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怨气比天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这一夜陆游睡的很安稳,脑中虽还不时出现吕寒烟那绝世的姿容,不过却淡了很多,感觉她似乎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现在自己把她带回去,不过是要对吕老头有个交代而已。

    早饭同样是要伙计买回来的,伙计虽觉得这位公子同别人不太一样,不过手里拿着人家的银子,那还管你是干什么的?

    吃着味美馅鲜的包子,陆游不住地点头,一转头却见絮儿总是一副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笑道:“你这丫头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昨晚告诉你不用等我,怎么还是等我回来才睡的?”

    絮儿小脸一红强辩道:“谁说的?我…我早就睡了”

    “呵呵!睡着了还能趴在门缝看人,莫非是梦游不成?”原来陆游昨晚回来时就发现小丫头根本就没睡,听到自己回来还趴在门口看自己,等自己回房之后她才去睡的。

    絮儿终于忍不住“吃吃”而笑道:“你才梦游呢!那么晚才回来,你不知道看不到你回来,我睡不着…”说到这急忙住口,一张小脸却已经红到了耳跟。

    陆游心中也怪怪的。干咳了一声道:“好不容易来一趟扬州,还让你闷在房里,真是难为你了,过几天吧!等把人找到,我带你出去好好转转”

    絮儿的神态终于恢复了些,幽幽地道:“大哥以后有嫂子陪着,我还跟着干什么?”

    陆游忍不住失笑道:“你这小脑袋里也不知整天在想些什么?你那来的嫂子?我自己还没定呢!你就给我定了”说着不住地摇头。

    絮儿的眼睛亮了起来,跟着问道:“你昨晚不是出去找她了吗?”

    陆游伸手在絮儿的脑袋上轻弹了一下道:“小小年纪就快成管家婆了,这大了还得了?”

    絮儿抗声道:“我不是孩子,你怎么总说我小?”

    “好…你不小,是大姑娘了还不成吗?”陆游越来越怕和絮儿谈话,赶忙告饶。

    絮儿这才“扑哧”一笑,想说什么,不过还是忍住了。正在这时,吴起的声音在门外传了进来。

    “公子,昨晚那个女人送消息来了”

    陆游真有点意想不到,这天才亮多长时间就有消息了,这女人的办事效率也太快了吧?忙让吴起把她请进来。

    老女人一见到陆游立刻兴奋地道:“公子,您可真是命好啊!我这一早起来,只走了几家就打听到有一男一女租住在王家的花船上,我怕弄错,还特意去看了一眼,您真别说,那小姐长的可真没说,跟天仙似的,男的也不赖,只是脾气大了些,弄得那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总是掉眼泪…”

    这些就够了,陆游连忙伸手打住她的话头,免得她的吐沫星溅到自己脸上。招手把吴起叫过来,同时塞给他一大锭银子道:“你去跟老妈妈看一下,如果不差就把银子给她”

    吴起认识吕寒烟,接过银子带着千恩万谢的老女人走了。

    陆游转头对絮儿道:“一会把人找回来,还得交给你,你得想办法让她打消再跑的念头,对,你就说她父亲病了,只要把她骗回去交给她爹,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絮儿还没等说话,就见马忠义带走的一个侍卫快步走了进来。

    “公子,我们今早跟着潘家人到了一艘船外,那个潘家的公子就再没出来,而且船上还不时传来争吵声,马大哥估计人可能是找到了,特来向您请命,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动手?”

    陆游沉吟一下道:“他们的人也不少,我们还是再等一下,看看况再说,走,带我去看看”转头对絮儿道:“在这等着,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还是昨晚那个地方,不过这地方的人似乎都以习惯了夜生活,空气清爽的早晨竟见不到人影,微风吹来,只有河水拍打船舷发出的哗哗声传过来。

    来到马忠义藏的地方,赫然发现吴起竟也到了,原来那个老女人找的地方竟丝毫不差,吴起知道马忠义已经派人去请陆游,也就在这躲了起来。

    他们藏的地方是离那艘船不远的一片草丛,隐约能听到船上的说话声。

    陆游看了几眼,回头轻声对马忠义和吴起道:“我们只是来找人,没有必要同他们动武,一会只要见他们出来,我们就迎上…”

    话未说完,一个侍卫突然道:“公子快看,潘家的家人都走了”

    陆游忙扭头望过去,却见潘虎正站在船头对手下人说着什么,而后手下人就纷纷离开了,令陆游不解的是,潘文和吕寒烟却不见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潘文和吕寒烟早溜了?”想到这扭头对马忠义道:“吕家小姐离开了吗?”

    马忠义肯定地摇了摇头道:“绝对没有,我们几个一直盯着,没看到有谁离开过这条船”

    这就奇怪了,潘家兄弟玩的这是那一出?眼看潘家的下人走了没了踪影,陆游再也忍不住轻声道:“走,我们过去看看”说着弓起腰蹑手蹑脚地向那艘船摸了过去。

    船上不时有说话声传下来,不过似乎都是潘虎一个人在说。

    陆游的好奇心已经不可抑制,看看左右无人,竟慢慢从船舷爬了上去。马忠义等人无奈,为了不引起潘虎的注意,没敢都跟着上船,只好俯躲在四周,以便陆游召唤能及时冲上去。

    此时陆游已经靠在船舱外面,近的几乎连潘虎的喘息声都能听到了。就听潘虎先是一阵恻恻的低笑。接着道:“我的好大哥,您现在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全无力,手脚发麻?嘿嘿!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其实也没什么,我不过是在你刚刚喝过的茶里放了些东西”

    陆游吓了一跳,潘虎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敢给他哥哥下药?

    几声闷哼之后,潘虎的声音又传出来“你现在一定在奇怪,我从小胆子就小,什么时候变这么大的呢?其实我的胆子一直都不小,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从小你就抢尽风头,什么好事都要可你先来,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想过吗?”潘虎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出这句憋在心里多年的话。

    陆游还是头一次接触潘虎的内心,原本只想挑拨他兄弟不和,自己好有机可乘,现在看来就是没有自己,他们兄弟也一定会有反目那一天的。

    就听潘虎接着道:“喊吧、叫吧,看有谁来救你?”说到这又地一笑道:“这些天守着美人的滋味一定不错吧?忘了告诉你,在你走的前一晚,我一不小心把样东西掉进了你的汤里,听说那东西男人用了就会失去做男人的功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见着女人还能行吗?哈哈!”

    陆游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今天总算领略到什么叫坏人了,同他比起来,自己简直比菩萨还善良了。

    这时潘虎突然叹了口气道:“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弟,你不能做的,我这当兄弟的当然要帮你完成了,吕寒烟这个人,一直对我不理不采,一会待药力行开,我看她还理不理我?待我玩过她之后就把她卖到青楼去,让她受千人骑、万人踩,到时看她老爹那张老脸还往那放?哈哈!”声音歇斯底里,同个心理变态的人没什么区别。

    这小子简直是他妈疯了,陆游再忍耐不住起就要从进去,就听潘虎突然道:“你想没想过我会怎么处置你?”

    听到这,陆游又止住了脚步,凝神听了起来。

    “看到这颗药丸了吗?吃下去后你就只能慢慢等死,不过当然没那么简单,我已经故意给陆游那个傻瓜留下线索,他很快就会找过来,不过等他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而我又会恰巧带人出现,这样姓陆的就成了杀你的凶手,嘿嘿!我的好大哥,您看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陆游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转走了进去。

    听到陆游的哼声,潘虎的苦胆差点没吓破,他做梦都没想到陆游会在此时出现,不过他的反应也是够快,不知从那摸出把匕首,一下跳到昏睡在旁的吕寒烟边,用匕首指着吕寒烟的脖子嘶声道:“你…你别过来,不…不然我杀了她”

    听到声音,马忠义、吴起等人纷纷跳上船来,不过看到舱内景后不由都愣住了。

    陆游摇了摇头道:“潘虎啊潘虎,我真没想到你的心地竟如此歹毒?放心,我没心管你们的家事,把人交给我,你可以走了”

    潘虎没想到陆游会放他走,满脸不信地道:“你…你真的放我走?”

    陆游不屑地道:“快滚,不然我可要改主意了”

    潘虎这回知道陆游不是骗他了,看了看委顿在那里的潘文,嘴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陆游忍不住道:“怎么?你还想在我面前行凶吗?”

    潘虎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丢掉匕首闪从陆游旁钻了出去,跳下船就撒腿跑了起来。

    陆游看了看靠在船舱里虽有意识却无法动弹的潘文,不由叹了口气道:“其实不是我对你们老潘家人有什么好印象,只是不想看你死在我面前”转头对马忠义等人道:“知不知道怎么能救他?”

    吴起过来看了看潘文的脸色道:“不要紧,他中的应该只是普通,用冷水激一下,休息一会就会没事的”

    陆游点点头道:“把他救过来”说完把头转向面色佗红,尚未清醒的吕寒烟,心想“她该怎么救呢?”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