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闺蜜的爱恋(二)

    王锦添看到一燕的时候,这小子两眼放光,而且是那种激光笔一样直直的光!我就明白这家伙看上了一燕,我心里窃喜,看来有戏。

    我咳嗽了一声,提醒王锦添,这家伙才回过神来,对着一燕大献殷勤的说道:“你好,我是王锦添,很荣幸认识你!”

    一燕很有礼貌的回答说:“我叫古一燕,你叫我一燕好了。”

    寒暄完毕,我们向包厢走去,王锦添在前面带路,一燕拉着我胳膊,轻声的对我说道:“你什么意思,怎么带这么一个人来?”

    “标准的高富帅白马,你不喜欢?”我坏笑的回答说。

    一燕白了我一眼,她竟然狠狠的在我股上掐了一把,把我疼的几乎要大叫出来。

    我们在包厢里落座以后,王锦添马上张罗点菜,当然他非常关心一燕喜欢吃什么,对我是相当的冷落,当然我不会介意的,可姐姐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一燕对此显得很不自然,可能是由于初次见面的缘故,她并没有拒绝王锦添的

    整顿饭我都不知道怎么吃完的,我记得好像是王锦添开车把一燕送回家的,因为我的脑袋不停的溜号,总是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切!你们可不要想歪了,我不是只在想年初一,而是想很多问题,比如一燕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她会不会看上王锦添?王锦添比年初一真的好很多,不是吗?如果一燕嫁给王锦添,车房都不会发愁的,不用陪着年初一那样的奋二代去艰苦创业,不好吗?

    我没有让王锦添送我,我慢慢的走在街道上,仔细回忆着一燕的每一个表,试图分析出什么理想的结果,但是我忽然想起,一燕离开时对我投来的是幽怨的目光。

    这个时候老爸的电话将我唤醒,把我从魂不守舍中召唤回来,他问我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和谁在一起?看来他还真的认为我在谈恋呢。

    我告诉他我马上就回家了,说完我就挂断了通话,我也说不清为什么,我忽然好想给年初一那个家伙打一个电话,看看他现在忙些什么?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无所事事,但是转念一想,应该不会,年初一应该很忙才不会像我一样无聊。

    但是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让他知道我在外面流,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坏女孩?

    这个电话在左思右虑中犹犹豫豫的始终没有拨通,回到家里看到老爸还没有休息,坐在客厅里等我,我歉意的对他笑了一下。

    老爸示意我在他边坐下,我顺从的走到他边坐下后,老爸说道:“我美丽的公主,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纠结,看你的眉头都锁成了一个漩涡,这应该就是古人所说的不下眉头,还上心头。”

    我一下子被老爸逗乐了,笑着说道:“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好不好?”

    “这才对吗,老爸我可不喜欢林黛玉。”老爸怜惜的在我额头上轻轻的一吻说道。

    “我就算想做林黛玉,也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宝哥哥。”我有些落寞的说道。

    “我的公主不会是单相思吧?”老爸坐直了子不可以的看着我继续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这么优秀的女儿,如此美丽的公主竟然单相思。”

    “爸,你胡说什么?谁单相思了!”我忙假装生气,嘟起嘴巴大声的说道。

    “傻丫头,老爸是过来人了,把你的心事说出来,说不定老爸会帮到你的。”老爸非常慈祥的看着我说道。

    我是信任老爸的,我知道他是我的,希望我幸福的,于是我说道:“老爸,假如我喜欢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有没有女朋友,怎么办?”

    “傻丫头,你想知道一个人有没有男朋友就去问,但是老爸我只有一个要求,我必须为你把把关,确认这个人值得你喜欢才可以。我可以许我的公主单相思,但是我绝对不许你上一个不值得的人!你现在谈恋,老爸我不反对,但是记住千万不能错人!”老爸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爸的话听在我心里,真是无比的温暖,浓浓的父让我陶醉其中。

    我在父的甜蜜中睡去,却被噩梦惊醒,醒来却不记得究竟是什么噩梦了。

    已经是上午八点了,我还在考虑要不要马上去吃早饭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注定要为今后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

    我浑浑噩噩的生活让我不知道今天是周六,但是年初一知道,今天他把自己的计划安排的满满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他要和一个做网站开发的人去谈一谈,要把人在旅途网站进一步的完善,初一并没有多少钱,他一边在宿舍楼的水房里洗漱,一边盘算怎么杀价。

    他还没有刷好牙就听见同一个宿舍的兄弟孙征喊道:“初一,你的手机响了。”

    年初一嘴里喊着牙刷和牙膏沫,不清不楚的大声回答:“你帮我接着。”

    孙征从初一上拿起他那破旧的手机,摁下接听键说道:“喂,哪位?电话的主人正在刷牙,所以现在接听电话的非本人,如果有什么悄悄话,千万不要对我说啊!”

    电话那端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等会再打吧。”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孙征开始颠的来到水房,坏笑着对初一说道:“年初一,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背着兄弟吃独食呐?刚才打电话的可是一个美女,那声音一个好听呢!”

    年初一继续刷着牙,白了孙征一眼没有说话。

    孙征不依不饶的学着女声滴滴的说道:“哎呀讨厌,问你这么久,连个回话都没有,伤的人家这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疼。”

    这时候一位刚方便完的隔壁宿舍的男生,狠狠的踹了一脚去冲茅坑,走出厕位看着孙征和年初一开玩笑说道:“我说你们两个真不让人省心,在水房里都公然搞基,明不明白,水房也是公共场所!”

    孙征这个家伙毫不在意,看着刚刚方便完的男生继续装女生说道:“哎呀,你更讨厌,回去,回去把你的菊花洗干净,在上等着我。”

    年初一实在受不了了,“哇”的一声差点吐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家保姆成了我婆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