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出头一只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沙人 书名:陆游在北宋
    陆游正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场中的形,那想到后竟会突然冒出个人来,这一声轻笑不亚于在耳旁响了声炸雷,震得他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可还没等他回头呢!感觉后的人似乎推了他一把,只觉得子顿时腾空飞了起来,在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子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场中间,也不知道那个人用了什么手法,从高高的树上掉下来竟没让陆游出半点丑。

    陆游这回是真正体会到被人推进鳄鱼池是什么感觉了。向着四周张大嘴不能置信地看着他的众人苦笑一声道:“大家好,打扰大家实在过意不去,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乔明远怎么也没想到从暗中跳出来的这个人竟比自己还年轻,而且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个绝世高手,难道暗中还有其他人?

    乔明远行走江湖多年,向以八面玲珑著称,虽还不敢肯定那个神秘的高手是不是面前这个年轻人,但想来一定也有所关联。想想对方出神入化的手,自己可万万敌不过人家,还是赶快离开是为上计。

    躬向陆游做了个揖道:“无意中冒犯少侠,还请少侠见谅,在下这就带人离开此地”

    陆游巴不得他们早点走呢!自己那是什么少侠呀?况且心中一直都信奉装b的人比谁死的都快。刚想说话,耳旁突然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

    “不想死的话就照我说的做,告诉这个辽狗,让他把后背的包留下,不肯的话就把他们全杀了,快说!”

    声若游丝,也只有陆游一个人能听见,给陆游的感觉就像戴着耳麦一样,不由吓了一跳,忙扭头向边望去,却见离自己最近的人也在十步以外,根本不可能用这种语音对自己讲话。心中狂震“这是谁在同我讲话?用的什么传音?无线耳麦吗?可我耳朵里什么都没有啊!”想到这又用手在耳朵上摸了摸,确认自己耳朵上确实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武侠小说中的千里传音?这个玩笑有点开大了吧?听声音这人好象已经很大岁数了,可这么大岁数的人怎么有心同我开这玩笑?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吗?不用问,这老家伙一定就是暗中搞鬼的那个人,到现在我连他长什么样都没见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绝世高手?”

    就在陆游惊疑不定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

    “不用找了,快按我说的做,再不说话我就让这群契丹人把你剁碎喂狗”

    “妈的,看来我遇到的不可能是什么萧大侠了,小说中的大侠那有这样的?东邪西毒还差不多”想起对方鬼魅一样的影,心中涌起一股惧意,再不敢犹豫,硬着头皮对乔明远道:“你要走没人拦着你,不过你得把背上的东西留下,要不然恐怕你们谁也走不了”

    陆游说话的时候感觉两条腿都在打颤,前世虽也曾打过架,可就算是群殴也都是势均力敌,那有自己一个人面对几十号大汉的时候?心中更加后悔不该来看这场闹,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硬着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乔明远一直暗存侥幸心理,希望这位高人不是冲自己背上的东西来的,可事与愿违,这人挑起两伙人的争斗,显然是想坐收鱼翁之利。可这东西甚至比自己命还重要,怎么能一句话就交出去呢?那样的话就是回去自己也同样活不成。

    想到这乔明远强打笑脸道:“少侠勿怪,我背上这东西事关几十口人的命,所以在下实难从命,您看可否这样,我这里还有几千两黄金,只要让在下平安离开,我权当是见面礼送给少侠,您看如何?”

    “几千两黄金?”陆游脑袋“嗡”地一下。

    “我地妈呀!在现代黄金都以克买卖,一克黄金一百多块,几千两黄金得多少钱?”这要是陆游早就把脚都举起来赞同了,可问题是他说了也不算,不过此时陆游的心中却也对乔明远背上的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他竟然肯用几千两黄金来买路,那就说明包里的东西比黄金还要贵重,那会是什么呢?不行,我今天说什么也要看看他后面背的是什么,反正有人给我撑腰,我怕什么?”

    想到这陆游慢慢平静下来,努力找了一下劫匪的感觉,慢条斯理地道:“黄金嘛!是好东西,不过我除了黄金外,我还要想你要你包里的东西,你一个契丹人不远千里跑到我们中原来,不管想带走什么,都得先问问我们中原汉人答不答应吧?”

    说完这番话,冷汗再一次湿透了陆游的衣背,心中不由想起一部电影中的经典台词。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陆游心中现在对这句话是深有体会“想要什么,别让他知道拿走不就得了?弄得这么紧张,能不能成功都说不定,看来今后还是干自己的老本行比较稳妥”

    陆游的话音刚落,乔明远固然神色大变,付奎手下的一干残兵败将也“轰”地一声炸开了。契丹世代与汉人为仇,不单是听说,这些人有的甚至都亲经历过痛失亲友的苦楚,听说眼前这些人竟是契丹人假扮,群顿时激愤起来。

    “妈巴子的,原来是辽狗,杀光他们,不能让他们这么逍遥地从中原溜走”

    “对,把这群畜生挫骨扬灰,给那些被他们害死的乡亲们报仇”…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却难坏了付奎子,虽有心靠住契丹这棵大树,不过那毕竟还是不着边的事,不能让兄弟们同自己离心才是首要的事。况且这乔明远虽然厉害,可现在自己这边多了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人,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呢!

    想到这,一晃手中的鬼头刀大声喝道:“好哇!原来是辽狗派到我们中原来的细,这却说什么也不能容你了,纳命来吧!”

    嘴里喊的虽响,心中却对乔明远的武功深为忌惮,只想让这位年轻的高人先动手,自己趁乱灭口,说什么也不能让乔明远把自己有心投靠他的意思流传出去。

    乔明远一惊之后已经镇定下来,冷冷横了付奎子一眼后转头对陆游道:“少侠从何得知我们是契丹人?请问您见过契丹人有长我们这样子的吗?”

    “哎呦!可不是怎么地,我可是亲眼见过契丹人长什么样子,个个同野兽差不多,那有这哥们这样温柔的?难道是那老家伙搞错了?别不是老家伙想贪图人家宝贝乱说的吧?这老家伙干什么呢?怎么到关键时刻不说话了?我该怎么说?”

    陆游心中越急,那位隐藏在暗处的神秘人却越不肯说话,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想要收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心神电转间硬着头皮冷笑道:“人分三六九等,中原汉人中也有少数认贼作父,忘记祖宗甘愿做奴才的人,你说你不是契丹派来的,那就说说你是干什么的?要干什么去?”

    听陆游这么问,乔明远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本属机密,不过为了表明我的清白,告诉少侠也无妨,其实在下是潘元帅帐下,监军王先,王大人的家人”

    “监军王先,不就是我在杨延昭那见到的那个军吗?这个乔明远竟会是他的家人?”

    因为陆游是见过王先的,所以不由对乔明远的话增加了几分信任度,刚要点头,忽见乔明远眼中闪过一丝狡色,顿时醒悟“妈的,差点没上他的当,姓王的监军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家人也好不到那去,况且前方正在开战,他的家人若是得到什么宝贝怎么还会往前线送?况且这姓乔的提到王军的时候,语气中似乎听不出什么尊敬的意思,那有家人用这种语气称呼自己家老爷的?”

    微一凝神间想起件事来“在金庸的天龙八部里,契丹人的口好象都刺着个狼头,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倒也不妨试一试”

    这些事在陆游的脑中只是一闪而过,点点头道:“王先、王军,我们认识,不过我怎么从没听他提起过你?”

    顿了一下又道:“草原上的契丹人我见过,确实同你长得不太一样,不过我听说契丹人的口都要刺上一种东西,你是否可以把衣服敞开让我们看看?这样也好证明你是不是契丹人,要不这样,我们在场的都把衣服打开验证一下,看看到底谁在说谎,哦!对了,还是先看看我的吧!这样也显得公平些,你说是吗?”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说话间缓缓拉开了衣襟。这是陆游想到最后一个试探对方份的办法,如果再不管用,只好把后面那个老家伙拉出来了。

    四周火把亮如白昼,随着陆游衣服的敞开,一块碧绿的玉佩出现在陆游口,乔明远同付奎子的目光落在上面不由同时发出一声惊呼,而黑暗中似乎也有人轻“咦”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陆游在北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