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成竹在心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陆游最终还是决定去吕府,抛去吕寒烟不说,吕老头一直待自己不错,自己可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

    挑选侍卫的事还在继续,陆游只好叫上吴起和临时找来的几名侍卫跟着自己向家中赶去。可刚到家门口就见絮儿正在指挥一群人在搬东西。

    见到陆游回来,絮儿忙奔过来,小脸上洋溢着幸福喜悦的光芒。

    陆游伸手捏了一下絮儿的脸蛋不解地道:“你这是在干什么?搬家吗?”

    絮儿点头道:“是啊!刚刚襄王爷来过,说是万岁赐给你一宅子,我刚刚去过了,真的很不错,就自作主张搬了起来,你…你不会生气吧?”

    真是皇恩浩,陆游心中有丝感动。摸了摸絮儿的头道:“说什么傻话呢!你是女主人,当然是由你说了算了”本来是想回家换衣服再去吕府,现在看来也换不成了。

    拉着絮儿的小手道:“相公还有点事要去办,你不要太累了,有活就让别人去做,知道吗?”

    絮儿涩然一笑道:“相公把丫头看得太不济了,你快去忙你的吧!这里有我就好了”

    看着絮儿羞的样子,陆游的心又了起来,俯在絮儿的耳边悄声道:“在房中等我,相公去去就回”

    絮儿当然听出陆游的弦外之音,小脸瞬间变的绯红,推开陆游转过跑了。

    此时头已经渐渐偏西,陆游着戎装向吕府赶去。骑在马上,看着忙碌一天急着回家的人流,陆游心中又犯起愁来。

    “十天,我是不是装大了?若真抓不住人怎么办?即便老皇帝能饶我,恐怕许王也不会放过我。严白龙、严老哥,你到底躲在什么地方,就不能好好回家去做个本分人吗?还有杨守一这个王八蛋,若不是你怎么会生出这么多事端来?”

    正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一支队伍,只有前面一员军官骑在马上,其余都是清一色步兵,看骑在马上的将领似乎有些面熟,等近了些,陆游终于认出来“杨守一”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想谁就碰到谁。

    对面的杨守一也看到陆游了,手很自然就放在了腰侧的刀柄上。

    陆游却没有武器,不过此时倒也不怕他,毕竟两人现在都是朝廷命官。催马紧走几步看着杨守一微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杨长老..哦!现在该叫你杨将军了,不知杨将军在那里任职,这是要去那呀?”边一名侍卫突然道:“他们是步军司的人”

    陆游一愣,心说“不会这么巧吧!这家伙知道我要找步军司怎么地?怎么跑到步军司去了?”

    杨守一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游,胖脸上的肌不受控制地抖动了几下,冷哼一声道:“巡守各处是本官的职责,陆大人若无事,本官就告辞了”说着催马从陆游的边走了过去。

    陆游更没心理他,走了几步突然转大声道:“杨大人,听说丐帮的人进城找你算帐来了,您可要小心哪!”

    杨守一当然也知道这件事,而且已经得到许王的指示。有心回敬陆游几句,却见陆游已经走远,忍不住看着陆游的背影咬牙切齿地道:“等着吧!看谁能笑到最后”扭头对边的军士怒道:“还等什么?快给我抓人去”

    许王管着开封府,杨守一在步军司。陆游不得不从新考虑这件事该从何下手了。不过随即陆游又笑起来,吕老头不就是个最好的参谋吗?什么事能难住这老家伙呢?

    吕府很快就到了,家人地把陆游迎了进去。这次去的是正厅,酒菜早已摆上,不过除了吕老头外,还有个精瘦的老者,此刻正和吕老头低声谈论着什么。

    陆游摘下头盔递给旁的吴起,大步走了进去,躬向吕老头施礼道:“学生见过老人家,因有圣命在,未能及时拜见,还请老人家原谅”

    吕老头也看到陆游了,起站起来拉着陆游的手对那个精瘦老者道:“寇兄,这就是我常对你提及的陆游,他总想做我的学生,可我不敢收啊!哈哈!”接着有对陆游道:“这位大人你可能还没见过,他就是寇准、寇大人,明天就要起程去外放知州了,老夫今晚特意准备薄酒,一是为寇兄饯行,另外也是感谢你将小女找回来。废话少说,快入坐,一会菜就凉了”

    “寇准”陆游心里一惊,这个名字太熟悉了,虽比不上杨家将,却也是千古名臣,小说里他不是宰相吗?怎么会被外放?

    想到这恭恭敬敬地施礼道:“久闻寇大人清名,陆游这厢有礼了”

    寇准上下打量几眼陆游,点点头道:“最近你可是本朝的大红人,走到那都能听到你的名字。老夫对你虽还不了解,但吕兄如此推崇你,想必也错不了,坐吧!我一个外放之人,没什么好恭敬的”语气生冷,似乎有一肚子委屈无处发泄。

    吕老头“哈哈”一笑道:“寇兄不过一时失意罢了,据我对陛下的了解,他是离不开寇兄的,寇兄若不信我们打个赌如何,不出两年,陛下定会重新起用寇兄”

    陆游这才明白,敢这寇老头是犯错出去受罚了。当下也笑着道:“是啊寇大人,寇大人清名朝野尽知,陛下又怎会不知道,要我看吕大人说的两年可是太长了,说不定万岁现在就后悔了呢!”

    陆游这几句马可是拍到地方了。寇准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才道:“怪不得陛下和吕老头都这么看重你,果然有些门道,来,今天不说那些烦心事,老夫就陪这位陆小友喝上几杯”

    说话间,两老一少围在酒桌边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不过毕竟有两个老头在,陆游也不敢放量地喝,而且心中还记挂着不少事呢!

    喝了一会,还没等陆游问呢!吕老头就率先问道:“小子,那件事开始查了吗?想没想过从什么地方着手”

    陆游苦笑一下道:“我也正为这件事愁着呢!这不,本想来向您讨教,反倒是您先问起我来了”

    吕老头还没开口,一旁的寇准插口道:“这件事我也有所耳闻,关外十万契丹铁骑整装待发,却始终不见动静,若我所料不差,他们很可能在等我们大宋乱起来在一鼓作气南下,但现在这件事被我们知道当然就是另一回事了,陆小友不妨先从过往的商旅入手,这些人走南闯北,份尤为复杂,再有就是加强城内的巡逻,决不给他们有任何可乘之机,当然这还不够,他们能潜进城而不被发觉,显然城内有人接应他们,要怎样找出接应他们的人才是最关键的”

    吕老头在一旁也道:“小子如果只有这些办法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主动向陛下请罪算了,因为早已经有人在你之前就动了起来,寇兄,我说的没错吧?”

    寇准点头道:“是的,开封府的差役、密探早已密布全城,稍有问题的人已经被抓走了,而且在陆小友出宫之后,万岁又下了道旨意,任命了一位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好象是叫什么杨守一,而据说这个人也是许王向陛下举荐的”

    陆游听着头都大了起来,早有人比自己动手,而且能力又比自己大,人家都没查出什么来,自己还查个呀?真不如象吕老头说的去向老皇帝人错算了。

    吕老头看陆游愁眉苦脸的样子突然一笑道:“小子不会这么就被难住了吧?这可不是你一向做事的风格啊!”

    被老头一将,陆游的脾气又上来了,点头道:“老人家说的是,陆游岂会轻易认输?老人家拭目以待好了,陆游定不让您失望”此时陆游的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是还不太成熟,尚须好好斟酌一番。

    吕老头赞许地点了点头,突然话题一转道:“小子还没有成家吧!听说你的小妹失踪了,可曾找到?”

    陆游心说“来了,这老爷子是知道了些什么吧?”点头道:“找回来了,老人家可能听说了,她其实并不是我的亲妹妹,只不过是我从强人手中救回来的一个孤儿,现在我已经决定娶她为妻,重新给她一个名分”

    吕老头“哦”了一声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重新招呼着陆游和寇准喝起酒来。

    此时吕府后院,吕寒烟正焦急地等着丫鬟香儿的消息。自打从扬州回来,陆游的影子就没离开过她的脑海,有时实在忍不住就去问老父,问过几次之后,老头终于警觉起来,吕寒烟却不敢同老头说她和陆游之间的事,只好红着脸跑开。

    今天听说陆游到了府上,心中又急又怕,即想见见陆游,可又怕见到他之后不知该说什么。丫鬟看出小姐的心事,就主动跑出去打探消息。

    当丫鬟回来把陆游要娶絮儿的消息告诉她时,这位吕家大小姐终于又流下泪来。拧着秀眉沉思片刻,突然咬了咬嘴唇站起向外走去。

    丫鬟香儿见小姐表奇特,忙紧跟着向外走,走了几步忍不住问道:“小姐,您这是要干什么去呀?”

    吕寒烟头也不回地道:“我要去见见他”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