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生命动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暗金孔雀已经无法在转过来,他就像是一个人形雕塑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东方绝转过去,在他面前,看着那张充满恶毒表的一张脸。暗金孔雀竟然没有别的表,他也看着他,“这就是你最终要的结果?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不过,你也表现出了确实让我低估的价值,很值得毁灭的价值!”

    东方绝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接着道:“这或许不公平,但从来没有人公平的对待过我,我只是在以牙还牙。”

    “一直是沉默吗?曾经有人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暗金孔雀依旧是那一副恶毒而高高在上的表,仿佛现在被束缚的人是东方绝,而不是他。

    “你会是哪一种呢,是爆发,还是灭亡?不过对我来说都一样,没有人能够在我的手里爆发,等待着他们的都是灭亡!”暗金孔雀说道。

    暗金孔雀的体还是没有倒下,被水雾幻象锢住,连金毛巨猿那庞大的体都会倒下,暗金孔雀竟然还是没有倒下,而且站的依然如同标枪一般笔直,甚至是举剑的手,都没有任何的弯曲。东方绝皱了皱眉,覆盖在暗金孔雀上的水膜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而且这道裂痕越来越大,最后成了一层真正的雾气,消失无形。

    “很惊讶是吗?”他看着东方绝问道。“你杀不了我,也限制不了我,就算是你是他,也照样杀不了我,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是他。”暗金孔雀猛地一挥手,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东方绝的口上,咔嚓一声,拍裂了东方绝的结晶铠甲,震飞了东方绝。

    这一掌的速度实在太快,东方绝的注意力都在他轻描淡写之间就解开了水雾幻象的束缚上,根本没考虑到暗金孔雀会突然发难,好在有结晶铠甲挡住了这一掌,然而还是有一部分的力量直接打在东方绝的口上,噗嗤一下,东方绝吐了一口血,这是他暴走以来,头一次受伤。

    暗金孔雀似乎没有把这一掌太当回事儿,他慢慢地向前走,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而且,我也不是我,你现在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我,然而也不是假的我,我是我,也不是我。”他这话像是对东方绝说的,但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你明白么?你若是不明白,就只有死这一条路。”暗金孔雀已经来到了东方绝的面前。

    东方绝此刻单膝跪地,上半已经站立起来,哧的一声,一柄金sè的长剑从他的肩膀处穿过,直钉在地上,只有剑柄处,露在肩膀的外面。暗金孔雀的脸凑到东方绝的耳边,“是不是很真实?可是疼痛,血,未必是真实的,因为有的人根本就不会疼。”

    暗金孔雀一把拔出暗金sè长剑,带出了一蓬鲜血飞溅,东方绝的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他仍旧是目无表,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似乎那一剑刺穿的并不是他的肩膀,那飞溅出来的血,也不是他的。

    “然而如果不疼,未必是不真实的,因为有人能忍,但忍耐超出了极限,他就会叫!”噗嗤一下,暗金孔雀的金sè长剑再次贯穿了东方绝另一边的肩膀,“啊”的一声惨呼,暗金孔雀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满足,但只是一丝,因为若是有人能够看见,他的嘴角只是轻微地上扬了一下。

    暗金孔雀这一剑仍旧是在东方绝肩膀上插着,他的眼睛却在看东方绝上的其它地方。“我说过,从没有人公平的对待过我,我对你也不公平,这只是以牙还牙罢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公平。”他再次抽出了插在东方绝肩膀上的金sè长剑,看着这金sè剑尖,修长的剑,以及古朴的剑锷。

    “这是多么漂亮的一柄剑啊,漂亮的让人觉得它不是真的,然而它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的无法再真的东西,我有时候都忍不住去想它会不是也是假的,你说呢?”他只是看着那柄金sè长剑,并没有去看东方绝的脸。

    “接下来,你也将回归真实,在真实中升华,永远也不会在感受到伤痛,也不会惨叫,有的只是安详,宁静的安详。”说着,暗金孔雀手中的金sè长剑犹如一道金sè长虹,贯穿了东方绝的口。

    “安息吧,孩子,你孤注一掷······然后失败,虽然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能够死在我的金羽之剑下,以金羽之名,赐予你永恒的安详!”暗金孔雀抽出了金sè长剑,然后转,看也没看东方绝的尸体一眼,就走了。

    东方绝的口处是一道很深的伤口,暗金孔雀的金sè长剑刺穿了他的膛,刺透了他的心脏,被刺穿了心脏的人,是不可能还会活着的,因为他碰到的是暗金孔雀,一只会带来不详与死亡的暗金孔雀。所以,东方绝死了,死的很彻底,他口下的鲜血已经流了一地,染红了地面。

    暗金孔雀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手中多了三根黑sè的翎羽,轻轻一甩,扑哧哧地几声,这三根黑sè的翎羽呈三角形排列,扎在东方绝的心脏位置上,他这才回过头,在他回头的那一刹那,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的sè彩,然后消失在yīn影中。

    东方绝的呼吸已经停止了,一阵风吹过,那三根黑sè的翎羽随风飘动,就像是三面旗帜一般。东方绝上的结晶铠甲已经消失了,他的双肩各受了一剑,每一剑都是插在他胳膊与肩膀的骨骼连接处,两只胳膊显然是断了。然而他口上的那个伤口,才是真正的要了他命的伤口,这一剑断绝了所有的生机。

    突然,一只大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尸,这手怜地在东方绝的上摩挲了两下,然后这只手轻轻地抓起了他的尸,那动作轻柔的就像是拾起了一根羽毛一样,金毛巨猿捧着东方绝的尸,它低吟了一阵,就像是在对已经死去的东方绝耳语一样,似乎他还能听得见它在说些什么。金毛巨猿铜铃般的大眼shè出了几许温柔的光芒,在他的手中,忽然崩现出一波一波柔和的绿sè光芒,这绿sè光芒在填补着东方绝的上的伤口,他的两肩,渐渐地被那绿sè光芒包住,绿sè光芒渗入他的伤口处,连接他的骨骼,再生他的肌。这修补的过程极其缓慢,一点一滴地时间过了很久之后,他的肩膀完好如初,甚至变得比他原来的时候更加健壮。

    接下来,绿sè光芒跳跃着来到他的心口处,这里的伤痕最大也最深,绿sè光芒如同是一条川流不息的小溪,细密地渗入到东方绝的心脏处。东方绝的心脏已经被暗金孔雀一剑贯穿,并且扎上了三根黑sè翎羽,这绿sè的光芒沿着翎羽直下,只见东方绝的心脏处的创口缓缓地愈合,就在东方绝心脏的创口缓缓愈合时,金毛巨猿的脸上已经是汗如雨下,而且神逐渐变得有些萎靡,就像是生命在它的体内一点一滴流逝一样,三根黑sè的翎羽此刻已经从东方绝的口上掉落下来,东方绝口的创伤已经没有了。然而,东方绝却还是紧闭着眼,没有睁开。

    金毛巨猿耗费了一大半的生命灵力,东方绝上的伤已经没有了,然而他就是不醒来。金毛巨猿瞪着东方绝,轻轻地吼叫了几声,又用手拨弄了东方绝几下,东方绝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无论它怎么弄,就是不醒来。

    金毛巨猿的手指轻轻地按在东方绝的口上,它想感受一下东方绝的心脏跳动,虽然已经修复了东方绝心脏上的剑伤和黑sè翎羽的伤,但仍旧是缺什么,让他的心脏不能跳动,让他人无法醒来。金毛巨猿的眼睛shè出了一丝异样而复杂的sè彩,像是包含了很深的感在里面,它抬起头,凝视了一番周围的景sè,因为暗金孔雀走了,许多的毒虫猛兽已经渐渐地围了上来,然而这些毒虫猛兽仍旧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没有一只敢上前来。金毛巨猿一声吼叫,jǐng告这些蠢蠢yù动的魔兽们,然而似乎是大打折扣,因为它的吼声已经衰弱了许多,但余威仍在,众魔兽们探头探脑,耐心地等待着机会。

    看着这些魔兽们没有上前,金毛巨猿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它的手指颤抖着,一股迥异于刚才那股绿sè光芒的力量顺着他那颤动的手指流入到东方绝的心脏内,是的,它已经猜到了,东方绝缺少的是一种动力,一种让他的心脏跳动的动力,一种被称为生命动力的跳动。从细若蚊吟,逐渐地到轻微的律动,再到一下,一下,又一下的振动,终于,砰的一声,又是砰的一声,如同是打开了闸门一样,血液奔涌如江河,顷刻充盈了东方绝的体,东方绝的心脏强劲地跳动着,随着每一下的跳动,他的体就像是一棵枯木一样,重新焕发了生机。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