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我心有所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时间不大,一个衣衫不整的中年男人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边走还边扶着自己的官帽。见到陆游先是躬一礼,然后才道:“不知上官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上官请里面用茶…”说着把陆游那块金牌递了回来。

    陆游接过金牌摆手打断他的话,沉声道:“我找你是私事,我们不用行朝廷那礼节,别的不说,我小妹在你这里走失了,我想麻烦贵府帮忙找一下”

    知州吓了一跳,他认识那块金牌,那是只有皇帝边亲信之人才有的东西,不用问,这个年轻人同皇帝的关系一定非同一般,他的妹妹在这里走失,他若是回京随便奏上一本,自己这官也就不用当了。

    忙道:“大人放心,下官这就派人去找,请问令妹有何特征,芳龄几何?”

    陆游点点头道:“小妹叫絮儿,年纪不大,十五六左右,瘦瘦的”

    知州一愣,心说这是你妹妹吗?那有自己妹妹说不准年龄的,不过也不敢再问,点头答应着道:“大人放心,只要不出这扬州城,下官一定能把人给您找回来。大人请先到衙内安坐,待…”

    陆游那有心思在他这坐着?摇头道:“我先回客栈有消息随时通知我,对了,我听说有人专门拐骗少女送到青楼里去,这些地方也都要找找”

    知州又吓了一跳,心说你怕我不卖力给你找妹妹是怎么地?怎么来不来帽子先扣上了?当下再不敢耽搁,待陆游他们走远之后,立刻传令所有衙役府丁外出寻找一个十五六岁叫絮儿的女孩子,另外调动厢营官兵,严查过往船只,决不能让人把小姑娘拐到外地。

    一时间整个扬州城都闹腾起来,众百姓和游客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见府衙的衙役官兵,封锁街道,什么青楼、院、画舫,那家都不放过,见到十五六岁的女孩就查问一番,来历不明的就地带走。直到有熟悉官兵的富贵人家才从官兵口中得知是怎么回事。顿时谣言四起,什么京城大官的小姐被绑架了、皇帝亲军统领的小妾跟被人跑了…等等,什么版本都有了。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人是找回来不少,可还过马忠义等人那一关就被打了回去,急的知州一夜都没睡,干脆跑到陆游住的客栈,连同陆游一起等候各方送来的消息。

    陆游也是一夜未睡,也不知道饿,渴了就喝口酒,急的马忠义、吴起等人就差跪地求他了。由于长时间没有休息,陆游的眼眶已经陷了下去,嘴唇干裂,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

    知州看在眼里不由也害怕起来,这位皇帝的近臣小妹找不到不说,如果他再出什么事,别说官职,恐怕脑袋也保不住。

    连忙劝道:“陆大人,您先吃点东西吧!您再这样下去,体会垮的,小姐若是回来见到您这个样子也会难过的”

    陆游原本已经停顿的思想动了一下,是啊!如果丫头看到我这样心会好过吗?我不能再让丫头难过了。

    想到这端过饭菜大口吃了起来。见陆游终于肯吃东西,众人不由长出了口气。正在这时,一个衙役快步跑了进来。

    “禀两位大人,刚才厢营的弟兄在河面发现一条可疑船只,本要他们停船检查,可他们竟突然动手伤人,伤了我们几个弟兄之后见我们人多就开船逃了,目前厢营的弟兄们正在追赶,不过前面就是润州地界,大人是不是先同润州的大人先打个招呼?”

    知州一愣,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那些干什么?皱着眉道:“可看清船上有小姐的影子吗?”

    衙役呆了一下,很自然地摇了摇头。知州很想骂这些笨蛋,平时抓私盐的时候一个顶俩,现在连条船都拦不住。

    陆游这时也想起那晚见到的那艘神秘小船和藏在密林中的人,心说“难道这些人不死心,把丫头劫走来要挟我?”

    现在没别的办法,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猛喝了几口水后,嘶哑着嗓子对知州道:“大人,我再求你一件事,房间里有位小姐,是当朝吕端、吕大人的千金,因为和吕大人怄气,一时想不开跑了出来,我现在请你派人把她送回去,只要能把她平安送到吕府,我和吕大人都会感谢你的,另外给我准备条快船,我自己去追”

    吕端那也是皇帝的心腹重臣,知州听说他的千金就在这,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原来这还有个大人物,喜的是可以通过这件事结交两位京中要员,何乐而不为呢?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立刻就吩咐备船。

    陆游本是要走的,腿刚抬起来,却又放下了,转对众人道:“你们等我一下,我去同吕小姐说几句话”说着转走向里间。

    吕寒烟这两天也没有睡好,往事历历在目,潘文骗自己离家,一路上屡次行非礼,可不知为什么却总是半途而费,直到潘虎找上门来,虽说用药把自己迷倒,可他们的对话还是听到一些,原来潘文喜欢自己是假,无非是想报复父亲,心中的悔恨无以复加,无奈中毒药,连动都动不了,后来的事有些记得,又有些忘了,想到自己最终**于陆游,不由又气又恨,所以才在激愤之下对陆游动刀,可事后回想起来也渐渐感到是自己错怪陆游了。

    女孩家面嫩,更不敢面对陆游,每只好躲在房里,即想见陆游,却又怕见他。直到听说陆游边那个小丫头不见,而陆游为此茶饭不思的时候终于感到陆游是个可以信赖的人。正不知该找什么借口同陆游说话,却听陆游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里面能听到我说话,所以我就不进去了,说完我就走,估计此后我们是不会再见了”

    说到这,陆游停顿了一下,过了一小会才接着道:“从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那时候我已经认定你是我最终要寻找的人,虽说知道你已经有了心上人,可我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一心想把你夺到我边来。现在想来我真的很可笑,有一个疼我、我的人在边,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珍惜,偏偏还要追求摸不着边的事,现在我已经醒了,丫头才是我这一生最要找的人,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她。很抱歉对你的伤害,可我并没觉得亏欠你什么,什么原因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好好回家孝敬你的父亲,不要再让他难过了”

    陆游说完这些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他长这么大,从来不知是什么滋味,总以为喜欢一个人得到她就算完事,直到丫头的离开,他才有了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也才有了决意同吕寒烟斩断纠缠的想法。

    吕寒烟在房内听完陆游的话顿时呆在那里,等想明白追到门口的时候早不见了陆游的影,此时的吕寒烟万般滋味涌上心头,慢慢顺着门边坐倒在地,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舟行迅速,很快就驶离了扬州水域。陆游仍旧负手站在船头,两岸景色依旧,只是边少了个俏的小丫头,陆游的心可想而知。

    扬州的知州为了讨好陆游,把厢营的统领都派出来了,不过这个叫李铁的似乎不太买陆游的帐,到是同马忠义等人交谈甚欢,总是问起他们在前线打契丹人的场景。马忠义等人知道陆游的心不好,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着他。

    陆游站了一会,转头对李铁道:“李将军,到了润州我们需要下船吗?”

    李铁沉吟一下道:“这得看前面传回什么样的消息,不过我到是建议,如果对方仍旧乘船的话,我们不妨弃船登陆,骑马要比行船快上许多,我们可以赶在前面挡住他们”

    陆游点点头道:“李将军说的很有道理,就麻烦你同地方官员接洽一下,借一些马匹给我们”

    李铁显然没想到一个皇帝的近臣会如此随和,点了点头道:“大人放心,下官带有知州大人的文书,决不会误大人事的”

    陆游点头道:“如此就多谢了”想到苦命的丫头,心又沉重下来。

    傍晚十分,船终于停靠在润州码头。李铁带人去府衙借马,陆游看着缓缓流过的河水不由沉思起来。

    “从那晚的况来看,对方显然是个神秘的帮派,可我并没同谁结仇,他们抓丫头干什么?难道是杨守一的人?也不像,这伙人如果是故意绑走丫头,又怎么不和我提条件?这件事有点不大对头,恐怕我们追错人了”

    正琢磨着,李铁带着几个官员模样的人打马奔了过来。来到陆游面前跳下马,李铁一脸无奈地道:“陆大人见谅,程知州听说大人到了,定要亲来迎接,您看…”

    那个程知州见过扬州知州的文书后立刻追问李铁京城的陆大人在那,李铁没办法,只好把他们带来了。

    陆游还未等说话,程知州已经躬行礼道:“下官见过陆大人,陆大人有何差遣但请吩咐”

    陆游点点头道:“吩咐倒没有,只是今晚想在你这里借住一晚,不知可方便吗?”

    李铁,马忠义等人都愣住了,心说大人不是急着救人吗?怎么又要住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