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黎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

    突然,有什么东西在盖伦的心里闪烁了一下,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念头,是他从来想都不敢想的念头。就那一次闪烁,改变了盖伦的一生,直到很久之后,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当初的这一个念头。

    盖伦轻易地将这名已经变为丧尸的孩子丢到地上,丧尸桀桀地怪叫着,那名妇女俨然已经被吓呆了,她惊恐地看着张牙舞爪,不时从那衣衫褴褛的上掉下来的腐烂的,她甚至已经忘记了尖叫这一本能,在前一刻,那还是她的孩子,那个曾经在她的怀里哭闹的孩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叫做亡灵的东西。

    那丧尸少年露出森森地牙齿,那闪烁着青sè光芒的眼睛只在盖伦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就转移到了那名妇女的上,显然与盖伦相比,那名妇女对他是最没有威胁的。

    他尖叫着向那名呆住的妇女扑了过去,那名妇女就像是没有看到似的,她还停留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那个与她的孩子相依为命的世界。浑然忘记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思想和意识,变成了一具亡灵。

    亡灵仇恨所有活着的东西,就像是人类仇恨亡灵一样,这是两个极端。

    哧的一声,然后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那丧尸少年就像是干柴一般的燃烧着,这在地上滚来滚去的火焰让那名妇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她仿佛记起来这是自己的孩子,猛地想要向那燃烧着的尸体扑过去,却被盖伦一把拉住了。

    她哭泣着,望着最后一丝火焰的熄灭,然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她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

    妇女绝望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地上,她瘫坐在地上,甚至不觉得寒冷彻骨,她的孩子死了,唯一让她活着的希望也随着死去了,现在的她活着与死没有什么区别。

    望着妇女那空洞的表,盖伦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是啊,刚刚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谁心里会好过呢?

    他的心同样沉重,因为他还记得那名少年虽然是污浊但是纯真的眼神,虽然是微弱却是跳动不息的心跳声,那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类,只因为喝了河里的水,就变为了亡灵,成了没有意识的死亡生物。但最让盖伦心痛的是这里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救治他,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那孩子在最后的时刻一直紧紧地抓着盖伦的手,他蠕动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那种痛苦,写在脸上,痛在上。

    盖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那里,在漫天飞雪中,茫然地走着,他看到了好些个像那名妇女和她的孩子一样的人,他们都在痛苦的呻吟着,衣衫褴褛,而且已经有了转变为亡灵的那种明显的迹象,只是只要有一丝人类的气息尚存,他们就要承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只有变为亡灵,那种痛苦才会消失。

    多么脆弱的人xìng,又是多么可怜、可悲的人xìng,也是曾经美好含有无限希望的人xìng,人xìng又到底是什么,是好还是坏?

    还将会有更多的人转变,这是一场瘟疫的灾难,最后留下的只会是亡灵,人类走到尽头了,与其承受那种痛苦,还不如结束它。

    我原本以为我与你之间会没有芥蒂,纵是是我做了再多,你始终对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对待过,难道说上一代的罪责就要加在我的上,只因为他,我的人生就无法改变了吗?都铎,你真的是这么想吗?

    盖伦不知何时来到了桥上,他扶着栏杆,仰望着天空,突然大声的狂叫。

    会有更多的人变为亡灵,但是那与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只是我,一个普通人,而不再是什么将军,也不再是王室的贵族,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

    “酒,我要酒!”一声醉醺醺地吼叫,然后是啪啪啪的声音,一张桌子被拍的啪啪作响。

    一间再简陋不过的小旅馆,当然,里面人少的可怜,因为在这样朝不保夕的rì子里,谁还有心思出来喝酒鬼混。

    然而,总有一些例外,就是那些对自己的生死都浑然不放在心上的酒鬼们,在他们的眼里,只要还有酒,就算是让他们立刻死,他们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许不就,城就会被攻破,与其担心那个还不如在烂醉如泥当中寻找一丝安慰,对酒鬼们而言,酒是唯一能够让他们感到安宁的东西。

    “嘿,伙计,我看你不像是经常来这里喝酒的人!”同样是一名酒气熏天的人来到了要酒的人面前,只说了一句话就自来熟的坐了下来,然后带来了两大杯的劣酒。

    盖伦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两眼无神地盯着放在桌子上的酒,看都没有看那人一眼,抓起酒杯就狠狠地灌起来。

    咳咳······盖伦大口地喘着气,重重地将酒杯砸在桌上,然后又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喝道:“酒,酒!”

    那人一双通红地眼睛瞪着盖伦,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盖伦斜着眼瞥了他一眼,鼻孔里哼了一声,指着他那同样是通红的酒糟鼻含糊不清地道:“你·····你,你笑·····笑什么?”

    那人瞪着一双因为长期喝酒通红而污浊的眼睛,猛地喝了一大口酒道:“我笑你!”

    “笑·····笑,笑我····我什么?”

    “我一直在这里喝酒,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喝酒!”那人道。

    “怎······怎么,我·······我不能······不能来·····来这里······喝······喝酒吗?”

    “不,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来这里喝酒,除非······”那人停了下来,一双红眼打量着盖伦。

    “除非,除非······什么?”盖伦不耐烦地问道。

    “你真是一个怪人,彻头彻尾的怪人!”那人喉咙不清地道。

    “哼,没趣······”说完这话,盖伦趴在桌上,蒙头睡去。

    ······

    刺骨的寒冷让盖伦清醒了过来,因为过度酗酒,头脑还有些沉重,虽然可以根本就不醉酒,虽然可以很快就能清醒,但盖伦还是选择了醉酒,只有醉酒,他才能停下来不去想那令他自己都害怕的想法。

    当他发现自己躺在街上的时候,他不一阵苦笑,还好,那帮人只是将自己像一条狗一样给丢了出来,并未扒去他的衣服。

    他该往哪儿去,他又能往哪儿去?一直流浪,像那些流浪者一样,漫无边际地在每一个街区游。在这游之中,他结识了不少的朋友,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与王公贵族截然不同的生活。当然,他也见到了形形sèsè的人,那些平rì里温文可亲的贵族竟然像看到疯子一样的将他赶走;而神圣大教堂的人虽然救助他们,却让他们干一些比获得食物更劳累的体力活,只是那一碗小小的米汤和一口干瘪瘪的口粮,通常是还没有吃饱,就饿死在干活的过程之中;他偷过、抢过,甚至为了一口食物而杀人,在这社会的最底层,他什么都感受到了。

    当然,还有那些无畏先锋军的士兵们,这些平时自己教导以保护人民安危为最高荣誉的战士、人民的道德楷模,每rì里都杀死众多的流浪者还有平民。

    外围环道已经变得越来越冷清了,空的街道,到处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死尸和腐烂的气息,外围环道已经全面戒严了,这让他怀疑那个曾经的陛下会是如此冷酷无的侩子手,这与屠城又有什么区别?

    盖伦愤怒了,难道说在那些王室成员的眼里,这些平民的生命就如此的一文不值,外围环道的封锁,致使一些并未病变的市民走投无路,而且内围环道也因为得悉了外围环道平民饮用河流中的水而产生病变的消息,纸包不住火,这样的恐慌蔓延开来,恐怖与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座王城,城内尽是人心惶惶,而城外亡灵军仍旧是安静地诡异,这让人怀疑那些从来不受控制的亡灵怎么会如此的静悄悄,当然只有一些知悉内的人知道,它们在等待着王城从内部崩溃。

    ······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都给我退回去,你们以为这里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都退回去!”一个披着无畏先锋军铠甲的士兵骂咧咧地喊道,而且不停地用手中那本是用来冲刺敌人的长枪扫来扫去,带起一片的惨叫声、哭喊声、咒骂声和血雨。

    砰的一声,有人抓住了那长枪,那名士兵用力拽了一下,发觉那长枪就像是插进了石块中一样,根本拔不出来。

    “混账东西,松开你的狗爪子!”那名士兵恼羞成怒地喝骂道。

    “哼,无畏先锋军什么时候变成了欺压市民的恶徒,无畏先锋军的第一信条是什么?”一声冷哼,却是暴怒的声音吼道。

    “你······”那名士兵瞪着眼看着他,这样一个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家伙竟然懂得无畏先锋军的信条,而且还拽住了他的长枪。

    “该死的东西,那愚蠢的信条谁还会听,倒是你,公然顶撞本大爷,给我死,混账!”说完,那士兵手中的长枪向前猛刺,想要刺穿那人的心脏。

    “哼!你这样的人也配得起这铠甲,真是丢尽了无畏先锋军的脸!”那人骂道,突然子一歪,借着那士兵向前的刺势,猛地向后一拉,那名士兵站立不定,从四环道那城门之上摔了下来。

    “打死他,打死他······”一阵愤怒的喊声,淹没了那名士兵。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