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声动全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田小二 书名:灵魂圣戒
    东方绝释放了招,招核心的加丁,浑巨震,若是没有强大的缔约灵魂,恐怕加丁早就承受不住了,加丁一声暴喝:“招,圣音净化,伽楼达吟唱,招,风之奥义,风影之斩。”同时释放两大奥义招,加丁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加丁知道招之源是东方绝,首先要让他恢复神智,才能将招的威力减到最小。不愧是加丁,伽楼达吟唱是一种专门针对jīng神攻击,带有的净化灵魂的作用,直接抵达东方绝的灵魂深处,抚平了东方绝的暴戾,如同一道清泉,洒在干涸的土地之上,令东方绝瞬即恢复了清明。

    看着东方绝重新恢复了神智,加丁骂了一声:“混小子,你看你闹得这一出,待会在收拾你!”

    风影之斩与大地咆哮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攻击相撞,黑sè与青sè的元素法则相互撞击,嘭的一声巨爆,加丁护气盾硬扛住了这种巨大的冲击,同时,也使得地面上的建筑免于遭受毁灭之灾,在半空中,如同上演了一场盛世璀璨的烟火表演,整个半空中绚丽夺目,一众孩子们看着半空中的漂亮景sè,都看的呆了。

    加丁也看着这场盛大的烟火表演,长舒了一口气。他不自地搂着东方绝,东方绝虽然恢复了清明,但暴走加上释放招,早已抽干了他的体力,令他如同虚脱了一般,此刻再也没有气力,倒在加丁的怀里。

    “喂,孩子,孩子,东方绝?”加丁拍了拍倒在自己怀里的少年,生怕他会有事,在细细打探,却发现这小子已经睡着了,暗骂一声:“臭小子。”

    东方绝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上,他缓缓地坐起来,摸着自己的头,还是有些晕沉,但好在他已经能感觉到体内有力量了,他看着四周,原以为是回到了客店,可飞翼剑齿虎幼兽不在边,仔细观察,这里好像书房一般,一本又一本的书凌乱的放着,东方绝下了,他来到窗台处,嗤啦一声把窗帘拉开,看到的是漆黑的夜空和斑斑点点的灯光,如同星斗一样,把整座城点缀的斑斓夺目。

    东方绝这才想到自己与加丁比试,释放力量暴走,暴走之后怎样了,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糟糕,耽误事了,我到底有没有被录取,哎,这暴走真是耽误事,正当东方绝苦恼的时候。

    “东方绝,你醒了啊。”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一道白sè的影出现在东方绝边,东方绝侧目一瞧,慌忙作揖道:“加丁院长,您好!”

    “你怎么样,这一觉睡的,是否舒服了?”加丁看着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东方绝一丝苦笑,说道:“我没给您带来多大的麻烦吧!”

    “麻烦,哼,你带来的麻烦还少么,你知不知道你连当今的国王下都惊动了,国王亲自带了整整两队的亲卫军过来了,这算不算麻烦,还有,因为你这次的表现,神圣大教皇也亲自现了,我真是倍感荣幸啊,平时没有人打扰我的静修,这下倒好,闹得满城风雨要我给一个解释,我怎么解释,拿什么解释?偏偏你还带着一封小狮子写的信,信上还大大的把你夸赞了一通,让我好好教导你来着。”加丁一脸的没好气。

    东方绝忍不住偷偷看了加丁两眼,老头虽然这么说,可脸上却是笑眯眯的,东方绝心道,这老头,跟黑胡子没啥两样,都是嘴上一,脸上一老jiān巨猾的老油条。

    其实加丁对这个孩子是相当赞许的,正像迈耶在信中写的一样,不过,迈耶讲的并不完全正确,他只提到了东方绝的左臂,说那是一种狂暴力量的来源,然而加丁今天见到的却是半边体都覆盖了黑sè的结晶,显然,这是迈耶没有预料到的。关于东方绝,他体内到底隐藏了什么,他也很好奇,那黑sè的结晶到底是什么,以及那招,这绝对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所能释放出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要搞清楚他的缔约灵魂是什么,只有搞清楚了这个,一切问题或许会迎刃而解。

    看着加丁陷入了沉思,东方绝倒是也没打扰他,而是静静地立着。忽然,加丁眉头一皱,左手虚空一划,一道能量锢隔空生成,一个红发的女子砰的一下,倒在地上,她很快就又爬起来,眼睁睁地看着东方绝。

    “哼,连我的房间你也敢闯,吃了雄心豹子胆吧!”加丁一声冷哼。

    东方绝看清了女子的面容,急忙说道:“加丁院长,您别动手,别动手,这个人是我朋友。”

    加丁看着东方绝,挥手解了能量锢,维洛卡爬起来,来到东方绝边,站在他旁一句话不说。

    加丁一看这架势,明白了,说道:“哼,我还以为你跟他们有什么不同呢,一丘之貉。”

    东方绝没听出来,维洛卡倒是听出来了,脸唰地一下就红了,东方绝看着加丁,问道:“加丁院长,什么一丘之貉,我听不明白。”

    加丁朝着维洛卡怒了努嘴,说道:“她都明白,你就不明白,问她。”

    东方绝扭头看着脸sè通红的维洛卡,问道:“维洛卡,加丁院长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明白么。”

    维洛卡头垂的更低了,看的东方绝更是一脸的纳闷,这维洛卡到底是怎么了?

    加丁咳了一声,显然是看出来了,一个是真不懂,一个是真害羞,问道:“这位姑娘,你夜里闯入我的房间,胆子是真大,不过念在你是关心东方绝的安危,我就不追究了,你们都能使用瞬闪之术,应该是同门吧!”

    “瞬闪之术,同门?这是怎么回事儿?”东方绝更疑惑了。他看着加丁,加丁却是看着维洛卡。

    维洛卡这时抬起头来,说道:“加丁院长,我与东方绝不是同门,我们只是朋友,我陪他来参加入学考试,见他许久未出来,担心他的安危,这才闯入您的房间。”

    “哦,原来如此,你的瞬闪之术比他可是差远了,应该是借助一些介质一类的东西,来进行定位的吧!”加丁说道。

    “嗯,没错,我给了他一枚纽扣,借助那枚纽扣,我才能来到您这里,我是无意冒犯您。”说着,维洛卡低头鞠了一躬。

    东方绝也点头说道:“是啊,加丁老师,维洛卡是我的朋友,她说的都是真的。”

    加丁自然知道东方绝没有撒谎,朝他使了个颜sè,示意他让维洛卡离开,显然,有一些话,加丁不想让维洛卡知道。

    东方绝读懂了加丁的意思,他对维洛卡说道:“维洛卡,你看我没事儿,你早点回去吧,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

    维洛卡看着东方绝,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东方绝,但听了东方绝的话,知道若是再留下来,定是讨不到好果子,只能作罢,说道:“好,你自己小心,明天我再来找你。”说着,维洛卡消失了。

    加丁突然面sè变得郑重了许多,他看着东方绝说道:“东方绝,这女孩儿上有一股邪气,与那个时候的你,有些类似,而且她也会瞬闪之术,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我希望你能够如实说来。”

    东方绝一愣,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与她认识并没有多久,说来也奇特,她偷我钱包,被我抓住,然后,然后我们就认识了,至于她会黑暗元素法则的瞬闪之术,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东方绝显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与维洛卡之间的秘密。

    “哦,原来是这样,可那个时候的你,也会瞬闪之术,而且比她的还要高级,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加丁问道。

    “那个时候,你指的是我暴走么?”东方绝问道。

    “暴走,嗯,对,是暴走。”加丁说道。

    “其实关于暴走,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像是下意识的动作,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东方绝无奈的耸耸肩。

    “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吗?”加丁问道。

    “不记得了,我只觉得困得要死,醒来之后,就发现在这了。”东方绝说道。

    加丁仔细看着东方绝,心道,看他样子,不像是在说谎,看来,还是要先弄清楚他的缔约灵魂是什么才能有进一步的打算,加丁想着。

    东方绝说道:“加丁院长,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您。”

    “哦,什么问题,你问吧。”

    “加丁院长,我是否让您满意了?”东方绝问道。

    “让我满意,什么让我满意?”加丁有些疑惑。

    “就是我的入学考试啊,您说过只要是让您满意,就能让我进入巴鲁克学院学习。”东方绝没好气的说道。

    “哦,哈哈,原来是这个啊,你不提,我倒是忘了。”加丁说道。

    “那,您对我的表现,是否满意了呢?”东方绝盯着他问道。

    加丁脸sè一沉,说道:“满意,我还是第一次招收到一个初次见面,就对我释放招的学生呢!”

    东方绝起先是一脸不悦,紧接着就是喜笑颜开,说道:“哈哈,我进入皇家学院了,我进入皇家学院了。”

    看着东方绝那高兴的样子,加丁也是很高兴,能有一个这样的学生,是他梦寐以求的,他一直想着能在有生之年教导一个能够继承他衣钵的学生,然而,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现在,这个东方绝,显然,很合他的胃口。

    加丁咳嗽了一声,说道:“东方绝,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皇家学院的学生了,明rì,带着你的行李去学校教务处报道,另外,还有,报道完之后,跟我去一趟王宫,国王想见你。”

    “什么?国王要见我?为什么国王要见我?”东方绝连着三个问题。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国王能不震惊么,他还以为是哪一个高级灵魂圣者来卡瑞斯王城闹事儿呢,亲自带兵赶来,想想这事儿,就让我头疼,本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谁知道这孩子心细如发,看出了端倪,我才把你的事告诉了他,他当时见你昏迷不醒,这才要在明rì亲自召见你呢!”加丁叹气地道。

    “这样,那你还提过神圣大教皇,他呢?”东方绝又问道。

    加丁瞪了他一眼,骂道:“你个小混蛋,你还嫌事儿闹得不大么。”

    东方绝一吐舌头,加丁却是说道:“神圣大教皇自然也知道了你,你可是比他的那个徒尼斯,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当然,神圣大教皇也有召见你的意思,不过,让我给婉言拒绝了。”

    “什么,加丁院长,您怎么能帮我拒绝呢?”东方绝失声道。

    “怎么,你很想见他么?”加丁反问道。

    “我------”东方绝没说出来,对于这个神圣大教皇,东方绝不怎么感兴趣,只不过,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神圣大教皇肯定与自己体内的这股力量有关系,这才是他想要见神圣大教皇的目的。

重要声明:小说《灵魂圣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