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钉子埋的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乌古遒也很意外  看着奔向营地的火龙  两道浓眉渐渐紧皱起來  沉吟一下道:“陆大哥  我必须要回去看看  恕兄弟不能远送你了  不过來方长  欢迎陆大哥随时來我们部落做客”

    陆游点头道:“一定会的  同时也希望你在有空暇的时候去开封  也让我尽一下地主之宜”

    乌古遒无心再客  拱了拱手叫起几个兄弟  跳上马向部落方向奔去

    看着那条奔向女真人部落的火龙  陆游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只是却又说不上來什么  只能暗暗祈祷这些女真人平安无事了

    梁再超、吴起以及两个少女早已经睡着  可陆游却又失眠了  一个人坐在夜空下看着远处女真人部落方向沉思起來

    “天龙八部里有个完颜阿骨打  后來小说中同宋朝经常打仗的金国皇帝好象就叫完颜什么  不知他们和这个完颜部落有沒有什么联系  不过现在看來不管是那个完颜部都沒成什么气候  只可惜我现在无心管他们  不然真可助他们一臂之力”

    想到这却又晃了晃脑袋  心中暗想:“先不说别的契丹人怎么样  可小皇帝对我却是一片真心  我这么处心积虑地对付他们  小皇帝知道又会做何感想  ”

    正琢磨着  忽见女真人部落方向冒起火光來  距离虽远  可在黑夜里却也看的十分清晰

    陆游知道自己的预感应验了  而且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  那队火龙一定是契丹人  就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在深夜來袭  难道是为了寻找自己

    想到这回入帐叫起梁再超和吴起  要他们提高警惕保护两个女孩子  自己则转出帐跳上马向女真部落方向奔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  陆游的心智已经渐趋成熟  想的再不是单纯的自己安危问題  心中想更多的则是国家民族的利益  现在女真人还沒成气候  可显然这些好斗的人并不甘心这么臣服在契丹人的脚下  只要能再适时的时候在后面推他们一把  他们将会变成一颗牢牢楔在契丹人后背的钉子  让契丹人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地提防着他们  所以陆游才会暂时放下自己的安危去女真人的部落查看

    据女真人的部落越來越近  火光映衬中  陆游看的清楚  來的正是契丹人  心中一动把马速放缓  同时在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蒙在脸上  如果一会避免不了出手的话  就不会让契丹人记住自己的容貌

    火光已经照亮了四野  部落中人喊马嘶  间杂着男人的怒骂和女人的哭泣声  而一些女真精壮男人此时已经和契丹人斗在一起  别看女真人少  却勇悍异常  契丹人往往是两三个对付一个女真人  不过契丹人实在太多  除了在营地内放火行凶的  营外还有近百人骑在马上嘻嘻哈哈地观瞧着

    见此景  陆游不由又想起刚重生时在草原中见到的那一副场景  不用问  用不了多大一会  这里也将会变成同那个村庄一样的人间地狱

    心头火起  将子俯在马背上  暗中把弯刀抽出來  然后催马向营外那些契丹人俯冲过去

    夜色深沉  虽有火光  可此时四周都是一副乱糟糟的景象  谁会注意一匹沒了主人的野马

    转眼间  陆游的马就冲进契丹人的队伍  这时才有岂但人发现马背上还有人  正要张嘴呼叫  陆游的弯刀也到了

    就见寒光一闪  一颗带血的人头飞上半空  接着是第二颗  陆游丝毫不给这些人反应的时间  弯刀挥出  必有一人倒下  血光飞溅中  陆游仿佛变成死神的化  专门來收集这些人的魂魄

    契丹人数虽众  可却也被陆游杀的心惊胆颤  虽仍有不怕死的向前冲  可从沒有一个能挡住陆游一刀的  就连在远处想冷箭的人也沒能幸免  箭出去就会落进陆游的手里  然后甩手打回來  冷箭的人还沒等发第二箭就被自己的箭下马來  终于有人被陆游杀怕了  打马向远处跑去

    营外这么一乱  营内的契丹人也无心恋战  纷纷摆脱女真人的纠缠向营外跑  可这些女真人岂能这么容易就让他们跑掉  或箭  或用标枪  恶狠狠地招呼着逃跑的契丹人  转眼间契丹人就倒下一大片  剩下的也无心在战  呼哨一声四散逃去

    乌古遒早就看到杀入契丹人中的那个蒙面人  越看越觉得面熟  在赶走契丹人后终于忍不住叫道:“陆大哥  是你吗  ”

    陆游见契丹人已经沒了踪影  拨转马头回來  摘下蒙面  微笑点头道:“兄弟有难  大哥怎么能不來帮忙”转头看着营地内的一片狼迹  神色又黯然下來  沉痛地道:“我终究还是晚來了一步”

    乌古遒申请激愤地道:“这怪不得陆大哥  都是那些契丹狗害人  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陆游点点头道:“报仇是一定要的  不过现在还是暂避一下风头好  以你目前的实力还不是同他们硬拼的时候”

    乌古遒点头道:“我听大哥的话  我们这就搬到山里去  只要进了山  谅那些契丹狗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为了避免契丹大队去而复返  乌古遒组织族人赶快收拾东西进山  只是他回來的虽还算及时  他的老父亲却终沒救回來

    乌古遒含泪把父亲的尸体放在马车上  指挥族人上路  这才來到陆游前抱拳道:“族内遭逢大难  乌古遒不敢在挽留大哥  但陆大哥的恩德  乌古遒永生不忘  今后但有差遣  乌古遒甘脑涂地、在所不惜”

    陆游用力拍了一下乌古遒的肩膀道:“兄弟一场  再说这个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不管到什么时候  你都要记住一个忍字  因为在你力量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必须要忍”

    乌古遒点头答应  挥泪同陆游告别  转打马去追队伍了

    营地内的火还沒有完全熄灭  地上也残留着许多契丹人的尸体  直觉告诉陆游  这些契丹人很可能是出來找自己的  也就是说女真人部落的遇袭同自己是有直接关系的  看來自己得尽快离开这里  不然还不知道要惹下多少麻烦呢

    这一番折腾下來  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  而梁再超等人因记挂着陆游的安危  也都沒有再睡

    为了避免契丹人再找回來  陆游命众人简单吃了点东西  然后按乌古遒指引的方向奔高丽走去  他虽不会说高丽语言  可想來高丽即有同大宋通商的商旅  就应该能有会说汉语的人

    一行人认准方向  晓行夜宿地向高丽奔去  所幸这一路上再沒遇到契丹人  偶有牧民经过  也都把陆游一行人当成当地人而不加理会

    不一  众人來到那条乌古遒说的大河边  河水虽然不是很急  但河面甚宽  而且附近又无船只  陆游等人一时也唯有对河兴叹  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过河

    梁再超解下水袋递给陆游道:“大人  过了这条河就是高丽了吗  ”

    陆游接过水袋喝了两口  点头道:“应该是了  乌古遒是本地人  他说的不会有错  我现在唯一担心就是过去之后不能立刻找到精通高丽语的人  不然我们恐怕又得费一番周折了”

    阿珠插口道:“大人也不必过于担心  我在宫里听人说过  当年渤海国有很多人都到高丽那边去了  只要我们够运气  碰到渤海国的人  就不用担心语言不通的问題了”

    陆游奇道:“渤海国在什么地方  他们的人也说汉语吗  ”

    阿珠摇头笑道:“不是的  渤海国其实曾是我们契丹的一部分  后來因为叛乱  被先皇平定后就有很多人跑到高丽那面去了”

    陆游这才明白她说能听懂话的竟然是契丹人  未置可否地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

    话音刚落  吴起突然道:“大人快看  那边有船”

    众人顺着吴起手指的方向望去  果见一叶小舟顺水而來  穿上还有个年轻艄公  一边唱着歌  一边摇动着船桨  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歌声虽说不上好听  但也并不难听  不过当他看到陆游等人后  立刻就止住歌声  好奇地向他们望來

    陆游连忙摆手道:“小哥  能度我们过河吗  ”现在边沒银子  也不能再用钱收买人家了

    艄公把船停住  却沒有立刻驶过來  而是疑惑地道:“你们过河干什么  要去高丽吗”

    陆游点头道:“我们是朝廷的使者  要去出使高丽  你只要把我们送过河  我们…我们一定重重谢你”沒有银子只能先用嘴谢了

    年轻艄公显然不相信陆游说的话  那有使臣穿的跟叫花子似的  看了看陆游突然道:“你是汉人吧  ”

    陆游有些意外  警惕地看着艄公道:“小哥为何会有此一问  ”

    年轻艄公微微一笑道:“你要是汉人我就送你过河  不然就免谈”

    这是什么理论  陆游奇道:“那是为什么  ”

    年轻艄公神色一整道:“因为我也是汉人”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