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迷雾山探秘(二十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一半的体是人,那另一半呢,另一半是什么?”

    “恶魔!”雷洛一字一顿地道。

    “恶魔?半人半恶魔,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存在?”东方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然而雷洛没有理他,而是继续道:“他也跟人一样,你用武器刺到他,他会流血,只不过,就是不会死。”

    “那你刺中他的地方,就是半人的那一半?”东方绝道。

    “没错,是半人的那一半!”雷洛答道。

    “那他怎么不死?”

    “他流了血,当时我看到他口的血,以为他要死了,然而,他竟然从宝座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了过来,我当时已经jīng疲力竭,快要支撑不住,可是我必须要站起来,因为我的仇还没报,我还不能倒下去。”雷洛的表,就像是又回到当时那样。

    “我站了起来,拿着半截断刀,再度刺向他的膛。”雷洛说道。

    “你又刺中了?”东方绝问道。

    雷洛点头,道:“没错,我又刺中了,刺在上次的地方,可是,这次竟然跟上一次不一样了。”

    “不一样了,哪儿不一样了?”东方绝再问。

    “那半截断刀插在他口的心脏位置,他突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用力地拔那半截断刀,可那断刀就像是长在了他的体上一样,拔不出来,我拼命地用拳头砸他的手臂,挠他的眼睛,他重重地把我抛在地上,然后一把拔出插在他膛上的半截断刀,左手一把按住我的脖子,凑过他那张戴着金sè面具的脸,竟然对我说了句话!”雷洛那样子,就像真的被按住了脖子一样。

    “说了句什么?”东方绝本来想问,可是看着雷洛的样子,他竟然顿住了,没有问,而是静静地等待着,等着雷洛继续说下去。

    “他说,这只是开始,痛苦是没有终点的!同时,他右手中的半截断刀猛地劈下,咔嚓的一声,在我的耳边响的分外的清晰,仿佛除了这咔嚓的声音,再也没有了其它的声音,我的右臂,血淋淋的一条胳膊就横在了我的眼前,我能看到我的右臂还在抖动着,我痛得体痉挛,雷刀狂王一把松开手,我挣扎着爬起来,用自己的左手摸着自己的右臂,我的右手,我的右手,我痛得撕心裂肺!”

    东方绝有些毛骨悚然,他不自地摸着自己的右臂,就好像雷刀狂王那一刀是切断了自己的胳膊一样。

    “我捧着自己的胳膊,被雷刀狂王像扔一条死狗一般,给丢出了宫。我当时万念俱灰,甚至想过一死了之,可是每次我想死的时候,我就会想到自己亲人死的样子,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他们的仇,谁来报,我不能死,就算是只剩下一只手,一条腿,我也要报仇。雷山之上处处落雷,而且没有任何食物,我像一条狗一样四处流浪的生活,饿了,我就吃我自己的胳膊,困了,我就压迫自己去想亲人们死去的样子,他们会驱使着我振作起来。然而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我自己的右胳膊被我吃完了,我饿的头晕眼花,终于支撑不住倒下,虽然我不想倒下,然而还是失去了知觉。”雷洛说着,他就像没有看到东方绝存在,自顾自地说着。

    东方绝没有再说一句话,当然雷洛就不会这么死的,如果他死了,怎么会有后边的故事呢,他又怎么成为狂刀雷洛呢?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山洞里,洞里摆放着桌椅板凳,一个白发老人坐在我对面。”

    “白发老人?”东方绝很想问,这人是谁,他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口。

    “白发老人看着我,不说一句话,只是把腾腾地粥送到我的面前,我当时饿的不行,几乎是一把夺过那碗,顾不得的发烫,几口就把那粥给喝了下去。老人什么也没说,而是又替我盛了一碗粥,我一口气连喝了六碗粥,喉咙和嘴都烫的红肿。过了很久,我才能张嘴说话,我问那位老人,这是哪里?我死了么?呵呵,我当时都傻了,连喝了六碗粥,怎么能是死了呢!老人没回答我,他只说了一句话,你怕死么!”雷洛似乎发现了东方绝,他的眼神闪了几下。

    “哦,为什么会这么说?”东方绝问道。

    “我当时摇了摇头,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不怕死,就怕还没有办完事就死!老人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转走了,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来。偶然一天,快到雷声停歇的前一天,老人忽然回来,在他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把刀。”

    “拿着一把刀,就是你手里这把么?”东方绝问道。

    雷洛看着左手里的刀,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把刀,老人回来之后,把刀插在一块石头上说,只有不怕死的人,才能够拿起这把刀。”

    “你拿起了那把刀!”

    “没错,我走上前去,左手握住那把刀,一把将它拔了起来,老人说了一声好,然后他让我攻击他,用我最厉害的杀招攻击他。”

    “你照做了?”

    “嗯,我用我最强的招式去攻击他,然而却怎么也打不到他,甚至有好几次被他夺走了手里的刀,我气喘吁吁地喘息着,老人手里的刀一闪,下一刻就横在了我的脖子前,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快的刀,刀上的锋锐冷气刺得我脖子发麻,好像这把刀随时会从我的喉咙上割过去。我当时想到了死,老人收了刀,把它递给我,说,如果你的刀够快,如果你的心够绝,如果你把死看的不再重要,你的刀就是世上最快的一把刀。老人说,让我再次去攻击他。这次,我把他看成了雷刀狂王,想着我的血海深仇,我疯了一般的攻击他,全是不要命的招式,我再次体力不支,仍旧是没有伤到老人,然而这次,他竟然对我点了点头。”

    “哦?!”

    “老人再次从我手中拿走了那把刀,只演示了一招,然后就把刀插在我面前,说,记住刚才的感觉,让我试一下他演示的那一招!我连试了好几次之后,老人又走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我没有再次见过那位老人,而是沉浸在练刀之中,我废寝忘食的练习,反反复复全是那一招,然而这一招,我越是练习,越发觉得这一招的威力巨大,终于在第五个月的一天夜晚,那天晚上雷声滚滚,我来到了外面练习,在雷电交集之下,演练那一招,每一次挥刀,我都能够感觉到体内有股力量在受到这一招的牵引,那是缔约灵魂的力量,如同是天上的落雷一般。我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刀,挥刀向前猛劈,这时突然半空中一声巨响,一道惊雷蕴含着无比庞大的威能,像是受到这一刀的牵引一般,向我扑来,我当时想过要躲避,但是也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我突然想起了老人对我说的话,想起了亲人惨死的样子,想起了我在雷刀狂王的宫受到的羞辱,我这一刀猛地向那道惊雷劈去,刷的一声,那惊雷消失了,一股庞大的力量充盈着我的体,是雷系法则之力,无比庞大的雷系法则之力。”

    “竟然有这等事?”东方绝几乎是怪叫了一声。

    “这时候,老人忽然出现了,而且就站在我面前,我一刀向他劈去,老人躲闪不及被我一刀劈成两段!”

    “什么,你杀了他?”

    雷洛摇了摇头,道:“没有,那只是他的一个能量影像,我一刀劈散了他的能量影像,很快,他的影像再度聚合,他很满意地看了看我,说,我可以走了。我当时信心满满,问他我与雷刀狂王相比,谁更厉害,他说雷刀狂王,我说我已经掌握了雷系法则要义,而且我自信我这一刀没有人能够躲过去,然而老人摇了摇头,说我还不是雷刀狂王的对手,让我绝对不要去挑战他,只是让我走,离开这里。”

    “你没有走!你去找了雷刀狂王。”东方绝说道。

    雷洛艰难地点了点头,道:“没错,我自信当时练成了那一刀,所以我迫不及待地去找雷刀狂王报仇,我当时轻易地杀入了他的宫,当我站在他的面前时,雷刀狂王竟然没有怎么震惊,我佩服他的镇定自若,然而我不会给他任何机会,我一刀劈出,这一刀快的超出我自己的想象,而且刀上蕴含着无比庞大的雷系法则之力,就算是雷刀狂王接下我这一刀不死,也得是重伤。然而谁想到,他一只手就抓住了这一刀的刀头,任凭我再怎么用力,也无法压下半分。他伸过他的脸,没有任何表地说了一句话,你不怕死,你的刀也够快,然而,你的心不够绝,所以,继续去痛苦的活着吧!说着,他另一拳闪电般的击出打在我的口上,拳上的尖刺深深地印入了我的口。”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