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房中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楚天赐脸微微一红,下意识的低下头,很快他就想到武则天制造的谣言为什么可以流传到现在,她是唯一的女皇,在皇宫之中深居简出,而且天威难测,她给所有文武百官的感觉都是神秘的。

    但武则天终究还是一个女人,一个有七(情qíng)六(欲yù)的女人,因此不免会有人暗自揣测她(情qíng)(爱ài)方面的事,帝王有三宫六院没人会好奇,顶多只会羡慕,因为对于男人来说这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一个女皇的**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这个话题,相信不用武则天刻意去制造,满朝文武乃至天下万民恐怕都会津津乐道。

    其实武则天所谓的驻颜术已经说的很隐晦了,楚天赐精通道家五术,当然明白武则天口中所谓的驻颜术其实指的是房中术

    房中术又名采补之术,是一种道家修炼的方法,男女通过采(阴yīn)补阳或采阳补(阴yīn)从而达到体内的(阴yīn)阳平衡。

    而武则天的驻颜术就是其中的采阳补(阴yīn),男欢女(爱ài)中男子吸取元阳补益自(身shēn),使自己青(春chūn)长驻,长生不老。

    就连被誉为养生之道鼻祖的彭祖都曾写到过:

    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也。天地得交会之道,故无终竟之限;人失交接之道,故有夭折之渐。能避渐伤之事,而得(阴yīn)阳之术,则不死之道也……。

    武则天看楚天赐半天没说话,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天赐,你言谈举止颇有古风,看的出你应该看过不少古书,说说这些书里都是怎么记载我这个谣言的。”

    楚天赐抿着嘴,憋了半天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

    “说您霪乱宫闱,下令选美少年为左右奉宸供奉,挑选大批男宠在周武**龙凤**,采阳补(阴yīn)一边享乐一边驻颜不老!”

    “就是这个谣言,让我可以不用太多修饰的高坐在龙椅上,而不必担心下面的文武百官怎么议论我不变的容颜。”武则天和颜悦色的说。“可是男宠和宫女一样,我只能掩盖一时,何况五十多年即便有人相信我采阳补(阴yīn),一点都不变的容貌迟早会让人起疑,所以我只有借病故退位。”

    楚天赐忽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的说。

    “我明白了,我去过乾陵看风水,发现乾陵和其他皇陵布局格格不入,完全不是根据风水来布置,后来我才明白,乾陵的修建最主要的是为了防盗,因为您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乾陵里根本没有武则天!”

    武则天平静的点点头轻声说。

    “所以我在乾陵立下无字碑,我的一生功过是非应该由我来书写,可对于一个在世的人来说,我很难评价还没有结束的一生,所以无字碑我是立给自己看的,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真长埋地下的时候,我会在无字碑上怎么评价我的一生,另一个原因……我也想看看,有谁可以参悟出我立碑的想法,等了千年,世人众说纷纭,而且都说的有模有样,可惜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看懂,天赐,单凭这一点,你算的上千年第一人!”

    楚天赐憨憨的笑了笑,摇着头说。

    “我哪儿能想到这么离奇的答案,如果不是发生这么多事,我把前前后后的事连在一起想,再加上我看过您们的面相,说真的,打死我也不敢相信是这个结果。”

    “天赐,你第一次来唐苑的时候,给我看相说的那些话,当时我心里还真吓了一条,秋诺说你精通玄学,擅长命理天数,我当时真怕你算出我是谁。”上官婉儿笑盈盈的说。

    上官婉儿的笑容很亲切,又回到楚天赐所熟知的静姑姑,楚天赐都有些恍惚,很难把面前这个精通茶艺和厨艺,看上去与世无争和蔼亲切的女人,和那个历史上被誉为称重天下,杀伐果断的上官婉儿联系在一起。

    “其实,那天您过生(日rì),我给您看过像以后就有些诧异,您是伏羲之像,天下之主,而那天刚好又是武则天的诞辰之(日rì),我曾闪过把您和武则天联系在一起的念头,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当时我都觉得我的想法很荒谬,呵呵。”楚天赐挠着头说。

    武则天和煦的点点头,微微一笑说。

    “这么多年,这个秘密一直憋在我和婉儿心里,谁也不能说,也不敢说,今天说出来,心里畅快多了。”

    楚天赐端起茶杯,又慢慢放下,深思熟虑了半天冷静的问。

    “容颜不变?您和婉姑姑都是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您和婉姑姑一直青(春chūn)常驻?”

    “九天隐龙决!”

    武则天的话刚说完,楚天赐的茶杯停在嘴边,惊讶的说。

    “您……您参透了九天隐龙决?”

    “呵呵,我要是真参透了九天隐龙决就好了。”武则天摇头一脸苦笑。“当年太宗李世民命司天监李淳风,火山令袁天罡,以术数推算国运,李淳风作图推算,袁天罡易卦,两者互相呼应,图以一红一白连环交替为第一象,由唐代开始,预测往后历史。”

    “这个我知道,最后袁天罡以两手推李淳风后背,示意勿再泄天机而终止,故名为推背图!”

    武则天点点头,思绪陷入回忆之中,缓缓的说。

    “当时我还是太宗的才人,有一天,李淳风求见,带来的还有一张有签文的画,上面的字写着(日rì)月当空,照临下土,扑朔迷离,不文亦武,颂曰:参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宫,遗枝拨尽根犹在,喔喔晨鸡孰是雄,李淳风告诉我,其中的扑朔迷离出自南北朝时《木兰辞》,本意指难辨兔的雌雄,喻花木兰男扮女装,后来指事(情qíng)错综复杂,此处暗喻要出了女皇帝,而不文亦武暗示本象女主姓武。”

    武则天说到这里慢慢站起来,走到窗边若有所思的继续说。

    “这是大逆不道的话,不但会要了我的命,就连九族都会连坐,可我当时一点也没害怕,天赐,你还记不记得我告诉过你,曾经有人也给我看过像。”

    “记得,您生(日rì)的那天,您说过。”

    “这个人就是袁天罡,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他,他给我看过面相后,说的和你一模一样,所以当李淳风告诉我要当天下主的时候,我并不害怕,这应验了袁天罡所说。”武则天停顿了片刻后接着说。“我看李淳风给我的那张画上面写着第三像,就是说我后面还有其他事发生,就让李淳风交出剩余卦象,并许诺他,他(日rì)如果我登九五之尊定会厚待于他。”

    “李淳风因此把推背图献给了您?”

    武则天摇摇头,叹了口气说。

    “根本没有推背图!”

    “啊?!”楚天赐精通玄学,推背图算是玄学之术中的神书,听武则天这么说,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没……没推背图?那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在太宗面前推演出来的是什么?”

    “袁天罡和李淳风寻访民间,无意之中得到两样旷世之宝,其中一样就是九天隐龙决,但李淳风和袁天罡二人只不过参悟了九天隐龙决的皮毛而已,不及十之一二,他们二人从书中推算出我将来会成为天下主。”武则天回过头淡淡的说。“而太宗无意中得知他二人得此奇书,变让他二人推演,袁李二人不敢泄露天机,也深知天意不可违的道理,并没有把我的事透露出去,两人在太宗面前合演了一出戏而已。”

    楚天赐低头想了想,慢慢有些明白,如果推背图真能预测后世,那武则天恐怕早就被太宗除掉了,唐太宗一代明君,开创贞观之治,他要是知道后来会发生的事,一定会励精图治大唐盛世还有延续很久,整个历史的进程或许都会被他改动。

    楚天赐听到这里,多少有些惋惜,想不到一直视为神书的推背图竟然根本不存在。

    “那……那后来怎么样?”

    “李淳风处事圆滑,眼光独到,深知奇货可居的道理,既然我当皇帝是不可违背的天意,他就顺水推舟把九天隐龙决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我,他当然很清楚,一旦我登上帝位,是绝对不会(允yǔn)许谁拥有这样一本足以危及江山社稷的书存在的,书在谁手里,谁就会被牵连。”

    “因此,李淳风把九天隐龙决献给了您?”

    “没有,现在想想,我宁愿永远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武则天闭上眼睛叹了口气,声音低沉的说。“书并没在李淳风那儿,而在袁天罡的手里。”

    楚天赐很焦急的等着武则天把事(情qíng)讲完。

    “我连夜召袁天罡进宫,许诺(日rì)后我登基他必是国师,让他交出九天隐龙决,袁天罡为人刚正不阿,忠勇无畏,犯言直谏直言九天隐龙决绝非祥物,他说我(日rì)后必登帝王,此书一旦落入帝王之手,必会血雨腥风生灵涂炭。”武则天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钦佩和折服。“可当时我太执迷权势,根本听不进他的忠告,我让婉儿扣押他全家妻儿老小威((逼bī)bī),袁天罡不得已,迫于无奈交出九天隐龙决。”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