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风雨隔路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随着陆游控制了场内的局势,场内的气氛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万堂主请陆游坐下,自己则带着众人肃手站里在两旁,谁都知道老帮主有个生食人血的毛病,就不知道这位少帮主有没有这个习惯,不过众人也不太担心,因为已经有人犯在少帮主手里,就是少帮主要吸血也抡不到自己了。

    老刀此时才真正感觉到了跟在陆游边的风光,现在不论是谁见到他的时候都不敢在直呼老刀之名,都要在后面加上大哥两个字。

    叉腰往陆游后一站,高喝一声“把人带上来”

    随着老刀的呼喝,仍旧昏迷不醒的胡姓壮汉被两名大汉架了上来。

    看着一动不动的壮汉,陆游也在怀疑,我下手有那么重吗?

    这时万堂主高声道:“去弄点水来,把这家伙弄醒,这个王八蛋,竟敢丛恿我们冒犯少帮主?今天非拔了他的皮不可”嘴里叫的虽响,可子却动也未动。

    陆游已经习惯这些人有事往别人上推的好习惯。扫了他一眼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对了,他应该还有几个同伙吧?”那天明明是四个人的,就算自己打飞那个不算还有三个呢!

    万堂主微微一愣道:“同伙?少帮主见谅,我们都是被这家伙骗了,要不然给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犯少帮主,至于您说的同伙就真没有了,还有,这家伙叫胡刚,原本是黑道上的人,是杨长老将他收下留在本舵的”

    陆游明知道这家伙说话不尽不实,却也毫无办法,不过这个叫胡刚的若是杨长老介绍到这里来的就一切都好解释了。

    点了点头道:“你是堂主,你们舵主呢?”

    万堂主躬道:“回少帮主的话,我们王舵主前些子外出时受了重伤,现在还卧不起,郎中说他全的筋骨尽断,现在能活着就不错了…”

    陆游明白了,那个王舵主很可能就是被自己用椅子打飞那个人,不过是谁都不重要了,估计等自己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咽气了。

    正琢磨间,两个帮众用瓦罐装了一下水走过来,不待陆游吩咐就全倒在胡刚的脑袋上。可令人奇怪的是胡刚还是没有丝毫反应。

    老刀快步走过去,摸了摸胡刚的鼻息,忍不住失声道:“少爷,他死了”

    “什么?”陆游猛地站起来,他知道自己虽是盛怒下出手,可决不至打死他,而且这人还有一高明的武功,怎么会被自己几个耳光打死呢?

    抢来到胡刚的尸前,伸手在胡刚的动脉上摸了摸,果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了。猛地转头怒视着万堂主,心说一定是有人偷偷下手杀了这个人,不用问,这个人一定就在这些人当中。

    万堂主也吓了一跳,忙失声分辨道:“少…少帮主,不…不是我干的”

    陆游也相信不是他干的,刚才他一直站在自己边,根本就没机会下手,就着火把猛然发现胡刚的脖颈处似有银光闪过,忙低下头仔细查找,果然就见一根银针扎在胡刚的脖子上,银针极细,若不是有火把映照根本就不易发觉。

    看到这里,陆游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上似乎也有一阵凉风吹过,心中暗惊,这根针要是向自己的话,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躲得开,是什么人非要杀他灭口?这些人又怕我知道什么呢?算了,还是小命要紧,我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想到这站起,扭头对万堂主道:“这件事就到这吧!派人好生把他埋了,毕竟大家兄弟一场。你们也都回去吧!哦!还有,柴家以后就不要再去了,有什么事直接对我说就行”说罢转过向林外走去。

    万堂主忙紧跟在陆游边恭声道:“少帮主放心,属下再也不敢去冒犯柴家,少帮主慢走…”

    陆游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脚步,回道:“我在这出现的事不要对别人提起,不要再送我了”说着转带着老刀大步离去。

    目送着陆游的背影消失在林木深处,万堂主直起腰来,转过沉着脸对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道:“为什么要杀胡刚?”

    中年人沉地一笑道:“他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这些事若是被老帮主知道,谁也别想好死”说到这顿了一下,然后悠悠地道:“你也说了不该说的话,你知道吗?”

    万堂主听完这句话,瞳孔骤然缩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而且雨声渐急,颇有一发不可收之势。

    陆游脑袋里装的东西太多,昨夜回来之后在上翻来覆去地半天才睡着。而早上的天空沉沉的,根本没把沉睡中的陆游照醒。陆游是在一阵淡淡的香气中醒来的,睁开朦胧的双眼寻着香气望去,却见头托盘上放着一只小碗,阵阵香气就是由碗中发出的。

    抬头看了看被雨水打湿的窗户,起坐了起来,嘴里嘟囔着道:“什么东西这么香?”

    正要去端碗,门被从外面推开了,絮儿端着水盆走了进来,看着陆游睡眼朦胧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起来了,快把那碗醒酒汤喝了吧!喝过之后再洗脸”说着来到陆游边拿起陆游的被子整理起来。

    絮儿的心细陆游是知道的,却不知道她还会做这东西,忍不住道:“丫头,这东西是你做的?”

    絮儿一边给陆游整理褥一边答道:“是啊!我早上去他们家厨房做的,他们家厨房可真大,材料也齐全,要什么都有,你怎么还不喝?我见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知道你今早起来一定会难受,所以就去厨房给你做了这个”

    陆游还从没被人这么照顾过,心中暖暖的,此时真有点感谢那个绑架她的党项人,不然自己那有这种福气被她侍侯?

    端起小碗喝了下去,只觉一股清凉之气直入心脾,清甜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酸味,满腹的恶心烦躁之感顿时被一扫而空。忍不住赞道:“丫头,真有你的,你这些手艺都是在那学的?”

    絮儿想也不想脱口道:“是爷爷教我的”说到爷爷,小姑娘的神又黯淡下去。

    陆游不想勾起她的伤心事,笑着道:“说吧!想要大哥怎么奖励你,只要不是天上的星星月亮,你要什么大哥给你弄什么”

    “咯咯!大哥真会说笑?奖励我干什么?对了,刚才柴家的人来请您去前厅用饭,我看你还没醒就让他们回去了,外面下雨了,你若是饿了我告诉他们把饭菜送到这来吧!”

    絮儿越是无微不至地照顾陆游,陆游的心里越是难受“傻丫头啊!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呢?你不知道我一直都在骗你吗?”这一刻陆游差点忍不住把实告诉絮儿。

    “杨公子起来了吗?”这时门外传来柴茂功的声音。

    早餐同样极其的丰盛,不过却清淡了许多,同样还是昨天那几个人,不过吕寒烟却再也不看陆游一眼,显然还在因为陆游昨晚调侃她的事生气。

    陆游也不生气,时不时地逗她几句倒也其乐无穷。

    饭菜过后,柴翁借口体不适回到后宅,由柴茂功陪着众人。

    命人端上茶水后,柴茂功笑着道:“天公作美要留几位贵客,看来几位想走都不成了,哈哈!左右无事,几位不妨多在寒舍盘恒几,几位以为如何?”

    众人除了陆游外其余众人都想急着离开,不过如此天气确实无法起程。

    陆游微笑着看了看神色有些焦急的吕寒烟道:“主人这么好客,我们也不能辜负主人的美意,你说是吗吕小姐?”

    吕寒烟扭头瞪了陆游一眼,随即又把头转了过去。

    潘虎在一旁突然插口道:“就不知道朝廷的大军现在撤到那里了?不过吕小姐也不必急在这一时,你很快就会见到我兄长的”

    吕寒烟粉脸一红,轻啐了一口道:“谁要着急见他?”

    “哎呀!不好”陆游突然失声叫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心说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只见陆游一脸凝重地对潘虎道:“你兄长是不是长得白白净净,又高又瘦,而且武功还特别高?”

    潘虎不明白陆游想说什么,点头道:“我兄长风流倜傥,而且武艺超群,一般壮汉很难靠近他,怎么了?”

    听陆游说的是自己心上人,吕寒烟也把头转了过来,盯着陆游急声道:“怎么了你快说呀!为什么要说不好,他…他怎么了?”关切之溢于颜表。

    陆游心说,老子那知道他怎么了?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而已。缓缓地摇了摇头,声音沉重地道:“大事不妙啊!我亲眼看见他被一员契丹大将打落马下,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你说什么?你…你怎么不早说?”吕寒烟猛地站起来就要往外冲。她的侍女忙一把拉住她。

    “小姐,外面下着大雨,你这是要去那啊?你就是要去找潘公子也得等雨停了再去呀!”

    侍女这么一拉,吕寒烟顿时清醒过来,她已经领教过陆游胡说八道的功夫,转头对陆游道:“你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陆游强忍着笑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你也不必过分担心,因为把他从马上打下来的是一员契丹女将,听说好象还是什么公主,说不定她看到潘公子后就迷上他,要招他当驸马呢!”

    陆游说话的时候表虽然严肃,可眼睛却骗不了别人。

    吕寒烟一瞬不瞬地看着陆游一字一顿地道:“你在说谎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