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圆形切片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今霄 书名:末世世神
    当穹拿着那张狼皮迅速离开这片空地后,没过多久便树枝摇曳并生起狂风吹的四周砂石四溅,一道黑sè巨大兽影便出现在地上那无皮烈焰魔狼的血红尸体上。

    落地后只见这道兽影的体型修长矫健,前后连同尾部那根黑sè尾巴共有五米左右,而在它布满暗黄sè皮毛的背部,黑sè纹理交横四溢在那其上,似乎在无意间牵动了什么天地规则,让它的奔跑更为迅速。

    这是普通平原中最恐怖的五阶魔兽疾风花纹豹,最以速度与爪牙擅长,其中速度在同阶较量中除了远古巨龙和其他远古魔兽异种外勘正所有魔兽第一。

    疾风花纹豹抬起头,鼻梁深处那双青黄sè的眼睛中散发着恐怖无比的冰寒光芒,它披靡四周,用灵敏的嗅觉在空气中搜索着残留人类的气息,在判断片刻后又似是突然被爪下的血腥魔狼尸体引,于是便伸出那条充满涎水与倒刺的猩红舌头了几下,便大口的撕咬咀嚼起来...

    疾风花纹豹远方数百米的青黑sè针叶林外,穹心有余悸的躲在一块巨大青石后,刚才在仓促间他来不及逃离这里,只能收敛气息躲到这块巨大的青石后。

    过了片刻,当穹确定针叶林深处的脆骨咀嚼声不是那头魔兽故意摆出的声响后,便毅然决定离开这里,他背部那片焦黑伤口留露出的气味太过浓重,而那张更为血腥的狼皮则更易暴露出他的隐藏行踪,或许树林里面那头疾风花纹豹吃完烈焰魔狼的尸体后,便会突然扑来将他给拦喉抹杀...

    咔嚓!一声碎裂的脆响在黑暗的山林前响起,只见穹的额前瞬间凝满大片冷汗,那些冷汗顺着他的眉梢与脸庞滑落,瞬间滴了乱石满地,而在针叶林深处,疾风花纹豹低头撕咬的咀嚼声也突然停下,只见它露出那双青黄sè的冰寒兽眼,直视脆响发出的那个方向。

    穹在寒颤的同时心中愤怒了,自己什么人品,同一个地方的骨头都能被自己同时踩碎两次!

    噗!被急速冲击的空气爆响,只见疾风花纹豹丢下地上那头烈焰魔狼的半截残剩尸体,而后强健的后腿在地上一弹便迅速向声音发起处扑去。那里,有着它极为厌恶的人类气息...

    感到后气压凝沉不对的穹脸sè一变,形一跃瞬间向后跃去,而在他跃起的原处,‘噗噗’两道锋锐的白sè气刃横空而过,瞬间击碎了穹附近的一块乱石。

    当穹躲开那两道白sè气刃后,一头矫健修长的豹形魔兽从针叶林中徐徐走出,停留在穹前的五米处,森寒的目光中,那鼻下半开的兽嘴中充满了对生物吞食撕咬yù望的白sè口涎。

    躲开攻击后的穹扶着一块旁的青sè巨石站起,刚才的躲避使他的背部伤口再次开裂,但他咬着牙齿硬是强忍疼痛任那暗红的血迹顺着背部直流。在这种力量远强于自己的存在面前逃跑无疑是自寻死路,因此穹只能拼命调转体状态,进行生存率较高的殊死一搏。

    闻到空气中因穹背部开裂而新弥漫起的血液气息后,疾风花纹豹森寒的眼睛中忽然生起阵阵兴奋的光芒,那种强烈的嗜血yù望从它心中升起,使它恨不得立刻将面前这弱小的人类给生生撕碎。

    ...嗷!疾风花纹豹想到这里后张嘴发出一声低沉的厉吼,似是想要先恐吓一下对方,而后在在对方心神失守间展开攻击。而穹听到后则是攒紧了手中匕首,冷汗在他的脸上滚滚而落,这种恐吓虽然无法令它心神失守,但却可以令他面对危机的压力变得更为紧张。

    五阶魔兽疾风花纹豹,主能力力量五阶,附属能力本源力量三阶!

    噗!疾风花纹豹见厉吼的效果不满意后便没有再去厉吼,而是yīn沉着舞动双爪直接向五米前的穹凶猛扑去。

    其实五米间的距离对它来说也只是纵一瞬而已...

    穹看着飞扑来的疾风花纹豹后那对额下的黑sè眼瞳一阵收缩,而后瞬间俯旁滚去。

    穹躲开后飞扑在穹旁的疾风花纹豹兽眼一寒,扬爪又是数道三尺长的锋锐白sè气刃,而滚倒在地的穹见后电光火石间又是形一闪,便再次躲开这道锋锐的白sè本源力量攻击...

    噗!裂空爆响炸裂巨石,只见那数道白sè气刃瞬间斩进一块青sè巨石中,直接将巨石炸的碎石乱飞。

    碎石飞溅中穹再次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此时他背部的焦黑伤口已经完全开裂,而后再被锐利的满地青石碎片摩擦后变得有些血模糊,惨不忍睹。穹被痛的心中倒吸一口冷气,那背部传来的强大痛楚刺激的他思维有些麻木,根本就无法长久与这五阶魔兽长久周旋下去。

    另一边疾风花纹豹落地后回首用它那双森寒狂的青黄兽眼狠狠盯了一下力量虚弱的穹,而后便再次跳跃起向穹凶猛扑来。

    穹的面sèyīn沉,他携着三阶力量将匕首狠狠刺向扑来的疾风花纹豹,而后随着‘咔嚓’一声只见那柄魔金匕首刺到疾风花纹豹的兽皮后瞬间生出数道细小裂痕,而紧握匕首的穹则被匕首上传不来的强大力道直接打飞...

    穹被打飞的空中只见他骇然的睁着双眼,没想到这五阶疾风花纹豹的兽皮竟是如此之坚硬,坚硬度比黑sè魔金匕首还高。

    啪啦!穹落地后传出一阵凌乱的碎石撞击响,而后他紧握着裂痕密布的黑sè魔金匕首从血sè乱石堆中站起,顾不得心痛匕首便直接看向那头被匕首刺中的疾风花纹豹。

    被魔金匕首攻击而落地的疾风花纹豹低喘着粗气,而后低头被匕首刺中的部皮毛,只见那里露出一道不到一寸长的细小伤口,看来魔金匕首的攻击也不并是完全无效。

    疾风花纹豹添完伤口后抬起头看向远方乱石堆上满血污却紧握手中匕首的穹,幽深青黄的兽眼中瞬间升起更盛的冰冷寒芒,它背部的黑sè花纹舞动,瞬间在四周召唤起一阵汹涌狂风,并渐渐凝缩成锋利锐气环绕于疾风花纹豹左右,随后疾风花纹豹的危险气息便开始不断提高。

    这才是它的真正战斗形态,五阶魔兽的真正危险形态!

    看着危险气息更强的疾风花纹豹,穹的躯虽然再次寒颤但心中却并没有绝望,逃走是不可能的,他需要击退或退这只狂猛的魔兽不然根本就无法存活。

    当疾风花纹豹的体四周完全被锋利锐气所环绕后,它眼中的寒芒一闪便再次向穹扑来,看气势似要先将穹给撕成数段后在再狠狠给撕碎一番。

    发现况的穹迅速弯腰向旁滚去,想要躲开这一击可奈何疾风花纹豹的速度更快了,于是魔兽锋利的一爪在空中划过穹的左肩并带出大澎鲜血,而后大量锋利锐气顺着伤口一拥而入好像准备将穹的内部腹脏给生生绞碎一般。

    穹被击倒在地后拼命捂着肩部伤口而后调动jīng神本源两种无形力量去拼命拦截体内的锋利锐气,终于在两种力量的迅速碾压下那些锋利锐气在绞碎穹左肩的外部皮后便迅速消逝,而穹则是被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肩骨痛的发出一声低沉的惨嚎。他已经失血太多了,如果再继续失血的话恐怕会直接在躲闪魔兽攻击的过程中直接死去...

    “...太强了,我必须找到足以撕裂那张兽皮并将它给击退的办法。”这是穹此时心中的主要思绪,而他手中的那张魔狼兽皮则早已在不断躲闪中不幸遗失。

    另一边疾风花纹豹扑落在地后,转伸舌头锋利爪下挂着的一块人类皮,而后豹嘴一张便将它给直接吞下,

    我要怎么做才能撕裂它那张无比坚韧的兽皮?

    危机面前的穹有些茫然,他查看起体内残剩的本源与jīng神力量,发现高度防御的无形屏障还能使用两次,而jīng神攻击则只能使用不到半次...

    疾风花纹豹吞下穹的那块血红皮后再次抬起那双兽眼,只见冰寒的眼中充斥着嗜血的乐趣,于是它那被锋利锐气环绕的矫健后腿在地上一蹬,便再次向穹狠狠扑去。

    ‘嘭哧’一声爆响在穹的前响起,只见伤势过重而来不及躲闪的穹拼命御起一道无形屏障挡在前,可那道能阻拦烈焰魔狼片刻的无形屏障瞬间便被疾风花纹豹前爪撕碎,那爆碎的无形屏障在疾风花纹豹与穹的上划出道道血痕,痛的两方皆是嘴角抽搐。

    这种防御力强大的无形屏障在疾风花纹豹面前竟如破纸一般,只是让它气势一缓而已......

    但这气息一缓就足够了,穹形猛一收缩而后向后闪去,关键一刻躲开了疾风花纹豹的凶狠扑击。

    噗嗤!疾风花纹豹带着凛冽的风声从空扑过,落地后那四周环绕的锋利锐气在地上斩出道道印痕,它转抬起头低声对穹嘶吼着,似是被刚才无形屏障炸出的满血迹感到极为不满!

    而穹闪过它的攻击后渐渐站好,看着疾风花纹豹上被无形屏障碎片割出的满血迹似是突然触到了什么奇异灵感。

    如果以无形屏障极薄的锋锐度能轻易割伤这头魔兽的话,那如果直接将无形屏障当作攻击圆片给对方直接斩出会效果如何?

    疾风花纹豹嘶吼后后爪在地上一划便再次向穹扑来,而且在满血痕的刺激下攻势似乎比上次更强了许多。

    噗嗤!因为思绪而再次躲闪不及的穹直接被疾风花纹豹扑伤右腿,只见血液顺着三道抓痕在右腿上滚滚而下瞬间滴落了满地,如果不是因为穹有力量三阶的原因估计右腿会被疾风花纹豹给直接撕落。

    忍着浑无处不在的疼痛,穹看着疾风花纹豹那道在空中急速扑过的背影黑sè眼睛一闪,好机会,如果他的设想成功的话攻击速度跟不上估计就会被这头魔兽给直接躲开,那样他就彻底死定了...

    噗!!

    快速切割空气的响声从空中响起,穹凝出无形屏障后迅速将它挤压成圆形切片并向疾风花纹豹的背影甩去,用尽所有力气的穹却发现,这种圆形切片的速度竟会如此之快,好像比疾风花纹豹的速度还要快上一毫。

    感觉到背部气压不对的疾风花纹豹瞬间在空中转头,可却瞬间看到了让它惊骇的一幕。

    噗嗤!一声切过血的声音从疾风花纹豹的腹部响起,只见那圆形透明切片斩开疾风花纹豹腹部与那些锋利锐气后迅速shè进远方森然的大片针林,‘哗哗哗’直到斩断数颗巨树为止...

    这种强大的威力连穹都震惊了,如果控制力再jīng准一些的话,那么估计会将疾风花纹豹给直接拦腰抹杀!

    ‘嘭哧’一声落地的重响从地面传来,只见疾风花纹豹从空中摔落后肠胃等腥臭器官瞬间从切裂的腹部滚滚流出,而后被重创的疾风花纹豹惨嚎着抬起黑黄两sè豹头,恐惧惊骇的看着远方血迹满的穹。

    站在青sè乱石中的穹冷峻着眼直视疾风花纹豹,那溅的满脸的血迹不仅掩盖了他无力苍白的脸,而且还为他增加了一丝地狱魔神特有的一种狰狞。他抬起右手,似是还可以再使出刚才那种强大攻击一般,吓得那头疾风花纹豹惊惧不已。

    他表面的神虽然如此,但心中却其实早已是强弩之末了。刚才那击强大无比的攻击对他的消耗十分巨大,不仅彻底抽空了他体内的本源力量,而且还抽走了他所剩余的所有力量。因此现在如果疾风花纹豹再来扑来的话,那估计他只能躺在地上任它随意撕咬。

    穹继续伪装着自己,给疾风花纹豹心中设立了这个极为恐惧的强大形象,使重创的它胆颤到不敢轻易冒犯。而后穹在发现疾风花纹豹眼中的恐惧达到极致后准确的放下右手,而后转捡起那张之前遗失的烈焰魔狼兽皮,强作镇定的向遥远山下走去,而那头疾风花纹豹则硬是被吓得吞了吞喉咙,不敢上前追赶于穹。

    穹走在乱石密布的崎岖山路上,虽然给疾风花纹豹留下的背影强大无比,但心中却是早已是惊颤彷徨,恨不得立刻跑下山去,因为现在随意出现一头魔兽都能将他给轻易抹杀......;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世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