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熊倒也硬气虽然被汤姆扶着但并没有把重心全压在汤姆上,依然像往常一样的走路,只是有些缓慢而已,或许两人觉得一切很正常,但在别人眼里看到的却是,两人走在夕阳无限好的路上,勾肩搭背的好不亲,缓慢的步伐更像是即将离别又依依不舍的侣,不时的斗嘴和大声的调笑,引得正在归途上的人们纷纷侧目,人们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光看着他们,眼中包含了见怪不怪又似乎非常诧异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或许是惊异于王熊的强壮高大又或许是惊异于汤姆的矮小瘦弱,或许两者都有吧!

    两人聊得火浑然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两人依然彼此相偎相依;(好吧,感觉自己越写越邪恶了)王熊的腿越发疼了,他只有靠转移话题来分散自己的注意了,体也不可自的靠在汤姆的上,子微微有些倾斜就像斜靠在汤姆上一样;在外人眼里就像是一个羞涩的少女想靠在恋人的肩膀上,又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这样一副小鸟依人的画面可惊呆了他们边的人,一个个张大嘴巴目光呆滞,终于有人受不了趴在路边哇哇的吐了起来。

    王熊两人听见奇怪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几个人在路边呕吐,正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什么时候呕吐也需要扎堆了?

    两人很快发现众人都在用非常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联想到两人此时的状态,答案不言自明,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意思大概相同,“都是因为你,害的我一世清白毁于一旦。”

    两人的深对视,终于让更多的人趴在了地上。

    两人看着趴在地上东倒西歪凄凄惨惨的众人,这就像一个很惨的人突然看见一个比自己更惨的人一样,反正是感觉很爽,有种想要狂笑的冲动,不约而同的仰天大笑起来,正所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搞基人,我风sāo我快乐。

    就这样两人一路笑呵呵的走完了剩下的旅程。

    王熊回到家门口,发现自己的无量教练里夫斯,正坐在花园的藤椅上和nǎinǎi聊着天,酒醒的倒是快,这个时候不会又是来蹭饭的吧!王熊小声腹诽道。

    反而汤姆倒显得很激动,扶着王熊的手都有些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里夫斯。王熊早就注意到汤姆的激动,一向显得正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正所谓:男人不搞基,人生无乐趣,当然前提是别人搞与自己无关。

    还是nǎinǎi最先发现了王熊,看着被人扶着的孙子,一向从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的神sè,赶紧上前查看伤势,发现只是擦伤这才长吁一口气放下心来。用责备的神sè看着王熊。

    “nǎinǎi,我这是意外,不是我想避免就行的。”王熊虚心的小声说道。

    “nǎinǎi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体,你总是这么不小心。”nǎinǎi略带责备的说道。

    “nǎinǎi,对不起,我错了,让您担心了。”王熊非常诚恳的道歉。

    “唉!算了算了,这回好歹没有瞒着我,自己一个人偷偷处理了。”nǎinǎi无奈的说道。

    “呀,nǎinǎi我那次只是伤的又不重,只是怕您见了伤心才瞒着您的。”

    “你可是nǎinǎi看着长大的,你的一举一动我都了如指掌,你瞒得住吗?你瞒我只会让我更加担心。”

    “所以嘛,我这次没有瞒着您,我是不是表现不错。”王熊狡黠的问道。

    “你这孩子,倒把nǎinǎi给绕进来了。”nǎinǎi哭笑不得的说道。

    “nǎinǎi,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汤姆,是他把我送回来的。”想要转移话题的王熊这才想起边这位黑哥们,(汤姆是内牛满面,终于想起我了)不得不说还是教练狡猾,根本就没有过来,还在悠然自得的喝着中国的茶,仿佛心都进深其中,可问题的关键是您懂中国的茶吗?怎么感觉就像牛嚼牡丹一样。

    nǎinǎi瞪了一眼王熊,虽然明知道王熊是在转移话题,但也无可奈何,刚刚因为担心孙子的伤势,已经很失礼了,现在自然不能再失礼了。

    “你好,汤姆谢谢你帮我把小熊送回来。”nǎinǎi感激的说道。

    听见小熊,王熊的脸一下子皱在了一起,nǎinǎi这明显是在报复,感觉自己在小弟面前丢了面子,不自的有点难堪,幸好汤姆的表没有太多变化,才让他好受一点。

    “您好,夫人,王熊是我的兄弟,这些都是我应该的。”汤姆明显没有注意那个称呼,回答nǎinǎi的问话时老盯着,似乎陷入假寐的里夫斯看。

    nǎinǎi自然看出汤姆的激动,心想这或许是个球迷,也就不太在意汤姆的失礼,反而温和的把他请进门,介绍给里夫斯认识。

    而nǎinǎi则和蹦跳着行走王熊进了屋,帮他认真地清理起伤口。

    “啊!疼疼,nǎinǎi轻点。”

    房间里不时地想起一声声王熊凄厉的叫声。

    而与闹的房间相反比的是,坐在花园里的两个人,都显得比较沉默。

    汤姆当然认识道格·里夫斯,心里异常的激动,无论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球迷还是一名球员;里夫斯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帅,只要能得到他的赏识,自己的前途就将一片光明,就算得不到赏识能够指点一下自己也是好的,汤姆如是想到。

    汤姆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可谓是非常直接,但说句实在话,对于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事,等待就是煎熬的,还不如直接问个清楚的好。

    里夫斯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汤姆,似乎有些惊异于汤姆的直接,里夫斯看了一会他,慢慢的闭上眼睛,做出品茗的样子。

    正当汤姆将要失望的时候,里夫斯才慢条斯理的说道:“等熊出来,一块聊,现在,先品茶。”

    里夫斯的话瞬间让汤姆重新燃起了希望,可怜的娃被故作神秘的里夫斯忽悠的一愣一愣的,现在简直把里夫斯当做神明一般,王熊如果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想起一句话,装遭雷劈,可惜啊!王熊不在这里,为可怜的小汤姆默哀三分钟。

重要声明:小说《篮球之规则破坏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