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美男也有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听到“高丽”这两个字  陆游一下就想起小时候常听人说的高丽棒子  大了才知道所谓的高丽棒子是什么人  脑中也立刻呈现出一副地图來  朝鲜陆地和中国辽东接壤  而水路却四通八达  假如能从水路…

    这个想法太人了  陆游不敢在想下去  故意皱着眉头道:“为什么要打高丽  他们惹着你了吗  ”

    齐王妃冷冷地道:“一定要惹着我们吗  不肯臣服就打到他臣服  哼  大宋也一样  早晚有一天我要带兵扫平大宋”横了陆游一眼又道:“问你正事呢  你又扯那去了  快说”

    这位齐王妃如果是个男人  陆游一定会同他成为好朋友  快人快语  典型的男人

    失笑道:“王妃  您这不是难为我吗  您是将军出  当知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  必须得根据实际况制订相应的作战方案才成  您这样冒冒失失地來问我  我怎么回答您呀  ”

    齐王妃柳眉一竖  似乎要发火  不过只是皱了皱眉道:“其实我并不是打不下來它  只是不想有太大损伤  这才想起你來  对了  你同我一起去打高丽如何  ”不知为什么  齐王妃说这句话的时候  表有些不太自然  眼睛也沒有再看陆游

    陆游差点跳起來说好  不过怕她疑心  皱了皱眉头道:“这恐怕不行吧  太后能放我出城吗  还有那位韩大人  他似乎一直对我很有成见  看我的时候眼神也很不友善  好象我触犯到他什么似的”说着不住偷看齐王妃的脸色  如果齐王妃同韩德让关系不一般  必然不喜欢听自己说他坏话  自己也好早点住口

    齐王妃秀眉微皱道:“韩大人  韩德让  ”见陆游点头  撇了撇嘴继续又道:“他算什么东西  小妹当时就是被他甜言蜜语所骗才同他订下婚约的  现在见先帝不在了  就又來纠缠小妹  哼  换做是我  早把他脑袋拧下來喂狗了”

    陆游这才明白韩德让为什么看自己是那副表了  敢他和萧太后是老相好  现在趁老皇帝挂了  就想來个破镜重圆什么的  随即又想起件事來  不解地道:“韩德让这些年一直对太后痴心不改  也算难能可贵了  可他就沒有老婆吗  ”

    齐王妃“呸”了一声道:“狗  这混蛋为了向小妹表忠心  把自己老婆害死了  事后对外说他老婆是得病而死  其实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碍于他的权势不敢吭声而已  所以才瞒过了小妹  可恨这家伙不知用什么手段  竟让小妹连我说的话都不信了”说着气呼呼地猛拍了下桌子

    听完齐王妃的话  陆游后背都是凉飕飕的  想不到韩德让毒辣至此  心中也更为自己的安全担忧起來  这家伙连自己老婆都下的去手  更何况别人了  萧太后再迷人也沒有自己小命迷人  还是离那个白发魔女远点吧

    想到这再不迟疑  俯跪倒道:“王妃救我”

    齐王妃一愣  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微笑道:“你是怕韩德让会对你不利  ”说到这歪起脑袋横着陆游似笑非笑地道:“我若帮了你  你怎么报答我  ”

    看她的笑得有些暧昧  陆游立刻明白她心中在想什么  为了自己小命  说不得要牺牲一回色相了  不过这种牺牲似乎也沒什么损伤  而且多点也无所谓

    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道:“王妃但有所命  陆游无不遵从”

    齐王妃点头道:“起來吧  这些子不要到处乱走  有消息我会通知你”说着转走了出去

    真是來也匆匆  去也匆匆  不过陆游现在已经有点适应她的格  心中不免为她的老公悲哀  怎么会娶这么个女人  难道非得把脑袋混绿才是他的奋斗目标

    接下來的一天  那位生猛的王妃沒有再來找他  不过陆游过的却不轻松  时刻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生怕一开门两个老婆就会出现在门外  好在这种况一直沒有发生  不过他还是等來了一位老朋友

    在阿珠、阿碧两个少女的怂恿下  陆游正准备去街上转转  侍卫就拿着一封拜帖走了进來

    陆游在这也不认识谁  连看都沒看帖子就问道:“谁啊  ”

    “回大人  來人自称是您在太原的故人  说是姓萧”侍卫恭声道

    “姓萧  难道是他  ”陆游一下想起萧明远來  忙一把抢过帖子  只见上面果然写着萧明远拜上几个大字

    这可真是老熟人了  陆游这几天一直担着心事  也忘了去找他  听说他亲自找上门來  忙亲自迎了出去  在这也不用讲什么民族斗争了

    数月不见  萧明远果然已经好多了  不但能站立行走  精神头也很足  只是人却消瘦许多  看样子想回复到从前的样子是不太可能了

    两人虽一直处在敌对状态  但心中却是彼此惺惺相惜  只是碍于份不能表达出來而已

    就陆游來说  内心中也始终觉得亏欠萧明远  毕竟沒有自己  他还会在大宋京城继续潜伏下去  而且国家大事  也不见得就是他一个间谍所能左右得了的  虽然说自己这趟契丹之行跟他脱不了干系  心中却也对他恨不起來

    见陆游亲自迎出來  萧明远也有些感动  抢前几步拱手道:“陆兄  别來可好  ”

    陆游抓着他的臂膀苦笑道:“不认识你兴许还好些  现在被弄的有家不能回  你说还好不好  这不都是你这个罪魁祸首害的吗  ”

    萧明远微微一笑道:“大宋对陆兄來说  不过是个泥沼  陆兄应该把目光放的更长远些  对了  我听说陛下降旨封你为宋国公  这杯道喜酒你总不能省下吧  哈哈  ”说着挥了挥手  一群抬着各色礼物的人向府内涌去

    到了这时候  陆游也不再推辞  拉着萧明远走到内宅  吩咐摆上酒宴  同萧明远一起喝了起來

    席间陆游又问起关于韩德让的事  萧明远却不敢象齐王妃那样什么都说  只是含糊应付几句话就把话題转移开去  显然是因为牵涉到太后而不敢多话

    闲聊一会后突然笑着道:“陆兄  听说齐王妃对你印象不错  你的运气可真是不错啊  ”

    提起那位猛女  陆游不由苦笑起來  摇了摇头道:“算了吧  我倒宁愿她对我印象坏些  不是拿剑找我比武就是要我告诉她怎么打下一座城池  我都快要被她弄崩溃了”

    萧明远笑了笑道:“说起打仗  我看陆兄可说是天生的将才  不费一兵一卒尽歼党项五千精锐  弄得党项大军无功而返  我听说李继迁现在吃你的心都有了  呵呵  这家伙是个疯子  陆兄可要当心啊  ”

    陆游岂会怕他  不屑地一笑道:“他算什么东西  我听说这家伙是出了名的出尔反尔  一会投靠大宋  一会又转向契丹  等我见到太后的时候  一定告诉她对这种人要多加防范”

    萧明远沉吟一下道:“不知陆兄想过沒有  那伙袭击你的会是什么人  ”

    这件事陆游曾不止一次想过  只是却始终沒想明白  摇了摇头道:“过后想來  那伙人似乎不是普通的马贼  却又想不出是什么人”

    萧明远点点头道:“这就对了  草原上虽有马贼出沒  但却从未有过这么大股的马贼  若我所料不错  他们定是党项人装扮的”

    “党项人”陆游不是沒想过是党项人要报复自己而大举來袭  只是想來在契丹境内不应该会有这么大股党项人  这么大股党项兵进來而契丹人却毫不知  这似乎总有些说不过去

    萧明远点头沉声道:“陆兄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各国都有我派下的探子  他们想要瞒过我却也不太容易  而且我还怀疑陆兄的卫队中有人故意泄露你们的行踪  不然莽莽大草原  他们怎么会摸的那么准  ”

    经萧明远这么一提醒  陆游也觉得问題有些严重  难道自己边有人暗通党项人  想到这  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柴茂功上  他一个无武功的人  居然能在万马军中死里逃生  确实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可他自从跟着自己以來  一直忠心耿耿  丝毫看不出有何不妥之处  那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吴起是杨延昭边过來的  不可能是他  梁再超就更不应该是了  自己于他有再造之恩  除非他是疯了

    想着头疼  晃了晃脑袋道:“就不能是你们去接我的人中有暗通党项的人吗  算了  是人是鬼  早晚都会现的  对了  那个叫韩有德的人回來了吗  这个家伙同韩德让有关系吗  ”

    萧明远点点头道:“他们是族兄弟  这个韩有德很受楚国公器重  这次也差点死在乱军中  上风严命我追查此事  但我查來查去  始终沒有什么头绪  这才想让陆兄留意一下边人”

    陆游点头道:“萧兄放心  我会留意的”随即又笑道:“算了  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  我们喝酒”

    萧明远微微一笑  刚把酒杯端起來送到嘴边  忽见一个下人快步走了进來

    躬对陆游道:“禀大人  宫里传话  陛下请您进宫”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