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佳人私奔忙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这一夜陆游都没怎么睡好,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元佐来,甚至那个叫明玉的歌女也会时不时的在眼前闪现,弄得陆游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分裂。

    好容易挨到天亮,这觉就更不用睡了。干脆穿好衣服来到后院练习一下杨延昭传授的功夫,也由此想到了昨天想好要去探望折太君的决定。

    吃过饭,去买了些礼物登门拜望了一下老太君,老太君见多陆游很高兴,不过她似乎也不太清楚儿子现在的况。闲聊几句辞别老太君从杨府出来,很自然就奔翰林院走去,可只走到一半就停住了。

    “我还去翰林院干什么?真的去学习吗?还是去钓鱼?算了吧!我还是找点别的事做吧!在那里在混下去,好人也会憋出病来。对了,有些子没看到吕老头了,这老头当初把我送翰林院去不会什么原因都没有吧?恩!左右无事,不如去看看老爷子,嘿嘿!也不知道吕寒烟那丫头怎么样了?一定还在恨我吧!”

    想到这,翰林院也不去了,拨转马头向吕府走去。

    街上人来人往,虽说朝廷已经一举将丐帮铲除,可不等于所有百姓都过上了好子,衣衫褴褛的流浪汉还是随处可见的。

    这不,刚拐了个弯,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中年男人就拦在陆游的马前。

    马忠义高喝一声道:“什么人挡住去路?快把路让开”众侍卫也都露出注意的神,这些大兵出的侍卫在京城住的都快麻木了,恨不得能有点什么事呢!

    流浪汉显得很害怕,哆哆嗦嗦地掏出一个信封送过来道:“有…位大爷说把这个交给马上那位大爷,大爷就会给我银子”

    陆游知道这辈子同自己最有缘的恐怕就要数乞丐了,也没细问。掏出块碎银丢过去,同时命马忠义把信接了过来。

    看到信封的时候,陆游就愣住了,因为这上面的笔迹他好象在那里见过,随即想起来,这不是那个契丹人乔明远的字迹吗?他没有被朝廷抓住吗?怎么还会给自己写信?

    想到这连忙把信拆开。只见上面写着“陆兄君鉴,匆匆一别又是月余,明远十分想念,可叹却无缘同陆兄把酒言欢,实乃人生之憾事。当听闻陆兄在牢狱之时,明远本想率部下前往营救,奈何有暗疾,竟至在陆兄最需要帮助之时只能袖手在旁,明远实感愧疚,当得知陆兄成功脱险后,心中不由感叹吉人自有天相之言。却也再无颜以对陆兄。当陆兄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明远已在回乡的路上,从此以后与陆兄天各一方,唯有遥祝水酒一杯以祝陆兄平安康健,致、礼,乔明远百拜顿上”信的最末尾还写着“若陆兄可肯契丹一行,明远定倒履相迎,以表寸心,切、切”

    看完信,陆游不由呆住了,虽说国家利益为重,可毕竟是自己向朝廷告的密,乔明远这封信上竟只字为提?这个人的肚量真是大的可以。不过想让自己去契丹就算了吧!那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想到乔明远竟成功脱,陆游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能量,内心深处却也有一丝喜悦,似乎并不希望他被朝廷抓住。

    吕府很快就到了,听说是陆游来了,吕老头把他请进了书房。下人送上茶水后退了下去。

    吕老头看着陆游微笑道:“看你的气色好象不错,想必在翰林院的子一定很写意了?”

    陆游苦笑一下道:“老爷子,您就别挖苦我了,那里那是我这种人呆的地方啊?不过话说回来,您是不是知道皇帝会去那里?”

    吕老头眼中精光一闪笑着道:“你见着万岁了?”

    陆游没好气地道:“你还说呢?我那知道他是皇帝?信口开河地胡说了一通,要不是我命好,说不定这时候连脑袋都没了”

    吕老头“呵呵”一笑道:“祸兮福所依,你注定就是做大事的人,我只不过是想再顺路送你一程罢了”顿了一下又道:“陛下可曾给你安排什么官职吗?”

    陆游点点头,随即又摇了一下道:“陛下想让我去许王那里,我没答应,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这个人真的不太适合做官,我看您老人家就发发慈悲,替我去向万岁求求,放我离京吧!”

    吕老头又笑了,摇头道:“国家大事,岂可由着你子来”顿了一下又道:“不去许王那里也好,这样吧!我找个衙门让你先去历练一下,将来也好委以重任”

    说来说去,还是要把自己锁在京里。陆游不由有些意兴阑珊,刚要借口离开,却听吕老头又开口了。

    “本来你有武艺,可我为什么没有把你派去军营,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陆游很自然地摇了摇头,从前他一直不想进军营,现在倒有些想去了,那里怎么说也能比在翰林院里闹些吧?

    吕老头不知为什么,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才道:“原本我并不想对你说这些,现在看来我若再不说的话,你会越加误会我的用意”

    顿了一下又道:“翰林院并非只是那些会写文章的书呆子呆的地方,它即不隶属中书,也不在枢密院的管辖范围,但它却可以左右朝中很多大事,为什么?因为这些翰林学士们可以间接地影响万岁的想法,万岁每遇大事,都会去翰林院,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派你去翰林院了吧!”

    “再有,自太祖开朝以来,我朝一直奉行以文制武的朝政,也就是说,只有从文官做起,你才有更大的发展机会。众观我朝现在的文臣武将,只有杨氏一门可堪大用,现在我朝初定,北有契丹虎视眈眈,西有党项蠢蠢动,若真有起事来,又岂是杨家一门可以担当的?”

    说到这吕老头加重语气道:“陆游,老夫很看好你,所以才加意培养你,你切不可让老夫失望啊!”

    陆游听完吕老头的话不由呆住了,他虽知道这老头一直对自己很好,却没想到这老头竟如此看重自己?可想想自己的能耐,不由又心虚起来。

    苦笑一下道:“老爷子,您太高看我了吧?我怎么不觉得我有什么能力?弄不好真会让您老人家失望,所以我还是劝您别对我抱什么希望了”

    吕老头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费了半天口水,这小子竟一点没听进去?看来自己还得给他再施加点压力才行。

    刚要说话,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爷…老爷,不好了,小…小姐又不见了”说话间,一个老妈子模样的女人推门闯了进来。

    这个女儿可没少让吕老头心,动不动就玩个失踪,吕老头都快习惯了。怒哼一声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派吕忠带人去找”

    老妈子似乎同小姐的感很好,此时眼泪都流出来了,哽咽着道:“老…老爷,这次不同,小姐是收拾好东西走的,看样子是不会再回来了,呜…”

    吕老头怒极,吹胡子瞪眼地道:“不回来更好,就当我没这个女儿”

    陆游在一旁心道“这丫头的思想也太超前了吧!现在就玩起私奔来了”一想到私奔两字,心中不觉一动。开口道:“小姐是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留什么东西?”

    被陆游一提醒,老妈子忙拍了拍脑袋道:“小姐好象是昨晚离开的,我在小姐的梳妆台上是拣到一封信”说着忙由怀里掏出封信递了过来。

    吕老头嘴里说不管,毕竟父女连心,劈手夺过信,打开看了起来,只看了几句就把信揉成一团,恨恨地道:“这个孽障,我…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这是人家的家事,陆游本不应插言,可涉及他喜欢的人就不得不说话了。沉吟一下道:“老爷子您先消消火,要我看小姐很可能没有这么大胆子,或许是受了什么人的惑,如果您真不管的话,小姐受到的伤害就会更大,您说是吗?”

    吕老头想想也是,女儿从小是很听话,可自从认识了潘家的老大之后竟完全不听自己的了。再无暇细想,张嘴道:“来人,备轿”

    陆游连忙拦住吕老头道:“老人家,您这可是要去潘府?”

    吕老头眼睛一瞪道:“当然了,老夫要去找潘美理论,问他是怎么管教儿子的,怎么拐骗起女孩子来?”

    陆游摇头道:“老人家您怎么糊涂了?您这样无凭无证地去要人,人家一句话就可以把您顶回来,您不是自取其辱吗?”

    吕老头确实是被气糊涂了,想了一下才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陆游沉吟一下道:“要我看,潘家很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真是潘家公子拐骗小姐的话,他们很可能不敢呆在京城,昨晚离家也得等天亮才能出城,我们不妨一边派人出城寻找,一边给潘家去封信,把这件事告诉潘家,我想潘家在京城也是有头脸的人,必然也不愿看到有这种事发生,所以也必会派人外出寻找,这样合我们两家的力量找起人来就会容易多了”

    说到这,陆游突然想起潘虎来,这小子或许知道他哥哥的行踪。想到这,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微笑着对吕老头道:“老人家就把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定会把小姐平安带回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