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忘忧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听到秦魏杰提起九天隐龙决,忽然想起,此书一共应该有四十九篇,除开第一篇的总纲,还剩下四十八篇,而自己在明十四陵的时候快速翻阅,只看到其中二十三篇。

    如果按照秦魏杰所说,九天隐龙决是分上下两册,那上册应该有二十四篇,上册其中少了一篇,楚天赐清楚的记得是第十二篇,有人撕掉了这一篇。

    楚天赐突然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看着秋诺淡淡的说。

    “上官婉儿参悟出上册当中的长生不老之术,一定怕别人得到,所以从九天隐龙决里撕毁了这一篇,也就是我没看到的第十二篇,你们急于找到下册,就是因为只有上下两册合二为一,就能重新找到被销毁的第十而篇。”

    秋诺一怔,冷冷的瞟了楚天赐一眼,心有不甘的说。

    “就算让你知道又能怎么样,下册里面除了预知未来,还有洞悉过去的道法,只要你找到下册,我一点也不担心找不回被销毁的第十二篇。”

    秋诺说完把地上的照片一张一张捡起来,慢慢放在楚天赐眼前。

    “如果你不去找……这些人会提前到下面去等你,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会让他们死的痛不(欲yù)生!”

    楚天赐很愤恨的看了看秋诺,他绝对相信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不会仅仅是口中说说这么简单,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亲人都可以背叛的人,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

    楚天赐现在只感觉心底一阵寒凉,秋诺根本没有给自己选择的余地,这一点她和秦魏杰真的很像,每一步甚至每一个细节都是提前计算好的,明知道前面是悬崖,楚天赐也没有任何办法的必须往前走。

    楚天赐忽然抓起手边的玻璃碎片,尖锐的菱角对着秦魏杰,不过现在秦魏杰并不担心楚天赐能做出什么事来,以他现在的(身shēn)体状况不要说袭击自己,甚至连动一下都很艰难。

    何况旁边还有秋诺已经抬起的手,只要楚天赐有半点动作,相信结果只会是楚天赐(身shēn)上多断几条肋骨而已。

    “你杀不了我的。”秦魏杰气定神闲的笑着。

    楚天赐竟然也跟着笑起来,笑容里透着淡然和胜利,令秦魏杰都有些看不懂。

    “道术的高深和修为有关,我虽然是在机缘巧合下得到八龙抱珠里面的道家五术精要,但命理天数属于道家法术,学不学在于我,用不用也在于我,当然,废不废还是在于我。”

    秋诺虽然炼的是道家邪术,到道法里面的规矩当然懂,看见楚天赐手里的碎片恍然大悟,紧张的说。

    “你想自废道术?!”

    “我现在杀不了你,不过我可以废了我自己!”

    楚天赐说完用力将碎片插入自己左手掌心,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断了所有修为和功力。

    秦魏杰什么都算到,唯独没算到楚天赐竟然会自废道术,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秋诺说楚天赐真元已散,从八龙抱珠里所获得的所有道法全没有了。

    “呵呵,我现在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楚天赐失血过多,脸色苍白,不过很高兴的说。“你也不用妄想让我帮你找到九天隐龙决的下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已经折寿二十年,早就无所谓了。”

    楚天赐这样做也算兵行险着,他知道秦魏杰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弱点,用(身shēn)边人的安危要挟和控制自己,楚天赐实在想不出要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秦魏杰,如果就范真帮秦魏杰找到九天隐龙决下册,恐怕倒是再也没人能阻止这个野心勃勃的人。

    楚天赐长这么大,其他的都不会,唯独玄学造诣非比寻常,而秦魏杰也正是看重这一点,只有拥有八龙抱珠项链的人才能找到九天隐龙决的下册,现在自己废掉所有修为和功法,在秦魏杰眼里形同废人。

    秦魏杰大可一怒之下杀了自己,可其他人对秦魏杰无足轻重,楚天赐相信只要自己一死,反而能换取其他人的安全,一条命换几条命怎么算都划算。

    秦魏杰脸上果然出现从未有过的暴怒,手紧紧抓住楚天赐的衣领,(阴yīn)冷的眼神恨不得将楚天赐挫骨扬灰也未必能解恨。

    “杀了我。”楚天赐苍白的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对于这种肆无忌惮的挑衅,秦魏杰的眼角眯了几下后,手竟然慢慢松开,脸上又恢复了平静,楚天赐不喜欢看到他这样的表(情qíng),失去理智的秦魏杰远比冷静的他要好对付的多。

    秦魏杰摸出一只烟,在手里来回搓了几下后,深吸一口气。

    “你想求死……想一了百了,我偏偏不成全你,死对你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解脱,我要你想死都死不了,反正你现在也是废人,你就留着这条命等着看我如何一步一步达成心愿。”

    楚天赐心里一紧,秦魏杰似乎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已经废去道法和修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再也不可能有能力和秦魏杰抗衡,即便如此,秦魏杰已久没有想要自己命的打算。

    “来人!”秦魏杰大声对门外喊了一声。

    进来两个高大的警察,把楚天赐从地上架起了。

    “把他送到忘忧岛去。”

    楚天赐不知道秦魏杰口中的忘忧岛是什么地方,不过即便这个名字另人浮想翩翩,可楚天赐相信秦魏杰为自己安排的地方不会真正忘忧。

    等楚天赐被拖到门口,秦魏杰坐在椅子上头也没回,冷冷的说。

    “死不可怕,去了忘忧岛,你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我会去看你的,如果我还记得有你这个人的话,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后悔今天你所在的选择,哦,忘了告诉你,我怕你一个人在忘忧岛太孤单,所以我把你兄弟也送过去陪你,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才对。”

    楚天赐从来都相信秦魏杰绝对是一个做事比说话多的人,所以他一定不会故弄玄虚的去吓唬谁,能从他口里说出来的事,一般都是真的,而且他向来是一个说到就能做到的人。

    忘忧岛。

    如果真有一个可以忘掉忧愁的岛该有多好,楚天赐已经没有力气去幻想自己将要去的地方,不过有一点他很肯定,那个叫忘忧岛的地方不会真正忘忧。

    等到楚天赐出去,秋诺轻轻关上门,走到秦魏杰(身shēn)后,轻柔的抚摸着他肩膀。

    “有时候我发现你这个人好可怕。”

    “哦。”秦魏杰没有回头,深吸一口烟淡淡笑着问。“我很可怕吗?”

    秦魏杰脸上的表(情qíng)很奇怪,刚才被楚天赐自毁道术时候的暴怒已经看不见了,又恢复了以往的淡定和自信,甚至还有一丝得意。

    “你总是可以把你的对手揣摩透,甚至对手在想什么,下一步要做什么,你都能预计到……难道这样还不可怕吗?”秋诺浅笑着说。

    秦魏杰转过(身shēn)温柔的看着秋诺。

    “可我在想什么,打算做什么,你也可以看透,这么说起来,你岂不是比我还可怕。”

    秋诺嫣然一笑柔(情qíng)似水的靠在秦魏杰怀里。

    “你怎么就知道,楚天赐一定会自废道法?”

    “只有这样,他才会没有任何弱点,既然没有被我利用的价值,当然就不存在要挟,他是一心求死,来换取其他人的安全。”

    “所以你故意((逼bī)bī)他,让他以为你拿他没有办法。”

    “楚天赐这个人仁厚忠义,可托生死,如果在以前,我还真想结交这个人。”秦魏杰不慌不忙的说。“可惜他偏偏选择当我对手,但是楚天赐这个人太聪明,如果我不这样((逼bī)bī)他,他又怎么会毫无想法的去忘忧岛。”

    “他以为你是为了报复他,才把他送到忘忧岛,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只不过是你计划中的一步棋而已。”

    “如果让楚天赐猜到我真正的意图,他一定不会就范,而且我贸然送他去忘忧岛,以他的聪明一定会反过来想我的用意。”秦魏杰深思熟虑的说。“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现在就差等着他去忘忧岛。”

    “我还是有点担心,那个人在忘忧岛都这么多年,也不肯说出半个字,你就一定相信他会说出来?”秋诺说。

    “忘忧岛里的那个人如果见到楚天赐,一定会告诉他九天隐龙决下册的下落。”秦魏杰吐了一口烟雾(胸xiōng)有成竹的说。“项链在楚天赐(身shēn)上,他一定会认得八龙抱珠的!”

    “万一……万一那个人不说呢?”秋诺还是有些担心的问。

    秦魏杰走到窗前指头在窗边敲击几下后意味深长的说。

    那估计……永远也不会再有人见到楚天赐了!”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