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黑楼 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放风的时间小七和往常一样蹲在铁丝网的角落抽烟,楚天赐看看四周咬了咬嘴唇慢慢走了过去,小七看见楚天赐过来,连忙讨好的从手上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支烟,递到楚天赐面前笑嘻嘻的说。

    “天赐哥,给你留着呢。”

    来忘忧岛两年时间里,在小七(身shēn)上学到不少东西,或许是太无聊,就连一向闻不惯的烟味也习以为常,久而久之楚天赐居然学会了抽烟。

    在监狱里除天赐就和小七走的最近,从第一天开始,楚天赐(身shēn)上就给人感觉(挺tǐng)神秘,两年了,没人动过他,更没人为难过他,好像监狱里所有的规矩,所有的事都和他无关,楚天赐一直感觉自己完全像一个透明人。

    小七跟着楚天赐的时间长了,就管他叫哥,每次他这样叫自己,楚天赐就会想起萧连山,感觉特别亲切。

    楚天赐也蹲了下去,接过小七手中的烟想了想说。

    “小七……我问你些事,你来的时间比我长,听你说你在这里都已经呆了快六年了。”

    小七一愣立刻很敏感的意识到楚天赐要问什么,连忙压低声音说。

    “天赐哥,你问什么都可以……不……不过……那件事你还是别问我,不是我不告诉你,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谁有不能提起这件事。”

    小七口中的那件事,就是楚天赐多次向他追问的关于徐天机的(情qíng)况,小七的反应和态度基本和以往没什么区别,只有楚天赐一提到这事,小七比遇到瘟神还恐惧,躲的比谁都要快。

    楚天赐把烟随意的放在嘴角淡淡的说。

    “瞧你怕成这样,至于嘛。”

    “至于!很至于!我还想着能平平安安的活着呢,我都呆了六年,在熬三十四年就能出去了,我可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

    楚天赐从来没问过小七因为什么事被关到这里的,这里的人似乎都很避讳这个话题,还有三十四年,不过看小七说起的样子,就好像还有三十四分钟,充满了渴望和期盼,用小七的话说,哪怕是断最后一口气,他要也离开这里才咽气。

    楚天赐接过小七送上来的火柴平静的说。

    “今天不问你这个,你来的时间比我长,知不知道什么叫黑楼?”

    小七很诧异的看了楚天赐一眼小声说。

    “天赐哥,你也知道黑楼了?”

    楚天赐点着头笑了笑,显然自己问对了人。

    “给我说说,什么叫黑楼!”

    小七随手从地上扯了一根杂草拨弄了几下,目光望着远处说。

    “黑楼是一个地方,在江岛监狱里这个地方可是很忌讳提起的。”

    楚天赐皱了皱眉低头想了想疑惑的说。

    “黑楼是一个地方,可我进来这么久从来也没听谁提起过啊?”

    “当然没有谁愿意提起这个地方,比起我们现在的环境,黑楼简直就是暗无天ri的地狱,我宁愿天天被关(禁jìn)闭室或者坐老虎凳,都不愿意去那里!”

    楚天赐开始用自己越来越丰满的想象力去勾画小七口中所描述的地狱,在江岛监狱中竟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而且如此的讳忌莫深,看来自己在这里快两年的时间里知道的东西并不多。

    楚天赐有手肘动了动小七的肩膀小声的问。

    “黑楼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小七把手上的那根杂草放在口中,环顾了一下四周,斜着头对楚天赐指了指。

    “那边……看见没有,电网那边的那栋搂,那里就是黑楼!”

    顺着小七的目光楚天赐望过去,电网隔离的另一边,是一栋三层高的楼房,而楼房的外墙却别刷成刺眼的白se,和江岛监狱中其他监区普通寻常的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和楚天赐所想象出来yin森幽暗的黑楼轮廓格格不入。

    楚天赐的眉头皱的更紧极其疑惑的问。

    “那……那里就是黑楼?!”

    小七的态度不但惧怕而且居然还透着一丝虔诚的膜拜,肯定的点点头。

    “对!那就是黑楼!”

    楚天赐更加吃惊,他实在想不通一栋看上去稀松平常的大楼为什么会如此让小七敬畏。

    “给我说说,那里面都是些什么人,瞧你怕成这样。”

    小七把衔在口中的杂草一把拽了出来很郑重的说。

    “天赐哥,你声音小点,要是让其他人知道我们在谈这个,就算狱jing不过来弄我,其他犯人也会想方设法的修理我,也就是你了,其他人我是打死都不会说半个字,江岛监狱一共有三个监区,现在我们呆的地方为一号监区,另外一边是二号监区关的是极端激进的政治犯,第三号监区就是黑楼。”

    楚天赐突然反应过来望着黑楼的方向淡淡的说。

    “三号监区为什么又叫黑楼呢?”

    小七摸着下巴小心翼翼的回答。

    “因为里面关的人一个比一个黑……心眼黑、手段更黑!其他监狱里随便一个杀人犯就能耀武扬威,可真到了那边才知道什么叫亡命之徒,能被送到黑楼的人,谁的手上没有几条人命挂着,我们这些人做的事在他们眼中就像小儿科一样不值一提,这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黑楼里面关着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连吃饭都会带上脚镣手铐,你也不想想连命都快没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所以进了三号监区的人基本就没有出来过的,江岛监狱里有句话,一入黑楼莫回头,黄泉路上鬼见愁!”

    给自己纸条的人很明显是想让自己知道黑楼的存在,楚天赐现在慢慢意识到,这个想法其实也不是全对,这个人是想让自己知道谁在黑楼里。

    徐天机关在黑楼!

    这也是为什么楚天赐进来两年多的时间里,不管怎么打听也问不出徐天机下落的原因,可按照武则天所说的徐天机年纪应该很大才对,一个被关押在黑楼里永不见天ri的老人,为什么还能让小七这些人如此的忌惮呢。

    楚天赐一把拽过小七的衣服在他耳边冷冷的问。

    “徐天机是不是就关在黑楼?!”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