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客去客来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听乔明远说完。陆游先是定睛看了他一会,继而放声大笑起来。

    乔明远一直等陆游笑完才微笑着道:“陆兄因何发笑?”

    陆游止住笑声盯着乔明远道:“我知道你不会的,不过我现在心里还是有点后悔,当时怎么没让老二把你干掉呢!起码我现在也不用受你的威胁了”

    乔明远也笑了起来,不过他似乎不太敢吃力,所以笑的声音也没有陆游大,半晌之后才收住笑声,正色道:“陆兄真的不肯交在下这个朋友吗?”

    陆游未置可否地道:“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两国友好相处,我们就会成为好朋友”

    乔明远苦笑一下,摇摇头道:“这种事不是你我能做得了主的,既然如此,在下还有个不之请,希望陆兄能答应”

    陆游点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不过那东西现在也不在我手上,所以我也是无能为力”心说就是在我手上也不能给你。

    乔明远似乎看出陆游的想法,苦笑一下道:“陆兄误会了,这东西其实同两国之间的争斗其实没有任何关系,我之所以这么紧要它主要是因为它能治病,所以只要陆兄能把东西归还我,你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

    “治病?”陆游还是第一次听说何首乌能治病,随口道:“我只听说这东西对头发有用,没听说它还能治什么?它能治什么病?对了,忘了问你,谁有病了?”

    乔明远摇了摇头道:“谁有病不能告诉你,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用这个东西确实是给头发治病”

    陆游脱口道:“给头发治病?那有病这个人一定是女人了,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相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好说多了,等我找到了一定还给你”

    乔明远原本苍白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不悦地道:“陆兄休要胡说,这个玩笑开不得的”顿了一下又道:“东西真不在陆兄这吗?”

    陆游淡淡地道:“你的人一直在跟着我,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还不清楚吗?”

    乔明远知道瞒不过陆游,赫然一笑道:“我相信陆兄说的是实话。在下还有个小小的建议,据可靠消息,朝廷近期就会对丐帮下手,我知道陆兄本无意丐帮,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陆兄暂时住到我府上去如何?”

    陆游微笑着摇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好了,天也不早了,你还是请回吧!还有,这些东西你还请全带走,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见陆游说的坚决,乔明远只好命人把东西又抬了出去,末了还不忘提醒陆游随时恭候陆游的消息。

    看着乔明远带人离开,陆游心中暗叹“如果你不是契丹人,我们也许真会成为好朋友的”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别人给东西不要,一时间感觉心里怪怪的。

    扭头看了看老刀,却发现他的神有些怪,微一凝神明白了,老刀毕竟和自己不一样,他同丐帮还是有一定感的,听说这件事,心中一定不会太好过。

    凝神想了一下道:“老刀,你出去联系一下,不过不要让人知道我在这,让人把这条消息散发出去,能起多大作用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老刀却没有动,苦笑一下道:“少爷,您说别人会相信我说的话吗?而且小七哥早就知道这件事,说不定此刻各地的分舵已经接到消息了呢!”

    陆游想想也是,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吩咐老刀把东西收拾一下。自己坐在椅子上又沉思起来。

    原本以为找到了个僻静的地方可以省却许多麻烦,谁知还是被乔明远找来了,他既然能找到这,那别人呢?别人就找不到了吗?又如乔明远所说,朝廷在剿灭丐帮的时候一定是把矛头对准主要头领,现在老帮主已经挂了,两个长老看上去和气,手下却斗得你死我活,我这个冒牌的少帮主呢?朝廷会放过我吗?我说我不是,可谁会信呢?

    想到这不知怎么,一下想起元佐来。从怀中掏出那个玉佩看了看,自言自语地道:“元佐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和王爷有来往?你现在有在什么地方呢?”

    这一夜陆游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一闭上眼睛就满是乱七八糟的事,感觉外面已经敲过四更了才睡着,可感觉刚睡着没多大一会就被絮儿叫醒了。

    “大哥..大哥醒醒,外面有人找你”

    陆游勉强睁开眼睛看了絮儿一眼又翻过去,嘴里嘟囔着:“谁我也不见,让我再睡会”

    “大哥,来的是昨天酒楼的那个公子”絮儿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激动,她也知道自己父母坟墓的地方很可能会从这个年轻人上找到。

    陆游猛地坐了起来,瞪大眼睛道:“你说谁来了?”

    “就是昨天酒楼的那个公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的”说话间絮儿把陆游的外衣递了过来,然后俯开始整理陆游的被子。

    陆游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自己找上门来,心中更坚定了换地方住的想法,朝廷真要对丐帮动手的时候,这地方一定藏不住。

    匆匆穿好衣服来到正厅,却见年轻人已经换了一普通长袍,正负手站在厅堂门口对着院里大树发呆。

    “你可够厉害的,这么快就能找到我住的地方,我现在真是越来越想知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年轻人回过微微一笑道:“京城虽大,可要找人其实也并非什么难事,兄台昨晚一定没有睡好吧?眼睛现在还是红红的”

    “谢谢关心,我确实没睡好,不过却不是喝多了,而是在琢磨搬家的事,免得谁都能找到我”向年轻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自己先坐了下来。

    年轻人微微一笑道:“想搬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至于把兄台愁成这样吗?我昨天不是说了吗?我那还有几间房舍,兄台若不嫌弃可以搬到我那去住”

    陆游心中微微一动“可不是怎么地?这小子家里一定是什么王亲贵戚,住到他那里想必就不会有人找到我了”转念一想“如果朝廷对丐帮动手,而我到时候就成了通缉的要犯,躲在他家里不是会连累他吗?”陆游的潜意识里已经将这个年轻人当成了朋友,只是嘴里还不愿承认而已。

    看着年轻人缓缓道:“你就不怕我是朝廷的逃犯吗?到时候可说不定会连累你的”

    年轻人先是一怔,随即笑道:“在下别的本事没有,观人还是可以的,人心正则眼自正,兄台虽说脸有风尘之色,当眉宇间却隐含正气,所以我料定兄台必非坏人,假如你真是坏人,我就自认倒霉好了,哈哈!”

    除了絮儿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自己是好人,陆游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却暗自决定不能给这个心的年轻人添麻烦。

    摇了摇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却不能去你家,至于为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叫陆游,你能不能也回答我一个问题?”陆游也想明白了,他都能找到这来,伙计一定会告诉他自己的名字,还不如现在由自己告诉他呢!

    年轻人果然没什么意外的表现,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能告诉你是在那看到的那幅画,因为知道了对你来说也没用,你也同样看不到,所以还不如不知道的好”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在知道你姓陆的时候我本想离开的,可想起昨天于陆兄的一番话,感觉陆兄心中一定还有许多未尽之言,所以就忍不住来打搅陆兄了”

    “听说我姓陆你就要走,那你以为我姓什么?姓李?他为什么要说我就算知道画在那也没用?那幅画难道是挂在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吗?”陆游现在越发肯定这个年轻人见到的那幅画和絮儿有关,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这个年轻人却怎么也不肯说出画在什么地方。

    正说话间,猛听隔壁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所以虽高,却有些老迈,似乎是个老人。

    陆游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老刀,老刀立刻转走了出去,不过年轻人的家人似乎比他还快,老到前叫刚出去,年轻人的家人已经转了回来,在年轻人边一站,却没有开口说话。

    年轻人也有些奇怪,转头看着家人道:“隔壁怎么了?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家人看了陆游一眼,却没有开口说话,一幅言又止的样子,显然有话不想让陆游听。

    陆游明白年轻人手下的意思,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租住的地方,他们有什么话不想让自己听完全可以去外边说。正要下逐客令,年轻人却先开口说话了。

    “陆公子不是外人,有什么话直说就是”

    说话间老刀也转了回来,看了年轻人那个手下一眼扭头对陆游道:“隔壁住着一位老人家,听说是来看女儿的,她女儿好象在什么大户人家做丫鬟,刚刚就是有人把他女儿的尸送了回来,看样子象是被人打死的,上都是血迹”

    年轻人听完老刀的话扭头看了看后的手下。手下人向他点了点头,意思是证明老刀说的是实话,不过随即又俯在年轻人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年轻人听完之后,一张俊脸立刻变了颜色。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