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各怀心中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听说了吗  大宋來了个神力王  一只手就拿起我高丽第一勇士尹将军的大刀  这还不算  而且还把它掰弯了”

    “是啊  我也听说了  听说这个人是从契丹逃过來的  我就不明白  以他的神功  契丹能有人敌住他吗  他怎么还用逃呢  ”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  人家陆大人是來自天朝上国  人家才不屑同那些契丹人一般见识呢  ”……

    一时间消息象长了翅膀在高丽境内飞传起來

    当晚将军府内大摆宴席  陆游被奉为上宾  将军尹庶颜亲自陪同  席间不住地向陆游陪酒认错  他这是识英雄重英雄  知道自己不如陆游后  立刻加意地结纳起來

    陆游等人此时已经换上尹将军给他准备的宋朝服装  陆游虽早知道高丽在同大宋通商  却也沒想到在这还能买到汉人的衣服

    当重新穿上汉装的时候  陆游的眼泪差点沒掉下來  恍惚间有点找到家的感觉  心中更急  恨不能立刻就回到大宋

    酒过三循  陆游请翻译向尹将军表达自己急切回家的想法  希望尹将军能帮忙解决  尹将军倒也爽快  立刻就拍应承下來  不过想请陆游能多住几  让他好好尽一下地主之宜

    陆游虽不愿  却也不好拒绝  只好答应下來

    众人在野外住了多  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可尹将军却沒有立刻放陆游回去睡觉的意思  拉着陆游询问起契丹的况來

    陆游沉吟一下道:“我听说契丹的齐王妃有意摔军攻打贵国  不知贵国可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

    尹将军虽一介武夫  却也不是一味地好战  沉声道:“我军已经接到消息  只是契丹來势甚猛  恐我军难以力敌  不知陆大人可有妙计  ”

    两人说话都由翻译在快速地做着翻译

    陆游刚要说话  却尹将军又道:“我知道大宋还在怪我国上次北伐的时候沒有出兵相助  但陆大人有所不知  我高丽国小势微  实心有余而力不足  还希望陆大人回国后能在贵国皇帝面前帮助分说一下”

    这点陆游倒是相信  高丽从來就是个小国  大宋现在都不敢轻易挑战契丹  更何况高丽了

    点点头道:“该说的我一定会说  不过我想契丹來犯  将军也不必过分焦急  契丹远在千里之外  粮草给养必然难以为继  将军可向贵国朝廷建议采用坚壁清野之法  将前线所有百姓都撤回來  不给契丹留一点可用之资  同时派出小股部队不断袭扰契丹的补给线  这样即便契丹倾国來功  恐怕也会因惧怕后路被绝断而不敢全力进攻”

    说到这又想起乌古遒  继续道:“还有  在契丹境内有很多不肯臣服契丹的部落  比如女真  将军也可以联络他们  请他们在后方扰契丹的城镇  这样契丹首尾不能相顾  到时只要将军能坚守些时  契丹必然不战自溃  剩下的事  将军就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

    尹将军猛地一拍大腿道:“到底是上国來的大人  计策就是高明  我这就派人将大人的计策禀报我王”

    就这样  陆游等人暂时先住了下來  每天过得虽是好酒好菜、歌舞升平的子  心中却象长了草似的  怎么也平静不下來

    三后  高丽王廷传來旨意  请陆游赴开京  高丽皇帝要亲自接见陆游  而这边也同时传來契丹齐王妃摔军來犯的消息

    陆游有些怕见齐王妃  忙带人辞别尹将军  在翻译的带领下匆忙赶奔高丽的王城开京

    尹将军早已从探子那里知道陆游同齐王妃之间的一些事  心中除了佩服这位上国來的大人风流到处留之外  倒也有些好笑  多少明白以陆游这样的手为什么还要逃了  这恐怕就是中原人常说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吧

    高丽弹丸小国  而且京都踞边关也不是很远  沒用几天  陆游一行人就來到高丽的京都

    自从他们换上汉装之后  高丽的百姓再沒用那种敌视的眼光看过他们  相反  看着陆游的眼光中无不充满敬慕  显然已经把陆游当成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了

    高丽国王派出内使侍郎徐熙出城來迎接陆游  场面非常的隆重  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同大宋之间关系的重视

    看了一眼街道两旁载歌载舞來欢迎陆游的高丽百姓  徐熙微笑着道:“陆大人年纪轻轻就名扬天下  将來前途必不可限量啊  ”

    知道自己不能立刻就回去  陆游只有静下心來应付这些必要的场面了  微笑道:“徐大人过奖了  陆某不过机缘巧合做过些让别人知道的事罢了  而且若不是我皇宽宏大量  陆游也早成孤魂野鬼  还何谈什么前途  ”

    徐熙陪笑道:“贵国皇帝的英名  我等虽是外臣小国  却也早有耳闻”顿了一下突然压低声音道:“陆大人可否暂且应承我王回国后劝说贵国皇帝出兵相助一事  ”

    陆游微微一愣道:“这种事恐怕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徐大人应该知道陆某在朝廷并无任何官职  这么大的事由我提出來恐怕不妥吧  贵国为何不直接向我家万岁提出请求呢  ”心中忽然想起尹将军的话  想來上次大宋北伐的时候曾找他们帮忙出兵  可他们沒有答应  现在契丹打过來了  又想起找大宋帮忙  把大宋当什么了

    徐熙猜出陆游心中的想法  苦笑一下道:“我王其实也无颜求贵国出兵  我这么说只是想坚定我王开战的决心  现在朝中已经分成两派  一派主和  一派主战  所以陆大人的言行会直接影响我国对契丹的战略  还请陆大人看在两国唇忘齿寒的份上  帮忙说上一句  只要能让我王放弃左右摇摆的心态  坚决同契丹开战  陆大人但有所需  徐某无不遵从”

    陆游终于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用问  这徐熙一定是主战派的了  按理说他们是战是和同自己沒关系  可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万一他们和谈成功  契丹要高丽把自己交出去  自己要走水路回家的希望不是又泡汤了吗  所以还是得让他们打  打的越乱越好

    想到这故意皱了皱眉头道:“可我并无万岁的旨意  您让我应承下來  他我皇追究下來  我不是犯了欺君之罪吗  要杀头的”

    徐熙心说“砍不砍你脑袋跟我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能帮我们度过这关就行”一脸至诚地道:“陆大人放心  徐某以命担保  决不会牵连陆大人  如果事后贵国有人查问此事  徐某也会替陆大人将这件事遮拦下來”

    “妈的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吗  ”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道:“好吧  我尽力而为  不过若不成功  你可不能怪我”

    徐熙兴奋地道:“只要陆大人肯开口  此事万无不成之理”接着又开始吹捧起陆游來

    陆游相信高丽在中原也一定有耳目  不然不会对自己的事知道的这么多  心中好笑  有一句沒一句地应付着徐熙

    王宫很快就到了  早有内侍将陆游进城的消息报了进去  高丽国王显然很急着想见陆游  即刻命陆游晋见

    高丽的王宫虽也不小  可陆游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更像寺庙  王宫正的台阶也不高  毫无那种令人望而生畏森严气势

    尽管心中存着轻视  可这毕竟是个国家  陆游可不想让人说中原來的人一点礼貌都不懂  整了整精神  跟着徐熙大步向正走去

    正上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高丽官员  大都是想见识一下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到底长什么模样

    徐熙低声告诉陆游正中坐着的那个白胡子老头就是国王之后  先向国王躬行礼后退到一边去了

    陆游着一件淡清色长衫  腰扎玉带  浓密的头发梳成一缕垂着脑后  尊贵中又不失潇洒  而且他现在的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左右  这副打扮怎么看怎么像个求学的书生  实在无法同那个传说中勇冠三军  神功盖世的人联系在一起

    上前几步向坐高丽国王躬施礼道:“大宋特使陆游见过国王陛下”他见到皇帝都不愿下跪  更不会给一个小国的国王下跪了  早有翻译将陆游的话翻译给高丽国王听

    高丽国王似乎也沒注意陆游的礼节  上下打量陆游几眼  满脸疑惑地道:“你就是被大宋皇帝破格提拔的陆游  ”

    陆游微笑道:“蒙我皇宽宥  陆游才有今天  倒让国王陛下见笑了”

    高丽国王似乎觉出自己这么问有些失礼  点头道:“给陆特使赐座”有侍者忙捧着个圆墩送过來

    陆游也不客气  拱了拱手  低坐了下去  股还沒等坐稳  旁边的高丽大臣中闪站出一个人來

    不屑地看了看陆游道:“听闻贵使是从契丹逃出來的  本官有一事不明倒要请教  以贵使这样的神功  又怎会被人追的有家不敢回  还要借道我高丽回国  贵使可否给解释一下吗  ”

    大内一下静了下來  就连高丽国王也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陆游  显然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