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最大的赢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此时街上巡查的步军司军还没有撤净,仍然把守着一些主要道路。可灰衣老者却对京城的街道出奇的熟悉,带着陆游等人穿街过巷,竟没有被步军司的发觉。

    陆游虽然相信元佐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却也不是毫无准备,出门前把马忠义和吴起两人叫在了边。

    七拐八拐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一座大院子前停了下来。不过这个院子的门却非常小,给人的感觉更像是那家的后花园的角门。

    只见灰衣老者上前有节奏地轻轻敲了几下门,片刻后,小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接着一个人头由里面探了出来,警觉地看了看众人后才闪把门让开。

    见此景,陆游不由想到“这里难道是元佐家的后花园?”回头看了马忠义等人一眼,要他们注意警戒,迈步跟着老者向园内走去。

    这园中似乎很少有人清扫,遍地的枯枝败叶,晚风吹来,一些小片的树叶在院子里不住地舞动着,让这座寂静的小院更添萧索。

    院中有一座小亭,月光下,一个白色的影负手站在亭边,正是陆游久未谋面的元佐大哥。

    终于又见到元佐了,陆游感觉自己好象有一肚子话要对他说,却一下又不知从何说起,站在亭边看着元佐竟发起呆来。

    元佐微微一笑,闪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陆兄请到亭中叙话”

    马忠义等人见亭内再无别人,立刻转过背对着小亭警戒起来。

    陆游醒过神来,迈步走上台阶,抱拳道:“陆游见过元…不对,应该叫楚王下”

    元佐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是叫我元大哥的好,这样显得亲切些”顿了一下又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我,今夜我把你找来就是要解开你心中所有的疑惑,问吧!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陆游叹了口气道:“我心中确实有很多疑问,可我也知道,有些事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你说是吗?”

    元佐看着陆游点点头道:“你终于成熟了,其实即便是你不问,我也会对你说的”说到这顿住了,负手在亭内来回走了几圈才又道:“当今万岁是我的父皇,这我不说你应该知道了,不过你心中一定在疑惑,以我一个楚王之尊,为何会落到如此地步?又为什么要隐藏份偷偷潜到太原去?”

    说到这语气突然变得怨毒起来“因为这一切都是拜我那好弟弟元僖所赐,他为了争夺皇位,竟暗中派人在我食用的饭菜里下毒,致使我突然发狂失手将父皇的宫点燃,从而被父皇贬为庶人,你说这个仇我不应该报吗?而父皇偏听偏信,这样对我就公平吗?”

    听到这,陆游不由想起小说电视中常演的兄弟间为了皇位而明争暗斗的场景,只是自己此刻处其中感觉怪怪的。心中不由感叹“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多少人为你家破人亡、流血送命?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还是离着远些,免得受牵连”

    想到这沉声道:“元大哥找我来是要我助你的吗?”

    元佐定睛看了陆游一会才道:“若你是那种中名利的人,在太原的时候我就招揽你了,可我知道你不是,所以我才把你引荐给元侃,元侃同你一样,生随和,不在乎名利。而且有你在他旁,元僖也没那么容易害到他。说到这我还得感谢你,若你把在太原见过我的事告诉父皇,父皇就会猜出兵柬的事是我搞出来的”

    说到这叹了口气又道:“时也、命也,终究是差了那么一步”

    陆游虽猜到事是他搞出来的,却没想到他会主动承认,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还不知道那封密信的事。哎呦!那封信不会是他弄出来的吧?如果是的话,这个人可太险了,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置国家大事、数十万大军于不顾,若真让他达到目的这天下得乱成什么样子?不行,只要有我在,就决不会让你的谋得逞。

    就见元佐突地一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把这些事说出去的是吗?”

    想明白了这些事后,陆游淡然一笑道:“您对我说什么了?我好象什么都没听到”

    元佐微笑着看了看陆游道:“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我知道你正在追查乱党的事,可这件事元僖比你动手早,而且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都站到了他那边,你还怎么查?”

    陆游也正为这件事烦心,现在他几乎已经认定这件事元佐就是幕后主谋。盯着元佐缓缓地道:“元大哥认为这件事我该从何入手?”

    元佐似乎看穿了陆游的心事。点点头道:“若我是你,就会第一个怀疑我这个落配的王爷,可你错了,这件事真的同我无关”

    陆游那还会那么容易被他骗过?沉声道:“陛下待我不薄!陆游决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所以不论是谁想要对陛下不利,陆某都决不会答应的”

    元佐点点头道:“父皇没有看错你,我也没有看错你,元佐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决不是我搞出来的,元佐心中虽然有愤,却也不会对父皇下手”

    说到这忽地一笑道:“陆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旦父皇出事,谁是最大的受益人?”

    陆游脑中灵光一现,脱口道:“你说的是许王?”

    元佐未置可否地道:“元僖的本来意思是要把他的亲信扶到马军司都指挥使的位置上,可惜父皇却对你青睐有加,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这恐怕也叫因国报应吧!”

    陆游的心中却涌起了滔天巨浪,元僖现在以准皇储的份坐镇开封,而步军司又是他的人,他若想在京中搞出点什么事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想到这,冷汗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元佐见到陆游这副样子,知道他已经被自己打动。沉声道:“这才是我今晚找你来的目的,剩下的事不用我教,陆兄也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陆游点点头道:“陆游受教了”顿了一下又道:“陆某刚刚说过,不论是谁想对陛下不利,陆某都不会答应,所以陆某也想奉劝元大哥一句,地位固然重要,可也不能忘了国家、忘了我大宋的军民”说着拱了拱手,转就走。

    元佐也没有挽留陆游,而是看着陆游的背影发起呆来。

    灰衣老人又如幽灵般出现在他边,恭声道:“主人认为此子最终会倒向我们吗?”

    元佐摇了摇头答非所问地道:“或许我们做的真的有些过了”

    走在路上,陆游的心却像要着起火来似的。杨守一是许王的人,而前都指挥使自己也曾在许王府见过,想必也是许王那一伙的,自己现在可以说是孤掌难鸣,这可怎么办?

    陆游终非久历政治谋的人,遇到这种事不由也变得迷茫起来。走着走着,心中突然又想起吕老头来。

    “这老爷子懂的比我多,遇到这种事一定能有解决的办法,对,我还是找他去”想到这立刻改道奔吕府而去。

    吕老头因多喝了几杯酒,被下人叫了好半天才叫起来,听说陆游深夜来访,知道他一定是遇到大事了。忙命人把陆游请进书房。

    陆游也顾不上老头高不高兴了,连忙把事对吕老头说了一遍,不过却隐下了见元佐的事,只说这些是自己猜出来的,因一时拿不定主意才请老爷子帮着想个办法。

    吕老头听了陆游说完之后半天没说话,闭着眼睛沉思一会才道:“这件事到我这里就打住,不要再对任何人说起,明白我的意思吗?”

    陆游点头道:“老人家放心,我知道这件事乱说不得,我之所以对您说,一是放心您老的为人,再就是我知道老人家一定会教我个办法妥善处理这件事的”

    吕老头点点头道:“这件事牵扯很广,弄不好就是一场宫廷巨变,进而危急我整个大宋的安危,所以决不能拖,不但要以迅雷不及掩耳清除乱党,同时也要那些心怀异志的人不敢有丝毫可乘之机”

    顿了一下道:“这件事万岁本就全权交与你,明早朝后我再请万岁为你下一道密旨,你可以用它在必要的时候节制所有军,有了这道圣旨,下一步该做什么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陆游心悦诚服地点头道:“老人家放心,陆游决不会让您失望的”心说“姜到底还是老的辣,有了老皇帝的密旨,必要的时候我就可以将杨守一那个王八蛋斩于马下,到时许王即便想找我也来不及了”

    吕老头似乎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道:“时候不早,我就不留你了,记住,行事一定要快”

    陆游点点头站起道:“老爷子放心,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说着拱了拱手转大步走了出去。

    元佐深夜相招决非那么好心要帮自己完成任务,而事也很可能如他预测的那样,老皇帝一旦有事,最大的受益人就是元僖。可元佐就一点私心都没有吗?他又何尝不是想利用自己来铲除异己呢?不过事既然已经被自己看穿,就另当别论了。

    想到这,陆游的嘴角露出一丝寒冷的笑意,自言自语地道:“都忙活去吧!看谁能笑到最后”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