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张网待鱼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邻院里似乎正如絮儿所说在扩建,天色虽已经有些暗淡,可仍有不少工人进出忙碌着。不过陆游带着两名侍卫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两个家丁打扮,却一脸精悍之色的壮汉拦住陆游的脚步,一个壮汉嗡声道:“干什么地!这可不是乱闯的地方”话音中竟带着一口浓重的川音。

    听到这人说话,陆游不由想起阮小鱼的话,同时也更坚信自己的判断。微笑着道:“在下是隔壁的,今还曾遇到过你家英姑,请问她在吗?”

    壮汉听说陆游是隔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换上一副笑脸道:“哎呀!真是不巧,我家小姐外出未归,要不您明天再来?”

    都这时候了还不回来,真当我是傻子吗?陆游点点头道:“其实在下也没什么事,不过见新来了位邻居想过来认识一下,对了,听说你们在扩建园林,不知在下能帮上什么忙吗?”

    正说话间,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又院内走了出来,见到陆游微微一愣,随即大步走过来,满脸堆笑地道:“这位想必就是舍妹提过的陆大人了,在下王汉这厢有礼了”

    陆游没想到这个叫王汉的人竟然认识自己。点头笑道:“王兄你好,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岂敢、岂敢,本应是草民去拜会陆大人才是,怎敢在劳烦大人”说到这突然面带难色地道:“实在不巧,家中正在兴建土木,所以不敢请大人去家中做客,还望大人见谅”说着扭头对一个家丁道:“快去把那包极品白龙茶拿来”

    人家找借口不让自己进去,为了不引起对方疑心,陆游倒也不好过分坚持,微笑道:“既然如此陆某就不叨扰了,等王兄把宅院建好,可一定要通知在下啊!”

    “一定、一定”说话间,家丁捧着一包茶叶快步跑了出来。王汉接过茶叶递给陆游道:“些许心意,不成敬意,还请陆大人收下,改在下登门定在备上一份厚礼”

    别人送东西,陆游还没有不要的习惯。微笑着接过来道:“王兄太客气了,王兄是做茶叶生意的吧?”

    王汉一伸大拇指道:“陆大人果然不同凡响,一眼就看出在下的份,不错,在下正是由川中来的茶叶商人,因来往不便,所以才在京中买下这处宅院,没想到却同陆大人做了邻居,这恐怕就是佛家说的缘分吧!哈哈!”

    陆游也点头笑道:“不错,本官也觉得同王兄非常投缘,这样吧!明天王兄何时有暇不妨来我家中坐坐,也让本官见识一下川中都产什么宝贝,哈哈!”

    王汉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点头道:“好…一定去拜访”

    回到府中,吴起凑到陆游边低声道:“大人,这伙人可不像普通的茶叶商人”

    陆游点点头,他心中不是没想过立刻派兵将这伙人全抓起来,可问题是他们手中有火药,万一他们来个鱼死网破,到时秧及的就不定是谁了。

    沉吟一下道:“杨守一那面有什么消息没有?”

    吴起摇了摇头道:“这个人很有规律,每天走的几乎都是一条路线,就连吃饭都是在同一家酒馆,从来不去第二家”

    “难道是我分析错了?”陆游皱起眉头沉吟一下道:“那个酒馆你查了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吴起愣了一下,很自然地摇了摇头道:“杨守一每到那里就把别的客人全赶跑…哎呦!大人,您不说我还真忘了,这家伙吃饭的时候总会点一道其他酒馆的小菜给他送去,当时我并不觉得什么,现在被您这一提醒,我想起来了,那个送菜去的伙计总是低垂着头,很怕别人认识他似的,您放心,明天属下一定把他的底给您探出来”

    陆游对丐帮的人倒不是很担心,毕竟他们的主要目标不是自己,可边这伙却不同了,他们手里有火药,谁也说不准他们什么时候引爆它,还是早点清除为妙。

    想到这转头对马忠义道:“你明早带人多准备一些灭火工具到府中,记住千万不能被别人发觉,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絮儿还赖在上不肯起来,见陆游回来了,忙用被把头盖住,似乎不想让陆游看到她羞的模样。

    陆游可不管那么多,躺在上隔着被就把她搂了过来,还未等有下一步的举动,絮儿却掀开被把两个人都盖了起来。

    小丫头虽是动之时,陆游却知道如果这么快就来第二次很容易让她受伤,忙又说又哄地把她按在边。

    房间内又静了下来,不过两人知道谁都没有睡着。不知多了多久,絮儿突然轻声道:“相公,求你一件事成吗?”

    陆游伸手在她粉嫩的雪上轻轻拍了一下道:“不是说过了吗?你是女主人,什么事你说了算就成,不用什么都问我”

    絮儿搂着陆游的手臂紧了紧腻声道:“人家不是怕你生气吗?”顿了一下又道:“我明天想去看看吕家姐姐”

    陆游心“砰”地一跳,故做不解地道:“去看她干什么?你们很熟吗?”

    絮儿摇了摇头道:“我是觉得吕家姐姐太可怜了,你们…你们都…可她却不能呆在你边,我想她心中一定很难受,要不…要不,相公把她接过来吧!丫头一定和她好好相处,决不给相公添麻烦”

    陆游真有点哭笑不得,心说“丫头你也太善良了吧!怎么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呢?”随即又一想“丫头要是离开家几天,自己这边不正好行动吗?丫头不在家,自己还有什么好顾及的?”

    沉吟一下道:“丫头,其实这件事我早想对你说了,从前我是曾喜欢过她,而且为了救她,我们之间也确曾有过肌肤之亲,可她在醒过来之后竟想杀我,所以说我们之间并无什么亏欠。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今早万岁竟要给我和她赐婚,我当然不会答应…”

    话未说完,絮儿猛地支起上看着陆游焦急地道:“相公,你可千万不能为了丫头而抗旨啊!相公若有什么事,丫头也不会独活的”

    陆游知道她心急自己的安危,伸手将她重新搂进怀里柔声道:“事还没糟到那种程度,放心,相公会处理好的。还有,不要再和隔壁那两个女人有任何来往,这些人的份有问题,我原本是想让你去襄王那里住几天,不过你若想去吕府也可以,就是不要在这几天回来,待事完结之后,我就去接你”

    絮儿听陆游说的严重,不由追问道:“她们怎么了,我看那两个姐姐很好啊!”

    陆游搂着絮儿的手臂紧了紧道:“你呀!最大的毛病就是把谁都当成好人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跳出地平线的时候,马军司校军场上已是一片闹的场面,数千人又分组训练起来。

    此时陆游正站在点将台上冷眼看着下面士兵练,他虽不通军事,可眼见一队队士兵步伐整齐,招数沉稳有力,知道他们确实在很用心的训练,而且这也绝对是一支精锐之师。

    眼看时辰到了,陆游令旗一摆,众军纷纷停下各自的训练,整队去一旁休息了。梁再超等一干主要将领则聚在一起向点将台走来。

    看着走过来的四名将领,陆游心想,这几人中一定有元佐的人,可哪个是呢?

    众将来到陆游面前见礼已毕,梁再超首先道:“关于乱党之事,大人可有什么举措吗?”

    陆游一直对这小子印象不好。当下微微一笑道:“一切尽在本官掌握之中,你等只要带好兵,随时听候本官调遣既可”

    梁再超嘴动了动终究没说出什么来。

    陆游指着放在桌案上的宝剑对众将道:“诸位认识这是什么吗?”见诸将都茫然地摇了摇头,才接着道:“这是昨陛下御赐本官的上方宝剑,并授本官临机决断并可后奏之权。所以对本官的命令,诸位尽管放手去做,决不能给乱党任何可乘之机”

    众将哄然答应了一声。陆游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道:“现在本官要下第一道将令了”顿了一下微微一笑道:“现在请诸位同我去巡城”

    众将不由愣了一下,看陆游神神秘秘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大的行动,可除了说巡城外,其余的一概都不说了。

    早饭已毕,一队队马军司的军在各自将领的带领下开出军营,开始在京城各处巡视起来。

    确实只是巡视,因为陆游的命令就是让他们把城内所有的地方都转到,不过却不用干什么,弄得众兵将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军令难违,只好在城内四处乱转起来,好在马军司一向纪律严明,所以转归转,却一点都不乱,让普通百姓看着倒真像搜查什么乱党似的。

    陆游要的就是这效果,先弄得草木皆兵,让任何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然后出其不意将所有人一举控制住。

    中午陆游又回到家里,并秘密把一些灭火工具都带了回来。絮儿听从了陆游的安排,借故意还要去街上采购,带着丫鬟离开了家。

    隔壁此时还在火朝天地忙碌着。陆游也不由有些迷惑,这伙人志在在京城搞出动静来,那还搞装修干什么?难道还想长住?

    想到这,陆游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