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波士顿凯尔特人

    王熊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几句话就可以进入NBA了,更何况现在正是季后赛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无论从时间和空间上还是规则上,都是绝无可能;里弗斯老师说的很清楚,只是让他去随队训练,学习一下团队配合和基本战术,顺便可以提前感受一下NBA季后赛的气氛,那可真是刺刀见红无比惨烈的搏杀,这将会对他今后的季后赛之旅有着深远的影响。(有个好老师有的时候真是事半功倍)

    再来说说王熊现在的短板,技术层面的还是小问题,篮球毕竟是多人运动,技术上面的短板完全可以靠团队配合去弥补,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王熊懂团队配合吗?他知道怎么让队友变得更好吗?好吧!真的不是王熊的问题,而是里弗斯老师根本就没有教过,说实话四年前的王熊空有一副好体,短短四年时间能把基础练得这么出sè就已经很不容易了,那还有多余的时间练习别的。

    也许有人会问,那些以高中生份加入NBA,就懂什么团队配合;他们或许不懂什么团队配合之类的,可是别忘了能以高中生份加入NBA的都是什么人,有哪一个不是天赋异禀的神人,像詹姆斯那样的没来多久就能当上老大,教练又全都围绕他设计制定战术,他就是什么都不懂也没有关系。

    再来介绍一下凯尔特人队,凯尔特人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NBA的百科全书,他们的历史就是一部冠军的历史,就是一部球星的历史。17个冠军高居NBA所有球队之首,8连冠更是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而20多个退役号码几乎使凯尔特人队无可用之号。

    凯尔特人经过10年的潜伏,终于在1956-1957年爆发。自第一个总冠军到手后,凯尔特人势不可挡,从1959年到1966年,波士顿凯尔特人队夺得创造纪录的八连冠。不只如此从1957年到1969年的13年内,凯尔特人拿下了11个冠军,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成绩。(还有一个大鸟的时代,在此省略说明)

    2007年夏天,凯尔特人队在选秀大会期间球队通过交易得到联盟第一神shè手雷·阿伦和顶级大前锋凯文·加内特,与原有当家球星全能小前锋保罗·皮尔斯组成豪华“三巨头”阵容。更是在在07-08赛季从全联盟最差战绩升到全联盟最佳战绩,取得66胜16负的骄人战绩,正式开启了全面复兴时代。

    王熊每次一想到即将跟一些大明星一起训练,就感到兴奋莫名,不同于上次与皮尔斯的碰面,那一次只是私下里朋友间的见面,这一次可是在正规的球馆里,和一帮NBA球员一起打球,如果非要假装淡定就有点假了。

    每次提起凯尔特人时,汤姆总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说个没完,他是一个十足的铁杆球迷,而凯尔特人也的确有着足够的历史与荣耀,让球迷骄傲的同时不断吹嘘;但要说到给王熊印象最深的,除了里弗斯老师以外,则是06年逝去的前凯尔特人主帅里德·奥尔巴赫,中国球迷亲切称他为‘红衣主教’,一个一手缔造凯尔特人传奇的男人。

    王熊喜欢他倒不是因为他的成绩多么的突出,多么多么的伟大,而是觉得他非常非常的酷,是的,的确是酷,与个xìng沉稳的王熊不同,他非常的傲慢和桀骜不驯,这也是王熊最喜欢他的一点,沉稳的人因为理智,往往少了那份张扬与霸道。

    与红衣主教一样出名的还有他招牌的‘胜利雪茄’。

    作为教练,胜利雪茄令奥尔巴赫的狂傲气质展露无遗。比赛结束,胜利在手时,奥尔巴赫会点燃雪茄;如果比赛已经进入垃圾时间,奥尔巴赫也会点燃雪茄,提早庆祝这场胜利。

    缘由

    在我看来,比赛结束了。

    一场比赛一支雪茄,他一辈子抽了数不清的雪茄,带来了太多太多的胜利。

    上世纪60年代,凯尔特人近乎无敌。一个经典的场景就是,奥尔巴赫慵懒地坐在板凳席上,掏出雪茄,慢慢点燃,吞云吐雾,面带得意之sè。

    记得有一则趣谈,一场凯尔特人的比赛结束之后,奥尔巴赫像往常一样点燃“胜利雪茄”。突然一双大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奥尔巴赫回一看,是一脸严肃的NBA总裁莫里斯·普多洛夫。

    “你不可以在板凳席上抽雪茄。”普多洛夫说。

    奥尔巴赫轻蔑地一笑,“这里是什么,难道是飞机上吗?许有人抽香烟,却不许抽雪茄?”

    在那个年代,场馆内经常有人抽香烟,所以对于奥尔巴赫的回应,普多洛夫无话可说,他只能默许了奥尔巴赫的“胜利雪茄”。多年以后,奥尔巴赫回忆起当年普多洛夫的劝告,哈哈大笑说:“没门儿,我才不听他的!”

    在波士顿LegalSeaFoods餐厅的菜单上面,甚至有这样的标注:“止抽雪茄或者烟斗,除非你是奥尔巴赫(Nocigarorpipesmoking,exceptforRedAuerbach)。”可见他在波士顿的崇高地位。

    王熊常常在想,人活一辈子要活到什么程度才算完美?答案是:达到红衣主教奥尔巴赫的程度就够了。只是会不会有人觉得有些好高骛远呢?

    比尔-拉塞尔:他能创造最好的一个集体,但又不会让个人受体系的约束。

    拉里-伯德:他是我生命中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

    杰里-韦斯特:我最大的灾祸就是必须和他和他的凯尔特人碰面。

    鲍勃-库西:他是一个将体育史上的王朝延长到一个近乎无程度的人

    王熊每回来到波士顿市中心昆西广场的时候,都会不自的去瞻仰他的铜像,看着这个比黑帮更像黑帮的老头子,嘴上总是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容,而在他铜像的右边镶嵌着一个小牌子,那是属于拉里-伯德的。

    整个波斯顿凯尔特人队,唯一有资格树立铜像的只有他一个人,他就是永远的红衣主教奥尔巴赫。

重要声明:小说《篮球之规则破坏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