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顺水来推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听说皇帝传陆游  萧明远放下酒杯站起笑道:“陛下召见  这酒还是改再喝吧  听说陛下有意认陆兄为帝师  看來今后我还要仰仗陆兄了”

    陆游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苦笑一下道:“咱哥俩也算不打不相识  就不要说谁仰仗谁了  只希望我能求到你的时候  你不要拒绝就是了”心想“小皇帝真要我给他当师父也不是不可以  实不行我教他几手怎么偷东西的绝活”想到要是能把契丹皇帝教成小偷  那成就感可就大了  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送走萧明远  陆游在侍卫的护送下向皇宫赶去  走在路上  陆游的心中却始终不能平静  有人在自己边安插眼线  定要置自己于死地而后快  这个人是谁  元僖、杨守一还是党项人

    还有就是小皇帝拜师的事  小皇帝和契丹人不是傻瓜  自己教他偷东西  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吗  这种事也就是想想可以  那自己该怎么答复他  即便拖延时间的计划成功  可拖得了今天  能拖过明天吗  看來还是想办法早点离开才是上计

    契丹街道上早已恢复了昔闹  不过同大宋京城比起來  还是不可同而语  街上多见牧民及一些风尘仆仆的商旅  虽不见繁华  却也多了一分质朴

    陆游等人正走着  一个驼队由远而近地走了过來  驼队不是很大  十几个人  只不过每个人的脸都被一层轻沙蒙着  让人看不清面貌

    这样的队伍在契丹京城街头每天都会遇到不知多少拨  所以陆游边的那些契丹侍卫也并未在意  就连陆游也似乎因为正想着心事  而沒注意边都有什么人经过

    可就是这样一支普通的商队却在同陆游擦肩而过的瞬间突然变了模样  十几个人突然从驼峰上纵而起  就见十数道寒光从不同方向奔陆游飞了过去  可这些人似乎并不满足用暗器招呼陆游  暗器丢出去之后  在空中就已经拔出手中的利刃跟在暗器后面扑上去

    众侍卫受命保护陆游  虽事起突然  可眼见有人刺杀陆游  反应过來后纷纷拔刀冲向这些刺客  同时捉拿刺客的声音也在街道上响了起來

    陆游似乎已经无路可逃  又好象上已经被暗器打中  只见他子一歪就从马背上掉落在地上  却也恰巧躲过了刺客们的第二波进攻

    众侍卫眼见陆游落马  心中更惊  谁都知道他在小皇帝心中的地位  他若真出事  这些侍卫恐怕也得跟着殉葬  当下更不迟疑  动手中兵器玩了命似的向那些刺客扑上去

    刺客虽不少  可侍卫更多  而且随着捉拿刺客的声音越传越远  无数士兵向这边涌了过來

    刺客们眼见陆游已经倒地  而且几个刺客已经看到顺着陆游的手指逢有血渗出  只道已经得手  顾不上再去看陆游的死活  呼哨一声  纷纷向四处散去

    街道上此刻已经乱做一团  这些刺客也是看准了这点才逃入人群的  这一來  刺客、百姓、侍卫  三伙人混在一起  想抓刺客就更难了

    吴起同梁再超离陆游最近  事起突然  虽挡住了刺客的进攻  却无法阻挡暗器  眼见陆游中招倒地  吓得无心再去追人  抢上前查看陆游的伤势

    血是从陆游腹处流出來的  伤口虽被陆游用手捂着  却还有血不断渗出  已经染红了半边衣服  再看陆游脸色苍白双目紧闭  浓眉不住地抖动着  显然受的伤着实不轻

    吴起的眼睛都红了  扭头对边傻站着的一名侍卫吼道:“还看什么  快去找郎中啊  ”

    梁再超同吴起一样  都是军武出  眼看陆游受伤的地方是在前  知道不能用背  扭头吩咐两名侍卫去街边拆下一块门板  然后同吴起把陆游轻轻放在门板上  信不过别人  两人干脆一前一后把陆游抬起來快步向府中奔去

    街上随着大队军兵的赶到  已经平静了不少  听说受伤之人是小皇帝最看重的人  纷纷在梁再超和吴起两侧站成一道人墙  避免再有刺客行凶

    大队人马很快就返回小皇帝赐给陆游的府邸  两个少女见陆游伤成这样都吓的慌了手脚  还好他们前脚刚进府  小皇帝带着宫中的太医就赶到了

    小皇帝传陆游  固然有要陆游传授功夫的意思  而萧太后却也想借机看看陆游  可等了半天等到的确实陆游遇刺的消息

    小皇帝少年心  立刻放下皇帝架子  在萧太后的一再催促下赶到陆游家中

    太医亲自动手  很快就给陆游止住流血  上药包扎好后转來到焦急等待消息的小皇帝面前  面带忧色地躬道:“回陛下  陆大人的伤口虽不深  但伤在要害  若想康复…”说到这  微微摇了摇头

    他下面的话虽未说全  可谁都能听出是什么意思

    小皇帝顿时急了  瞪大眼睛怒道:“你说什么  这么点伤你都治不了  我还要你干什么  來人…”

    小皇帝的话沒说完  太医就吓的跪在地上  刚要开口求饶  躺在上的陆游突然轻轻哼了一声

    小皇帝顾不上再处治太医  抢來到陆游前  急切地道:“陆卿  你怎么样  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我还等着你传授我功夫呢  ”到底还是个半大孩子  说到这眼圈竟红了起來

    陆游慢慢睁开眼睛  看了小皇帝一眼  似乎想笑  却牵动了伤口  皱了皱眉头才微弱地道:“我沒事  等我好了一定教你  你千万不要忘了我对你说的话”说到这呼吸又急促起來

    小皇帝忙道:“你好好休息  不要再说话了  我一定听你的话  不会再乱杀人了”

    陆游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慢慢把眼睛闭上了

    小皇帝还想说什么  一边的太医忙道:“陛下  陆大人需要休息  等他复圆之后  您再问话不迟”这太医也想好了  若不是刚才陆游及时醒过來  自己的脑袋已经搬家了  这位陆大人就是自己的护符  只有救活他自己的小命才能保住  所以也顾不上小皇帝的份了

    小皇帝果然乖乖地把嘴闭上  扭头看了太医一眼  轻声道:“朕就把朕的师父交给你了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一定要救活他  所有药都用大内最好的”说着又看了陆游一眼才转走出去

    陆游府内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  就连府外都是小皇帝派出的军  现在估计就是有军队打进來都别想再伤到陆游了

    一名军官见小皇帝出來  忙跪倒施礼道:“禀万岁  刺客趁乱已经逃脱  不过臣已经下令封锁街道  现请旨要不要挨户搜查”

    小皇帝眼睛又瞪了起來  大声道:“当然要搜了  我这就去向母后请旨  不管是什么大臣  贵戚  都要挨家挨户的搜到  我就不信这些人会飞到天上去”

    院子里的嘈杂声渐渐远去  太医要阿珠在隔壁给他找间屋子  便于他及时了解陆游的病

    梁再超、吴起和柴茂功三人听说陆游醒了  终于长长出了口气  陆游若要出事  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聚在一起低声商议一下陆游的保卫和饮食方面的细节后  分头忙活去了

    屋内只剩阿碧一个丫头了  阿碧按照太医的吩咐  时刻留意着陆游的变化  不过她终究不能总盯着陆游看  看了几眼后就转过去坐在

    室内终于静了下去  这时一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就见躺在上的陆游慢慢睁开眼睛  看了一眼阿碧的背影  却沒有叫她  眼睛在室内扫视一圈后又慢慢地闭上了

    陆游的伤其实是自己弄的  久在麻烦危险边缘打转的人怎么会一点警惕都沒有  那伙刺客的伪装虽然高明  但他们的眼睛却最终出卖了他们  而陆游的这种敏锐感觉可说是与生俱來的  看到那伙人第一眼  陆游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其实他完全可以躲开那枚暗器  不过就在一瞬间  陆游一下想到可以拖延时间的办法  就是装病  于是他用手接着暗器后用力在自己上刺了下去  同时运功护住心脉  避免伤的太重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陆游的仇人多了去了  他都懒得用心去想是谁要杀他  躺在上  感觉伤口虽有些疼痛  人却非常清醒  知道自己的计策得逞了  开始暗暗盘算起下一步怎么脱

    “沒想到这小皇帝对自己真的动了感  确实不太容易  不过恐怕也得让他失望了  找准机会  老子就要溜了  想学本事去中原找我吧  ”想到这  陆游暗笑了一下  随即又想

    “现在全城一定已经在搜捕刺客  就是想走也不能是现在  我可以一面养伤一面等待事平息  待伤痊愈后  借口伤势未愈麻痹住他们  然后找机会溜走…”

    正琢磨着  门外突然传來吴起的声音

    “对不住王妃  我们大人受了重伤  现正在休息  不能见客  您还是改再來吧  哎…你不能进…”话音未落  门声响起  一条人影快速闪了进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