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伊丽莎白女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刚刚站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检查有没有受伤,一股灼的气浪翻涌而来,正是那骸骨巨人踩着熊熊烈火,张牙舞爪地挥动大镰刀朝自己奔来。

    唰的一下,一把夹杂着烈焰的镰刀劈了下来,东方绝急忙提闪避越开,在半空中灭空棍一甩,棍头的锁链缠绕住倒悬着一具骸骨,猛地一拉,借势飞了过去,再次拉开了与骸骨巨人的距离。

    东方绝刚要跃下,一道烈焰如同一条蜿蜒的火蛇巻向自己,这火蛇大有缠绕之势,看样子,是要限制自己的行动。

    东方绝心中冷哼,灭空棍在地上一点,借势再度跃起,同时灭空棍一绞,卷起一阵气旋,阻住火蛇前行。

    谁想到刚阻住那火蛇,一道流星一般的火物破空而来,因为在半空,东方绝无法再度发力,而且是心神全都放在拦阻这火蛇的缠绕之上,加之与骸骨巨人尚有一段距离,骸骨巨人奔至而来需要一定的时间,这才致使稍微放松了心神。

    岂料骸骨巨人竟然抛出了手中的镰刀,它也知道自己移动速度比之东方绝要慢了很多,因此在放出火蛇的同时,就甩出了手中的镰刀,让东方绝顾此失彼。

    刚想着缔结水晶墙,已经来不及,意识之下,急拉灭空棍挡在自己的前,砰的一声,东方绝结结实实地挨了骸骨巨人投掷出的镰刀一击。

    哇,东方绝又一次喷了一口血,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砰砰砰的不知撞碎了多少具骸骨,才停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

    唔,东方绝周剧痛,那强劲的力量和炙的火劲,让东方绝在毫无防备之下,受了重创。

    东方绝心道,完了,体的大部分已经没有了知觉,尤其是右臂,软软的再也抬不起来,上的衣服被那炙的火劲烧的一丝不剩。

    “哎,我可还没有替你挖好坟墓!”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接着东方绝看到那喷发着火焰的巨人从自己上迈了过去,骸骨巨人拿起巨大的镰刀,嘴里发出嘶嘶的吼声,轰轰轰的数道火舌从地上喷发而出,像是在宣泄骸骨巨人的不满。

    “啊,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东方绝神经猛然放松,一阵阵紧张过度的虚脱感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老人捏着东方绝的右臂,问道。

    “断了,刚才那一击的力量太大,右臂断了!”东方绝若无其事地道。

    “我看不是,你的整个一条右臂的骨头都碎了,根本就不是断了,亏你这样还能这样若无其事!”老人啧啧地道。

    “喔,不止你的这条右臂,你全竟然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地方,看来,我应该为你准备一处坟墓了。”老人扫视了东方绝的全一眼,有些无奈地道。

    “喂,喂,你不会就这样睡过去了,醒醒,醒醒······”老人拍着东方绝的脸,喝道。然而东方绝始终没有回答他。

    唔,好疼,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令东方绝神经一紧,蓦然醒转。他只能用自己的jīng神意识感应到有人正站在他的侧,而自己躺着的地方坚硬而冰冷,丝丝寒气渗体,令他不仅打了个寒噤。

    “不错,还是你个老东西有眼光,今次搞来了一个嫩货!”一个同样苍老的女声响起道。

    “嘿嘿,那是,那是!”老人似乎存心讨好地道。

    “哼,不过他伤势这么重,就算你想暗算我,也没有那个实力!”一个与老人同样苍老的矮小女人嘿然道。

    “伊丽莎白嬷嬷的蛇杖救人无数,定能救了这小子!”老人堆笑道。

    “哼哼,救他,不用你说,若不是看上他的灵魂jīng华,我怎么能答应你,我的孩子,希波拉斯,肯定会喜欢这次的食物的!”老女人嘿嘿笑道。

    听到希波拉斯四个字,老人的子不由地颤了一下,希波拉斯。

    “先让他在这里躺着,我的冰灵之会给他被灼烤的肌肤降温,然后再给他敷上我特制的药草,他的外伤就会好了。”老女人瞅了东方绝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嗯,好好,谢伊丽莎白嬷嬷了。”老人谢道。

    一阵声音响动,老女人伊丽莎白交给了老人一些东西,接着笃笃笃的一阵声响,像是拐杖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这阵声音渐渐地消失,老女人走了。

    目送着老女人离开之后,老人立刻来到东方绝边,他看了东方绝两眼,像是说给自己,又像是说给东方绝道:“孩子,别怪我,我也是走投无路,只能求助这老女人先救你一命,再作打算,你别怪我!”

    东方绝心头一阵感动,若不是老人及时出现,他现在早已死在骸骨巨人的烈焰之下了。当下道:“老爷爷,你别自责了,你救了我,我怎会怪你呢!”

    老人的左眼骨碌碌的一阵闪动,喜道:“看来,那老女人没有骗我,你的内伤已经好了许多,不假时rì,你的伤就好了。不过,这老婆子,就是不肯把你的右臂给治好。”说道后来,老人气愤地道。

    “估计是怕我会对她不利,对了,老爷爷,这里是什么地方?”东方绝得先熟悉形势,然后再作打算。

    “这里是恐惧墓地的地下,你放心,这里暂时是安全的。”老人解释道。

    “恐惧墓地的地下,骸骨巨人呢?”东方绝惊问道。

    “骸骨巨人,若不是有我的左眼,咱们怎么能从他的眼下逃走,也只有我能够看到这老巫婆的藏之所,就连施放者伊恩都看不到。”老人说道。

    “伊恩,怎么又是他?”东方绝忍不住道。

    “怎么,你知道他?”老人皱眉问道。

    “不,只是听一个叫哈契巴罗夫家族的家伙对我说的。”东方绝回答道。

    “哦,哈契巴罗夫家族的人,那我就不清楚了。”老人似乎若有所失地道。

    “对了,这东西,是你的吗?”老人拿起一根青sè长棍和一柄利剑,问道。

    “哦,是灭空棍和那人给我的利剑!”东方绝的意识探测到灭空棍那熟悉的气息和那锋锐利剑的锐气。

    “真是一些好东西呢,若不是我藏起来,那老巫婆就会抢走了。”老人道。

    “嗯,谢谢老爷爷了。”东方绝真诚地道。

    “先把你医好,然后在想办法离开这里。”老人嘭的一声拔出一个小药罐的塞子,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这香气,唔不对,东方绝心中刚现jǐng兆,就是去了知觉。

    “哈哈,老家伙,想骗我,就算是你有能看到别人看不到东西的通灵之眼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倒在我伊丽莎白的手里,哈哈······”材矮小的老女巫一手撑着比她人都高出不止一头的一根拐杖,放恣地狂笑。那拐杖的顶端是一个狰狞的蛇头,蛇头的口张开着,一道血红的芯子从中伸出来,在芯子的尖端卷了起来,当中有一枚闪闪发亮的蓝sè晶体。

    伊丽莎白女巫从地上拾起了那青sè的长棍,摩挲着那棍,两眼shè出迷醉的光芒,道:“好宝贝啊,真是好宝贝。”她又看着那柄锋锐的古朴利剑,更是喜不自胜,道:“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了,哈哈,这好宝贝!”

    女巫又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东方绝和老人,把老人给翻了过,凝视着他的左眼,伸出自己那尖锐干枯的手指,用坚硬的指甲在老人的闭着的左眼上摩挲,道:“通灵之眼啊,通灵之眼,终究还是落在我的手里了。”

    然而,女巫的指甲并没有插进去,而是停在那里,她的眼睛望着静静地躺在冰灵之上赤**的东方绝,眼中闪过一抹得sè,道:“然而令我更没想到的是,这老东西竟然能给我送上这难得一遇的灵魂,只要吸收了他,伊恩啊伊恩,你妄想在困住老娘我!”

    “醒醒,醒醒,孩子!”东方绝感觉到有人在拍打着自己的脸,恢复了意识,立刻问道:“老爷爷,刚才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哎,我也不知道,只觉得刚才一打开那瓶塞,然后就失去了知觉,糟了,那药瓶里有迷药!”老人恍然焦急地道。

    果然,在地上,那柄利剑和灭空棍不见了踪影。

    “抱歉啊,孩子,我,都怪我,都怪我,太粗心大意了。”老人责怪自己道。

    突然,东方绝的意识内泛起一种被窥视的感觉,他延伸出自己的jīng神意识,赫然发现一头恐怖的九头巨兽,正低伏着子,闭眼昏睡,一股庞大的jīng神力从沉睡的巨兽体内散发出来。

    正在他探测的惊心不已时,一股狂虐的jīng神力突然阻断了自己的jīng神探测,就像是被人闷头打了一棍,东方绝闷哼一声,收回了jīng神探测。他看不到,此时正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孩子,你没事,孩子,我知道你难过,不过我也不是故意的!”老人突然扑了过来,伏在东方绝的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流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