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垂拱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九世探花 书名:旷世神相
    秋诺提笔毫不含糊,洋洋洒洒奋笔直书,整整196个字在她的笔下犹如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等到秋诺放下手里的毛笔,秦魏杰将信将疑的走过去,越看越震惊。

    秋诺写在宣纸上的196个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完全把秦魏杰看呆了。

    “方小姐好书法,是我秦某孤陋寡闻,想不到雨松贴只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的绝妙之笔在这后面的196个字里。”秦魏杰对秋诺的书法(爱ài)不释手。“不知道方小姐愿不愿意把这幅书法送给我?”

    “秦秘书要是喜欢,就当时我班门弄斧。”秋诺淡雅的笑着说。

    秦魏杰瞟了旁边无话可说的越雷霆,笑了笑说。

    “越老板这趟可没白来,无心插柳柳成荫,让我见识了三君墨宝,虽不是真迹,不过看方小姐的功力,和真迹恐怕也相差无几,这还要多谢谢你越老板。”

    越雷霆总算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秋诺yīn差阳错帮自己解围,看秦魏杰现在心(情qíng)如此高兴,这个(情qíng)面算是还给他了。

    楚天赐现在的目光没有落在被秦魏杰啧啧称奇的书法上,而是一直目瞪口呆的看着秋诺,在他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解。

    秦魏杰饶有兴趣和秋诺论及书法方面的事很久,楚天赐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很混乱。

    回去的路上楚天赐一句话也没说,越雷霆看处理完这么大一件事,兴高采烈也没发现楚天赐脸上的变化。

    回到酒店楚天赐二话没说就把秋诺带到客厅,心急火燎的样子。

    “你怎么会写三君墨宝后面的196个字?”楚天赐直截了当的问。

    “静姑姑从小教我的啊……天……天赐哥……怎么了?”秋诺很诧异的说。

    “静姑姑也会三君墨宝上面的书法?!”楚天赐更加惊讶的问。

    “静姑姑会不会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从小母亲都很少在(身shēn)边,都是静姑姑教我,记得小时候她对我特别严厉,琴棋书画样样没拉下,这三君墨宝就是她让我临摹的,可没少吃苦。”秋诺说。

    “你……你是说!”楚天赐瞪大眼睛吃惊的说。“你从小就在真的三君墨宝上临摹?!”

    “对啊!不然我怎么会后面196个字,而且我看都没看越伯伯的雨松帖就知道是赝品。”秋诺很淡定的抬着头。“因为真迹一直在我家。”

    楚天赐半天没说出话来,一个人呆站在一边,好像很多事想不明白。

    “对了!天赐哥,我知道越伯伯的是假的,因为我知道真迹在我家。”秋诺忽然好奇的反问。“那……那你怎么看也没看也知道是假的?”

    楚天赐若有所思的走到窗边,深吸了一口气说。

    “因为葬书里记载,三君墨宝在乾陵!”

    秋诺抬起头来,满脸疑惑的问。

    “三君墨宝怎么会在乾陵?”

    “事实上三君墨宝并非余广文所写,你对唐代历史甚为了解,当然应该知道,余广文是谁的师傅。”

    “武……武则天对草书(情qíng)有独钟,曾传召余广文进宫教导书法。”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或许连余广文都没想到,武则天在书法上的造诣完全超过了这位师傅。”楚天赐看着窗外淡淡的说。“武则天仿效王羲之,酒后狂书一气呵成洋洋洒洒写下276个字,也就是后来的三君墨宝,就连余广文也自叹不如,可惜武则天为一代帝王行为举止必要正统,酒后失态传出去有损天威,所以把三君墨宝记在余广文的头上。”

    “那……那后来呢?”

    “武则天(日rì)后提笔再也没有当(日rì)醉酒后的感觉,写出来的书法完全不能和三君墨宝相提并论,因此武则天把三君墨宝视为至宝,龙御归天也一同埋葬于乾陵。”楚天赐回过头看看秋诺一脸不解的说。“所以我看到你写出三君墨宝时,很是震惊。”

    “既然是旷世之作,说不一定余广文临摹一本传于后世呢?”

    “武则天写的就是御笔,余广文有几个脑袋敢偷武则天的真迹!”楚天赐摇着头叹气说。“静婉姑姑怎么可能有乾陵里面的东西呢?难道……静婉姑姑进过乾陵?!”

    “应该不会,静姑姑一心希望你找到明十四陵,为了帮你不惜把洛玄神策和佛主真(身shēn)舍利都拿出来,如果静姑姑进过乾陵,现在需要传国玉玺,静姑姑没道理不给你。”

    楚天赐也认为秋诺说的在理,叹了口气坐回到沙发上。

    “静姑姑除了教你临摹三君墨宝外,还教过你什么?”

    “什么都教,各种各样繁琐的礼仪礼节,还有就是琴棋书画,小时候可没少吃苦。”秋诺回忆起以前的事记忆犹新。“不过我似乎在书法方面(挺tǐng)有天赋,所以静姑姑安排我临摹书法的时间要多一些,但是大多时候是临摹我母亲的书法。”

    “荔姨的书法?”楚天赐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荔姨也会书法吗?”

    “母亲何止是会,她的境界我到现在都无法企及一二,母亲的书法气象恢宏,(情qíng)韵无穷,读来令人((荡dàng)dàng)气回肠。”秋诺点着头很肯定的说。“特别有几篇书法雄强纵肆,法度森严,其书风遒劲潇洒,笔势婉转流利,结体宽严适度,落笔铿然有声。”

    “谁的书法这么好啊,听秋诺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推门进来的是越千玲和萧连山。

    “我和天赐哥聊起书法,刚好说到我母亲。”秋诺嫣然一笑回答。

    “秋诺,听你说的这么好,我也(挺tǐng)喜欢书法的,要不今天你就露两手给我瞧瞧吧。”越千玲坐到秋诺(身shēn)边笑着说。

    楚天赐也对周荔的书法(挺tǐng)感兴趣,特别是听秋诺说的这么传神。

    “对啊,你给秦魏杰写的三君墨宝,连他这样挑剔的人都赞不绝口,既然你说荔姨的书法更胜一筹,你从小就临摹一定得到真传,写一幅书法给我们开开眼界。”

    秋诺也不推脱,挽起衣袖,萧连山准备好笔墨,秋诺气定神闲在客厅的书桌上挥笔直书。

    旁边的越千玲默不作声的看了半天,欣喜的脸上充满了钦佩的神(情qíng)。

    “秋诺你也太厉害了吧,没看出来你的书法写的这么好,大气磅礴、飘飘yù仙,既得二王神笔,又有自家风格,这书法要是传几代可就是宝贝了啊。”

    秋诺淡淡谦逊的浅笑,手里并不停歇,不一会宣纸上已经写满了一半。

    萧连山不知道书法何为好坏,不过看越千玲都啧啧称奇,偏着头读着秋诺写的字。

    “简文舍施无限,及三淮沸浪,五岭腾烟,列刹盈衢,无救危亡之祸,缁衣蔽路,岂有勤王之师……。”

    萧连山读的书不多,好多字不是越千玲提醒,他还不认识,费了好大的劲才读了一行字,不过写的什么意思就一窍不通了。

    “哐当!”

    全神贯注的秋诺和越千玲还有萧连山都突如其来的声响所吸引,抬起头才看见,楚天赐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整个人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走缓缓抬起,蠕动的嘴角有些恍惚的说。

    “下一句……下一句是虽敛僧钱,百未支一,尊容既广,不可露居,覆以百层,尚忧未遍,自馀廊宇,不得全无。如来设教,以慈悲为主!”

    越千玲偏着头看看秋诺写的字,竟然和楚天赐说的一模一样。

    “哟,没看出来啊,还(挺tǐng)有学问,居然知道秋诺写的什么。”

    “天赐哥,你……你怎么知道我写的什么?”

    楚天赐抬起的手有些发抖,很疑惑的问。

    “这……这些是你母亲写的?!”

    “对啊,母亲(爱ài)好书法,特别对二王书法如痴如醉,加之又喜欢唐代历史,就把唐代的一些文献用书法抄一遍,后来再让我临摹,不过说来也怪,后来我开始研究唐代历史后,竟然发现根本没有这些文献,也不知道母亲在什么地方找的。”

    楚天赐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的像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可能找的到……。”

    “哥,你好像知道这是什么。”萧连山看楚天赐表(情qíng)异常,关切的问。“哥,你没什么事吧?”

    “这是垂拱集!世上不可能有人知道里面的内容,因为垂拱集埋在乾陵!”

    “垂拱集?!”越千玲学考古的,听到这三个字眼睛都瞪大了。“你……你是说秋诺写的是武则天临终前,特意吩咐李显,一起陪葬的垂拱集?”

    楚天赐(身shēn)体僵直的点点头。

    “这……这怎么可能是垂拱集,母亲一直很随意的放在书房,要是垂拱集这么珍贵的东西,她一定会很(爱ài)护,而且临摹的时候很多都被我弄脏了。”秋诺更是吃惊的说。

    “哥,你们说什么呢,什么是垂拱集?”

    “垂拱集是武则天仿王羲之行写而成,一共一百卷,记叙了唐高宗、武则天两朝的许多重大宫廷事件,对于研究唐代历史,揭开唐史上许多疑点具有重大史料价值。”越千玲如数家珍的说。“同时《垂拱集》也是武则天在处理朝政之余,以王体行书写成,自然又是我国书法艺术宝库中的一件珍品!”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旷世神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