面的好  免得误人误己”

    贞贤郡主虽沒有转过來  陆游看出她的子明显地震了一下  显然听出陆游已经知道了她的伎俩

    陆游此时心中也毫无怜香惜玉之心  淡然道:“好了  郡主请回吧  在下要休息了”

    贞贤郡主终于无法忍受陆游这种态度  闪快步跑了出去

    无心再理她  可躺在上陆游却也无法再入睡

    “大海茫茫  海盗从那冒出來的  而且他们还能在夜色下从容逃走  这说明附近一定有他们的船只或是基地”

    想到这  脑中不由浮现出电影里  海盗劫持船只时  往往会使用大炮之类的远程武器  后背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我杀了他们这么多人  他们肯善罢甘休吗  如果一会或是明天他们又打过來  不问青红皂白一通大炮  鲨鱼可就又有吃的了”

    虽然已经想到事的严重  陆游却也一筹莫展  这茫茫大海上  如果海盗用大炮來攻  除了给人当靶子  根本就无路可逃  这可怎么办

    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停的  随着太阳从海平面跳起  黑夜终于悄悄溜走了  因为有雨水的冲洗  甲板上几乎沒留下什么搏斗痕迹  仿佛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  四周海面也是静悄悄的  看不到半点船帆的影子

    陆游却不敢掉以轻心  叫过船长  问起这附近是否经常有海盗出沒

    船长点点头道:“这附近是经常有海盗出沒  大都是來自东瀛扶桑及中原一些因战乱逃出來的渔民  不过他们也不是很凶  一般只劫财不害命  不过要是有女人就另说了”

    陆游沒出过海  对这种事也不是很了解  不过他才不信有那么好心的海盗  恐怕是这船长沒遇到罢了

    又问及他们都有什么武器  船长却回答不上來了  估计他也沒见过真正的海盗  都是听别人说的

    这个危险的地方  不用陆游吩咐  水手们已经把锚拉上來  打开船帆  迎风行驶起來

    陆游一颗悬着的心总也放不下  始终站在甲板上观望着远处的况  不知是被他的手段吓怕了  还是掂量力量不足以在行劫  海盗们始终沒有在出现

    眼看天已经过晌午  陆游见海盗沒有再來  心稍稍放下一半  正想找个背的地方避一下毒辣的太阳  忽见贞贤郡主头蒙轻纱向自己走來

    想起相识以來贞贤郡主一直对自己深款款  陆游心中也有丝悔意  是不是自己对他说的话过重了些  她一个弱女子为了国家以相就  也够难为她了  自己何苦再刺激她呢

    贞贤郡主上船以來一直沒有再蒙面纱  今天不知为什么又蒙上了  缓步走到陆游边  还沒开口  陆游却先说话了

    “郡主见谅  昨夜陆某的话可能是重了些  希望郡主不要往心里去  请郡主放心  我一定会在万岁面前力争为贵国争取到援助  不过郡主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因为我朝在对阵契丹的时候也是战败的一方  所以能不能说动万岁派兵援助只能听天由命了”

    贞贤郡主深吸了口气  缓缓地道:“妾沒有对大人说实话  是妾的不对  但也请大人相信  贞贤对大人之心  天可表  大人若是再不肯相信  贞贤唯有以死來表明心志了”语音虽然轻柔  却透着无比的决心

    陆游吓了一跳  忙道:“郡主万万不可  陆某可当不起郡主这样相待”心说“咱俩狗关系都沒有  你为我死算怎么回事啊  ”

    感受到陆游语气中的距离  贞贤郡主不知是真的要表明心迹  又或是心存委屈  呆看了陆游一会后  突然纵从船舷上跳了下去

    陆游那想到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女人格竟如此刚烈  慌忙喊了一声停船后  也纵跳了下去

    陆游是绝对能对得起他名字中那个游字的  到了水中就犹如一条游鱼般  转眼就游到贞贤郡主跳水的地方  而此时由于海水的浮力  贞贤郡主已经从海面浮了上來  不过她却不会水  双手不住的扑腾着

    陆游是又气又急  游到她边  伸手将她的腰抱住  反向船上游去  而贞贤郡主此时似乎也感受到死亡的可怕  双手不管什么  只是牢牢地抱着不肯撒手

    此时已经是盛夏  海水虽然很凉  可两人上穿的衣服却都不多  再加上被水这么一泡  简直同沒穿差不多  两人又是紧紧地抱在一起  贞贤郡主也并沒有失去知觉  挣扎过后  两人同时感受到对方体的温暖  心中都是一

    不过陆游却无心享受这种温存  一只手拉住梁再超丢下來的绳索  一只手抱住贞贤郡主的蛮腰  嘴里高喊道:“向上拉”

    绳子很快在船上众人的拉动下向船上升去  贞贤郡主人虽柔弱  意志却甚是坚韧  双手抱着陆游的同时  眼睛却紧盯着陆游的眼睛  像是在告诉陆游“你看我能不能说到做到  ”

    搂着一个浑湿漉漉的少女躯  陆游那还敢看她  眼睛向船上看了一眼后转向远方  随即眼睛就再也移动不开  失声道:“有船來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