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九宫格(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胡惟庸虽然贵人宰相,不过在朱元璋心里未必举足轻重,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历史对朱元璋的评价褒贬不一,很大一部分是和他屠杀开国元勋有关。”越千玲(日rì)有所思的说。

    楚天赐想了想越千玲的话,刻在石壁上的文字,虽然都隐藏着九宫格正确的数字,但不难看出,每一句文字或多或少都是朱元璋一生所发生的大事。

    如同越千玲说的那样,胡惟庸虽然是百官之首,但论功绩并不显赫,可以说在朱元璋心里真算不上什么,为什么会在文字里单独提起这事。

    楚天赐慢慢抬起头意味深长的问。

    “朱元璋少胡惟庸是哪一年?”

    “洪武六年!从胡惟庸案以后,朱元璋就开始了对明朝的肃清。”越千玲回答。

    “洪武六年……六年,是六!”楚天赐恍然大悟的说。“朱元璋留下的这句话真正的意思不是杀一个胡惟庸,而是在他心里,大明从洪武六年开始进入一个新纪元。”

    结果和楚天赐推测的一样,踩到六的方格里安然无恙,楚天赐暗暗松了口气,还剩下最后两句,距离对面的石门越来越近。

    奈何罪己惹天仇。

    “罪己,在古代罪己是引咎自责的意思,而朱元璋是帝王,他下罪己也应该是罪己诏才对。”楚天赐很意外的说。

    “哥,什么叫罪己诏啊?”

    “罪己诏是古代的帝王在朝廷出现问题、国家遭受天灾、政权处于安危时,自省或检讨自己过失、过错发生的一种口谕或文书。”越千玲不慌不忙的说。“通常是在三种(情qíng)况下出现,一是君臣错位,二是天灾造成灾难,三是政权危难之时,用意都是自责,只是(情qíng)节轻重有别。”

    “问题是……如果我没记错,明史里朱元璋并没有下过罪己诏啊?”秋诺摇着头说。

    “而且后一句惹天仇,从朱元璋在乎传国玉玺的程度就不难看出,他相信皇权天授是根深蒂固的,惹天仇,到底是什么在他心里,老天和他过不去?”楚天赐大为不解的说。

    “按理说,朱元璋从一个乞丐到帝王,一生顺顺利利,似乎老天爷对他不错啊,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萧连山不屑一顾的说。“他能得到的一切都得到了,还有啥不知足的地方?”

    “对啊……连山这话还提醒了我,朱元璋这一生有什么地方不知足,可以让他肆无忌惮的抱怨上天的?”楚天赐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不好说了,一个人活一辈子多多少少都有不如意的地方,朱元璋就算是帝王也不能什么都心想事成吧,谁知道他纠结什么事?”顾安琪抱怨的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都在他手里,一般的事朱元璋又怎么会斤斤计较,一定是一件让他无能为力,也不能凭自己的权利解决的事。”秋诺(日rì)有所思的说。

    一个帝王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事呢?楚天赐忽然想到了武则天,那个靠时间打败一切的女人,楚天赐眼睛一亮大声说。

    “是时间!朱元璋唯一不能掌控的是时间,惹天仇,他是认为老天留给自己的时间太短,英雄迟暮……他想千秋万代,呵呵。”

    “就算他嫌自己时间不多,可又和罪己诏有什么关系?”顾安琪问。

    “英雄迟暮……说明朱元璋认为自己时(日rì)无多,这个时候下的罪己诏……。”越千玲猛然抬起头兴奋的说。“不是罪己诏,是遗诏!”

    秋诺一听恍然大悟,连忙问。

    “你还记得朱元璋遗诏的内容吗?”

    “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忧危积心,(日rì)勤不怠,务有益于民。奈起自寒微,无古人之博知,好善恶恶,不及远矣。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孙(允yǔn)炆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内外文武臣僚同心辅政,以安吾民。丧祭仪物,毋用金玉。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改作。天下臣民,哭临三(日rì),皆释服,毋妨嫁娶。诸王临国中,毋至京师。诸不在令中者,推此令从事。”越千玲一字不落的说。

    “就是说下一个数字就隐藏在遗诏里,可是什么意思呢?”顾安琪诧异的说。

    楚天赐口里一直反复念着文字,慢慢摇着头说。

    “惹天仇……不是遗诏,是时间,是朱元璋立遗诏的时间!”

    “朱元璋立遗诏的时间是洪武三十一年。”越千玲想了想忽然大声说。“是七,这个数字是七,朱元璋洪武三十一年整好七十岁!”

    萧连山率先小心翼翼的踩到刻有七的分格里,果然安然无恙。

    大家看见对面的石门已经触手可及,脸上都露出欣喜的表(情qíng)。

    最后一句文字是也有清光遍九州。

    和其他六句不一样的是,这一句单独的刻在一面墙上,可见这一句非比寻常。

    “为什么偏偏把这一句单独刻出来了?”顾安琪不解的问。

    “因为这一句和之前六句是不一样的。”越千玲很肯定的说。

    “千玲,有什么不一样?”萧连山问。

    “之前六句都和朱元璋一生有关,可这一句并没关系,甚至不是朱元璋所写!”

    “不是朱元璋写的?既然不是他写的怎么会刻在这里?这句谁写的?”萧连山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这是元太子的新月诗。”秋诺心平气和的说。“他是元朝最后一太子,在被明朝推翻后,成为北元帝王,就是后来的元昭宗。”

    “朱元璋修建明十四陵,怎么把敌人的诗刻在这里?”顾安琪意外的问。

    “秋诺,这元太子什么来历啊?”萧连山也追问。

    “元昭宗在政治上没什么太大的建树,好佛法和书画,他的汉文化功底颇为深厚,除能写一笔潇酒遒劲宋徽宗体书法外,还会做汉诗,其诗大多散轶不存,现在流传下来只有一首《新月诗》。”秋诺说完把新月诗背出来。

    昨夜严陵失钓钩,

    何人移上碧云头。

    虽然未得团圆相,

    也有清光遍九州。

    “既然朱元璋把这首诗其中一句刻在这里,要搞清楚他的用意,先要明白这首诗的意思。”越雷霆回头看看越千玲。“养兵千(日rì)用兵一时,供你读到博士,现在也该用用了,呵呵,给爸解释解释,这诗啥意思。”

    “虽然未得团圆相,也有清光遍九州,这句的寓意很明确,虽然大元帝国作为全中国的统治政权已经失统,但是新月的清光遍九州,北元政权仍自称为大元,在北方草原和东北地区,以及西南的云南地区,元朝的统治还在继续。”越千玲不慌不忙的回答。

    “这样都行,这诗很有帝王之气,可要是落在朱元璋的面前,这可算是大逆不道的反诗啊,朱元璋怎么会容忍这样的诗,还刻在这里。”顾安琪大为不解的问。

    九宫格走到现在,所有的人都站在刻有七的分格里,从留下来的文字看,只需要一步就能走出去,现在面前可以走的一个是二的分格和九的分格。

    就是说这句话里隐藏的数字不是二就是九。

    楚天赐一直默不作声,越千玲想了想说。

    “朱元璋一生有三大遗憾,一是没传国玉玺,二是没招降王保保,这三就是写这诗的元太子,朱元璋一直认为没有抓到元太子就不代表元朝真正灭亡,天无二(日rì),北元一直都是朱元璋的心腹大患。”

    “可不可以这样想,朱元璋把元太子的诗刻在这里,用意其实很简单,就算元太子苟延残喘,可依旧是亡国之君,朱元璋要让他守护自己的明十四陵,看着自己的大明朝壮大直至最后消灭北元。”秋诺深思熟虑的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朱元璋此举可能完全是一种警示,天下并未统一,还有一个北元蠢蠢(欲yù)动。”越千玲点头说。

    “天下并未统一……有两个政权!”顾安琪欣喜若狂的说。“是二!最后一句话隐藏的数字是二!”

    “对啊!两分天下,真是二!”越千玲也恍然大悟的笑起来。

    萧连山听见隐藏的数字被破解,抬起脚正准备踩过去,发现楚天赐忽然一把拉住他,自己一步跨到刻有九的方格里。

    推测出来的数字应该是二,看到楚天赐站到九的方格里,越千玲她们顿时惊慌失色。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可没想到,过了一分钟楚天赐竟然安然无恙。

    “呵呵,我就知道不是二,是九才对?”

    “为……为什么是九?”越千玲认为自己推测的不应该有错。

    “很简单啊,也有清光遍九州,这句诗里不是有九嘛,还用想其他的吗?”楚天赐轻松的说。

    “就……就这么简单?”顾安琪目瞪口呆的问。

    “当然不简单!”秋诺走了过去,心有余悸的说。“最后一句文字单独刻在墙上就是有含义的,朱元璋生(性xìng)多疑,最后一步可能是二也有可能是九,他留下文字线索,如果按照字面的意思去解读就刚好中了他的圈(套tào),因为没有人相信朱元璋会把真正的数字就显露在文字里,朱元璋就反其道而行之,只要真正了解他的人才会明白他的用意,这些人只会是他的后代子孙,其他人进来,就算走到这里,也会被误导,朱元璋的心机好重!”

    石门被刘豪派人推开,越雷霆站在门口,等到楚天赐点燃里面的鲸油,越雷霆的嘴慢慢张大,似乎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