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迷雾山探秘(十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黑胡子点头。东方绝刚要说话,嗷呜一声吼叫,吸引了东方绝的注意,只见两只飞翼剑齿虎已经开始了你死我亡的战斗,虽然飞翼剑齿虎幼兽形还不及那只骸骨冥虎体长的三分之一,但仍旧是跟那只骸骨冥虎斗得难分难解。小东西仗着自己体型小,躯灵活,多次喷shè出雷光球和风刃,都打在那骸骨冥虎的上,然而因为是死物,骸骨冥虎并没有任何的感觉,它一甩尾巴,企图把这小东西给扫开,然而因为形小,速度快,小东西快速地躲开这骸骨冥虎的扫击,转过吐了一个雷光球,然后一个纵跃,跳到骸骨冥虎的背上,猛地一张嘴,锋利的虎牙咬在这骸骨冥虎的白骨上。虽然没有感觉,但被一只没有长大的飞翼剑齿虎幼兽如此的几番挑衅,骸骨冥虎一声怒吼,显然是动怒了,王者之威怎容挑战,虽然是已经没有自我意识的亡灵,但本能犹存,这小东西上蹿下跳的,像是一只苍蝇搅得它心烦意乱。

    只见它躯陡然一震,把小东西给震飞了,然后快的几乎看不清的动作翻,一只虎爪啪的一声拍击在小东西的上,嗷呜一声,这一击差点没把小东西给拍死,若不是小东西神兽的体质,早就被这一爪给直接分尸,嗷呜一声悲鸣,小东西被拍飞了。忽地又是一爪子,看来这骸骨冥虎凶恶成xìng,想要结果这小东西。砰的一声,一声撞击,骸骨冥虎虽然没有感觉,但这一爪子竟然被震开了。呼的一声,又是一下,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直接把这骸骨冥虎的庞大躯给抽的后退了开去。风水轮流转,刚才还占上风的骸骨冥虎,此刻被莫名其妙地给退了。

    嗷呜地一声怒吼,骸骨冥虎振动了两只大翅膀,如鬼火般地眼睛火焰大盛,刚要冲上去,却突然停了下来。它瞪着不远处的那个人,那个手执青sè长棍的男人,只见那个男人怀抱着那只飞翼剑齿虎幼兽,手中长棍横在前,如同一个天神般不可阻挡,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一声沙哑地如同刮在骨头上的声音说道:“冥虎退下,不得无礼!”东方绝感觉到一股如同寒冰般的yīn冷,在不远处,一个高大的影走了出来,来人浑披着一件黑sè的斗篷,把自己的头跟体统统遮掩住,根本看不清面容。

    这人来到骸骨冥虎旁,骸骨冥虎犹如温顺的小猫一般伏了下来,来人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一脚踩在骸骨冥虎的头上。他看着东方绝,东方绝感觉是他在看,因为这个人披着的这件黑sè斗篷,根本看不清他有任何的表

    “这位小兄弟,敢问你为什么打我的坐骑?”那阵沙哑地声音有些生硬地问道。

    因为这话不带有任何的感在里边,以至于他无法揣测这人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于是说道:“这位大哥,话不能这么说,你这坐骑太凶了,只是简单的比试,犯得着要赶尽杀绝么?”

    “哈哈哈哈······”这笑声就像是有人在撕扯破布一样,听着令人浑不舒服,“小兄弟,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说话的人!”那人说道。

    “哦,是么,看来我是该感到荣幸呢还是荣幸呢!”东方绝有些自嘲地说道。

    “小兄弟还真是幽默,那我告诉你,因为之前跟我这么说话的人,都已经成为了我剑中的亡魂!”那人说道。

    东方绝仍旧面不改sè,他只是轻轻地把飞翼剑齿虎幼兽放在地上,然后说道:“这位大哥,可真是会说笑呢,不过,我也不是被吓怕的。”东方绝把弄着手里的灭空棍,浑然不把那人的话放在耳里。

    “哈哈,真是有意思,有意思,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急着赴死的人,好,那我就成全你!”说着,那人缓缓地站起来,一手拽住黑sè斗篷的一角,猛地一甩手,整个人站在东方绝的面前。

    “这是?”东方绝看着眼前的人,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死亡骑士,真的是死亡骑士。这人一的银灰sè铠甲,一头白sè的长发飞舞,他的脸惨白如霜根本看不出一点血sè,白sè的眼珠shè出冰寒的光芒,整个人没有一丝生机。在他那银灰sè的铠甲上,一柄剑和一本书的标记令东方绝一震,这标记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东方绝仔细地回忆着,猛然间像是被什么触动一样,对了,那分明是王族的标记,难道说眼前这死亡骑士与王族有关系?

    “怎么,看到我的样子,吓坏了?”死亡骑士问道。

    “你,你到底是谁?”东方绝问道。

    “我,死亡骑士佐德!”死亡骑士说道。

    “佐德,你来自哪里?”东方绝接着问。

    “伊鲁斯,黑暗神前四骑士之一。怎么,还有什么要问的么?”死亡骑士说道。

    不对啊,伊鲁斯,可是,他上的铠甲,那标记是不会错的,明明就是王族的标记,难道说他杀了王族的人,夺取了这一盔甲?东方绝的脑子飞速地旋转着,想找出一些什么。

    “小兄弟,在阵前胡思乱想,可是很危险的啊!”死亡骑士说着,伸出两支露出惨白骨节的手,交叉着横在前。

    “哼,如果是三岁的小孩,或许会被吓坏吧!不过我纳闷的是,你上的铠甲是怎么一回事儿?”东方绝看着他问道。

    “哦,我的铠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死亡骑士佐德的表看上去很是怪异。东方绝指着他铠甲上的剑与书的标记,问道:“这标记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死亡骑士用那种极为难听地笑声说道:“这标记,好像是代表了什么东西,但这些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吗?”他摇了摇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这上面花费心思了,因为接下来,你将不会再有花费心思的时间。”佐德说着,缓缓地从后的背上抽出了一把宽阔的大剑,这把大剑锋锐无匹,剑上闪烁着神秘的符文光芒,是一把符文巨剑。佐德双手握着这把符文巨剑,眼神变得格外地温柔,就像是看待某种珍之物一样。

    东方绝的双眼死死盯着死亡骑士手里的符文巨剑,符文是一种诅咒,只有黑暗神的死亡骑士们才使用这种被诅咒的武器。死亡骑士双手持剑,剑尖遥指东方绝,说道:“小兄弟,你可知道,我这武器一出,就必须要吸取一道灵魂,才能收回去,今rì,你的灵魂将是第一个送给它的礼物。”死亡骑士说着,两步迈过他和东方绝之间的距离,双手一动,手中大剑向东方绝劈来。符文巨剑的光芒闪烁的更加耀眼,东方绝瞅准了这来势,手中灭空一横,铛的一声巨响,架住了死亡骑士的剑劈。

    死亡骑士佐德微微一皱眉头,它的符文剑不是一般的武器,削金断铁不在活下,可对面人的武器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被劈断,这令他稍微诧异,然而他旋即横劈,大剑沿着长棍直削东方绝的手指。死亡骑士的力量极大,这一劈让东方绝气血翻腾,更要命的是这符文剑蕴含着对人灵魂的攻击,刚才的一劈,几乎要把他的灵魂给吸走一样,不好,这符文剑对灵魂有天然的吸力,不能在与他的武器接触。

    东方绝立刻抽回撤,避开了死亡骑士的大剑横劈,与死亡骑士拉开了空间。死亡骑士哈哈一笑,说道:“想拉开空间么,符文剑可是很饥渴的,它渴望灵魂的滋养!”死亡骑士一步踏了过来,符文剑舞的呼呼生风,就像旋风一般罩定了东方绝,虽然不想与这符文剑多接触,但这死亡骑士似乎是看穿了自己内心所想,攻势大开大阖,得他无从躲避,只能用武器与他抗衡。东方绝无奈,只能是硬着头皮,收摄住心神,灭空棍一抖,如同蛟龙一般吞吐,大地破的威力透棍而出,砰的一声,扫在符文剑上。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碰撞,滞缓了死亡骑士的攻势,令东方绝再度抽回撤,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死亡骑士的眼睛似乎是有了光彩,他惨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道:“不错啊,你真正让我兴奋了,真是一个可口的猎物,符文剑告诉我,它对你的灵魂充满了期待,符文剑很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死亡骑士的笑容让东方绝有些头皮发麻,毕竟他是头一次面对这不死的亡灵生物,据说这种邪恶生物所害怕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光明系的法则之力,可他并不掌握光明法则。况变得有些棘手了。东方绝的脑子飞速地旋转着,他在想办法,如何能够躲开死亡骑士的攻击,或者是寻找到这死亡骑士的弱点。就在他想的同时,死亡骑士佐德的大剑又到了,这次,力量更大,速度更快。几乎是寒芒一闪,大剑就到了。

    东方绝的头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关于这灭空棍的,他紧紧地攫住那一闪而过的念头,依样画葫芦,手中长棍上下翻飞,左右环绕,舞的密不透风,一道道的青sè光影划过,在东方绝的头顶聚集,然后如同瀑布般垂下,逐渐地形成了一个青sè光球,把他给包裹在里面,就像是蚕吐丝结茧一般。死亡骑士佐德的符文剑砰地一声砍在这光球上,一股强大的反弹力震得佐德的符文剑差点脱手。

    死亡骑士佐德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况,他微微眯着眼睛,双手鉴定地握着符文巨剑,“小子,想借助这青sè光球躲避我的攻击吗?你太天真了,看我破你的青sè光球防御,让你无处躲藏!”说着,死亡骑士高高举起符文剑,符文光芒刹时间如同星辰般闪耀,一股庞大的符文能量如同漩涡般汇集到死亡骑士高举的符文剑之上。

    “冰寒断狱,给我破!”死亡骑士佐德一声高喊,整个人一跃来到半空中,猛地一剑向东方绝的青sè光球劈去。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