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迷路进行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刚想到这里  陆游脑中突然想起昨晚收到萧明远送來的那张纸条  心说“这萧老头就是什么北院枢密使吧  ”就在他脑袋里还在琢磨回事的时候  两伙人已经到了白化阶段

    胡辇也知道现在不是硬拼的时候  强压着怒火对老将军道:“萧老将军  本宫敬重你是本朝的元老重臣  这才对你一味忍让  如果你再不让出路來  就不要怪本宫不客气了”

    萧老将军冷冷一笑道:“老夫无意冒犯齐王妃  只要王妃把老夫杀子仇人交出來  老夫这就给您磕头认错  不然老夫是不会给你让路的”

    胡辇起的杏眼圆睁  怒喝道:“本宫都说了已经替你查过  我的人马中根本就沒有你要找的人  我再问你一遍  路  你让是不让  ”说话间  抬手把鸟翅钩上的厚背大刀摘了下來  这口刀下已不知死过多少成名英雄  只有把它握在手里  胡辇的心中才会更加有信心

    这萧老头显然也正在气头上  白胡子气的老高  大手一挥  就见后闪出无数弓箭手  弯弓搭箭  箭尖直指胡辇及一众手下

    “齐王妃  你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事人不知、鬼不觉  识相的快把人交出來  老夫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太后  不然可就不要怪老夫手下无了”

    胡辇何曾受过这个  别说事是她做的  就不是她做的  现在她也豁出去了  大刀向空中一举  后的盾牌手立刻竖起长盾  她这次为了行动迅速和不引人注意  只从营中带出三千人马  但这三千人马却是她的卫亲军  堪称精锐中的精锐  所以尽管对方人数多过自己  可她仍毫无惧色

    见胡辇真要动手  萧老头却又犹豫起來  这萧胡辇毕竟是太后的亲姐姐  虽说自己报仇心切  她又是背着太后把人带出來  可人家毕竟是亲姐妹  如果真伤到她  太后能饶过自己吗

    胡辇久经沙场  眼见萧老将军犹豫  立刻猜出他心里再想什么  知道机不可失  大刀一挥  呼喝一声  带头冲了过去

    陆游边有侍卫早得胡辇指示严密保卫他的安全  只是大军这样冲刺起來  难免就会顾此失彼  好在陆游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  低伏在马背上  打马跟着大队向前冲  梁再超和吴起两人一人驮着一名少女则紧跟在陆游边  他们是想好了  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同陆游走散了  相比之下  柴茂功和老太医却越來越远

    萧老将军这么犹豫之间已经失去先机  本想就此放胡辇等人冲过去  可想起惨死的儿子  心中的火顿时又冒了出來  抬手摘下亮银枪迎上萧胡辇  不过他本意是拦住他们抓人  并不想真正伤人  所以出手的时候总要留几分

    萧胡辇却完全沒有这种顾虑  她的信条就是战场上必须分出你死我活  不然还打什么仗  所以下手犹为狠辣  刀刀不理老头的要害

    这一來老将军顿时被的手忙脚乱  心中大怒  用力挥刀开萧胡辇  举枪怒喝道:“杀”

    他的人马本就比萧胡辇多  刚才因他心存犹豫的缘故  两军混战在一起的时候  并未全上  而且也不敢放手相搏  此时听到命令  顿时放下心中顾虑  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近万人的队伍混战在一起  陆游等人很快句同萧胡辇失去了联系  就连他边那些侍卫为了自保也不得不同敌人斗在一处  根本就无暇管他了

    陆游可不想稀里糊涂地死在这  扭头招呼梁再超两人一声  拨马向路旁的树林里跑去

    树林里本也有萧老将军的人马  不过陆游等人都穿着契丹军人的服装  再加之两军已经混战在一起  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就是有人上來阻拦  陆游几个人也都挥刀将他们打退  然后打马继续逃命

    先不说陆游  萧胡辇打了片刻无意中回头  却不见了陆游的踪迹  顿时惊慌起來  打马抡刀在战场上杀了一圈还是沒找到陆游  以为已经被萧老头杀害  顿时柳眉倒竖  杏眼圆瞪  不顾一切地向萧老头杀过去

    萧老头人老力衰  再加之不敢真伤萧胡辇  一时被杀的盔歪甲斜  知道再这么打下去  非被这疯女人杀了不可  忙找了个破绽  抽枪转就跑

    兵败如山倒  他这一跑  手下的士兵更无心恋战  也跟着纷纷四散而逃

    萧胡辇追杀一阵才想起找陆游的尸  立刻命人清理战场寻找陆游  可找來找去却连个影子都沒见到

    萧胡辇松了口气  不过随即又担心起來  这小子上的伤还沒好  会跑到那去  要是被萧老头的人马抓住可就完了

    想到这一边分派人手去找  一边看着远处起伏的群山自言自语地道:“陆游啊陆游  但愿你能平安无事  早点回到我边…”

    陆游等人此时早已经跑进群山  不过这次边多了几个人  倒也不至于在迷失方向  一直到马跑不动  众人才勒住坐骑

    柴茂功不知是死在乱军中还是逃了  早已沒了踪影  两个少女倒是紧紧抓着梁再超和吴起  万马军中两人竟丝毫沒有受伤  也算奇迹了

    从马上被梁再超和吴起扶下來  两个少女的腿还在不住地发抖  脸上神复杂  像是想哭却又不敢

    陆游看着两个少女只想笑  不过这一番奔跑下來  伤口处又渗出血來  靠在一棵大树上休息一会  招手将梁再超和吴起叫过來

    “我们现在算是逃出來了  二位可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尽快回到中原去  ”

    梁再超苦笑一下道:“此处是契丹腹地  我等也从未來过  同您一样也不认识路啊  不过我想中原是在南面  只要我们一直向南走下去  总有一天会回到中原的”

    吴起插口道:“那两个丫头是契丹人  她们应该能认识路吧  ”

    陆游想想有道理  招手将两个已经恢复些平静的丫头叫了过來

    “你们不用害怕  陆某绝不会伤害你们  现在我只想问问你们  知不知道怎么才能走回中原  只要你们把路线告诉我们就行  然后你们就可以回皇宫去找太后了”

    阿珠看了阿碧一眼  突然跪倒在地道:“大人不要赶我们走好吗  皇宫我们是再回不去了  而且如果被齐王妃找到我们  我们更沒有活路  所以恳请大人收留我们  我们给您做牛做马都成”阿碧也随之跪了下來

    自己今后该怎么办都不知道  那还能顾上两个女孩  陆游眉头一皱刚要说话  吴起突然道:“是啊大人  她们回去也沒有活路  不如就让她们跟着我们  路上也好侍侯您”

    梁再超也道:“吴兄说的有理  大人有伤在  我们两个大男人也不懂怎么侍侯人  还是留下她们侍侯大人吧  ”

    陆游大感意外  这两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怜香惜玉了  抬头看了看二人  发现这两个大男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心中明白了  这两个家伙恐怕是看上这俩丫头了  好是好  可现在前路未卜  带着两个女人实在有些不便  有心不同意  想想这两哥们跟着自己出生入死  连喜欢的女孩都不能带在边  自己这个大人也太不近人

    点点头道:“好吧  不过你们可想好了  我们是要回中原去  这一生你们恐怕再也回不來了”

    阿珠道:“大人放心  我们姐妹从小就是无家之人  到那里对我们來说都是一样的  况且大人能收留已经是我们姐妹最大的荣幸  我们姐妹怎敢奢求太多  ”

    陆游心说  这两个都是我的兄弟  到家之后就撮合他们  免得她们总说是我的人  点头道:“刚才我问过你  你知道怎么回中原吗  ”

    阿珠茫然摇了摇头道:“大人见谅  我们从未离开过京城  不知道中原该怎么走”

    陆游也猜出她们不会知道去中原的路  扭头看了梁再超和吴起一眼道:“现在沒别的办法可想  我们不如先按梁兄说的一直向南走…”陆游话沒说完就被吴起打断了

    “大人  现在恐怕还不行  因为我们如果现在就向南走  正好会回到契丹京城  那岂不是又自投罗网了吗  ”

    陆游吓了一跳  他那知道原來那边是南  上京是绝不能再去的  这次他们一定有了对付自己的办法  想跑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沉吟一下道:“那我们就先向西走  待绕过上京后再折道向南”

    几个人也再想不出别的办法  只好听陆游的向西走去

    陆游有意给四个人创造机会  仍让梁再超驮着阿珠  吴起驮着阿碧  自己则单骑在一匹马上  打马向西奔去

    想法虽然很不错  可走下去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在山里绕了几天后  就连梁再超和吴起也都迷失了方向  好在山中不缺野物和山泉  不然几人非饿死不可

    眼看太阳西斜  一天又要过去  几个人都有些郁闷  这么走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走出山  更不要想什么时候能回中原了

    两个少女不知是不是受到的滋润  相比之下倒欢快多了  不时围在梁再超和吴起边嬉笑着  看得出來  他们的感在不断升温中

    看着她们  陆游不由有想起远在开封的两个老婆  如果两个老婆被契丹弄來  自己说不得还得來一趟  到那时就真的是永远都不要再想回去了

    正琢磨着  忽见一旁本在低头吃草的坐骑突然抬起头露出注意的神

    陆游知道人的感觉再灵敏也不如动物  想必这几匹马已经感受到什么危险  不然怎么会是这副表

    扭头向梁再超等人做了个声的手势  同时把刀拔出來  屏住呼吸  凝神倾听起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