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生死一线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这一夜陆游不知是怎么睡过去的,勉强听完老二要自己转传给小七的心法后却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沉沉地睡去。

    睡梦中,陆游感觉上似乎有条小蛇在游走,而游走的路线正是老二要自己转传给小七内功心法上的路线,急切间陆游想让这条小蛇停下来,可这条小蛇却一点也不听话,直到在他上游走一圈后才钻入小腹内不见了。

    潜意识里虽一直在阻止这条小蛇,可被这条小蛇游走过后,陆游却感觉体内异常的舒服,就连伤通似乎也减轻了不少。

    不知为什么,睡梦中,絮儿那张清秀的小脸突然出现在陆游的脑海里,而陆游也一下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举目望去,四周仍是黑糊糊的,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黑天还是白天?

    想起刚才梦中的絮儿,陆游的心又提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没了自己的照顾她该怎么办?她现在一定在到处找自己,唉!可怜的丫头。

    陆游现在也不敢奢求别的,只现在元侃能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好好照顾她,不要让她流落街头。

    想了一会自己的心事才想起来墙上的老二好象半天没说话了。慢慢爬起靠了过去,轻声道:“老爷子、老爷子你怎么样了?”

    不二的头轻轻动了一下,声音微弱地道:“我其实找就该去了,只是心中记挂着这件事,现在有你替我记挂着,我终于可以放心走了”停顿了一会突然又道:“老九到底怎么样了?”

    老头都这样了,陆游实在不忍心再骗他,趴在老二耳边轻声道:“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老二听到这,头猛地抬起来,看着陆游,眼中似有千言万语,不过终究什么都没说,头又慢慢低了下去。

    陆游连喊了几声,老二始终没有再吭声。陆游知道老二已经完了,一个这么大岁数的人被刺穿琵琶骨钉在这里,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陆游有心把老二从墙上摘下来,让他死的舒服些,可惜却心有余力不足,毕竟他的手还被铁拷锁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牢门终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陆游还以为自己的死期到了,不由紧张起来,谁到死的时候不怕啊?

    脚步声停在门外后,却没有响起开门的声音,却听一声轻响,一只装着水和干粮的瓦罐从牢门下一个空隙内塞了进来。之后脚步声就离开了。

    陆游倒是没感觉到饥饿,却渴的要命,几口把水喝光,却仍没过瘾,只不过却没有了。干粮也不想吃,靠在牢房冰冷的墙壁上沉思起来。

    “元侃此时一定也知道用人冒他名把我接走的事,可他会去质问他哥哥吗?恐怕就是问了也白问,那个叫什么陈王的根本就不会承认。那还有谁会来救我呢?吕老头吗?他更不可能了,恐怕现在根本就没人能知道我被关在什么地方,难道我就在这里等死?咦!杨守一好象很长时间没出现了,他把我关在这不审也不杀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流逝着,在牢里分不清黑天还是白天,只知道到了时候就回有人给他送点水和能把人打晕的干粮。而他也只能对着老二的尸胡思乱想,整天面对一具尸体是什么滋味?恐怕没人没体会,不过陆游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想累了就睡,醒了再接着想。

    在睡着的时候,体内的那条小蛇都会窜出来在他上游走,到后来陆游也习惯了,只是体却恢复得非常快,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牢门外终于又传来脚步声,不过这次显得较为杂乱些,似乎来的人还不少。

    陆游感觉自己都快麻木了,心说随他去吧!大不了不就是个死吗?老子都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

    脚步声老到牢门外停下,随着牢门被打开,火把的光芒照了进来。

    陆游许久没见到光亮,一下竟有些不适应,抬起手捂住眼睛。耳边却又传来杨守一那熟悉的声音。

    “呵呵!活的还结实的?和老二的尸体呆在一起感觉不错吧?想好了吗?是不是该对我说点什么了?”

    陆游渐渐适应了光亮才放下手,看着杨守一因得意而扭曲的胖脸,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道:“我已经想的有些累了,这些子我一直在计算老帮主出关的时间,也就是你死的时间,脑海里经常会想起你被吸干是什么模样,只可惜我没学到他老人家那功夫,不然就不用他老人家亲自出马了”

    杨守一冷哼一声道:“死到临头还嘴硬”忽地又一笑道:“陆游你想过没有你会怎么个死法?”

    陆游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故意歪着脑袋想了一下道:“总会比你死的好看吧!”

    杨守一本来是来戏弄陆游的,现在倒被陆游弄了一肚子气。一挥手,后过来两个狱卒架起陆游就向外走。

    陆游以为又要受什么刑罚,也不在意,为了气杨守一,嘴里竟哼出歌声来。

    杨守一实在忍无可忍,伸手在陆游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来塞进陆游的嘴里。

    这下陆游可苦了,上衣服本来就已经多未洗,而在牢中更带出一股污浊之气,熏的陆游差点没昏过去,心里一下把杨守一家祖宗十八代的女问候个遍。只可惜嘴发不出声,不能痛快地骂出来。

    这次陆游没有被带进监室,而是一直被带到了外面。从冷的牢房被带到阳光底下,陆游只感觉全暖洋洋的,这时才真正体会到阳光的可

    此时外面早已有辆囚车等候在那里,囚车两旁还站着许多带甲武士。陆游心里明白,这是真要送自己上路了。

    死亡临近,陆游反倒平静下来,该想的都已经想过,而这个世上除了一个让他牵挂的丫头外,再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而丫头今后的命运将如何就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了。

    狱卒把陆游塞进囚车反绑住手脚,在陆游的脖子处又插了一块牌子才退到一旁。陆游看得清楚,牌子上写着一个大红的斩字,而且还用红笔圈上了。斩字下面写着丐帮首恶,却没有写名字。

    这时杨守一又走了过来。看着陆游微微一笑道:“你知道要在那处死你吗?告诉你是在闹市区,为什么要在闹市区你知道吗?那是因为我已经命人将你要被处死的消息传到那些漏网之鱼的耳朵里,而且我也接到消息说老二的徒弟已经组织一些余孽要劫法场,嘿嘿!现在你能想到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了吧?”杨守一此时的眼神就象猫在看一只被自己戏弄够就要吃进嘴里的老鼠。

    陆游万万没想到杨守一还有这么大的谋,怒睁着圆目看着杨守一,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无奈嘴被堵上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杨守一再不理陆游,吩咐一声上路,自己就回钻进一顶等在一旁的小轿子里。

    陆游心中又惊又怒,可偏又毫无办法。只能心中祈祷小七他们不是真的要来救自己这个冒牌货。

    在军兵的押送下,队伍缓缓向闹市区走去。

    接近闹市,围观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有人还追着囚车看,就象看什么希奇动物似的。

    “哎!快看,这就是那个祸害百姓的什么帮的少帮主”“是他吗?看样子就不象什么好人,一脸凶相,朝廷可真是办了件大好事…”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而不知是谁带的头,围观的百姓竟欢呼起来,更有甚者有人还向陆游丢掷菜叶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真象是消灭了什么阶级敌人似的。

    陆游还真没想到自己死的竟然这么轰轰烈烈,心中也同时郁闷到了极点“我有那么坏吗?”有心喊几句口号,或是辩解一下,却也喊不出声来。努力转头四望希望能在人群中找到小七他们的影,可眼前闪过的都是一张张陌生并满是幸灾乐祸的的脸孔,没有一个是他熟悉的。

    陆游知道,法场四周一定已经埋伏下了重兵,只等小七等人上勾,好来个一网打尽。

    不知不觉间,闹市口出现在前方,四周果然有军兵严密地把守着,但陆游明白这只不过是给别人看的,真正的力量都已经埋伏起来。

    说是法场其实也不过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平台,高丈许,中间放着一个圆木墩,旁边站着个头包红布,怀抱鬼头刀的刽子手。可能是见过太多的死人,此刻看着陆游的目光已经象是在看个死人。

    由于陆游手脚都是被反绑的,所以是由两名军兵把他架上来的。两名士兵把陆游架到木墩旁之后在陆游腿弯处踢了一脚,陆游顿时站立不稳跪在木墩旁。

    这时有名官员从台下走了上来,看了看陆游后扬声道:“丐帮逆首验明正,斩立决”

    眼看着陆游慢慢将脖子放到了木墩上,刽子手的鬼头刀也举了起来,人群也静了下去,都在等着看陆游脑袋落地那一刻。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叫…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