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王府夜饮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贞贤郡主已经走了好一会  可陆游心中却还是不能平静

    “她怎么会想同我去中原  难道老子就有那么大魅力  ”让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如此追求  想起这些  陆游心中也不免有点沾沾自喜  不过很快思虑又回到现实中

    “契丹人入城了  來的会是什么人  萧明远  倒是很有可能  不过他不一定会愿意直接面对我  现在看來成王子是死心要投靠契丹了  不用问  他府中现在一定已经布置好陷阱  只等我往里跳了  怎么办  我要不要去  如果不去的话  他们一定还会有后着对付我  哼  老子就是那么好抓的吗  实在不行  老子先把你成王子按住  说不得  先走一趟在说吧  ”

    不知是出于同长公主的遭遇  又或是有感贞贤郡主的痴  陆游心中现在已经有了要干掉成王子的想法

    想到这忽然笑了“成王子啊成王子  你把契丹人藏进你府中  这不是给我理由收拾你吗  不过杀你我是不会地  向你这样出卖国家民族的人  想必老百姓也不会放过你”

    天色很快暗了下來  陆游嘱咐好梁再超和吴起后  独自一人坐上成王子派來的软轿向王子府赶去

    这种软轿沒有棚  所以陆游也不担心会向上次一样在轿中就被人暗算  不过在路上  心中还是不住盘算他们会有什么方法算计自己  想來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在酒菜中下毒  只有将自己毒倒他们才能轻而易举地抓着自己

    走在街道上  陆游突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  现在明明还沒有到深夜  街上却一个行人都看不到  四周都是静悄悄的  唯有两个轿夫四脚落地的沙沙声

    夜晚并不可怕  可这种无声无息的静却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怎么会是这样  陆游坐在软轿上不由暗中提高了警惕

    可出乎陆游的意料  这一路上并未出任何事  在转过几条街后  一处灯火通明的大院子终于出现在前方  这里也不再是死一样的沉寂  一些侍卫轿夫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低声谈论着什么  不过在陆游的软轿到了之后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陆游  街道上又再一次静了下去

    陆游心中明白  这些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轿夫很可能转眼就变成凶狠的刺客  心中也不敢大意  大步跟在迎接他的人后向院内走去

    院子很宽敞  四下里灯火通亮  刚进院子不远  就见成王子大步从屋内迎了出來

    “陆大人亲來  小王家棚壁升辉啊  哈哈  快里面请”成王子说着地拉起陆游向里面走去

    陆游面带微笑地任他拉着  暗中观察着四周的况  随时做好反击的准备

    屋内已经來了几名官员  显然都是成王子的一些亲信  见成王子拉着陆游走进來  纷纷站起相迎  嘴里还说着一些陆游听不懂的客

    陆游不管是谁  一概笑脸相向  弄的成王子心里也只犯嘀咕  这小子怎么这副表  难道他知道什么了

    陆游是主客  当然被请到成王子边坐下  成王子立刻吩咐上酒菜  转过头笑着对陆游道:“也不知道陆大人喜欢吃什么  不过城里倒是有一位中原來的大师傅  我已经特意把他请來为陆大人烧了几道中原菜  希望陆大人能喜欢”

    陆游点头道:“难得王子如此用心  陆某实在感激不尽  他若有机缘  陆某一定在中原设宴回报王子下的厚意”

    说话间  一道道酒菜流水般被侍女端上來  菜确实很丰盛  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而且确实有几道菜闻起來确实有中原菜的味道

    陆游生好吃  现在只看不吃就知道成王子沒有骗自己  点头笑道:“那位大师傅在吗  在下想见见他”

    成王子笑道:“沒问題  不过现在他成在后面忙活着  一会等他忙完  我就让他出來拜见一下你这位中原的大英雄  來  我们先喝酒”说着挥了挥手  立刻有侍女捧着酒壶走过來给众人倒酒

    不知这个侍女是不是太紧张了  走到陆游前的时候  脚下一拌  子顿时向陆游扑过來

    陆游忙伸手去扶她  就在手刚要碰到侍女手臂的时候  陆游眼中亮光一闪  似乎有跟针一样的东西在侍女手中一闪而过

    心中凛然  沒想到他们这么快而且还是让个侍女动手  心念电转  就在将要碰到侍女手腕的时候  手臂微震  袖子顿时抖了上來  一下就把陆游的手盖住了  然后隔着衣服在侍女手腕手轻推了一下

    嘴上却道:“哎呀  你手里有什么  怎么扎到我了  ”另一只手已经把侍女扶了起來

    在衣袖的掩护下  谁也沒看清是怎么回事  侍女连忙站稳脚步  低头不住地小声说着什么  似乎是在说道歉之类的话

    陆游捂着手假装道:“沒事、沒事  你的戒指可是够锋利的  我的手好象都出血了”说是说  却始终沒有松开捂着的那只手

    成王子大怒道:“好个混帐东西  弄伤了我的贵客  回头看我怎么处罚你  ”扭头对陆游道:“怎么样陆大人  要不要我把医官叫來”

    陆游摇了摇头道:“沒事  只是扎了一下  沒事的”

    成王子眼中异光一闪而过  笑道:“沒事就好  喝酒”说着亲手把陆游面前的酒杯斟满  然后起自己的酒杯扫视了在坐的官员一眼道:“明天陆大人就要启程归国了  让我们共同敬陆大人一杯  祝陆大人一帆风顺、早到家”

    陆游眼看众人的酒都是从一个酒壶里倒出來的  想來应该喝的都是一样的酒  不过陆游可不想在沟里翻船  端起酒杯向众人表示一下谢意后  双手捧杯仰头喝了下去  在别人的眼中这杯酒是被陆游喝进肚子  可只有陆游自己知道  这杯酒他都已经倒进了袖子里

    随着凉爽的酒水流在手臂上  陆游知道问題出在那了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  那个侍女手中的银针就是一根带毒的针  而喝酒不过是迷惑自己  又或是加速毒的蔓延

    想到这  用手扶了一下头  故意皱着眉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刚喝一杯酒就有些迷糊了  ”

    成王子故做惊讶地道:“不会吧  陆大人既然不舒服  小王不妨给陆大人叫位郎中來”说着拍了拍手

    陆游不明白成王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仍旧一脸痛苦之色  用手扶着头向外望去

    就见随着成王子的拍手声  一个人笑眯眯地从外面走进來  看到陆游先躬施礼道:“宋国公  咱们又见面了  您老人家这一向可好  ”

    看知道这个人  陆游不由失声道:“福总管  ”万万沒想到來的人竟然是萧太后手下的福总管

    福总管点头微笑道:“正是小人  太后听说宋国公失踪  心急如焚  即刻命小人外出寻找  听说宋国公到了高丽  小人只好跟到这里來请国公回去了  宋国公不必担心  您现在的不舒服只是暂时的  待回到上京  小人就会帮您医治好”

    成王子现在也如同换了个人似的  躬站在一旁陪笑道:“总管大人  您答应的事…  ”

    福总管微微一笑道:“王子下请放心  我契丹一向言出必行  只要你先把王宫占领  前方的将士势必无心再战  到时我契丹大军挥军而至  王子下的愿望不就实现了吗  ”

    成王子点头道:“总管大人放心  小王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只要我的信号发出就会有人去攻占王宫”说到这扭头看了看陆游又道:“那这位陆大人怎么办  ”

    福总管淡淡地道:“这就不用你费心了  忙你的去吧  ”说着回头叫过几个高丽装扮的契丹人來  吩咐道:“请宋公公上轿  切记不可慢怠国公”心中知道太后和齐王妃对这小子有意思  该怎么处置还是回去由她们自己发落好了

    陆游坐在那一直都沒有动  直到此刻才道:“王子下  你知道你自己这是什么行为吗  ”

    成王子当然明白陆游的意思  老脸一红  沉声道:“本王做事好象不用同陆大人商量吧  ”

    陆游淡然道:“你当不当卖国贼当然同我沒关系  不过若是用我來讨好契丹人  那可就有关系了”说着拿起手中的筷子甩手向成王子的双腿膝盖处打去

    陆游的暗器打出能穿木裂石  虽是一双筷子  可打在血之躯上如同打在豆腐上沒什么区别  只听成王子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捧着双腿打起滚來  不过很快就疼的昏了过去

    福总管刚才一直在外面等成王子的信号  本以为成王子是得手后才叫的他  现在眼见陆游越來越精神  出手还这么狠辣  丝毫沒有中毒的现象  知道中计了  转想跑  可陆游还等着用他换來老国王的信任  抓起旁的筷子同样向他两条腿打过去

    福总管虽也有些武功  可怎么躲得过陆游的暗器  惨叫一声后也摔倒在地  几个同他一起來的契丹武士一时愣在那里  不知是该跑还是冲上去抓陆游  不过契丹现在谁不知陆游的厉害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  同时跪倒在地  哭叫着向陆游求起饶來

    陆游站起看了他们一眼  叹了口气道:“这是人家的国家  饶不饶你就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扭头看了那些吓傻了的成王子同伙  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想助纣为虐吗  ”话音未落  城中突然乱了起來

    陆游不觉愣住了  心说“沒看到成王子发信号啊  怎么有人提前动手了  ”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