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贵人有天助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此时围观的人群都在静静等待陆游脑袋落地那一刻,所以这声惊叫就显得尤为突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传来叫声的方向。

    陆游却听的清楚,这声尖叫正是出自絮儿的口。心中不由苦笑,到底还是被这丫头看到了。

    就见絮儿从人群外向里挤来,而人群不知是出于好奇有或是怜悯,都自动为这个泪流满面的小姑娘让开了条道路。

    “大哥,是你吗?”絮儿眼中已经没有别人,只是痴痴地望着跪倒在台上的陆游。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场面惊呆了,谁也不知道这个清瘦的小姑娘是从那来的,又怎么会这个江洋大盗有关系?只是呆呆地看着絮儿一步步慢慢走到台上去。

    那边杨守一本想叫人将絮儿拉下去,转念一想小七等人还没有出现,正好借这个机会等他们出手。所以也没有出声制止这个小姑娘。

    陆游抬起头来,苦笑着看了絮儿一眼,嘴还被塞着,所以也说不出什么来。

    这些子来絮儿已经走遍开封的大街小巷,别看她人小,却非常执着,她认定陆游一定还在京城,所以就发了疯似的寻找。而元侃也在通过各种关系寻找陆游,所以一时也没顾上她。刚才听有人说要问斩一个江洋大盗,心中可能是有某种感应,忍不住就过来看看,刚才还只是在远处看这个人象陆游,才发出的惊叫,到了跟前才肯定自己没有看错。眼看陆游容颜憔悴,胡子头发都粘连在一起,上还满是伤痕,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猛地抱住陆游说什么也不肯松手了。

    刽子手有些为难了,总不能连这小姑娘也一起杀吧,回头看了看台下杨守一,却见杨守一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要自己不要管,刽子手只好先把刀收回来站到一旁。

    絮儿哭了一会才猛然想起陆游怎么没说话,忙抬起头,看到陆游嘴里的破布,伸手拉了出来,哽咽着道:“大..大哥,这些天你都去那了?我…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呜…”

    陆游终于可以长出口气了,苦笑一下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了,总之以后大哥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听大哥的话,好好地活下去…”

    没等陆游说完,絮儿猛地摇头道:“不…我不要大哥死,就是要死,我也要和大哥死在一块,呜…”

    陆游的心也酸酸的,强笑一下道:“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快听话回去,襄王和我是好朋友,有我的关系他不会慢怠你的…”

    不管他说什么,絮儿只是摇头,抱着他的手也不肯松开。

    这时一旁的杨守一终于不耐,吩咐两名士兵将小姑娘拉下来。两名士兵来到台上,不由分说,拉起絮儿就走。

    絮儿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那管得了那么多?见有人要把她同自己唯一的亲人拉开,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陆游终于忍不住也掉下泪来,却硬起心肠转过头去。

    杨守一见小七等人始终不露面,暗暗吩咐刽子手准备动手。

    这时人群中也有人看不下去了,有人高声道:“官老爷,大盗也是人,就让他们兄妹在团聚片刻吧!”“是啊…”很多人也跟着随声附和起来。

    杨守一那管那些?正要下令行刑,却见人群外挤进几个人来,各个高体阔,腰悬刀剑。而为首的一个却是个着素袍的俊朗年轻人。

    杨守一心中暗喜,以为是小七他们要动手了,正要下令手下人准备。却见年轻人来到那个小姑娘面前,仔细看了小姑娘一会道:“我好象在那见过你,对…是在关外,好象还有个老人家陪着你吧?看到你太好了,我正有话要问你”说着看了那两个架着絮儿的官兵一眼道:“放开她”

    受年轻人威势所迫,两名军士很自然地送开了抓着絮儿的手。

    絮儿此时的眼里却只有陆游一个人,似乎没听到年轻人问话似的,抢还要往台上冲。

    年轻人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想到这小姑娘如此倔强,伸手抓住絮儿的手臂道:“上面要被斩的是你什么人?你告诉我,如果真有什么冤,我或许可以帮你”

    絮儿本就人小力薄,此刻在年轻人的掌中更是动不了分毫,忍不住哭着道:“放开我,我要和大哥死在一起”

    年轻人真有些生气了,刚要说话,冷不防絮儿回过头来在他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年轻人吃疼,一下把手松开,剑眉倒竖,似要发火,却终究忍住了。抬头看了看台上跪着的陆游,而陆游听到絮儿的哭叫声也刚好把头转过来。四目相对,年轻人只感觉台上跪着的人是那么熟悉。

    而陆游也一眼就认出这个年轻人来,不是别人,正是雁门关外匆匆一别的杨延昭。忍不住苦笑一声道:“杨兄,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况下见面,这一向可好?”

    杨延昭也顾不得手背的疼痛了,快步来到台上,蹲在陆游旁奇道:“真的是你陆兄,你可让我好找啊!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被问斩?”

    这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陆游知道再不抓住就没机会了,猛地大声道:“杨兄救我,我是被人陷害的,不信你可以去问襄王和吕端、吕大人”

    杨延昭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名官员已经在杨守一的授意下跳上台来,怒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搅闹法场,来人,与我拿下...”

    他的话音还未落,杨延昭手下一名家将已经抢步上前,一个巴掌把他打到台下,冷哼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连杨家少帅你都不认识?我看你真是欠打”

    杨延昭没有理会边的事,扶起陆游道:“陆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人敢陷害你”说着亲手把陆游的绑绳解开。

    杨守一可不干了,纵跳上台来,大声道:“即是少帅就更应遵从我大宋的律法,此人乃江洋大盗,是恶名远扬的丐帮少帮主,圣旨钦命斩首,你难道敢抗旨吗?”

    让杨延昭抗旨,他确实没那胆子,不过却说什么也不信陆游是什么江洋大盗。不理杨守一,转头对陆游道:“陆兄不必焦急,有延昭在定会还你一个公道,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又岂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活动一下手脚道:“杨兄你要相信我,这事牵连太广,不过你只要见到襄王和吕大人就一切都明白了”

    杨延昭一想也是,此地处于是闹市中,四周又全是围观的人群,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转头吩咐手下去请襄王和吕大人,然后对杨守一道:“这位陆兄是本将的好朋友,本将可以项上人头做保他决不是你口中的江洋大盗,这样吧!我先把人带回我府内,一会襄王和吕大人也会去,有什么事你可以去我府内找我”

    杨延昭对陆游有着先入为主的好印象,当然相信他的为人了,而且陆游还搬出襄王和吕大人,就更让他放心了。

    杨守一辛辛苦苦布下这个局,岂能就这么放陆游走,同时也知道,今天若把陆游放走,今后可就别想再抓到他了。急之下纵向陆游扑了过来,嘴里喊道:“那可不行,这是陈王下…”话音未落,人群中突然飞出两点寒星直奔杨守一的头部要害。

    杨守一心中大骇,知道小七等人要动手了,手臂急挥,顿时将两点寒星收入袖中,可他躲过了暗器,却忘了旁对他恨之入骨的陆游。

    陆游此时筋血已经活动开,看着杨守一气就不打一处来,也顾不上杨延昭还在旁了,挥拳冲着杨守一的口打了过去。

    而此时杨守一刚好躲开暗器,陆游的拳头就到了。避无可避的况下,杨守一只好硬接了陆游一拳。

    不知是大意还是陆游暴怒下出拳力道过大,就见杨守一大叫一声,一口鲜血从嘴中喷而出,人也向后飞了出去。不过这却不是陆游打出去的,显然他是借着陆游的力道退了开去。

    而这时人群中又是两点寒星不失时机地打向杨守一。杨守一明明已经看到这两只暗器,却说什么也躲不开了,勉强将子侧转一下,让这两枚暗器打在自己的臂膀上。

    杨守一这一受伤,台上台下顿时乱了。埋伏在暗处的军兵纷纷涌出,可遍地的百姓根本就无法分清那个是百姓、那个是歹人?

    杨延昭显然也没想到事会演变成样子。要知道劫夺法场可是大罪,而自己的初衷并不是这样的,看了看陆游暗自咬了咬牙道:“陆兄我们走,先去我家,这事回头再说”

    陆游就知道没交错杨延昭这个朋友,用手一拉絮儿,跟着杨延昭就走。

    絮儿此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变化也太快了,刚才还以为陆游必死,而自己也做好了殉死的准备,现在又被陆游拉着跑路,怎么不让她惊讶?

    那边杨守一的手下眼看着杨延昭带着陆游离开,有心阻拦,可人群却象被人控制似的有意无意地拦在他们面前。

    而此时杨守一已经重伤难忍,知道陆游是抓不回来了,忙招呼手下护送自己离开。

    京城的百姓虽然经常看到处斩人犯,却从未见到这种场面,慌乱中还带着一丝兴奋。众人你推我、我推你的,却没注意几个人已经趁乱悄悄地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