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又是新一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哎!听说了吗?杨家少帅带兵把法场给劫了,好家伙,那真叫一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呀!”

    “真的假的呀?杨家那可是大大的忠臣哪!他家人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你看,不知道了不是?听说要砍头的那个还是个江洋大盗,是杨家少帅的结义兄弟,朝廷要砍他的脑袋,那杨少帅能答应吗?”

    “你少胡说八道了,杨少帅我见过,那可是个大大的好人,他怎么会和江洋大盗结义做兄弟?我看你多半是听信了别人的谣传,算了,我可不听你胡说了,劝你也不要四处乱说,免得祸从口出…”

    一时间消息象长了翅膀似的飞遍了京城的每个角落,同时经过众人的纷传也出现了很多版本。而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此时却正舒舒服服地泡在澡盆内清洗着上多积攒下来的污垢。

    洗过澡后的陆游整体感觉好多了,又一次再世为人,让他知道更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走出房门深吸了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在阳光下的感觉真好,从今天开始,老子定不会辜负这上天给我的机会,谁若再想对我不利,老子定要让他付出更大的代价”

    一转头,却见絮儿靠在门边处竟已经睡着了。多不见,絮儿更见消瘦,都快成皮包骨头了,而此时靠在那好象在做着什么梦,长长的睫毛偶尔轻轻抖动几下,嘴角还含着一丝浅笑。知道这小丫头为了找自己,这些子来一定没少受罪,心中感动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歉疚,小丫头跟着自己从没过上好子,为了她,自己也不能再这么任人宰割了。俯抱起絮儿从新走进房内,将她轻轻放在上盖上薄被,这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想起絮儿怎么会睡在这里,心中不由好笑,这是杨延昭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房间,絮儿的房间在隔壁,这丫头也不知怎么跑到这来,恐怕是自己再突然消失吧!

    此时杨府的大堂上已经来了好些客人,有来探听况的,也有劝杨延昭赶快去向皇帝请罪的。襄王元侃和吕端也当然是其中之一了,不过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当然还是看望失踪多的陆游的。

    当陆游一袭轻衫精神饱满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上,都想看看杨延昭甘冒大罪劫回来的是什么人。

    元侃当先走过来上下打量陆游一番才满脸歉意地道:“陆兄,这些子可把我急坏了,你没事就好,不过却瘦了很多,是我大意了,你不会怪我吧?”

    陆游看到元侃真流露,心中也很感动,微笑着摇头道:“这事怎么能怪王爷?是对手太狡猾了”说着对元侃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告诉他此处不是讲话的所在,回头在慢慢谈。

    元侃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吕老头看了看陆游只是点了点头,转向元侃道:“王爷,这件事不能再拖了,恐怕现在就已经有人抢在我们前头进宫面圣了,我们也还是赶快进宫吧!”

    元侃拍了拍脑袋道:“对…你看我这脑袋,杨将军,陆兄,现在你们俩是当事人,是必须得去的,不过你们尽可放心,父皇英明睿智,知道事的真相后,决不会再追究此事的”

    杨延昭点了点头却道:“陆兄,家母想见见你。王爷,吕大人,可否等见过家母之后在进宫?”

    杨家老太君谁敢不买帐?这老太婆有先皇御赐的龙头拐杖,上朝都可以不跪的。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陆游其实也早想拜见一下这位传说中的女英雄了,而小说中更是把她夸的神乎其神,杨门女将在他的带领下锋芒简直盖过了杨家将。

    现在听说老太君要见自己,陆游连忙正了正心神,跟着杨延昭大步向内堂走去。

    走在路上,陆游突然明白老太君为什么要见自己了,一定是杨延昭对老太太说起自己的那番话,从而动了要见自己的念头,看来一会还真的好好应付,这可是实力派人物,自己想在大宋混下去,说不定还得指望她们家呢!

    杨延昭扭头看了看陆游笑道:“真没想到会在那种况下见到陆兄,不过你可是把我害惨了,为了找你,我几乎快把扬州城翻遍了,你说吧!我该如何处罚你?”

    杨延昭等于是救了自己一命,而陆游更从元侃和吕老头的脸上看出劫法场的严重。心中对杨延昭的感激可以说是无以复加。

    用力拍了杨延昭的肩膀一下道:“姓陆的这条命就交给你了,杨兄但有所命,陆游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杨延昭见陆游说的严重,忙摆手道:“我只是随便一说,陆兄切勿当真,你我兄弟同心,在说这些话就见外了”顿了一下又道:“那封密信是陆兄派人送来的吧?”

    都到这时候了,陆游也不想再隐瞒,点点头,刚要说话。杨延昭却又拦住了他的话头。

    “一会见到母亲再说吧!我相信陆兄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陆游点点头心说,哥们,你太善解人意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来到后堂。杨延昭拉着陆游站在一处屏风前面躬道:“母亲,孩儿把陆兄带来了”

    “进来吧!”声音略显苍老,不过却充满了威严。

    杨延昭一拉陆游,两个人快步闪过屏风。走过屏风,陆游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妇人出现在厅堂正中的一张大椅子上,老妇人虽是满头白发,但却精神异常,尤其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在陆游的上,让陆游觉得心中什么秘密都藏不住似的。

    老妇人后站着两名着劲装、腰悬宝剑的姑娘,有点象两个保镖,不过长相却杨延昭有些神似,一看就知道同杨延昭是兄妹关系。此时也正用一双好奇的眼光看着陆游。

    厅堂四周墙上挂满了各式兵器,不失为一个武将世家的本色。

    不用问,这精神头十足的老太太就是舍太君了。陆游赶忙附跪倒,口中高呼道:“晚辈陆游见过舍老太君”回到这个时代他还是第一次主动给别人下跪,不过主要还是因为她是杨延昭老娘的原因。

    老太太被陆游叫糊涂了,看了看儿子道:“他管我叫什么?老可不姓舍,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杨延昭知道陆游有叫错人名的毛病,伸手扶起陆游笑道:“陆兄又搞错了吧?我外祖父家姓折,不是舍”回头对老太太道:“娘有所不知,当初见陆兄的时候,陆兄就非说我是杨六郎,而且还叫潘元帅为潘仁美,想是他又把您的姓氏弄混了,还请娘不要见怪”

    陆游心中此时又把编小说的人骂了个痛快,看来以后再见到史书上有,而自己又知道的名人时可不能再乱叫了,免得再出丑。

    老太太点点头,目光转向陆游道:“听说你曾提醒过我儿,要他在陈家谷这个地方伏下救兵,虽说终究没有救下老爷的命,但老还是要谢谢你的”顿了一下又道:“那封信是你派人送来的吧?你是从那得来的?怎么不早点把它拿出来?”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越见严厉。

    陆游知道不管是谁都会这么问的。而且对这件事他内心也是充满无比的愧疚。再此附跪倒道:“当在营中我见那个王监军出言不逊,而且对杨兄滥加指挥,一时气不过就在他上偷了这东西出来。不过但是并未想过他会是细,而且这封通敌信是缝在包裹的里层,所以也一直没有发现它,直到有一天小妹无意中翻动包裹才发现它,而此时朝廷大军已经败退回来,晚辈知道再把它送到军营已经没什么意义,可又不忍看老将军就这么含冤而去,所以就派人把信给您送来了…”

    陆游把事的原委以及但是自己的心源源本本地对老太太说了出来。这件事在他心中憋了很长时间,今说出来感觉轻松多了。

    老太太听完陆游的话,眼中隐有泪光闪现。好半天才道:“你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转头对杨延昭道:“好生招待陆公子,你去向陛下请罪,并代为娘奏请万岁宽宥陆公子,万岁若要怪罪,你就一个人承担好了”

    杨延昭立刻躬道:“娘放心,儿不会让陆兄受委屈的”

    老太太点点头,又把目光转向陆游,温言道:“你就安心住下吧!对了,我还听说你有个咬了我儿的小妹,有时间让她来见我,我很想看看这个胆大的小姑娘”

    面对这样深意重的母子,陆游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好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我这样一个外人竟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去受过。心中一时想不出什么话来赞美老太太,只想说杨家就是杨家,千古流芳,果然名不虚传。

    告别老太君,陆游在元侃、吕老头以及杨延昭和一些同杨家要好的文臣武将陪同下出了杨府直奔皇宫而去。

    明天又是白班,最早也得下午才能更新,不过不管什么况,仍然是两更,见谅,谢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