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终到上学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潘虎做贼心虚,不敢面对他哥哥,先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待潘虎藏好,陆游才一步三摇地向假山后走去,还没等转过假山呢!一阵嘤嘤的哭声就传了过来。陆游听的真切,正是吕寒烟的哭声,不由加快了脚步。

    假山后十分幽静,不然吕寒烟也不会选在这里同心上人约会了。不过当陆游转过假山的时候,立时站住了脚步,心口象被无形的大锤击了一下似的。

    就见吕寒烟此刻正趴在一个男人的上哭泣,而男人双手搂紧吕寒烟的同时,嘴角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很不巧他的微笑还是被陆游看到了。陆游现在几乎认为自己刚刚给潘虎分析的那些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很可能这小子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潘虎的哥哥要比潘虎高上许多,而且人也非常的英俊,怪不得吕家小姐会喜欢他了。

    看着自己的梦中人趴在别人的怀里,陆游心中忍不住火起。冷哼一声迈步走了过去。

    “这不是吕家小姐吗?你父亲正在派人四处找你,你怎么跑这来了?对了,你约的不是我吗?这个人又是谁?”陆游说完瞪起眼睛盯着潘虎的哥哥,一副找茬打架的模样。

    吕寒烟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陆游,忙从潘虎的哥哥怀里站起来。擦了擦眼泪,红着脸道:“你胡说什么?谁约你了?”

    潘虎的哥哥心中也正恨陆游打断他的好事,冷冷地看着陆游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吕小姐的?”

    陆游“嘿嘿”一笑道:“连我都不知道?我看你还是不要在京城混了,吕小姐,你来告诉他,我是什么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陆游知道把这事说的越含糊,这小子心中越会怀疑。

    果然,潘虎的哥哥一张俊脸顿时变成了青色,扭头看着吕寒烟道:“他是谁?你们怎么会认识的?”

    吕寒烟急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拉着潘虎哥哥的手臂道:“你不要相信他胡说,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他就是前些子朝廷要斩的死囚陆游”

    潘虎的哥哥听说眼前这个无赖模样的年轻人就是近京城哄传的陆游,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陆游几眼,皱着眉头道:“你就是陆游?哼!果然名不虚传”

    陆游斜着眼睛看了看他道:“名不虚传什么?有话就痛快说,不要跟个娘们似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打这位吕小姐的主意,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顿了一下又道:“和你兄弟比起来你差远了,真怀疑吕小姐怎么会看上你的?”

    潘虎的哥哥被气得脸色越发铁青,怒视着陆游道:“你又不是她什么人?凭什么要管她的事?”

    陆游冷笑一声道:“她父亲是我的恩师,你说她的事我能不能管?老恩师已经明确对我说他坚决不同意你们的事,所以劝你还是趁早死心,不然他老人家会找你父亲问个究竟”转头对吕寒烟又道:“寒烟妹妹,你还是快些回家吧!老人家正在为你担着心,你也不想让老人家生气吧?”

    一句寒烟妹妹叫的陆游自己都有点发麻,更何况吕寒烟和潘虎的哥哥了。潘虎的哥哥终于忍耐不住,怒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就连吕寒烟的呼唤都不理了。

    见气走了潘虎的哥哥,陆游这才笑嘻嘻地道:“寒烟妹妹,我表演的不错吧?不过你也真是的,会郎就说会郎,怎么还要骗我?”

    吕寒烟心中怒极,更见心上人误会自己,怒瞪了陆游一眼哽咽着道:“谁…谁是你妹妹?我恨死你了”说完捂着脸跑了。

    陆游也没有追她,看着她的背影淡然一笑,心说“喜欢你并不等于可以让你拿我当猴耍”扭头看了看跟在边的吴起道:“知道他是谁家的吗?”

    吴起恭声道:“他好象是潘家的潘文、潘公子,在军营的时候见过他,不过他那时穿着铠甲,看得不是很清楚”

    “潘文、潘文..”陆游默念了几遍,知道自己同老潘家的仇算是结上了。迈步同吴起走出假山,却见刚刚送东西回家的两个侍卫已经回来,正站在那同马忠义等人说话。

    一名侍卫见陆游过来,忙紧走几步来到陆游边道:“陆公子,我家将军请您立刻回府,说有急事要对您说”

    陆游有些好奇,杨延昭刚被皇帝叫去了,怎么一回来就找我?难道是皇帝要找我?叫上已经玩累的絮儿向杨府赶去。

    刚进杨府大门,陆游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只见杨府平时那些侍卫家将此时都已经换上铠甲,各个表严肃行色匆匆,仿佛要开战似的。

    终于在正厅见到了一戎装的杨延昭。忍不住大步走过去问道:“怎么了杨兄?你这是要去那?是契丹人又打过来了吗?”

    见到陆游,杨延昭也是一脸严肃,拉着陆游道:“刚刚陛下招我入宫,命我火速赶往边关,据报契丹人近在边关频繁调动大军,似乎有意南侵,我必须赶过去阻住他们,不能让他们打过来。我走之后陆兄一切保重,而且我希望你还是留在这里,只要有杨家在,就没人敢动你”

    陆游早知道杨延昭在京城呆不长,此时要分手了,心中难免有些失落,毕竟自己在京城还没什么朋友。

    点头道:“杨兄放心,我自会小心的,你也要一切小心,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杨延昭摇摇头道:“我倒真有意要你同我一起去边关御敌,可陛下却不同意,呵呵!看来陛下还是很看中陆兄的,我敢断言,陆兄将来的成就一定在我之上”

    陆游到现在连皇帝面还没见到呢!那敢想自己将来会有什么成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杨兄不要开玩笑了,我到现在还没见到万岁呢!对了,看你的样子是现在就要走吗?”

    杨延昭点头沉声道:“军紧急,刻不容缓,我刚刚已经辞别的母亲,就等陆兄你了,见过你之后我就要开赴边关了”

    陆游心中感动,用力握了握杨延昭的手臂道:“预祝杨兄旗开得胜,待杨兄得胜回来的时候,我定要在第一楼为杨兄摆上十桌”

    二人心意相通,彼此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了陆游的安全,杨延昭最终还是把那马忠义、吴起等人留给了陆游,这才带人起程离京。

    少了杨延昭,陆游倍感孤单,而且也不便再住在杨家,最终在内城边买了一处房产,辞别老太君,把家安在了那里。

    房产不是十分大,里外两进,里院三间房,外院五间,陆游带着十名侍卫和絮儿住在这里到也宽敞的很。这么大的地方当然不能让絮儿收拾了,陆游不顾絮儿的反对买来两个丫鬟,一番折腾之后,陆府终于初见规模了。

    终于有了自己的家,絮儿更加的兴奋,一天到晚忙里忙外的不闲着,倒是把陆游闲了下来,想帮忙干点什么絮儿都不让,没办法只好闷在房里看元侃送给他的那些书了。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陆游在家里快要憋出病来的时候,许王府的管家找上门来。

    见到他,陆游有些意外,把人请进来后着丫鬟端上茶水,这才问道:“管家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吗?是许王找我吗?”

    管家笑了笑道:“现在该是我管您叫大人了,王爷特命我送您去翰林院赴职,陆大人,我们这就走吧!”说着把一张纸递了过来。

    吕老头不是说有圣旨吗?怎么会是许王的人来通知我?陆游接过纸打开看了看,上面只寥寥几行字,意思是要陆游去翰林院报到,暂无官职,只是在那里行走。

    陆游明白了,许王派人送自己去翰林院,意思是告诉别人自己是他的人,也有显示亲近的意思。

    陆游在家里正憋的难受,也不管这个翰林院是干什么的,只要不让自己闲着就行了。忙告诉了絮儿一声,同管家出了府门。

    在陆游的想象中,翰林院就是做学问的地方,至于在什么地方他就更不知道了。却见管家带着自己向皇城走去。忍不住问道:“管家大人,咱们这是去那?翰林院在皇宫里吗?”

    管家笑了笑道:“是在皇城,不是皇宫,王爷说了,翰林院那些老学究很可能会给陆大人添麻烦,所以特命我陪您去,顺道告戒他们一下”

    同陆游想的差不多。点点头道:“回去替我谢谢王爷,说我改一定登门致谢”

    皇宫陆游去过,不过他们此次去的地方却在离皇宫不远的一所别院,别院门口没有军兵把守,进出的都是一些书生气十足的中年人或是白胡子老头,很少有象陆游这么年轻的。

    在管家的带领下,陆游走进院子,院子里同陆游想的差不多,十分肃静,而且院里的景致也不错,花园里的鲜花争奇吐艳,假山旁绿树成荫,亭台楼阁在树林中若隐若现,确是一个学习用功的好地方。

    在一座僻静的屋子前管家停了下来,回头对陆游轻声道:“陆大人将那封告交给在下,在下去给您通报”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