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十殿阎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来到京兆知道明十四陵的进一步线索后,一门心思的都在如果参悟无字碑和找寻传国玉玺这两件事上。

    越雷霆不愧是在道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江湖,未雨绸缪四个字领悟的远比楚天赐要透彻,当得知大慈恩寺地宫里有密室时,就在开始盘算。

    楚天赐拿着佛主真(身shēn)舍利,才破天荒的让大慈恩寺开启地宫,万一有一天找到了传国玉玺,再想进去,越雷霆实在想不出能拿出什么东西可以打动大慈恩寺里四大皆空的和尚。

    所以老早就开始安排手下亲信,陆陆续续到大慈恩寺当守卫,用越雷霆的话说,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因此楚天赐进到大慈恩寺一看,穿制服的守卫清一水是自己认识的。

    “老大,今晚值班的都是自己人。”刘豪穿制服的样子有点好笑。

    “外面留四个人放风,再派两个去和尚住的地方盯着,有什么动静及时通知,你跟我们进去。”越雷霆平(日rì)里大大咧咧,办起事来有条不紊。

    整个过程简单而顺利,连地宫的门早就被打开,进到地宫楚天赐把传国玉玺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你可要想清楚啊,虽然这玉玺做的跟真的一模一样,可你曾说过,这机关叫十斤坠!机关在设计的时候,放上去的东西必须达到设计的要求重量,机关才会被开启,轻一点不行,重一点也不行。”越千玲没有多少底气的说。“密室下面的地基是水银,如果触动机关,我们可就全埋这下面了。”

    楚天赐掂量着手里的传国玺,下面的人除了秋诺,没有一个不担心的,笑了笑说。

    “富贵险中求,找明十四陵不冒点险怎么成,要不……要不你们先上去,开启了再下来,万一有事,被活埋的也就我一个人,呵呵。”

    越雷霆豪气干云的笑了一声。

    “说的好,富贵险中求,找了这么久才找到这里,就算活埋,老子也要看看明十四陵里有多少值钱的玩意。”

    说完就拿过楚天赐手里的传国玺,想都没想放在凹槽里。

    “轰隆!”

    从地宫的墙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响声,传国玺在凹槽中慢慢下陷,地宫南面的石墙竟然缓缓升起,升到一半的时候,楚天赐才看见,这块石壁足有半米厚,由一整块花岗岩打磨而成,至少有好几顿重。

    越雷霆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qíng),笑嘻嘻的说。

    “现在造假这手艺真是出神入化,几千年前的东西非但做的一模一样,就连重量都恰好合适,就算我找不到明十四玲,天赐,回头你一定要把做这个假玉玺的人印鉴给我,拿个代理权,回蓉城我批发玉玺也够我赚啊。”

    “……。”楚天赐和秋诺对视一眼,想笑都不敢笑。“这东西也是我借的,用完还要换给人家。”

    越雷霆虽然嘴里这样说,不过眼睛早就盯着石墙后面,东西再好也是假的,可明十四陵里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

    石墙后面是一条漆黑的通道,宽度刚好可以容下一个人通过,用手电筒照过去,到出口大约有三十多米长。

    萧连山侦察兵出(身shēn),遇到陌生的环境,本能的走在最前面,刚想迈出第一步就被楚天赐拖了回来。

    “朱元璋生(性xìng)多疑,在地宫下面修建密室不可能不设置机关,而且这个通道太规整,如果我是朱元璋绝对不会让人轻轻松松过去的。”

    楚天赐拿电筒照亮通道两侧,两边的石壁上各有五座雕像,采用浮雕的手法在石壁上雕刻出来,这些雕像(身shēn)穿文官服饰,表(情qíng)威严数目,但面相祥和,姿态各异,但都俯首看着那条漆黑的通道。

    “哥,这两边都雕的什么人啊?”萧连山想了想,脱下衣服,把手电包裹在里面,用力扔进通道里,除了撞击的声音,并没有什么事发生。“哥,你看,没什么事,就几个破石像,你不用担心。”

    楚天赐还是紧紧抓着萧连山的手,在通道中被衣服包裹的手电发出嬴弱的光亮,讲通道微微照亮,而两边的石像在这幽暗的光亮照(射shè)下显得格外诡异。

    “朱元璋不会无缘无故在这里立雕像,一定有他的用意。”楚天赐沉着的说。“这里面不管有什么,都和明十四陵有关,你当朱元璋会随随便便弄几座雕像,夹道欢迎进来的人?”

    “天赐哥,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好像刻的有字!”顾安琪低着头照亮了入口的石板。

    楚天赐蹲下去,用手抹开沉积几百年的尘土,在入口的石板上果然有一行字。

    铁笔一书断生死,石路隔世两(阴yīn)阳。

    越千玲口里反复念着这两行字,嘟着嘴说。

    “这朱元璋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修一个明十四陵还搞这么多好样,我看他就是吓唬的人,我还不相信这几座破石像能跳下来吃了我。”

    越千玲说完固执的往前走,楚天赐一把把她拖了回来,指着通道说。

    “知道这条路叫什么吗?”

    “……。”越千玲一愣,不以为然的说。“敢(情qíng)朱元璋还给这条路起了名字啊,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路?”

    “黄泉路!”

    楚天赐语出惊人,其他人都面面相觑,越雷霆从后面走过来。

    “天赐,这咋就变成了黄泉路了?”

    楚天赐指着两边的雕像冷静的说。

    “铁笔一书断生死,朱元璋算杀人如麻的人了,可他也未必真能做到想要谁死,谁就死,有这本事的人只有一个,阎王!这两边的石像就是阎王。”

    “阎王?!”萧连山大为不解的说。“哥,不是说阎王就一个人嘛,怎么有十个?”

    “朱元璋信奉玄学之道,而玄学源于道教,在道教中,掌管(阴yīn)间的帝王有十位,又称十(殿diàn)阎罗,左边的分别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楚天赐又指着右边心平气和的说。“这边分别是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

    “朱元璋这架势还真够大的啊,把十(殿diàn)阎王弄来给他守门。”越雷霆皱了皱眉头不屑一顾的说。“难不成这几块破石像还能要人命?”

    楚天赐指着地上的文字沉着的说。

    “第二句石路隔世两(阴yīn)阳,就是说从这条路走过去就会(阴yīn)阳两隔,是在警示到这里的人,走过这条路必死无疑!”

    秋诺在旁边轻声的说。

    “会不会是朱元璋故弄玄虚,怕有人进到密室,故意在门口雕刻十(殿diàn)阎王吓唬人。”

    “朱元璋是什么人,杀人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死在他手里的人多不胜数,连开国元勋都杀的差不多了,这样的人会只做做样子?”楚天赐摇头否定。

    越雷霆来回在地宫里走了几圈,心急如焚的说。

    “时间本来就不多,总不可能就站在门口不进去吧。”

    “朱元璋既然是把明十四陵留给自己子孙,如果来这里的是后世帝王,一定有办法通过。”楚天赐用手电照着通道看了半天。“这通道上无索道,不可能悬空而过,又不能走过去,到底该怎么过呢?”

    就这么大点地方,飞不行,走不行,难道要爬过去啊。”萧连山烦躁的说。

    “爬过去……。”楚天赐一怔,看着萧连山口里喃喃自语。“爬过去……爬?”

    萧连山连忙摆手,惊慌失措的说。

    “哥,你想你的,我就随口一说,你千万不要被我误导了,这可是黄泉路,走错了要死人的,我一个大老粗,我说的你可不能听。”

    楚天赐没有理会萧连山,连忙蹲在地上重新看两行字。

    “铁笔一书断生死……是指阎王判生死,在阎王面前听候发落……到(阴yīn)曹地府的都是有罪之人,没有谁敢再阎王面前站着听判!”

    “是跪着!”秋诺恍然大悟。

    “对!不是爬过去,是跪着过去!”

    楚天赐兴奋的说完后,看看幽深漆黑的通道,如果自己想的是错的,这黄泉路上又会多几个人,想到这里,楚天赐脱掉外(套tào)交给萧连山。

    “连山,我先进去,如果没事你们就跟过来,如果我有事,你带其他人马上离开。!”

    半天没等到萧连山说话,等楚天赐从秋诺手里接过电筒转过头,才看见萧连山已经跪在通道里,跪行了十多米。

    “连山,你进去干什么,我也只是猜的,万一错了要死人的!”楚天赐大吃一惊大声喊。

    萧连山头也没回的继续跪爬着往前走。

    “哥,我以前当兵的,应急能力比你好,万一有什么事,我还能自保。”

    楚天赐目视着萧连山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萧连山快跪着走到一半,安安全全也没什么事发生。

    “看看,我就知道朱元璋就是吓唬人的,连山哥都快走到头了,也没见发生什么。”越千玲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心里还是替萧连山捏了一把汗。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