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公主凄凉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徐熙走了不长时间就回來了  随同他來的还有一位面罩清纱的女人  虽隔着清纱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过从她苗条的段和走动的步伐來看  她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到四十之间

    陆游心中暗想  她不会就是徐熙口中那个长公主吧  为了自己的女儿來求我  似乎又不太像

    徐熙快步來到陆游边道:“陆大人  这位就是我刚刚提过的敝国长公主  长公主有话要对您说  所以就亲自來了”

    虽已经猜出对方的份  可陆游还是有些意外  躬施了个礼  面无表地道:“不知长公主驾临有失远迎  还请恕罪”

    清纱后面的脸孔似乎笑了一下  却未说什么  只是冲着徐熙挥了挥手  徐熙可能早得长公主的嘱咐  躬行礼后退了出去

    屋内顿时只剩陆游、长公主两个人  陆游被这位有些神秘的长公主弄得迷糊起來  直觉告诉他  恐怕不单是嫁女儿那么简单

    果然听长公主开口了  先向陆游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后  然后轻声道:“陆大人应该已经猜出妾不单是为女儿來的是吗  ”说的竟是一口地道的汉语

    陆游奇道:“你会说汉语  ”

    长公主淡然道:“妾年轻时曾在大宋呆过一阵  所以会说汉语  说的不好让陆大人见笑了”

    说的好坏倒无所谓  只要不用翻译就行  点头道:“长公主來找在下不知所为何事  ”

    长公主沉吟一下才开口道:“妾想求陆大人出手杀了成王子”

    陆游吓了一跳  他已经知道这个成王子是高丽老国王最疼的儿子  自己若把他杀了  这老国王能同自己善罢甘休吗  那时自己可真就是上天无路  入地无门了  不过心中还是有些好奇  她既然是老国王的妹妹  成王子就应该是她侄子了  她干嘛非要杀他呢

    长公主似乎已经猜出陆游心中的疑问  淡然道:“妾要杀他  并非是个人恩怨  而是为我高丽的前途着想  我不能眼看着他把国家卖给契丹人”

    陆游有些明白了  这是一场高丽王宫的宫廷内斗  这个长公主说不定暗中在支持那个王子  若要想让她支持的那个王子上位就必须除掉成王子  不过这件事似乎同自己沒什么关系  她又怎么会找上自己呢

    陆游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孩子  更不会被一些小恩小贿打动  微微一笑道:“成王子是什么人都是你们的家事  长公主若真认为他该杀的话也应该去找你们国内自己人  我一个外人实不便干预你们的家事  所以请恕在下难以从命”

    长公主好象早知道陆游会这么说  也未说什么  只是徐徐把面纱拿掉  顿时一张吹弹得破的玉容出现在陆游面前  但见她肤色雪白  眼如弯月  很那把她想成一个三十许的妇人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  淡淡的秀眉始终紧锁着

    陆游实在沒想到这个长公主会长得如此清秀  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把真面目给自己看  难道是要勾引自己  脱口道:“长公主  您这是…”

    长公主嫣然一笑道:“陆大人说妾美吗  ”

    陆游不想说假话  同时心中也更加疑惑  点头由衷地道:“美  不过不论是您美还是你女儿美  我都不会替你做这件事的”

    长公主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  神一黯  轻声道:“从前王宫里有个小公主  因她从小就聪明伶俐  更兼长相清丽  所以倍受老国王即兄弟姐妹的喜  时光飞逝  转眼小公主就长成了大姑娘  却也出落的更加水灵  而她的兄长也已经继承了王位”

    陆游心中好奇  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给自己讲起故事  只是听她说的有些凄楚  倒也不忍心就此打断她

    就听长公主继续道:“这样一位有份又美丽的公主  求婚者当然是络绎不绝  最终她选择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年轻官员做了丈夫  这样一对美满的姻缘不知羡煞多少旁人  可惜好景不长  在一年后的一个夜里  一个王族子弟乘酒醉之机摸入了这个公主的家  并强行侮辱了这个公主  事后被公主的丈夫发现  这个王族败类竟一不做二不休  将公主的丈夫活活打死  这个小公主眼见自己受到侮辱不说  而且还失去了最心的人  一气之下也要随人而去  可这时她才发现  她已经怀六甲  小公主思之再三  为了肚中的孩子  为了丈夫的血海深仇  她最终选择了活下來…”

    长公主说到这里依靠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  显然这个故事中的小公主就是她了

    陆游听到这血管差点沒气爆  猛地一拍桌案  怒道:“简直禽兽不如”不用问他也能猜出那个王族败类就是那个成王子了  真沒想到一个堂堂王子竟会干出这种的事來  此时陆游的心中确实已经动了杀机

    不过陆游毕竟不是毛头小子  虽还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可毕竟早已经过了遇事冲动的年纪  沉声道:“长公主为何不把这件事告诉国王  难道国王也治不了他吗  ”

    长公主擦了擦眼泪  哽咽着道:“陆大人不是王族之人  当然不知道王族的人把脸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我若把这件事说出去  不单起不了什么作用  很可能我还会失去在王族的地位  而我为了孩子  只好苦忍着”

    这点陆游倒是能想到  古往今來这种事多了  点点头沉声道:“这就是你要來求我的原因吗  ”

    长公主点点头  却又摇了摇  调整一下绪道:“这里固然有妾的私仇  却也有国家的公恨  成王子今年已经快四十了  因为有老国王在  所以始终不能登上王位  于是这个狼子为了早登上王位  暗中勾结契丹  意图以国土换來契丹的支持而登上王位”

    陆游还是有些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沉吟一下道:“尽管在下十分同长公主的遭遇  可我毕竟是个外人  如果我真的将成王子杀死  你们举国的百姓会怎么看我  就是我回到朝廷也无法向我皇交代呀  不若这样  您先收集一下他的罪证  然后联络一些正直的大臣一起到国王面前揭发他  我想只要证据充足  老国王就是再疼他  也不能置国家的安危于不顾吧  ”

    长公主豁然抬头看着陆游道:“陆大人真的不肯助妾一臂之力吗  ”

    长公主的年纪虽大了些  可仍不失为一个美女  尤其是在这种梨花带雨的况下更是惹人怜惜  陆游的心不是铁做的  应该说还很软  只是理智告诉他  这不是他应该管的事  如果换在中原  他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提刀去杀人了  可这毕竟是在高丽

    黯然摇了摇头道:“这件事  在下实莫难助  况且徐大人沒有告诉你吗  我明天一早就要离开  已经无暇在管你们国内之事了”

    长公主整了整神  重新把面纱戴上  淡然道:“敢问陆大人要去那里  我高丽三面环海  北面又已经被契丹围住  陆大人除了出海还有路可走吗  ”

    顿了一下又道:“妾就是因为知道大人的处境才斗胆前來相求的  只要大人能助我除掉成王子  妾不但派船送大人回国  而且还把最心的女儿嫁给你”

    陆游早想到她会这么说  淡然一笑道:“长公主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在下曾对徐大人说过  在下已经有两个妻  已无心再娶  所以还请长公主收回成命  不要误了姑娘的终

    长公主见陆游油盐不尽  不由沉默下去  半天才缓缓站起道:“如此就打搅陆大人了  妾告辞”说着转走了出去

    陆游起陪她走到门口停下  目送着长公主在徐熙的陪伴下走出院子  不由心中暗叹“这恐怕就是人常说的红颜薄命了  只可惜你生错了地方  若是在中原  我一定会帮你的”

    陆游相信她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第一、谎话多了  她实沒必要编出个的谎话來骗自己  第二  就她的表演來说  陆游实在挑不出任何破绽  如果真是假的  也只能说她的演技太高明了

    还有就是说成王子出卖国土的事  很明显徐熙这个主战派是长公主那一方的人  有他参与其中  说明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真也好  假也罢  自己还是不参与的好  还是想想怎么能弄到船送自己回家才是真的

    想到这  不由又犯起愁來  船应该不难弄  可要想找到能送自己回大宋的船恐怕就不容易了  正琢磨着  忽见梁再超快步跑了进來

    “大人  外面的卫兵都撤走了”

    “卫兵都撤走了  ”陆游也很意外  大步走到门外一看  可不是怎么的  一会的工夫连个卫兵的影子都看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老国王改主意了  见此景  陆游也被搞糊涂了  一转头  忽见街另一端出现一顶软轿  软轿旁还跟着两个随从模样的人  一行五人快步向这边走來

    这条街道來往的人流不是很多  而随着卫兵的到來  已经很少有人从这里经过  不过看这几个人的样子显然是奔陆游住的这个馆驿來的

    陆游心中疑惑  不用问  一定又是來找自己的  可这又会是谁呢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