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温馨的午餐

    “nǎinǎi,我回来了,不是跟您说过,我回来晚了您就不用等我了吗?您先吃就好了”王熊略带责备的说道。

    nǎinǎi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好,nǎinǎi下回听你的就是了。”

    “好像您每回都是这么说的,可是每一次这么做。”王熊没好气的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nǎinǎi您知道吗,里夫斯教练说可以帮我治好我的病呢。”

    “真的,那你可要好好谢谢里夫斯先生。”nǎinǎi笑着说道。

    “nǎinǎi,您怎么一点都不兴奋,我可是欣喜若狂呢!”王熊略带失望的说道。

    “傻孩子nǎinǎi当然为你高兴呀,可是高兴不一定要都表现出来啊!”nǎinǎi有些无语的说道。

    听着王熊在nǎinǎi面前孩子般的话语,很难联想到他就是早上那个早熟懂事的孩子,也许只有在nǎinǎi面前,王熊才能卸下一切的违章,他到底还是一个刚刚十四岁的孩子,不过很快里夫斯发现自己悲剧了,这对祖孙彻底把他给无视了,平常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会觉得对方不尊重自己第一实际那甩袖离去,可是现在况稍微有些特殊,他站在门口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幸好,nǎinǎi发现了里夫斯的囧像,赶紧站起来相迎,“里夫斯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年纪大了jīng力不太集中,还请您见谅。”

    “夫人您好,是我冒昧打扰了。”里夫斯礼貌的回礼道,他自然听出了nǎinǎi好意,不提他的窘迫而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对于这位老妇人他一向都十分敬重。

    “里夫斯先生,您一定还没吃中午饭吧!我做了一些中餐您和我们一起吃吧!也算谢谢您帮我照顾小熊的恩。”nǎinǎi笑眯眯的说道。

    “nǎinǎi,您怎么又叫这个,不是和您说过在外面不要叫我小熊了吗?”王熊有些懊恼的说道。

    “nǎinǎi,可没在外面说,nǎinǎi在自家的园子里说一下,”nǎinǎi反驳道。

    “nǎinǎi,您这可是耍赖啊!”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那,nǎinǎi可没耍赖,是你没理解透字面的意思而已。”

    ······

    看着这对祖孙斗嘴,里夫斯又悲剧的被忽视了,不过这一次他倒不算太过尴尬,更多的感觉到的是浓浓的亲,有时候家人之间的斗嘴,并不一定要争出谁对谁错,更多的是在享受家庭的温馨,由此可见祖孙俩的感真的很好,简单的斗嘴都充满风趣与幽默,不过说起来,小熊这个词和现在的王熊可有些不大符合,王熊刚刚14就快一米九了,明显还会长,会涨到多高呢?会比姚明高吗?里夫斯终于发现了自己忽略的问题,他犯了一个常识xìng的错误,一般能加入NBA的球员本都是大学生,就算少有的高中生最小也有18岁了,虽然还有可能长高,但大部分的人的高其实已经定型了,再依据球员本对特点对其进行针对xìng的训练,他虽然知道王熊的年龄,但定向思维让他忽略了这点,看现在王熊的高很可能长到中锋的高吧,那我计划的后续训练可就不太合适了,要不要换呢!里夫斯心里想道;算了,错就错了吧,又不指望他参加NBA,何必那么较真呢,记得中国有句话叫什么难得糊涂的,我就糊涂一回,里夫斯不知道的是正是他的难得糊涂,创造出了一个真正的天才。

    里夫斯还在意yín中,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的形象完全暴露在王熊祖孙俩面前,一会愁眉紧锁、一会又多云转晴,嘴里不时还小声的说着什么,形象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王熊与nǎinǎi对望了一样,心想里夫斯先生不会疯了吧,刚刚不是好好地吗?

    nǎinǎi似乎看出了王熊的疑问,摇了摇头,不太确定的道:“应该不会吧!”

    “里夫斯先生您还好吗?”nǎinǎi上前问道。

    “啊,我,怎么了,哦,我很好。”里夫斯从幻想中回过神来,连忙掩饰道。

    “我们进屋吃饭吧!再不进屋的话饭菜可就要凉了。”nǎinǎi似乎没看到里夫斯的窘迫一样平静的说道。

    “啊,那我先回去换一下衣服,刚刚打球出了一汗,”里夫斯答道。

    “那没事,我们可以等您的。”

    “这真是不好意思,那我尽快出来。”

    等了有一会,里夫斯收拾妥当后过来,三人这才进屋。

    三人说说笑笑的进了屋,说起来里夫斯还是第一次进到王熊的家里,不过不出他所料,屋子打扫的很干净,里面的装饰和摆设显然跟华贵jīng美占不到边,但显得朴素大方,正如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的气质一样安静淡然,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她一样。

    三人在一起愉快的享受了一顿丰盛的午餐,nǎinǎi的中餐料理并没有因为来到美国多年而有所退步,反而更加jīng湛了,里夫斯教练早已放下了那狗的风度,只恨手不够多和王熊争抢起菜来,只是可惜他不会用筷子,刀叉使得再熟练也没有那两根筷子来的方便快捷,为了以后能吃到更多的好吃的,里夫斯暗下决心一定要练好那两根叫筷子的细棍。自今rì后也开启了里夫斯长达好几年的蹭饭生涯。

    nǎinǎi今天也是高兴特地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茅台,非要让里夫斯这个老外尝尝,里夫斯也是实诚来者不拒,喝过茅台的人都应该知道,茅台酒jīng度数不算低,可并不怎么上头,即使如此,里夫斯的舌头也大了说话嗡嗡的听不清楚,王熊要把他扶回家,他倒好抓着王熊的胳膊不撒手,兄弟厂兄弟短的聊得别提多,弄得王熊是哭笑不得,只得一边哄一边把他扶回家,把里夫斯安置好后,又帮他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屋子,独居的男人简直就是脏乱差的代名词,着实废了一番功夫。

    回到家里一切早已收拾妥当了,王熊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没事可做了,今天发生了很多事让他一时间有些混论,有心去找nǎinǎi聊聊,看看时间只能作罢,nǎinǎi的作息时间一向很有规律,现在应该正在午休呢,王熊当然不会去打扰nǎinǎi。

    里夫斯教练估计今天连都起不来了,下午的训练算是泡汤了,不过既然无事可做,他决定还要去训练,一定要把把控球练好,想到早上所遭到“羞辱”,王熊就感觉浑是劲,想到就要做到,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就抱起篮球奔赴球场。

重要声明:小说《篮球之规则破坏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