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江南繁华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船家的老婆刚要说话,船家突然道:“天色不早,公子该休息了,你还在这罗嗦什么?赶快回去”说着站起拉着老婆就走。

    他老婆尤自不服地嘟囔着“公子也不象困的样啊…”

    陆游明白,这件事船家很可能也知道些,知道这里牵扯到王府,所以不敢在深说,或许现在还怪自己多嘴呢!

    招招手把絮儿叫到边,低声道:“找个机会同船家大嫂聊聊,看她都知道些什么?”

    老天似乎很成全陆游他们,接连几天都是风和四丽。后面潘虎的船虽行的也很快,陆游他们却一直刻意保持着不被他们赶上的距离,看他们的行舟的速度和方向,显然陆游分析的是对的,他们的目标也是扬州。

    絮儿人小鬼大,而且船上又只有絮儿这一个丫头,所以船家老婆很自然就把絮儿当成倾诉的对象,絮儿也就很轻而易举地从船家老婆那里出实来。

    原来那老妇人的女儿并不是死在许王手里,而是死在他的一个宠妃手上,据说这个妃子奇妒无比,稍有姿色的女人接近许王都不可以,老妇人的女儿是在王府做侍女,因有几分姿色,就被许王叫到近前侍奉,这个妃子知道之后随便找个由头就将这个女孩活活打死。据说那个老妇人离京之时眼睛已经哭瞎,是她一个远房表兄和侄子将她送出京的。

    听完絮儿的叙述,陆游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心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许王又干什么去了?怎么就任由这个女人胡来?一个连自己家都管不好的人又如何去管理国家。

    想到这,陆游的脑海中又冒出那个大胆的想法来。元侃人品端厚,心中又装着老百姓,这样的人不当皇帝谁当?可现在许王风头正劲,又是老皇帝喜欢的人,显然这太子的位置非他莫属,要怎么样才能让老皇帝该变主意呢?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总想这些掉脑袋的事呢?这是我该想的吗?

    晃了晃脑袋努力想驱走这些想法,可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越想逃避,就越会出现在你脑子里,显然这个想法已经在陆游的脑子里生了根,赶都赶不走了。

    舟行迅速,随着河面上来往船只的增多,船家告诉陆游,扬州就快到了,终于到了自己向往的地方,陆游的心很是激动,站在船头看着两岸的景致久久不愿收回目光。

    扬州,自古就是水陆交通枢纽和漕运中心,并素有东南第一大都会、雄富冠天下之称。对于这里的景物、风貌,后世不论是小说还是文献,记载都很多,更有人说扬州出,不过这个消息还好陆游不知道,不然早就来了。

    陆游他们的船只运行在淮水之上,只见两岸的房屋渐渐多了起来,而且这里的房屋大都建筑典雅,形态美观,由此可见居民的富庶。

    河岸两旁还停靠着无数船只,许多船只上披红带彩,有如迎亲船一般。陆游心想,这船上恐怕就是小说中扬州那些烟花女子住的地方了,等安顿好之后,说什么也要上来看看,不过丫头就不能带了。

    这时船家突然道:“公子是在天长县下船还是在江都下?”

    陆游有些奇怪,转头道:“我要去扬州,不是去江都或是什么天长”

    船家笑了一下道:“公子有所不知,扬州的府衙就在江都,天长是扬州下辖的一个县,您若是要去天长县,我们还得走一段水路,不然您这就可以下船了”

    陆游还是头一次知道这件事,点点头道:“那我们现在下船好了”说话间回头望去,却见潘虎的船已经靠岸。原来进入淮水之后,陆游命船家放慢速度,以便观察潘虎等人在什么地方下船。

    见潘虎带走下船走进人群,陆游等人才下船,并命吴起迅速跟了上去,免得被潘虎溜掉。

    时间不大,吴起就回来了,躬向陆游禀报潘虎他们已经住进客栈,看样子不像立刻就离开的样子。

    陆游明白了,潘虎也只知道他哥哥到了扬州,具体什么地方也得慢慢找。看来自己着急也没用,也得慢慢等了。

    于是命吴起在潘虎他们住的客栈附近再找一家,以便就近监视他们。

    住的地方有着落了,陆游的谗劲又上来了,命人把店伙计叫来。

    “小二哥,我们是第一次来扬州,都有什么好吃的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说着掏出一块碎银丢了过去。

    店小二银子在手,态度也更加的亲,躬道:“公子爷,您可真是问着了,小的别的不敢说,就我们扬州的美食,那可是了如指掌。最好吃的莫过于扬州三头,清蒸蟹粉狮子头、扒烧整猪头、拆烩鲢鱼头,点心三绝,三丁包,翡翠烧卖和千层油糕,要多好吃,有多好吃,您看我,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伙计说着还夸张地抹了抹嘴。

    陆游的口水也快下来了,忙问道:“这么多好吃的,在什么地方可以吃到?”

    伙计“呵呵”一笑道:“当然要去第一阁了,那里的菜最正宗,大师傅的手艺也是我们扬州最好的,你来扬州若不去第一阁可真算白走一趟了”

    “第一阁?”陆游不由失笑道:“口气可真是不小,京城有个第一楼,扬州又来个第一阁,这天下第一的东西可真不少,就冲这第一两个字,我就更得去尝尝了”

    说到这突然想到,自己要去的地方,潘虎会不会也去?现在可还没到同他会面的时候。想到这微笑着对伙计道:“小二哥,今天我们有点累了,这样吧!就麻烦你替我跑一趟,把你说的这些好吃的都给我买回来,我就在这里吃”说着又掏出一大锭银子送了过去。

    店小二眼见这是个有钱主,掂了掂银子道:“行,我这就给您买去,不过可用不了这么多”

    陆游知道他的心思,微微一笑道:“剩下的就当是给小二哥的辛苦钱吧!”

    这可有赚头了,店小二高兴地答应一声转跑了出去。

    喝了一口絮儿递过来的茶水,陆游的脑筋又转了起来。

    “这吕寒烟和潘文会在什么地方?都这么多天了,两人恐怕什么事都干了吧?妈的,连老子喜欢的人都敢动,我看这小子真的是不想活了,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两人真有那么回事了,我怎么办?还继续追吗?那还是算了吧!女人多的是,犯的着给别人开股吗?还是一切顺其自然吧!”

    想归想,可陆游心中还是抱着一丝幻想,都说古代的女子注重贞洁的,不会先上车后买票吧?

    时间不大,伙计连同另外一个伙计提着两个大大的食盒走了进来,也不等陆游吩咐,从盒子里端出酒菜就在桌子上摆了起来。原本他给陆游介绍的只有几种,可现在却摆满了整张桌子,原来这伙计见陆游是个有钱的主,就加意的讨好,把其它一些本地的美食都给陆游买了回来。

    陆游看了果然喜笑颜开,另外又给伙计拿了块碎银,并大赞这小子懂事。命絮儿拨出些酒菜自己留下,其余都给马忠义等弟兄们送去,陆游就是这习惯,自己有好吃的总也不会把兄弟忘下。

    扬州美食果然名下无虚,吃的陆游和絮儿不住地交口称赞,要不是肚子实在装不下,真有心让伙计出去再买些了。

    吃过饭躺在上休息一会,眼见天色渐黑,陆游爬起来穿戴整齐就要向外走。

    听到他起来的声音,絮儿从外间走了进来,看到陆游的样子不由奇道:“天这么晚了,大哥这是要去那里?”

    陆游“嘿嘿”一笑道:“大哥出去转转,不过这次可不能带你,因为大哥去的地方很危险,尤其对女孩子更危险,所以你还是呆在这里等我,哦!对了,我可能回来的要晚些,你不要等我,自己先去睡吧!”说罢迈步走了出去。

    絮儿见陆游笑得有些奇特,心中微觉奇怪“危险的意思我明白,可为什么尤其女孩子更危险呢?”

    命马忠义严密监视潘虎的动静,自己叫上吴起和两名侍卫施施然向淮水边走去。

    有道是月上枝头,人约黄昏,初秋的天气虽微有凉意,却也不能挡住象陆游这样前仆后继冲向温柔乡的男人们。

    天色虽暗,河边却已是一片灯火阑珊,每一只船上都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更不时有阵阵的欢声笑语随风飘来。

    陆游的眼睛都有点花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上那艘船才对,回头对吴起道:“吴兄,你猜这里那艘船上的姑娘更漂亮些?”

    吴起愣了一下,疑惑地道:“公子不是来找人的?”

    陆游“嘿嘿”一笑道:“这叫劳逸结合…”说到这脑中突然灵光一现,自言自语地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有句话不是说什么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吗?越是危险的地方往往越安全,潘文会不会带着吕寒烟躲在岸边的某只船上呢?”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