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大隐隐于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元侃也没想到吕大人会在这时侯糊涂起来,心中忍不住想道“都说吕大人糊涂,可我知道这老大人是面上糊涂,心不糊涂,他把陆游的底揭出来,却又没了下文,他这是想干什么?大哥把陆游送到我这来一定有他的用意,所以说什么也不能把陆游交出去,不过你这老家伙既然把事挑明了,想要躲清闲却也没那么容易”

    元侃想到这点点头道:“我相信陆兄说的都是实话,不过这件事却也不能这么算完,必须得把陆兄的份改变回来,陆兄才能光明正大地行走在我大宋的境内,这样吧!你先躲一段时间,待风头过后,我再去向父皇为你陈说这件事”顿了一下又道:“这段子陆兄就暂时不要外出了,反正左右无事,陆兄不妨就此机会拜在吕大人门下,他学有所成之后也可为朝廷效力”

    陆游的脑子多快,听元侃说完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暗赞“小子够聪明,老家伙把我的份抖搂出来就完了吗?现在有王爷出面,我这个学生你不收也得收”其实此时陆游的心中早已有了要给老吕头当学生的想法。

    当下再不迟疑,躬向吕大人施礼道:“学生愿拜在吕大人门下,还请吕大人收留”

    吕大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笑了起来,转头对元侃道:“人都说襄王是个不择不扣的逍遥王,想的只是怎么逍遥快活,现在看来这些人都大错特错了,王爷若肯入朝的话,能力决不在陈王之下”

    转头对陆游道:“刚刚同王爷出宫的时候,王爷向我提起你及你的建议,我心中就在想,一定要来见见这个胆大包天却又心怀朝廷的要犯,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就如王爷刚才所说,我也相信你的话,问题是现在朝廷对你这个首恶的追查正紧,你还是暂避一下风头的好,待风声过后老夫陪着王爷一同向万岁为你求”吕老头这番话说出来在无半点昏聩迷糊的样子,看得出他那副糊涂的样子不过是故意装出来的。

    陆游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喜道:“这么说您老人家是收下我这个学生了?”

    谁知吕大人却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学生我可不敢收,还是让你这个小妹先教你吧!”说着转头对元侃道:“多有打搅,老夫告辞了”说着拱了拱手,真的转走了。

    陆游和元侃显然都没想到这老头竟说走就走,连忙跟了上去。却见吕大人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转头对陆游道:“有时间可让王爷派人送你去我府中小坐,我也很想听听你中有何抵御外敌的大计”说完再不停留,大步走了出去。

    元侃目送着吕大人离开才转头对陆游笑道:“陆兄可真是个迷一样人物,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有丐帮这件事,我一直都以为你姓李”

    陆游奇道:“王爷怎么会以为我姓李?哦!你看到的那幅画上的人姓李是吗?”陆游心中有种感觉,絮儿的世一定不简单,因为絮儿曾对他说过,絮儿确实是姓李的。

    元侃笑而不答,继而道:“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会告诉你这幅画在什么地方,或许还可以带你去看看,好了,这些子没什么事你就让你妹妹教你读书写字吧!笔墨书籍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学不学习的陆游并不在意,只是想早点知道絮儿的世。心中猛然想道:“哎呦!这幅画的位置他总是掖掖藏藏的,不会是在皇宫里吧?絮儿亲人的画怎么会在皇宫里?难道她是皇亲?”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絮儿姓李,现在的皇帝姓赵,她怎么可能是皇亲呢?

    眼见元侃转要走,知道问了他也不会说。紧走几步跟上元侃道:“王爷可否把你书房内挂着那幅字借来让我学学”

    元侃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不可以的,那是我写的一幅励学篇,正好给你用的上,一会我就派人给你送过来,你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陆游摇头道:“没有了,我一个朝廷要犯能得王爷如此厚待已经知足了,今后王爷但有吩咐,陆游一定在所不辞”

    元侃拍了拍陆游的肩膀道:“我帮你的原因有很多,不单只有王兄的原因,也不是你提出种树御敌的方法,更有见到你我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安心的住下去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似乎感觉自己的话有些说多了,微微一笑转离开了。

    陆游是个很重感的人,元侃如此对他,真让他有种想哭的感觉,对元侃的仗义,心中立刻想到粉相报这个词,心说元侃只要你有用得着哥们那天,上刀山,下油锅,哥们决不会皱下眉头的。

    时间不大,一个下人捧着文房四宝以及一些书籍送了过来。下人走后陆游打开其中一幅卷轴,赫然就是他在书房中见到的那幅。

    “丫头快过来,给我念一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反正外面暂时不能出去了,闲着没事,学学读书写字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絮儿凑到跟前轻声念了起来:“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蔟。男儿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听絮而读完,陆游有些似懂非懂,皱了皱眉道:“按他的话说,书中有黄金做的屋子,还有女人马车什么的,那就什么都不用干只读书就成了是吗?”

    絮儿微微一笑道:“不是的,这上面写的是劝导人们多学习,只有多学习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哈!我才不信呢!找老婆要找有血有的,黄金住的屋子就不必了,太浪费,这些东西是要靠努力得来,可也不见得就非得读书,我想要什么还不一样手到拿来吗?”

    陆游在这口沫四溅地说着,一转头却发现絮儿小脸通红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咦!丫头,你怎么了?那不舒服吗?”说着伸手去摸絮儿的额头。

    谁知絮儿突然轻啐了一口道:“大哥就瞎说”说完转飞快地跑进屋去。

    陆游被弄糊涂了,自言自语地道:“我瞎说什么了?没有啊!”

    子就在这样无风无浪中过去了,这段时间是陆游重生以后过得最消停的一段子。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在絮儿的教导下,陆游着实认识了不少字,也可以写一些简单的字。只是自那次谈话之后,陆游突然发觉絮儿看自己的眼光中多了些什么,只是陆游始终把絮儿当成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也就未多想,仍一如既往地对待她。

    这一两人正在院中练字,元侃大步走了进来。

    离着还很远就笑着道:“陆兄这些子过得可好?”

    在这住着虽然很安全,可问题是陆游并不是天生能闲住的人,早就闷得发慌想出去转转了。

    苦笑一下道:“还好,您没看我正努力学习吗?只是怎么看这书中也看不出黄金来”

    元侃“哈哈”一笑道:“看来这书陆兄是白看了,我来找你是想找你去拜望一下你的那位老师,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只要能出去,陆游那还管去看谁,闻言立刻丢掉手中的笔喜道:“好啊!什么时候去?现在吗?”

    元侃点点头道:“子过去有些时候了,我想同吕大人商量一下,你这样的人才埋没在这里实在可惜,是该向父皇说明你真实况的时候了”

    陆游还真没想到自己在元侃眼里会是什么人才。连忙摆手道:“王爷太抬举我了,我那是什么人才?只要能让我同正常人一样不被官府通缉就成了”

    元侃摇了摇头道:“不然,这些子我一直在想,就你提出那个建议来看,这决不是张口就来的,必是经深思熟虑才有的结果,这件事我已经奏陈父皇,父皇听后对我大加赞赏,并已经派人着手实施。陆兄请不要见怪,现在为了你的安全,我只能隐瞒你的功绩。我们这就去见吕大人,问他何时才能向父皇奏明你份”

    陆游在说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却没想到元侃通过这件事竟把自己看成了人才,内心着实汗颜了一把。

    有心也带上絮儿出去转转,絮儿却说什么也不肯。陆游只好同元侃一起出府坐上轿子向吕大人的官邸赶去。

    坐在轿子里,感受到轿外的人声越来越喧闹,陆游知道已经进闹市区了,此时的心中突然有了种再世为人的感觉,丐帮现在应该已经从大宋的版图上抹去了,可小七和老刀呢?这两个人的命运怎么样?有没有一起被朝廷剿灭?

    记得听王爷提起过朝廷对丐帮的处置,首领一级的全部砍头,普通弟子则流放去边关种树。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陆游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砍头是意料中的事,没想到竟还有被流放去种树的?而这个消息恰恰还是自己出的,不知道小七和老刀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怎么看自己。

    晃了晃脑袋,心说算了,还是先管好自己吧!掀开轿帘向外望去。街上人潮如织,依旧是那么的繁华闹。快了,很快我就可以和他们一样从新站在阳光下了。

    想到这,陆游的嘴边终于露出一丝笑意,可这丝笑意很快就凝结在了嘴边,因为就在这时,他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感觉,一种如硭在背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