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满月戏弦月(三)

    但是年初一还是那样的笑着,并不说话。我不管他了,太累了,我倒在上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的两只眼睛实在睁不开,不知道谁这么讨厌,在人家睡的最香的时候打扰人家,不过我可不管他是谁,我把手机挂断关机,然后再把手机藏到底下,继续睡觉。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在上伸了一下懒腰,从冬眠中苏醒过来,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看到周阿姨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周阿姨看到我忙给我准备吃的,我看到周阿姨给我端的是红烧排骨,就好奇的问道:“周阿姨,大早上就吃红烧排骨啊?”

    “小何啊,你睡糊涂了吧,你昨晚几点回来的,睡了那么久,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周阿姨好笑的回答说。

    我只得闭上嘴巴吃饭,犒赏完肚皮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我开始拼命寻找我的手机,最后这家伙被我在下发现,开机,里面未接电话的通知竟然有十多条,大部分都是年初一打来的,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干什么和我打电话?

    还有老妈和一燕的,我回完电话,才想起来,年初一肯定是问我要回自己的包还有里面的商业计划书的。

    果不其然,年初一的电话很快又来了,我忽然有些害怕,不敢接通,好一会才鼓起勇气接通了电话,年初一着急的说道:“小姐,我昨晚忘记把我的包拿回来了,你是不是捡到我的包了?”

    听完年初一的电话,我忽然理直气壮起来,是啊,他自己都说了是我捡到的。于是我的脑子也开始好使了,我故作严肃的说道:“年初一先生,你知道不知道,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商业计划书这么重要的商业秘密,你怎么可以忘记拿?像你这样的脑子,投资人怎么敢对你投资?”

    说完这话,我感觉怎么好像自己变成了正义的化

    “你可以把我的包还给我吗?”年初一并没有反驳,用请求的语气说道。

    但是我可以想象年初一是怎么压着自己愤怒的火焰来和我说话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是捉弄他的,这个结果我心应该很爽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很爽,甚至都没感觉到爽。

    以至于我看在客厅遇到周阿姨的时候,都感觉到有些内疚。

    我该怎么把包还给年初一呢?刚才我借口眼下没时间真的只是一个缓冲的借口,我应该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才可以啊,难道还要一燕帮忙吗?

    我看到周阿姨还在忙,忽然想到了前几天年初一到底找没找到他的钱包,于是我开口问周阿姨:“周阿姨,前几天年初一怎么找到他钱包的?”

    “噢,就在客厅沙发的垫子下面。”周阿姨笑着回答,手里的活还没有停下来。

    “他生气了吗?”我想了一下问道。

    “放心,他不会的,这小子和他爷爷爸爸一个样,脾气很好,总不会发脾气的。”周阿姨还是笑着回答。

    “阿姨,你对年初一的事了解的多吗?他不是在上学吗?好像他还在工作啊?”我试探着问道,其实我想知道年初一对他的人在旅途网站到底投入了多少心血。

    “他一直在勤工俭学的,说句实话这小子有什么心里话也不会对我说,只会对他爷爷说,他爷爷去世后,他更是什么都不会对我说了。”周阿姨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那么他爷爷去世以后,他一定非常伤心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首先偏离了自己的谈话主题。

    “当然伤心,但是他不让我看出来,这孩子和我隔着心呢,不像中间。”周阿姨哀伤的回答说。

    忽然,我有了一个想法,想帮年初一一把,我回到自己的卧室,打算给年初一打个电话,告诉年初一,我打算帮他融资,当然了我融资的渠道就是我老爸。

    可是我还没有找到年初一的号码,一燕就把电话打了进来,我刚一接通,这家伙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宝贝,我想了很久,那份计划书真的很不错,可以看出来他很用心的,我们昨晚那样做是不是很缺德?我有一个想法,我打算帮他一下,帮他联系一下风投公司。你能给我一份他的商业计划书吗?”

    这家伙不愧是我的闺蜜,竟然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不对,等一下,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她说她想了很久,岂不是这个家伙想了年初一很久?她还要帮年初一,这家伙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差一点被她蒙混过关!不行,绝对不行!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到这些,心里有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我可以和一燕分享一切,金钱、衣服、化妆品等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抗拒感,我打心里不愿意答应一燕的要求。

    一燕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听不到我的回答就接着说道:“宝贝,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宝贝?”

    我还是沉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或者该怎么答应。

    一燕继续说道:“宝贝,你在干吗呢?灵魂出窍了吗?”

    我不知道怎么开的口,但是我听到了自己说的话,我第一次拒绝了一燕的请求:“我不许你帮他!”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我的心“砰砰”的跳着,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害怕被别人识破一样的感觉。

    一燕发了过来,她问我为什么生气,我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年初一?

    我知道一燕误会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者能否解释的清楚?我只得撒谎说:“对不起宝贝,我刚才遇到了其它的事,我现在没有时间想年初一的事。”

    发送完毕之后,我的心还激烈的跳着,这种感觉我曾经有过,十二岁那年老妈因为我早恋的事要揍我的时候,我有过这样的感觉,我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蛋,这是怎么了?我的脸为什么这么

    感觉自己糟透了,弱爆了,真的不明白自己在搞什么?我开始说服自己,何小何,你想明白一些,年初一就是长得帅一点而已,他和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他是周阿姨的儿子,周阿姨是谁?她是你家的保姆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家保姆成了我婆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