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幽冥将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听到苏冷月从喉咙里艰难说出了的这两个字,很震惊的看着孔观,对于蛊术这样的方外之术,楚天赐了解并不多,但在蛊术里按照修炼境界,分为玄蛊、金蛊和无蛊三个层次。

    玄蛊为最低的阶段,只要会养蛊和放蛊,都属于这个层次。

    金蛊可以提炼和放养更高等级的蛊毒,比如传闻最多的金蚕蛊,这种蛊刀枪不入极难灭除,而且炼化出来是无形,防不胜防。

    最后是无蛊毒,并不是没有蛊的意思,而是无蛊胜有蛊,天下万物皆为蛊,信手拈来哪怕是一草一木都能下蛊,就像苏冷月一样,浑(身shēn)上下都是蛊,这也是蛊术里最高的境界。

    然而还有一种仅仅是传闻,就是苏冷月口中所说的蛊王!

    这是凌驾于所有蛊术之上的一种境界,只有被千种毒物咬噬后而不死,相反其他毒物反而被毒死,这人再吞噬掉这些毒物尸体,从此便会百蛊不侵,所有蛊毒见其退避三舍。

    楚天赐一直认为孔观能和古啸天平起平坐,是因为他帮古啸天运筹帷幄趋吉避凶,看来真正的原因并没这么简单,以孔观这(身shēn)蛊术恐怕要帮古啸天打一片江山完全就是好轻而易举的事。

    至于他那只瞎眼,说是自知道泄露天机太多必遭天谴所以自毁一目恐怕也是杜撰的传闻,真正的原因是修炼蛊术时被蛊反噬所伤。

    苏冷月试图用力掰开孔观掐在脖子上的手,可发现只是徒劳,眼睛一直盯在孔观手里的千尸粉上,她现在很后悔当时没听孔观的话。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我警告过你,放你走,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孔观说完把手里聚集的千尸粉全塞进苏冷月的口中。“这是我的秘密,不过我相信只有死人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孔观放开苏冷月,她踉跄的捂着自己喉咙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跪倒在地上,蠕动的嘴角边还有正在慢慢渗进她(身shēn)体里的千尸粉。

    千尸粉遇血就会幻化蛊毒,这些粉末渗入(身shēn)体后会变成各自毒物,从皮肤下的(肉ròu)开始咬噬,然后是内脏、骨骼最后是心脏。

    这种蛊毒之所以歹毒并非是要人命这么简单,和千刀万剐很为相似,体内的蛊虫会到处撕咬,但不会让中蛊的人断气,而是痛不(欲yù)生生不如死,甚至看着自己的(身shēn)体被一点一点吃光也死不了,除非下蛊的人让你死,否则要一直承受这种万劫不复的痛苦。

    很快苏冷月的(身shēn)体的皮肤下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的东西在蠕动,伴随着苏冷月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她内类传出骨头被咬噬清脆的断裂声,那张本来极其妩媚动人的脸如今已经变形扭曲,眼珠爆裂开,两行混杂着脓血的黑水从她眼眶里流出来。

    苏冷月彻底倒在地上,整个人在从她体内留出的血泊中抽搐,慢慢她(身shēn)体的皮肤开始破裂,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在这些骨架上缠绕着数不清的各自毒物,正一点点蚕食着她的(身shēn)体。

    越千玲和顾安琪她们被眼前的这一幕吓的惊慌失色,胃里不停的抽搐,最终没忍住,弯着腰开始呕吐。

    不到十分钟,刚才还活生生的苏冷月如今已经皮开(肉ròu)绽,浑(身shēn)上下千疮百孔,只能从她嘴里听到极其微弱而不连贯的声音。

    “求……求求你……让……让我死!”

    孔观面无表(情qíng)的转过头,冷冷的说。

    “我就告诉过你,你会求我让你死的。”

    “孔老,您……您就别折磨她了。”越千玲捂着胃都于心不忍的说。

    孔观回头瞟了在地上生不如死的苏冷月,低垂的手轻轻一摆,苏冷月用尽最后力气痛苦的呻吟一声后再也不动了。

    楚天赐半天说不出话来,难怪古啸天可以只手遮天,一人一刀打出现在的江山,(身shēn)边有这样的人,谁还是他的对手。

    孔观刚向前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那只空洞的右眼慢慢看着四周,楚天赐发现卫羽的嘴唇又在蠕动。

    孔观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对卫羽说。

    “你也感觉到了,好重的(阴yīn)气,这林子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

    楚天赐连忙抬起头,全神贯注去防备苏冷月,被孔观这么一说也感觉到,四处仔细看了看,从林子外面果然慢慢走来一个人。

    那个人走路的动作很轻,每一步走下去都悄然无声,走的很慢,但每一步的大小都刚好一样,像经过精心计算般准确。

    轻重如一的步调,他的每一步都是如出一辙的均匀,一个连步伐都会计算的人,还有什么不在他的算计之下呢?

    欧阳错!

    楚天赐终于看清走来的是欧阳错,比试最后一天,本来要和他一较高下,可欧阳错竟然离奇的消失,苏冷月可以跟踪自己来这里,欧阳错和她是一起的,出现在这里其实也并不意外,只是楚天赐隐约感觉今天看到的欧阳错,和比试时候的他完全不同。

    苏冷月的尸体已经变成一滩血水,欧阳错就站在苏冷月血水的旁边,脸上有着和煦的微笑,似乎他对苏冷月这样的下场一点都不吃惊。

    “很多人都好奇古啸天怎么能有今天的成就,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他(身shēn)边有一个蛊王,呵呵,苏冷月竟然敢班门弄斧真是死有余辜。”

    “那你是来给她收尸的,还是打算下去陪她的呢?”孔观心平气和的问。

    “我是来找明十四陵的。”欧阳错答非所问,慢慢蹲在苏冷月血水的旁边。

    顾安琪一直对欧阳错不喜欢,特别是他出言不逊侮辱自己父亲,冷冷的说。

    “就你还想找明十四陵,比试的时候你已经是天赐哥手下败将,你知道苏冷月是班门弄斧死有余辜,我看你和她也差不到什么地方去。”

    “比都没比,又怎么知道我是手下败将。”欧阳错不以为然的浅笑,站起(身shēn)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金刚降魔杵。

    这是苏冷月算计好楚天赐为了要破万蛇蛊,必定会召五方(阴yīn)兵,金刚降魔杵是法器,(阴yīn)兵不能靠近,如今被欧阳错拿在手里,楚天赐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孔观向前走了一步,声音(阴yīn)沉的说。

    “那我就和你比比,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孔观手腕向上一翻,还在苏冷月尸水里蠕动((舔tiǎn)tiǎn)舐的蛊毒瞬间向欧阳错爬去,千尸粉的霸道楚天赐已经见识过,就算自己(身shēn)体没事,面对千尸粉也要全力以赴,不敢有似乎怠慢。

    欧阳错的功力从比试上看,未必在自己之上,可现在欧阳错竟然一点都不担心,甚至动都没动一下。

    蛊毒离他越来越近,只要沾染上片刻间这里只会再多一滩血水。

    正在孔观认为胜券在握的时候,碰到欧阳错的蛊毒纷纷萎缩僵死,孔观大惊失色很诧异的看着欧阳错。

    楚天赐终于想明白,抬起头震惊的说。

    “聚魂术!”

    “看来还是你有点眼光,不过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才对,没有你召唤出来的五方(阴yīn)兵,我又怎么能修炼成功聚魂术。”欧阳错淡淡一笑说。

    楚天赐连忙走到孔观(身shēn)边紧张的说。

    “收回千尸粉,他用的是聚魂术,以(阴yīn)克(阴yīn),越是(阴yīn)毒之物反而会让他越强,苏冷月只不过是一个(诱yòu)饵,注定要死的,欧阳错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召唤五方(阴yīn)兵。”

    “哥,到底怎么回事?”萧连山不解的问。

    “聚魂术是道家(禁jìn)用的邪术,通过吸取(阴yīn)毒之气来修炼的一种道法,最(阴yīn)毒的当然莫过于五方(阴yīn)兵,欧阳错用苏冷月当(诱yòu)饵,迫使我召唤五方(阴yīn)兵。”楚天赐冷冷看着欧阳错一字一句的说。“他手里的金刚降魔杵有镇魂的功效,刚才我召唤(阴yīn)兵的(阴yīn)气都被金刚降魔杵镇聚在一起。”

    “一个……一个金刚降魔杵能有啥作用啊?”萧连山不屑一顾的说。

    欧阳错看了看手里的金刚降魔杵,声音冰凉的说。

    “那我就告诉你有什么用!”

    欧阳错说完想都没想,拿起金刚降魔杵就插进自己(胸xiōng)口,顿时鲜血从他(胸xiōng)膛冒出,可他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抽搐了几下后倒在了地上。

    萧连山他们看的面面相觑,以为欧阳错会有多大动作。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他真有什么本事,这……这也太搞笑了吧,没说几句就自杀了?”越千玲笑着说。

    “或许是他也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向他这样的人不死才怪。”顾安琪白了一眼地上的欧阳错没好气的说。

    楚天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用尽力气大声说。

    “往后退!不要靠近他!”

    都不明白楚天赐为什么对一个自杀的人这么担心,秋诺刚想问,突然看见地上的欧阳错动了一下,然后竟然慢慢爬起来,低垂的头缓缓抬起,那幽深的目光令人胆寒。

    一个戳穿心脏的人怎么能完好无损的站起来呢?

    “哥,欧阳错怎……怎么还能站起来?”萧连山瞠目结舌的问。

    “聚魂术是聚十方(阴yīn)魂,他现在有五方(阴yīn)兵(阴yīn)气护体,刀枪不入!”楚天赐心有余悸的说。“而且……聚魂术真正的用途是召(阴yīn)神!”

    欧阳错(身shēn)边的树枝草木纷纷枯败,一层白霜以他为中心慢慢向四周蔓延,欧阳错的声音变得极其深厚和诡异,完全不是之前听到过的声音,像变了一个人。

    “吾乃冥都巡查大将,汝等擅借(阴yīn)兵,有违天数,速归幽冥伏首听判!”

    ……

    萧连山愣了半天,一筹莫展的问。

    “哥,欧阳错说什么呢?”

    “他不是欧阳错!”

    “不是……不是欧阳错,那他是谁?”

    楚天赐深吸一口气,刚才插入地下的那根树枝已经重新拿在手里,声音低沉的回答。

    “幽冥将军杨七郎!”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